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广州白云山会所变身米粉店 万庆良曾多次出入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3月22日 转载)
    
    广州白云山会所变身米粉店 万庆良曾多次出入


    广州白云山会所变身米粉店 万庆良曾多次出入


    白云山品云观景餐厅(图片来源:羊城晚报)
    
    原标题:白云山品云观景餐厅变身桂林米粉店万庆良曾多次出入
    
    记者何伟杰报道:广州市白云山风景区的品云观景餐厅曾是原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多次出入的高档会所,被中纪委和央视点名批评。该餐厅已于上月初提前结束合同关门结业。记者昨日了解到,白云山方面已对该地块重新招标。中标者是一家经营桂林米粉的餐饮点,1年租金高达100万。
    
    由于经营不善,位于白云山风景区的品云观景餐厅于上月初提前结束合同,低调结业。记者昨日获悉,白云山摩星岭游览区管理处已为该地块觅得新租客。根据白云山官方网站一份招标结果公示显示,白云山望景经营点项目(原品云观景餐厅所在地)五年的承租权已于2015年3月19日上午10:00分在广东圣达拍卖有限公司拍卖厅(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华就路23号润德大厦8楼)完成拍卖,而中标候选人为“广州市越秀区金联桂林米粉店”。
    
    广州市政协委员韩志鹏透露,该中标单位1年租金高达100万元,拟经营过桥米线,“我听说,当时有三家餐饮企业竞标,除了这一家桂林米粉店外,还有一家经营澳洲牛排的西餐厅,但最终还是这家桂林米粉店以100万的高价中标。“消息一出,不少网友都对这家堪称“广州市海拔最高的桂林米粉店“抱以极大的关注。有网友疑惑,租金那么高,那消费能不能做到“平民”?更多网友的关注点却落在“重金租下观景平台,就卖米粉米线,能回本吗?”广州市知名美食家劳毅波对该米粉店的前景并不看好,“按这家米粉店的投入,每天分摊2740元的租金,现在广州平均卖的过桥米线约25元/碗,每日起码要卖100碗才能把租金挣回来。这个路段,两头不到岸,只有花3个小时从南至北穿越白云山的人(可能占进山人数的1/100)才会经过这里,而他们多是自带饮水和干粮的行山友。”不过也有网友认为,只要做好经营宣传,或许会有不少商机,“按一碗28元计,一日两百碗。日收入5600元,月收入168000。米线的利润90%,经营应该没问题。如果做好推广,可能收入不菲。”有网友说。
    
    白云山摩星岭游览区管理处相关负责人昨日回应,品云观景餐厅结业后,该地块将作何用途?他们此前也对200多位游客进行过一轮问卷调查,结果显示,超过七成的游客希望能将其保留为吃饭、休闲和观景的地方。所以白云山决定引入平民化餐厅。该负责人强调,其实该餐饮点并非单纯出品米粉或米线,“它更像一间茶餐厅,有中餐,也有西餐,平时也会做一些艺术品展示。”对于外界担心租金太高,餐饮点难以维继的问题。该负责人坦言,前几天他们也专门约见中标方,跟他们再次就投入回报比作“利害关系”分析,“我们跟他们强调,以后这餐厅必须严格走大众化路线,租金不低,利润可能会比较薄,让他们有心理准备,不能到时因为难以维继,而出一些邪门歪道,让广大消费者吃亏。”该负责人说,“不过中标方在经营方面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据了解,该餐厅将争取在今年五月初开门营业。
    
    来源:羊城晚报 (博讯 boxun.com)
371231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万庆良频繁光顾会所关门垃圾满地 新华社:浪费
·赵本山在北京的刘老根会所去年9月关门原因不明
·酒楼老板1年95万租会所 专门招待万庆良 (图)
·万庆良所出入高档会所曝光:装修豪华 (图)
·揭秘万庆良最爱的高档会所:装修豪华 (图)
·北京宗教事务局对“会所藏寺庙”事件进行调查
·深圳政法委书记落马 家族插手大运会所有工程 (图)
·会所老板称因整风经营惨淡 会为争客举报对手
·揭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落马前爱去私人会所
·万庆良玩过的那些会所 全部取缔
·天津隐藏在饭店仓库的高级豪华私人会所被查封
·陕西两官员高档会所内互殴遭处分
·乌鲁木齐科级以上党员干部公开承诺远离会所
·金朝千年皇宫遗址荒废20年 将改建成会所 (图)
·深圳淫业死灰复燃 会所技师半祼挑逗顾客 (图)
·潮州市长人选黄晓东赴万庆良私人会所后落选 (图)
·广州原市委书记万庆良被查前几天在会所大吃大喝
·杨澜、朗朗均称与豪华私人会所没关系
·数十人手持刀斧冲入会所行凶伤人 8名嫌犯被拘
·揭王石与田朴珺会所:亿元身家宾客可无偿使用
·中国社会所面临的两大人类社会问题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