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纪念曹顺利】王玲:陪曹顺利走向刑场 (六)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3月19日 转载)
    
    【编者按】2015年3月14日是人权捍卫者曹顺利离开我们一周年的纪念日!为纪念曹顺利被迫害致死一周年,北京维权人士王铃专门撰写了《陪曹顺利走向刑场》系列长文,共由12篇文章组成,主要是表述自己因到309医院看望病危的曹顺利而被口袋罪——寻衅滋事罪——刑拘40天(2014年2月21日下午——2014年4月1日凌晨)、后被取保候审的经历。本网全文连载,每天刊发一篇。
    

    作者:写在前面的话——我曾在曹顺利第一次入狱时就开始为她撰写文章,那时跟她还不太熟,是她的理念、思维,她的口碑、品行,让我敬重于她;她坚持正义而丢掉了高官厚禄的工作,让我惋惜于她;她没有家庭、子女,更容易被监狱等欺负,让我牵挂于她;直至外交部门前“等待答复”的昼夜坚守。《如果江姐被劳教》、《 整夜的暴雨考验为人权坚守的母亲们》、《烈日高温下不屈的灵与肉》等多篇文章是我为她而作。
    
    而今天则主要是表述自己因到309医院看望病危的曹顺利而被口袋罪——寻衅滋事罪——刑拘40天(2014年2月21日下午——2014年4月1日凌晨)、后被取保候审的经历。以下是第六部分
    
    从头一天听到曹顺利带上呼吸机在999抢救直到现在自己因此被抓入牢房受辱,除了忍受自身的屈辱病痛之外,脑子里尽是被病痛折磨得脱了相的曹顺利已危在旦夕、孤独的与生命顽强抗争的场景。从2014 年2月21日下午在309医院被抓至4月1日凌晨出狱整整40天后得知:呼吸机没能留住曹顺利的生命,她已在3月14日那天被迫害致死。我虽有预感但还是一惊,直打冷战我猛然想起狱中的一幕,16日、或17日那天。
    
    在拥挤不堪的囚室里只有短暂的安静,那就是一天两次学习的时间两次睡觉的时间。与美国设计的牢房按照一人睡觉一米五的宽度计算,铺板上有明显的用金属条做的明显的划分。本应住8个犯人,由于睡觉必须要有人站着值班,所以多关几个也凑合,但是关押了近30 个人,就太不人道了。而靠近门一米的地方又是不允许呆的地方。
    
    以前的监狱生活可以不提,但想着眼前的处境,想着自己无辜的被抓捕,想着曹顺利为中国人权所做出的杰出贡献,无辜遭受的折磨屈辱,病魔蚕食着她圣洁的灵魂和躯体不得医治,天理难容天亮待何时?
    
    由独身的曹顺利想到了眼前的自己:想着自己修了一辈子马路累断了筋骨;想着孤儿寡母无依无靠、被政府撬锁抄家、流浪街头的悲惨生活;想着多次党开会自己无辜的进监狱;那么多的无辜强加在自己身上;刚刚有所好转的身体又无情的遭受摧残;而狱卒说了:死不了的病回家治去;想着牢房里的其他难友们的好言相劝实际上几乎是在乞求我:千万好好的别惹事啊,不然关你小号,我们得出4个人陪着你去,共5个人大概5平方米,没有窗户,黑的不能看书,没有热水喝,不能洗漱。遭惩罚的犯人被铐在茅厕旁边的粗铁环上,从那门口一路过,臭味儿呼呼的。所以号里一有点什么事,小喇叭里就教训班长,为了善良的班长,为了别让大家陪着我去小号,我还真不得不斌着自己。
    
    监狱里高烧、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算病,但低烧、低血压、低血糖、低血脂不算病,但是更难受。而我偏偏是全“低”型的。那天,讨厌的低烧发作了。心里难受加上一咳嗽就到了胸、腹部嗓子又疼得厉害,曹顺利的病态、病容在脑子里就出不去了:她不被允许保外就医、取保候审,怎么会一下子就上了呼吸机了呢?上了呼吸机的人那就是呆在鬼门关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呀,越想越别扭,越想越可怕,血往上涌,心跳加速,胸闷喘不过气起来。
    
    我突然就冲到铁门前大声呼喊曹顺利,呼喊旁边牢房的我的“同案犯”们的名字,告诉她们我是王玲我在3号牢房,要求她们听到了答“到”。我马上又分别喊了她们的名字,她们也按我的要求分别应声答“到”。然后我宣布我现在开始“审案子”:“你们都犯了什么罪?在什么地方被抓到这里,在309医院你们都做了什么事”?她们分别回答我:“是去309医院看望曹顺利,什么事也没有做,被抓到派出所,在你(王玲)被送到看守所之后,我们被送回了家,过了两天,又半夜从家里把我们抓来了”。
    
    当然,我即刻被赶来的狱卒拿下。
    
    曹顺利女士和众人血脉相连,用法律维权,理智维权,众人响应;她被关押在朝阳看守所,众人多次去捐款探监无果;她生病了,众人无法去看望她;她英勇就义了再也无法相见。曹顺利女士,此时此刻,我们——“309医院大案”的同案犯们在各自的铁笼里,呼喊你的名字,给你送行了。你一路走好!
    
    曹顺利没能坐上飞机飞向日内瓦,曹顺利从309医院飘向了世界。死去的不一定是失败者,活着的不一定(未必)是胜利者。
    
    北京 王玲 手机 15201472645
    
    来源:维权网 (博讯 boxun.com)
306222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天津众维权人士连续两年在大悲院前悼念曹顺利 (图)
·天津海河儿女沉痛悼念曹顺利女士(7图) (图)
·【纪念曹顺利】王玲:陪曹顺利走向刑场 (五)
·纪念曹顺利逝世一周年 民间社会面临严峻挑战
·【纪念曹顺利】王玲:陪曹顺利走向刑场 (四)
·【曹顺利一周年祭】王玲:陪曹顺利走向刑场 (三)
·2015年3月16日各界人士【悼念曹顺利】消息汇总
·2015年3月14日各界人士【悼念曹顺利】消息汇总
·全国在京维权人士怀念人权捍卫者曹顺利女士(14图) (图)
·【纪念曹顺利】王玲:陪曹顺利走向刑场 (二)
·谢文飞:曹顺利已死 习近平法治已死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