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卷宗四大疑点 能否翻案聂树斌案
请看博讯热点:草菅人命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3月19日 转载)
    
    
卷宗四大疑点 能否翻案聂树斌案

    近日,公众多年关注的聂树斌案终于有了突破性进展。
    
    聂树斌因“强奸,故意杀人”在1995年被执行死刑后,其代理律师首次获准查阅该案完整卷宗。聂树斌案3本,王书金案8本和复查卷6本,共17本卷宗。
    
    聂母及代理律师表示,此次阅卷范围之广,远远超出他们的预期。
    
    聂树斌案让大家想起去年底沉冤得雪的呼格吉勒图案,和聂树斌一样,同样是因“强奸杀人”被执行死刑后,突然出现了一尸两案的逆转。
    
    2014年12月15日上午,内蒙古高院宣布认定呼格吉勒图无罪。内蒙古高院副院长当面向呼格父母道歉。
    
    事后呼格的母亲给聂树斌母亲打电话说,“你们也会等到这一天。”
    
    这一天,真的会来么?
    

  律师首次披露四大疑点
    
    聂树斌案从王书金承认为真凶后引起公众广泛关注,但无论是媒体还是学者、律师,主要都是呼吁重审,但很难对该案提出实质上的意见,这缘于河北方面长期对聂案卷宗的保密。
    
    看不到卷宗,就无法获知案件细节,没有细节,再渊博的学者、经验再丰富的律师,也无法进行有效分析。
    
    这个状况终于在3月17日被打破。
    
    3月17日中午,聂树斌案律师李树亭接受媒体采访称,上午已对聂案3本案卷共228页拍照完毕。他的初步判断是,聂案是站不住脚的,存在严重程序问题。
    
    综合媒体对代理律师李树亭和陈光武的采访报道来看,“严重程序问题”和疑点有四。
    
    其一,有材料签名非聂树斌本人。
    
    李树亭律师称,聂案卷宗里司法文书,如一审起诉书送达回证、判决书送达回证等聂树斌的签名均不是聂本人的签字。经过字迹核对,聂案卷宗材料中至少有8处当事人签名涉嫌造假,包括聂树斌本人及其父母的签字。
    
    其二,聂案未有客观证据,所有证据均为口供和证人证词。
    
    陈光武律师披露,聂树斌案136页侦查卷里,确实仅有聂树斌的口供、现场证人提供的证词等,并没有精斑、DNA检验等客观证据。
    
    其三,聂树斌笔录记载有空缺。
    
    李树亭律师发现,这136页卷宗虽然保存完整,但证据页才有几十页。
    
    陈光武律师称,从卷宗内容来看,聂树斌是当年的9月23日被采取强制措施,10月1日开始转刑拘,聂案卷宗的第一份材料是“预审询问笔录”也是出现在10月1日,按照规定,预审阶段前的破案阶段就应该有被告人笔录材料,目前这7天预审阶段的笔录材料是缺失的。
    
    陈光武还说,在后来的笔录中,聂树斌称“之前说了假话”“我检讨”“认罪”等。“那之前说的‘假供述’在哪里?怎么没有出现在卷宗里?”
    
    其四,关键证物“钥匙”去哪儿了?
    
    李树亭律师称,此前王书金在供述石家庄市西郊玉米地强奸杀人案时,曾提到过案发现场有一串钥匙。在聂树斌的所有供述里始终没有提到过王书金交代的这串钥匙。
    
    两位律师也谨慎表示,此回只是粗略浏览了卷宗,还未来得及细看,这些关键证物细节还有待仔细查阅卷宗后给出最终结论。
    

聂树斌案与呼格案背后的差别
    
    2005年,两起已经结案的奸杀案先后出现一尸两案的惊天逆转。聂树斌案和呼格案。
    
    如今,呼格已翻案,赵志红被最终认定为公厕奸杀案的真凶。呼格被判无罪,呼格父母接受内蒙古高院道歉和国家赔偿。
    
    而更早一步出现“一尸两案”转折的聂树斌案至今结局还未明朗。
    
    2013年,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人案非王书金所为。其理由主要为王书金口供与警方记录的四点出入。
    
    其一,王书金供述他离开案发现场时死者未穿衣服,而警方的现场记录是死者身着白色背心,脖间被花衬衣缠绕。
    
    其二,王书金供述自己在实施强奸后踩踏死者胸部,并听到骨折的声音。警方尸检结果为被害人因窒息致死,胸前肋骨未见骨折。
    
    其三,王书金回忆作案时间为下午5点左右,公诉方表示,出示的被害人同事证言显示,被害人下午5点下班以后才遇害。
    
    其四,王书金回忆被害人身高和自己差不多,而尸检报告称,被害人身高1米52,但王书金身高1米72,双方身高差距很大。
    
    媒体在报道重审现场时描述道,此案的重审出现了中国庭审上十分罕见的一幕,被告方律师极力证明被告有罪,而公诉方则一再表示被告无罪。
    
    呼格翻案后,新浪网总结冤案翻案的几大关键:“真凶”再现或“亡者”归来;执着的亲人不言放弃;需要有责任心的律师与检察官;需要有追寻真相的媒体。
    
    在呼格翻案的漫漫历程里,新华社记者汤计所写的案件内参报告送达到中央的相关部门对案件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而聂树斌案,河北省高院对案件卷宗始终保持封闭状态,直至2014年12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聂树斌案进行复查,开启了中国异地复审的先河。
    
    2015年3月17日,聂树斌被执行死刑后律师终首次获准查阅该案完整卷宗。
    

缺乏客观证据意味着什么?
    
    清华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张建伟对新浪网分析了律师披露了卷宗疑点对案件意味着什么。
    
    张建伟表示,像李树亭律师提到的伪造签名情况其实在国内并不罕见。
    
    他分析,有时候是文书并没有送达到嫌疑人手里,或是送达时候没有办理合法的手续,事后在检查文书时候,发现有遗漏。或是当时有些诉讼行为,有些工作根本没有做,事后就得补齐。
    
    张建伟认为,严格讲,伪造文书是非常严重的违法行为。但我国在这些方面,只说是司法当中的不规范行为。
    
    他认为,这种现象应该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有些责任更要查清楚。很多司法的严重违法问题就是日积月累而成。由于一些小的违法行为得不到纠正,慢慢扩大,终成严重的违法行为。
    
    对于DNA鉴定,张建伟表示自己也一直在关注聂树斌案,这个案件,确实是主要靠言词证据来定案的。这案件警方曾经的说法是,当初尸体在野外曝尸了三天,所以没有提取到有价值的生物物证。
    
    像杀人案、强奸案,本来是比较容易而且应该高度重视提取生物物证。
    
    张建伟分析,精斑、精液还有毛发等证物,当初都没有只有两个原因:一是根本就没有,就像警方宣称的那样,尸体因为经过很长时间,受到了破坏,提取不了有效的生物物证;要么就是当初根本没有认真去收集。
    
    一直以来,我们的司法长期依赖于口供。很多地方的破案思维是,嫌疑人认罪了,就不需要在旁证和其他方面下大功夫了。
    
    回到这个案件,当初是没有收集到生物物证还是没有收集,应该追查清楚。我们的司法在收集证据和保管证据两个方面,问题都很多。
    

仅言词的证据到底够不够定案呢?
    
    张建伟认为,聂树斌案是应该有相应的物证来印证的,因为言词证据虚假可能性太大。有很多不定因素都能引起言词证据的歪曲不实,如情绪激动、威逼利诱等等。
    
    仅凭这些言词证据来定案的话,其实相当危险,而且有时言词证据的相互印证甚至可以人为制造。
    
    张建伟表示,这样的言词证据而没有物证,不一定能达到定罪的标准,极易造成错案。
    
    此外,张建伟还表示,在处理聂树斌案件的过程中,河北当地政法机关的很多做法有不妥。
    
    从2005年王书金被抓捕,讲出聂树斌案是他所为时,媒体披露后社会哗然,受到社会高度关注。河北政法系统应该高度重视,以一种开放的姿态,允许律师阅卷,让律师阅卷去发现问题或澄清问题。
    
    遗憾的事,当地的政法机关对此事一拖再拖。承诺“组成专案组,用以一个月时间,进行复查,给社会一个交代。”却是七八年过去了,也没有一个交代。这样的应对相当拙劣。
    
    司法处处设防,处处神秘化,反而造成社会更多的疑虑。
    
    来源: 新浪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140042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律师称聂树斌案卷现重大问题 多处签名涉嫌造假 (图)
·聂案阅卷新进展:文书有非聂树斌本人签字
·聂树斌律师:卷宗里除了供述 无其他证据
·聂树斌案追责问题涉及层面之高、之广都超呼格案。 (图)
·聂树斌案件复查今日情况汇报 (图)
·山东高院通知聂树斌代理律师阅卷
·山东高院同意聂树斌案律师阅卷
·聂树斌案嫌犯:河北工作组打我 逼我否认强奸杀人
·山东政法委书记:聂树斌案复查结果两会后见分晓 (图)
·平反聂树斌案的阻力,竟来自最高法院的“西政帮”
·聂树斌案 被耗掉的是正义更是民心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