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江泽民内部传达 邓小平死了是大喜事/中南客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3月27日 转载)
    来源:中南客的博客
    
    
江泽民内部传达  邓小平死了是大喜事/中南客

     
    邓小平一死,唯一口号是高举邓小平理论旗帜,全国喊得震天价响,表明高举邓旗的正统唯有一人,确实朦住了海内外的表面观察。但在1997 年在党内一定级别却传达了该年两大喜事:一是要在七月一日收回香港,二是邓小平逝世。许多党员不相信,以为传达有误,邓小平之死,怎么会是大喜事?
    

借邓家饭店江泽民结束邓时代
    

简评邓江路线的分歧与诀别
    
    倒霉的老板投机不看皇历,不懂现在什么年月,还在打过时旗号,邓家饭店稀里煳涂撞在枪口上,或以为坏在门口摆上黑猫、白猫,其实满堂的老邓照片更札眼。什么利用伟人形像犯忌,纯属扯淡,连警察都明白是碰了江泽民哪根筋。
    
    邓小平一死,唯一口号是高举邓小平理论旗帜,全国喊得震天价响,表明高举邓旗的正统唯有一人,确实朦住了海内外的表面观察。但在1997年在党内一定级别却传达了该年两大喜事:一是要在七月一日收回香港,二是邓小平逝世。许多党员不相信,以为传达有误,邓小平之死,怎么会是大喜事?
    
    其实邓与江是本质不同的两路人,邓死前,江已经尾大不掉,愣不听话。邓、江路线上的深刻分歧,源于根本宗旨与动机。若在政权平稳时期,挑选发展经济干才,绝轮不到江。邓欣赏的是能干的实干家,从基层挑选温家宝、王兆国等无高干背景的基层干部。邓对朱熔基说:“我不懂经济,但我能听懂你的话。”对朱熔基对南巡讲话精神的不同意见能敏感地采纳。邓看实质,不同于八大老对右派的深恶痛绝。邓最恨软、懒、散,放纵干部不管,与江以贪污控制全党,思路大相迳庭。
    
    《六四真相》出笼,透出邓小平提议的接班人是李瑞环,当时北京市长陈希同,谎报军情,夸大动乱,更突显天津与上海相对稳定。天津的办法是支持学生乘火车上北京,但不许在本地闹;李瑞环引滦入津,市民喝上净水;改造平房,市民全部入楼;建设三大环公路,全市交通货畅其流。几件好事,实惠市民,消弥反感。六四枪声一响,又迅速接回天津学生,不留痕迹。上海则靠朱市长能干,经济改善,而书记江大炮采取的是秘密镇压,不仅封了《经济导报》,冤死主编;更秘密处决了勇敢领头卧轨抗议不准进京的工人与学生,秘密绑架、逮捕上海工人自治联合会领袖,打蛇斩头,把工人运动与学生运动暗灭于萌芽。
    
    “六四”使中共统治突显危机。当时元老们印象最深的是小学生们的天真建议:“大哥哥、大姐姐们别在天安门绝食,冲进中南海,把那些老家伙都宰了,不就完事了!”对改革开放本来不合口味的八大元老成了惊弓之鸟,当时令他们放心、最有安全感的接班人非镇压之才莫属。李瑞环从工人爬上来,在元老群中一直受鄙视,见面没人理,极为尴尬。李瑞环懂得邓小平统治三昧:胡萝卜加大棒,在天津给基层百姓尽量提供实惠,多办实事。而江泽民的胡萝卜从不喂下岗工人、贫困农民,专门安抚军方及行贿洋人,100亿犒军,每家发几十万安抚大发牢骚的元老遗孀,国际糖弹更为巨大,足以拉洋人下水。邓小平农村改革给农民的实惠,早已被江泽民彻底收回,官逼民反,农民活路断绝才会冒死暴动。邓小平说:“‘六四’中没有一个人反对改革开放”,只是赵紫阳提出我交出赵大军,您交出邓质方他不干。其遗书中秘而不宣的部份,内传即对屠杀学生娃的负罪感。而秘密上书要求邓平反“六四”的唯一中央大员是李瑞环。
    
    从本质上、宗旨上说,中共大员分为少数种树派与多数摘桃派。江手下卖力气却穿小鞋,不时挨整的都是邓小平筛选提拔的种树实干家,江泽民说:“我既然保得了温家宝,就保得了贾庆林”,前半句暗示温家宝曾是赵紫阳班底,下了政治紧箍,如对李瑞环一般,可随时修理,淘汰,后半句亲信贾庆林才是他真保的大贪污犯,两派界限分明,待遇天壤之别,对前者没错找错,御旨修理,喽罗围攻,对后者即为“政治可靠”要保的6种人。至于江本人,除了父子摘巨桃外,政治改革只会带来民主对极权的威胁。江泽民上台之后关心的唯一件事:莫步赵紫阳、胡耀邦后尘,不可得罪保守的元老派,真搞改革会下台!他嫉恨最深的是邓1992南巡讲话中画龙点睛的一句:“谁不搞改革,请他下台!”邓死,他关心的唯有两件事:消弥江不搞改革的印象,拉大旗,作虎皮,包住自己,高举邓小平理论的旗帜,其次要保住老干部支持,由曾庆红干办,逐步摆平高干子弟的威胁,因此邓楠借出版“我的父亲邓小平”闹热了一阵子,随即消声绝迹。当然上海帮中也兼有实干派,凡是中共外行领域都提上了一大批专业对口的知识分子,这是经济有所成就的所在。
    
    前人种树后人乘凉,邓死不仅接收香港的风光让给江作秀,而且果实累累的秋日正是消弥邓小平光环,肃清、收编邓小平班底,过河拆桥,给邓小平时代画上句号,大树特树江权威年代,邓家饭店生不逢时,改朝换代,撞上枪口。今年八月底,召开的政治局民主生活会即专门为开除李瑞环出局,实现江家党清一色、大满贯。八员虎将车轮战法中拼凑的七大罪状:政协超支,不抓思想之类纯属扯淡,由吴邦国及上海帮见习生李铁映,以鸡毛蒜皮温吞水攻击开始,继由李长春及江死保的贾庆林发扬火力;悍将罗干、黄菊撕破脸皮,最后意识形态杀手曾庆红、吴官正政治上纲,拔高定性。七阵炮轰,都是臭弹,什么反政治第一,实即反江泽民个人崇拜;说与党不一致是不好意思明说江就是党;说李泄党机密实际是要求彻底取消全党知情权。唯一击中要害的只有一条:把“三代表”与马列主义、邓小平理论割裂,这倒是实话,一言中的。
    
    其实不用割裂,三代表只是三句口号,与马列主义、邓理论风马牛不相及,甚至冰炭不同炉,哲学上属于唯心派与唯物派的对立。邓特别强调毛思想中的实事求是,邓摸石头过河,先试点,后推广,农村改革,引进股票,皆贯此思路。江却从不作调查,不计后果,内外大事凭感性拍板定性,对外拍板仇美,对内定性镇压了十五种气功、十四种教派。
    
    毛对尼克松说:俄国霸占中国无数领土,中共提出的只是一小部份。江泽民不管这一套,为克格勃个人情结,一头扑入北极熊掌,把版图、海、空当私产,贼胆包天,竟敢任意密送。
    
    毛、邓的国际统一战线限于共产运动及民族解放,除支持几内亚总统赛古杜尔,援建坦赞铁路,争取尼赫鲁、纳赛尔、铁托外,对胡闹国家划清界限;同是社会主义国家如北朝、越南、古巴、罗马尼亚、阿尔巴尼亚等也因时因情而异。而江统战,却专找与美为敌的无赖国家提供物质军技与精神支援。现下中共宣传美军滥炸无辜,未伤拉登毫毛。反共人士对毛、邓、江混合攻击,喜欢眉毛、胡子一把抓,其实其哲学上、实践上南辕北辄。1958年毛对金门、马祖发动双日炮击,严戒伤及美国士兵,只为保持内战,防止分割,与蒋公心有灵犀。今日江之外长却敢言助台独。毛乒乓外交,邓小平访美,小心翼翼播下的联美防俄的友好种子,被江反其道而行,一扫而光。如今普京转向亲美,要带俄国复归资本主义世界,气得江泽民大骂普京是疯子,普京很明智,一点儿也不疯,不自量力,和不少疯子捆在一起的是江泽民。盲人都可看出大陆势将被俄、印、美、日环围、孤立。江仍联络阿拉伯世界,勾结野蛮邪恶,仇美到底。自以为阳奉阴违、内外不知。其实不待热核爆发,国内外华人只要肯下马看花就会知道,大陆花花世界,只是权贵、暴富者的天堂:广东公安局长的官价是100万人民币,警员的卖价是50万。黑道人物出钱可当公安局长,这是资本家入党论的社会背景。权钱勾结,政匪一家,“人不得外财不富”成公安口号。恋人当嫖娼,民商任勒索。对工农示威朱有五不准,江却有四不能,500万武警,不仅防民更为防军。唯一上访渠道成为犯法。大、中、小城市大刷标语:“严厉打击上访活动!依法治“访”,绝不手软!”今日大陆表面上比起邓小平时代繁华似锦,而“六四”烈士坦克前咒骂法西斯,到江泽民时代成了社会底层的残酷现实。亲眼见到的人都知道统治的底层是怎样的黑暗世界。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167154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江泽民的人 对习近平李克强阳奉阴违
·向江泽民告状 戴相龙遭中纪委调查 (图)
·徐才厚死无对证 江泽民这下安全了? (图)
·仗着江泽民架空胡哥 徐才厚周永康共用汤灿 (图)
·对江泽民不服气!老部下追忆陈希同 (图)
·曝徐才厚背弃江泽民投靠胡锦涛 (图)
·徐才厚就这样走了 江泽民怎么办 (图)
·谈到江泽民健康 妹妹连续六次赞好 (图)
·谈兄健康六次赞好 江泽民胞妹江泽慧:还游泳 (图)
·江泽民的亲信贺国强 这回难过关 (图)
·刘延东父亲与江泽民养父 关系不一般 (图)
·江泽民竟躲到海南三亚享福 让人吃惊 (图)
·传习近平下令 严密监控江泽民曾庆红
·江泽民的老对头 近百岁元老万里罕见发声 (图)
·谁提拔的郭与徐?军方将领公开信矛头直指江泽民 (图)
·盖棺论定江泽民:中国的勃列日涅夫、李登辉/周晋
·传江泽民怒斥王岐山 习近平只能干10年 (图)
·江泽民向习近平施压 破口大骂王岐山
·江泽民致信政治局谈反腐 大骂王岐山 (图)
·曾庆红保不住了 江泽民遭警告 (图)
·江泽民朱镕基的政绩:每年一千多万=0
·轩辕孙题赠江泽民先生
·另类政治斗争 江泽民生死悬案/林保华
·江泽民“死”了,赖昌星“活”了/林保华
·上海世博成为胡温团派与江泽民派系势力争斗较量的舞台
·郑钢清等:致胡锦涛、江泽民的一封公开信
·胡锦涛要处理江泽民派的程维高了?/孙焕英
·从胡锦涛、江泽民论网看网络言禁开放/昝爱宗
·江泽民、曾庆红发现的又一条历史规律/昭明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