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广西维权人士邓朝木被从北京遣送回家遭警察打残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3月1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记者获悉,广西维权人士、基督徒邓朝木3月10日在北京被抓,关入朝阳区所属的派出所,然后被强行遣送回广西。12日夜被广西平南县平南镇政府的工作人员和警察带到平南县公安局后,13日下午1点左右被人发现躺在医院走廊的一张病床上,头部重伤昏迷不醒。
    
    广西维权人士邓朝木被从北京遣送回家遭警察打残


    
    广西维权人士邓朝木被从北京遣送回家遭警察打残


    
    一直关注邓朝木的民主人士郭永丰发出信息说:“被阉割的法律工作者(基督徒)邓朝木被北京朝阳区派出所遣送回家被打残!在12日夜被平南镇政府和警察带到平南县公安局后,13日下午1点左右被人发现躺在医院走廊的一张病床上,头部重伤昏迷不醒。”
    
    据郭永丰介绍,此前,邓朝木在北京上访陷入绝境,去年通过郭永丰的的紧急呼吁,在好心人的帮助下,邓朝木去年下半年暂时在北京找到了长期的安心住所和赖以活命的工作,且已成为基督徒。却没料到,今年3月10日下午被北京派出所抓捕,联系广西地方当局遣送回家。
    
    郭永丰透露,在他上访北京前,曾遭受广西本地恶警一再威胁,说一旦把他被阉割的事情曝光,就让他永远消失。如今他处境极为悲惨,希望广西好友前去探望并予以慰问。本来,因其惧怕回家乡遭地方恶官的非人迫害,也许会失去性命(论他当初他遭遇粗暴被阉割的事实,果真被遣送回家后竟然被打得半死。
    
    博讯记者在3月15日中午的时候拨打邓朝木的手机,却无人接听。
    
    邓朝木:18148920789
    

三十多岁就被政府强制报复性阉割的男儿——广西一名法律工作者的血泪控诉 !

    
    作者:郭永丰
    
    受害人:广西法律工作者、民间媒体人、社会维权者、独立NGO华人公益慈善基金会发起人邓朝木先生电话:0775-7825355。
    
    在凛冽寒风中,他已在北京上访煎熬一个多月,满含结冰的泪水、辛酸和凄楚,不得不告诉笔者帮他发布此消息,愿北京好友帮助这位当年帮助他人维权,如今自己不得不为自己维权的孤苦伶仃的同道者,也能在经济上给予他力所能及的支持,让他首先顺利度过这个严冬。
    
    故事原委:
    
    其妻在被腐败官权欺骗替代他人做了节育之后,作为正当年的邓朝木(才38岁)本人竟然惨遭官府所派来歹徒狠下毒手的强制阉割生殖器。
    
    在天朝,女人被绝育,乃是家常便饭,有地方的男人被拉去结扎,也是常事。但是,在女人被拉去绝育后,她的男人又被绑架去阉割,恐怕就绝无仅有了。尤其自辛亥革命结束帝制之后,被阉割的太监肯定不再发生,虽然其后还有多次复辟,但每次都是昙花一现,至少新被阉割的太监不会再产生。可是,另一种完全操纵着公权力野蛮阉割文明社会的事情,竟然在天朝的光天化日下发生了。
    
    他本是一个受体制良好教育的法律工作者,也是一个长期关注弱势群体、热心于社会公益慈善的倡导者和行动者。然而他竟然被当地腐败官权强制所阉割,这也太骇人听闻了吧。由此可知,那些被节育断子的男人当中,多是由于被蒙骗无知的普通百姓,在腐败钳制铁幕的重重笼罩下,究竟还有多少人这样被阉割?除了被精神病,被黑监狱,甚至被自杀的维权反腐民主等人士之外,居然一个法律志士、公益慈善界的良知人士惨遭公权报复性的强制阉割,这难道又是寰宇大国宇宙世界仅有的“宇宙真理”?
    
    他的妻子生育一个女孩,后来又得了一个儿子,本来是一个享天伦之乐的幸福家庭。他们主动交了要给的罚款单,结果其妻就被广西平南镇政府的官员所骗,叫她顶替别人做了节育手术,来让官员们贿卖计生名额,拿到好处费,得以升官发财。其夫得知之后,他们向有关部门反映过此事,结果不了了之。
    
    当他们夫妻已不能再生育孩子,整整过了七年之后,平南政府官员突然找借口,以他们会生孩子为由,再次要求他们交几千元作保证金,给他们挥霍,这遭到了受害者的严词拒绝。奸计没有得逞的当地官员一时恼羞成怒,开始对邓朝木本人着手进行打击报复,先是冲到他家抓他弄伤了他的手骨,同意赔偿为借口骗去他,叫一伙暴徒绑架殴伤了他,然后强制控制其身体,用刀残暴切割他的生殖器。
    
    这本来是一个充满着活力勤快能干的,才迈上三十多岁的英俊青年棒小伙子,作为一名法律工作者,可以奔奔跳跳充满活力地为弱势群体维权护法,为那些贫困人员家庭热心做慈善公益,向社会宣传他的公益理念,而奔走呼号。但当地腐败官员在对他勒取钱财不成,尤其他的维权断了他们变相搜刮以满足他们不法私欲的情况下,决心彻底打垮他,就用这种非人道的、极端残忍的下三滥手法,来彻底摧毁了他。通过粗暴残忍的殴打并彻底阉割了他,故意伤及他的神经系统,致使引起严重并发症,生殖器阵痛痉挛性抽搐,双腿麻木、疼痛、发软,走路无力,行动极其缓慢。伤及他的脑部,导致他头痛、头昏,记忆力衰退,患上失忆症状,听力模糊,大量的牙齿松动脱落,咀嚼困难,且日趋严重。他的双手麻木、发凉、疲软无力,几乎使他成为一个废人,这种状态已经持续七、八年了。
    
    在2007年9月的时候,笔者住在深圳西丽镇新围村,他在广西给我打了多次电话,然后就拖着残疾的身体来到深圳看我,在我租住地方的附近找了个廉价招待所住了一夜。我看到他走路老是一拐一瘸,走得极慢,我就问他双腿怎么受的伤,他只是轻描淡写地说在维权时被人打伤了,过一段时间就会好的。我也以为很快会好的,并没怎么在意,第二天他就回了广西。
    
    之后,我们一直有电话联系。只要电话一打通,我就问他的身体恢复得怎样?他还是说没有好,这开始让我很为他受伤的身体担忧。因为我见他时,他走路极慢极吃力,这对于一向走路风快、尤其特急性子的我本人,肯定很不适应。但我又不能背上他,扶他又不让,他独自拄着拐杖,累了就坐坐,一步一摇的缓缓蹒跚而行,但脾气极好,非常和蔼可亲,温和谦让,毫无怨天尤人,或者发一句牢骚什么的。我们交流,说起腐败官员的胡作非为时,才与我有着一致的看法,他不断连连叹息。
    
    2009年9月,我开始被入狱,直到2011年9月出狱。这期间,他到处找我,还来过深圳两次,也找了我当时介绍给他的一个深圳朋友,因朋友也不知道我的任何消息,所以他便无功而返。他是一个很重义气,很正义的人。
    
    我出狱后不久,他知道后又迅速来到深圳看我。当时我已逼迫搬到西丽镇九祥岭村,他在我租住地附近一住就好几天。这次他来,仍旧拄着那根金黄色的木质拐杖(显得粗糙但很坚硬),走路依旧极缓慢,没有丝毫长进,这便让我对他的身体恢复到原样彻底失望了。经过我一次次的追问他,他才不得不明确表白,他的身体已经没有任何指望了。
    
    这次他来深圳,不只是来看我,而是想在深圳注册一个帮助社会困难群体的公益基金会什么的。之前得到了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先生的关注和帮助,在广西与茅于轼先生以及全国有关公益志愿者开展了一次很有意义的帮扶家庭困难群体的公益论坛与行动。茅于轼先生专程从北京赶到广西,指导参加了该公益研究活动,并亲自从他自己微薄的退休金里拿出了十万元人民币,长期资助广西的一些贫困户,帮助他们发展生产、脱贫致富,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成果。有关媒体人邓飞进行的免费午餐活动虽然炒得很猛,邓朝木他早就接触和倡导了,很早就提出了社会慈善公益,应由民间独立法人团体、组织(NGO)去做的理论和推动行动,指出政府不应是“万金油”,万能政府只能是“做不来,又做不到”的真知灼见。他在网上作了大量努力和理论准备工作,并亲历探索和实践,有着独特见解。他相比邓飞提出的免费午餐项目要早得多,但是由于种种的原因,他做不来了,身为名记的邓飞却加快做到了。
    
    基于我对他本人的了解,他还以“阿伸(来了)、伸义(申义)”等笔名,写了不少关注国家、社会、民族之前途命运,社会管理,以及个人自由发展、公平正义、腐败与法治的文章,都很有代表性。他用他的社会见闻经历,以敏锐思维,独特眼光最早点燃了‘国人诚信缺失’、‘人性之良知底线’、‘溃制下高薪养廉的骗局’、‘利益集团植根在红土地上’、‘红会之不透明将是压垮中国慈善一根稻草’、‘腐吏之手跳动着黑社会影子’等超前话题的论点,最终成为媒体、网络争相聚焦报道的永恒话题。那时,他的一些观点在当时社会环境下,是超前导的,曾被不少网民和读者所怀疑、诘难。后来慢慢随着那些社会深层次矛盾问题逐渐的披露,印证了他的观点,终于得到社会的认同和热议。
    
    在网络问政的大背景下,于2010年2月、7月间,温家宝总理和时任广东书记汪洋分别问计于民。他向温家宝提起了久违的“政改与法治”等问题,之后又向汪洋提出“如何实现社会组织创新和在管理方式转变中善治”等话题,都得到了他们俩积极的回应。
    
    温家宝在回答了“让人民活得更有尊严”“只有民主才不会人亡政息”的有关问题后,在3月召开十一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上作的《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更是首次释放“如果没有政治体制的改革,所进行的经济体制改革及其现代化建设,根本不可能取得成功。”在8月份的深圳特区建立三十周年之际的讲话,再次罕见回应了社会和人民的关切“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的保障,不仅会葬送30多年改革开放的成果,而且最终只会死路一条。” 此后,温家宝在多次讲话中发出强音,政改和法治是当前之当务之急。广东汪洋书记也在网络问政后的几天里,出台了多项的相关政策文件,明确要大力扶持民间慈善公益组织、团体(NGO),推动体制、社会的创新管理。(详见他之后介绍的《只有民主才不会人亡政息,感触温家宝总理深远之目光》、《给汪洋捎句话,如何推动社会管理创新大突破》等记述文章材料)
    
    这次他到深圳后,特地说了不熟路,让我和他去有关民政部门办理注册手续。虽然我毫无信心,厌恶与这些衙役、官僚机构打交道,还是耐着性子与他跑了几天。在途中所见所闻,还是禁不住地咒骂这些办事拖沓罗嗦的腐朽衙门机构,都两千年了,几乎没有丝毫长进。结果也没办下来,他又去广州申请登记了。
    
    在两年后,他来深圳到了我这里,说他的慈善基金会到现在民政没有给予注册。我又问起他受伤的身体,何以至今不愈?
    
    他终于打开天窗说亮话,如实向我说明了被当地腐败官僚残暴阉割,并造成他严重脑震荡的事实经过。关于此事他一直隐忍,没有向茅于轼先生诉说过。在我听了事情原委后,不由倒抽一口冷气,心中直发颤,再想起我本人遭到的不幸遭遇,更是怒火中烧。然而,面对这种残酷现实,我没法帮上他,只能徒然叹息。我在写此文时,痛心的泪水汩汩涌下,泪光中我在这块罪恶的土地上看到了一幕幕的罪恶与黑暗!
    
    2007年3月19日凌晨7时左右,他正在睡觉,当地平南镇人大主席王洁红(女)带着王坚及七、八个人闯进他的家,气势汹汹。王坚突然闯入他的房间,抓起他盖的被子粗暴丢到一边,只穿着内裤的他赤条条的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就质问,但穷凶极恶的王坚与另一打手却对他实施了绑架,说要做了他阉割他,在绑人中故意把他的手无名指骨掰断了。由于他拼命反抗,没有被抓走,他们却把他的已经做了节育手术的妻子掳走了,向其妻索要2000元,否则不放人。被倔强的他所拒绝,由于两个年小的孩子需要其妻子照顾,在晚上,这伙人不得不放了她。
    
    3月21日,他发誓要控告这伙披着合法外衣、明杖执火的强盗和暴徒们,特地写了控告信寄给平南县委书记覃志清以及平南镇书记余丕清、镇长何剑,控告有关人员的无法无天、胡作非为。同时他去公安局报案,找到时任局长李春山诉说案情经过,同情他的李局长好心劝他,说让他们付点医药费算了吧,当时他默默的认了。
    
    3月28日,乌江派出所的指导员李广涛打电话给他,说下午处理他的手指骨折一事。他被约去了,当着派出所所长周某某和李广寿的面,王洁红率着差不多十个人冲了进来,围攻他,仗着人多势众呵斥他,说今天非要阉割了他不可。由于他坚决不从,便遭到这伙人绑架到一个叫计生技术站的地方软禁和暴打,粗暴撞伤了他的脑袋。
    
    下午5时左右,王洁红又找来人有十多人折磨他,歹徒们抱头的抱头,抬脚的抬脚,扭手的扭手,揽腰的揽腰,拿出各种手段,对他来个五马分尸吊起折腾。事后把他抬到二楼的一铁架床上,十几只大手罩着他,被暴徒们死死地压住。他们有的砸头、有的扭住手脚甩到铁板跟后,有的剥裤子,有的用脏布堵嘴,有的抓生殖器,非常老练的用上各式刑招,痛得他惨叫连天。末了又进来两人,照他的阴囊冲下一杯刺激辛辣的脏水,挥起屠刀割向他的生殖器,就像屠宰场屠宰一头猪一样。瞬间撕心裂肺的巨痛,声声的惨叫划破黑夜,震动着沉默的大地,匪徒们的淫荡和猥琐声,却飘荡在整个屠宰场。整个事件持续了近一个小时,他昏了又迷糊,迷糊后又昏,不输麻醉活生生被阉割了,生殖器上下方留下两个重伤口,彻底残废了他。
    
    刽子手在跑开时,从牙缝里蹦出狠话:“你不要命就得废掉。”之后,他被残忍的歹徒扔到楼下的一张木椅上。暴徒们威淫的讥笑着:“去中央告啊,怎么不去了?”
    
    歹徒们开始逃脱责任,拖他上车,想扔回他的家里去了事。他奋力挪着伤残的身体,用双手又爬回那张木椅上,以微弱声音多次打‘110’报警。虽有警员到场,见是地方一霸所为,都站着不动了。
    
    天黑漆漆的,阴冷的风直扑路人。有人叫来120救护车,把他拉到医院急救室的一张床架上丢下,就跑了。医生见状,没人敢理会,大抵是怕得罪地方豪霸。
    
    尽管心里滴着血,倔强的他,忍着剧痛,让他的亲友把他移回那个满是邪恶感的技术站。他拼了,他又打了‘110’报警,他相信社会正义。然而来了更多的警察,都不做吱声,更莫说捉拿凶手,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了(可能不是他们要干的事)?
    
    过了一个小时,有人叫来了急救车,拉他去了县人民医院,把他抛到一张病床里,明显是要让医院去背“死猫”。这伙人对他骂骂咧咧的吼道:“看还敢对抗我们领导不,有什么本事!”很快他们又溜跑了,就是没有人给他办理住院手续,没有人留下一分钱的住院费给他治病。
    
    当晚,身受重伤的他痛的死去活来,惨叫声划破长空,就是没人给他看病吃药,如此惨无人道,行人看到无不动容落泪!
    
    第二天,医生来看了一眼,就匆匆想走。他的亲属愤怒至极,质问:“为何不给药物治疗?”医生无奈双手一摊,说:“没有人给你办手续,镇政府那边也没有给来一分钱的医药费,没钱就没有药。”说完,就摇头走了。
    
    连续三天的躺在病床上,没有人给他下药治疗,他经受着阉割伤害所带来的巨大撕心裂肺的疼痛和磨难。一天,二天,三天,毒蝎心肠的官腐们无时不刻要折磨他。他已无可忍、超离愤怒,强忍着剧痛,拖着残体,找人把自己抬回了家。
    
    几天后,于4月份他不顾身体伤病,北上来京控告地方腐败分子对人民犯下的累累滔天罪行。他被一些腐败官僚所勾结,被栽赃,被构陷,被黑监狱,要被连坐,要被灭口,他并不惧怕。他得到了国务院信访办的批复,转广西省政府部门查办,他告到了中纪委,也是转广西省相关部门查办。然而,至今石沉大海。
    
    叹为观止的是,神州大地出了‘神马’,愈是控告,腐败分子带病升得愈猛。他们无不得意的放话了,你们越告,他们就能升官越快、获利越大,这就是为什么腐败团伙圈子里乐此不疲的潜规则。至今,余丕清从镇书记荣升为港北区常委、副区长、宣传部长;何剑从镇长荣升为港南区常委、政法委书记;王洁红从镇人大主席荣升为平南县副县长;王坚从平南镇工作人员荣升为平南镇委员。▁▁你不信,就永远是你的错?
    
    腐败分子的谎言和欺骗群众的手段,炉火纯青,登峰造极,横行神州无敌,但终有一日被识破的时候。原来他们对他说,你的事可以解决的,让等等,不要告。就这样,他等了一年复一年,结果可想而知,在他们捞足团伙利益后,往往可以抵赖食言耍流氓,要求解决的问题只能无疾而终。
    
    他已经无法忍受长期的被蒙蔽和欺骗,痛下决心告发这伙腐败分子对人民犯下罄竹难书的罪行。不少人都遭遇到与他殊途同归的不幸,但都告状无门,无处伸冤,是他站出来了。
    
    因为腐败官僚的裙带关系太过强大,在这种情况下,他不得不找到笔者,寻求应有的社会公平正义。希望笔者通过呼求社会给予高度关注,没有高层的注意,苍蝇与狼就会肆无忌惮的危害社会、残暴人民。
    
    被阉割的他,伤及神经引发并发症,尿痛,阴部剧痛难忍,无性无欲。他手脚麻木、疲软、发凉、无力。要命的是,他脑袋受到重创,造成脑震荡,记忆力衰退、失忆,脱牙、视力朦矇、听力下降。一句话,他已经被折磨得百病侵身。
    
    现在,他被地方腐败团伙迫害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悲惨境地。他的父母被黑心肠的贪官污吏吓得胆颤心惊,长年卧病,年年得往医院抬,治病的医药费就已经压垮了他。对于没有任何经济收入的他来说,无异雪上加霜,被腐败官僚压迫得负债累累。可贪官们理直气壮得很,他不听话,他收入多,低保不能给他父母,国家保障低收入家庭生活补贴全不能给他父母,什么都不能。可不,贪官对他们的关系户大发慈心,国家大量补贴款被掏进了他们的口袋,这种乱象在当地很普遍。对于腐败官吏的如意算盘,他说他绝不低头,揭开腐败分子的狼皮就是最好的回应,直至付出生命代价也在所不惜。现今,他要拖着病残的身躯,踏着沉重的脚步,再次踏上了前去北京揭发腐败犯罪团伙的道路,路遥险恶,虎狼当道。愿苍天良知,惟默默祝愿他!
    
    时间记述于二零一四年十月
    
    广西维权人士邓朝木被从北京遣送回家遭警察打残


    
    广西维权人士邓朝木被从北京遣送回家遭警察打残


    
    广西维权人士邓朝木被从北京遣送回家遭警察打残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274131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广西法律人士、基督徒邓朝木在北京被扣押
·被阉割维权人士邓朝木逃离虎口又入狼窝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梵高不自杀就无法出名
  • 巴黎圣母院就值小半张假画
  • 台港藏維蒙:離心大逃亡——劉曉波《統一就是奴役》序
  • 为什么港人的反占中运动不可能感染大陆人?
  • 嘎子信口雌黄,引毕汝谐六百顺口溜?
  • 中國流亡律師滕彪勉「反送中」別退卻
  • 世界における民主主義の後退と市民社会
  • 世界における民主主義の後退と市民社会
  • 胡耀邦是一个假装开明的奴隶主
  • 自由不是一個禮物,而是一個任務
  • 璇翠綘鏄冪姱浣犲氨鏄冪姱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八十三至五百八十八毕汝谐(作家纽
  • 胡耀邦是一个极为阴险的杀人犯
  • 鑳¤閭︽槸涓涓瀬涓洪槾闄╃殑鏉浜虹姱
  • 香港6·16大游行的预示
  • 马克思主义就是无耻的高调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杜鲁门是共产党的乏走狗
  • 高洪明中朝关系如何是好?
  • 谢选骏香港为什么不能就地审判杀人犯
  • 毕汝谐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八十九至五百九十四毕汝谐(作家纽
  • 吴倩你们的耶稣:爱是击溃仇恨的唯一方法。
  • 李芳敏14400021願純全和正直保護我,因為我等候你。
  • 独往独来法广网:香港反送中出人意料的胜利背后的重大启示
  • 滕彪China’sPrivilegingof“Mr.Science”over“Mr.Democracy
  • 璋㈤夐獜鏂囬泦棣欐腐鐪熻兘瑙f斁浜氭床鍚
  • 《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58-2:千年预言在,王者悄归来6
  • 家庭教会请为难中的胡石根杨秋雨李玉陈大山宁惠荣祈祷(2)
  • 胡志伟我和無錫火花學會
  • 滕彪‘Icannotbesilent,andIcannotgiveup’
  • 谢选骏周武王支持香港示威
  • 曾节明习近平将步赵紫阳的后尘
  • 徐永海真有末日审判我们要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9-6-14圣
  • 谢选骏和平理性非暴力是粉饰的坟墓
    论坛最新文章:
  • MH17:俄乌4人被控谋杀明年在荷兰法庭受审
  • 枫丹白露宫皇家剧院:第二帝国奢华之瑰宝
  • 特朗普任命埃斯珀出任代理国防部长
  • 比利时外交官赴新疆查找一维族家庭下落
  • 中俄阻止美国对朝鲜石油禁运的联合国提案
  • 习近平出访平壤有何新意?
  • 出访前习近平在朝媒发文挺金正恩“正确决策”
  • 《自由女战士-林昭》获法参院2019最佳历史书奖
  • 法媒分析北京为何对香港让步
  • 安倍访问伊朗:旧愁未消 又添新愁
  • 普拉蒂尼涉卡塔尔杯贪腐案被拘押15小时后获释
  • 学界及网民定死线 明港府不撤修例推不合作运动
  • 反修例引发普选诉求 英国称香港应增加民主
  • 逾15万人促法国撤回颁授林郑月娥的勋章
  • 检出“瘦肉精” 中国海关对加拿大猪肉发预警
  • 法国记者:北京在香港问题上还能退让多少?
  • 官方仪式上 德国总理默克尔突然颤抖起来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