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想当印度的邓小平?莫迪的麻烦大了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2月20日 转载)
    来源:观察者网
    
     2015年2月10日揭晓结果的德里地方议会选举再次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去年人民院选举失利的小党平民党(Aam Aadmi Party, AAP)居然以压倒性优势击败了此前所向披靡的印度人民党(Bharatiya Janata Party, BJP),历史性的夺得70个席位中的67席,而有明星总理加持的人民党却仅取得3席,最令人大跌眼镜的是曾统治德里地区十多年(1998-2013)的国大党居然被剃了光头,没有在这次选举中获得哪怕一个席位。

    

印度选举的特色——“赢者通吃”
    
    在平民党纷乱热烈的胜选背后,舆论风向却呈现出两极化的趋势:一方面有人指出平民党是“抽风党”的代表,靠迎合民粹而缺乏实质的治理能力,来的快,去的更快,因此不会对莫迪的执政生态造成持续的影响;而另一方面,有人却认为平民党的胜利宣告印度政坛迎来了新的时代,标志着家世、种姓、宗教等带有封建烙印的政治身份日渐式微,而以经济阶层为主干的政治认同逐步崛起,因此人民党将面临严峻挑战,而地方选举则可能成为莫迪政府推行改革过程中最容易被突破的“泥足”。
    
    此番平民党胜选引起各方高度关注的原因在于结果充满了戏剧性,毕竟比起一场平淡无奇、早知变数的走过场选举,人们更热衷于大卫击败歌利亚式以弱胜强的传奇。诞生于2010年的平民党靠党首阿尔温德·凯杰里瓦尔(Arvind Kejriwal)的反腐运动白手起家,虽然在2013年的德里地方选举中获得了28个席位,但在2014年举行的大选中平民党仅获543席中的4个席位,而人民党却狂扫282席,成为印度政坛三十年来首个绝对多数党。一边是步履蹒跚的新手小党,另一边是席卷全国的强势大党,这场德里地方选举的结果看似毫无悬念,而选举前半个月举行的民意调查也显示人民党处于优势之中。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从选票的构成技术分析上看这次选举显得极具印度选举的特色——“赢者通吃(winner-take-all)”。根据印度观察家米兰·瓦什纳夫(Milan Vaishnav)的数据,平民党此番仅获得了52.4%的选票,却最终占据了95%的席位;而和2013年的德里地方选举相比,人民党得票数仅仅下降了2%,席位数却从32席狂跌至3席。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在于印度的选举规则使简单多数即可获胜(first-past-the-post),换言之,一党只要获得比其他单个对手多的选票就能胜选,无需取得绝对多数。因此,一个政党的席位数并不总是与其得票数相匹配,而与选票的区域分布关系更大。
    
    举个例子,假设有A、B两党竞争某省级议会的40个席位,A党在所有40个选区都获得了50.1%的选票,而B党相应获得了所有选区余下49.9%选票,那么按照印度的体制,虽然B党获得了占总数约一半的选票,但却一个席位也得不到;再极端一点,如果B党在某一个选区获得了100%的选票,而在余下39个选区获得49.9%的选票,那么可能出现的情况就是虽然B党获得了比A党更多的总选票数,但却在席位上于1:39的绝对劣势。如此一来,在两党角逐中即使获得40%多的总选票也可能被横扫出局;而在多党角逐中即使一党总得票数低于40%也可能获得可观的胜利。
    
    历史上这种赢者通吃的选举案例比比皆是,例如1951年的第一次大选中尼赫鲁仅以45%的得票率当选印度总理;而去年的大选中虽然莫迪获得多数席位而当选总理,但其总得票率仅为三分之一。由此可见,在选民基本盘变化不大的情况下,印度选举胜利的关键在于分化对手;换言之,“中间选民不投我没关系,只要别投我的主要对手就行”。看似复杂的德里选情只要搞清楚这一点,整个局面就会变得清朗起来。人民党被横扫的核心原因并不是人民党表现太差,所以其支持者转投平民党;而是平民党表现太抢眼,那些原本散落在国大党和其他小党上的选票这次都被集中到了平民党身上。
    

  平民党和人民党相比优势何在?
    
    在2013年的选举中,国大党其实获得了24%的选票,而由于国大党势利萎缩,这些选票在本次选举中都集结在平民党旗下,原本分散的线头在平民党手中拧成一股绳,这对人民党来说无疑是一个噩梦。现在关键问题来了,平民党和人民党相比优势何在?
    
    乍一看,平民党和人民党颇为相似:与国大党的士族门阀政治相比,两个党都强调社会草根的政治参与;与国大党的偏保守的风格相比,两国党都强调要改革和发展;与国大党盛行的裙带关系和腐败臃肿相比,两个党都有“清正廉洁”的自我期许;两党甚至在媒体手段也比较相似,都善于利用新媒体和社交网络。那么这两个党的关键区别在哪里呢?
    
    首先,平民党几乎没有宗教色彩,印度教和伊斯兰教信徒都可以成为其支持者,而人民党则和带有宗教狂热的印度教 “国民志愿服务团”关系密切,宗教色彩浓厚,基本不可能吸引其他教徒的选票;其次,虽然都强调发展和改革,但是平民党主张 “平均主义”,毫不掩饰用行政手段切蛋糕的企图,而人民党则强调市场的“涓滴效应”,既资本的大规模投入最终会惠及普通老百姓,继而压制中下阶层“共产”的冲动;第三,人民党是执政党,虽然能调动社会资源,但也暴露在媒体的审视之下,而平民党此前一直处于在野状态,远离利益中心,因而带有因距离而产生的“朦胧美”。这三点区别正是平民党此次胜选的关键,而分析今后平民党能否在全国范围内挑战人民党的优势地位,这三点区别也非常关键。
    
    宗教一直是印度社会生活的主体,这一点在政治上也不例外。在印度独立以后连续执政的国大党采取了世俗而平均的立场,因此后来印度教政治势力崛起以后,各地占人口少数的穆斯林就成了国大党的稳定票仓或盟友。而人民党的崛起与印度教民族主义密不可分,与各种狂热的宗教团体关系紧密,甚至被指责卷入多起影响恶劣的宗教骚乱,例如人民党莫迪原先执政的古吉拉特邦就曾爆发大规模宗教暴乱,造成大量伤亡。如今,国大党在宣传、组织和领导力方面都难以和人民党媲美,而人民党又很难包容其他信仰的选民,因此占德里人口约20%的非印度教人口选择平民党就成了大概率事件。从宗教政治的角度而言,平民党世俗化和包容性是其相对于人民党的优势,但是这种优势并不稳固,毕竟很多穆斯林选民选择平民党只为了避免人民党,而非出于对平民党的热爱和支持。
    
    除了显而易见的宗教元素,两个党的经济政策上也存在明显差异。虽然两个党都强调发展和改革,但是两党在从何入手的问题上显然存在分歧。人民党强调市场的配置资源的基本作用,认为政府应该为资本投资创造一个友好而自由的环境,在市场条件下大资本投入会提高要素生产力,提高人均收入,盘活社会资源,而这种“涓滴效应”最终会惠及所有民众。毫无疑问,“涓滴效应”是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而平民党强调资源分配的“平均主义”,强调自由市场不可避免带来“马太效应”,既穷人越来越穷,富人越来越富,因此应该发挥政府的行政权力直接分配社会资源。
    
    2013年,平民党在阿尔温德·凯杰里瓦尔的领导下曾短暂在德里执政,在其两个月不到的任期内他颁布了一系列“劫富济贫”的措施,包括提供免费的水电等。而在今年的选举中,他又故技重施,甚至还将WIFI网络也加到免费列表里。人民党用“涓滴效应”刻画的美好前景似乎遥遥无期,但是人民党的“免费攻势”却看得见摸得着,这对于印度收入不高的中产与低收入阶级来说极具吸引力。凯杰里瓦尔在“劫富济贫”这点上理直气壮,他认为一群人的暴富的原因是另一群人的贫困,因此他将毫不犹豫的推行平均主义的福利。 有鉴于此,莫迪甚至将凯杰里瓦尔称为“毛派(Naxalite)”以显示其“野蛮”。
    
    提供免费的服务和福利补贴是印度政党屡试不爽的策略,然而这样的政策是否可以进入良性循环是一个问题。羊毛出在羊身上,虽然免费政策短期内可能改善低收入平民的生活,但供水供电企业如果长期依靠政府补贴才能维持收支平衡,他们就会缺乏维护服务的动力,最终祸及的还是普通百姓。例如,供水企业的收益如果不能随着提供更多服务而增加,那么他们就没有动力维护和拓展服务,那些当前不通水的地方可能长期都不会通,而那些当前通了水的地方也可能会因为设备老化而失去供水能力。在印度,老百姓这种短期趋利心理和民主体制结合在一起,成为一种新的民粹“政治正确”。也许正是因为这一点,许多不够“耐心”的德里选民选择了立马可以动手“切蛋糕”的平民党,而放弃了只是承诺“做蛋糕”的人民党。从这一点上说,人民党的当务之急在于落实其发展承诺,避免因为选民“耐心”有限而节外生枝。
    
    最后,执政与在野的区别也对两党在这次竞选中的表现产生了深刻影响。和在野时期的诸多政客一样,平民党领袖凯杰里瓦尔也以一副“鉴定反腐斗士”的模样示人,比如他就曾因为其所力推的《反腐法案》没有通过而愤然从地方政府辞职。“苦行僧式廉洁”和“腐败零容忍”曾是莫迪的标签,可当他就任总理以后这一切就产生了微妙的变化。莫迪出于国务活动的需要,经常排场铺张,衣着华丽,而这一点恰恰破坏了他的廉洁标签。比如,莫迪的一件价值100万卢比的“金线外套”就在选举前被挖了出来——很多选民心目中“廉洁的苦行僧”和“自我膨胀的奢侈政客”之间确实仅仅隔着一件金线外套。相比莫迪,凯杰里瓦尔充分发挥了在野优势,走“群众路线”:他常常在德里的贫民窟搞“诉苦大会”,聆听来自底层民众的声音,并鼓励草根民众参与“直接民主”。如此一来,人民党似乎扮演了2014年时的国大党的角色,成了官僚、保守、既得利益的代名词;而平民党则化身为当时的人民党,代表廉洁、进去和新鲜血液。无疑,两党之间这种形象反转是平民党夺得大量选民支持的原因之一,而平民党进京赶考会不会也做李自成就是另一个问题了。
    
    虽然平民党的胜利有选举规则、国大党选民转移、收割现有福利和在野优势等“一次性红利”起作用,但这也足以为人民党敲响了警钟。尽管人民党已经在哈里亚纳邦(Haryana)、恰尔肯德邦(Jharkhand)、马哈拉斯特拉邦(Maharashtra) 等地的地方选举中取得胜利,但是如果莫迪如果不想让地方选举成为其改革的“泥足”就必须反思这次失利——如何维持宗教政治的平衡?如何分发经济红利?如何维持执政党的先进性?毕竟,人民党的对手早已不是老态龙钟的国大党,而是那些和人民党享有相似方法论,却又拥有截然不同政治主张的新兴政党。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159100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习近平超邓小平 大力结交“酒肉朋友” (图)
·邓小平说他固执得像一头湖南骡子
·邓小平谈钓鱼岛录音曝光 (图)
·官媒痛批安邦有钱任性 要拿邓小平家族开刀? (图)
·徐才厚行贿邓小平心腹大秘王瑞林 当上军委副帅 (图)
·创历史 传邓小平孙女婿有意收购韩企 (图)
·吴小晖并未离婚 邓小平外孙女患严重抑郁症。 (图)
·邓小平前孙女婿亲赴美国 风口浪尖上亮相 (图)
·安邦董事长吴小晖与邓小平外孙女已离婚
·毛泽东为何整死刘少奇放过邓小平
·邓小平的外孙女婿 善于运用婚姻资本
·邓小平家开会与安邦切割:孙女夫妻中止婚姻 (图)
·邓小平前孙女婿赴美 月薪6万抢哈佛人才 (图)
·邓小平外孙女爆离婚 前夫吴小晖公司安邦资产暴涨600亿 (图)
·邓小平外孙女夫妻照曝光 习近平真要动手了? (图)
·邓小平孙婿执掌 安邦成万科第四大股东 (图)
·邓小平孙女婿结3次婚 曾娶浙江副省长卢文舸之女 (图)
·传邓小平外孙女有病 婚姻名存实亡 (图)
·邓小平家族曾开会讨论与吴小晖的安邦切割 (图)
·四川省法院疯狂腐败,邓小平家乡无法生活的企业家李立君在北京悲惨喊冤
·从几起重大的政治事件看邓小平的屠夫本色及两面派性格
·刘东:上海惨剧敲响了邓小平习近平时代的丧钟
·木然:邓小平的政治体制改革为什么没成功? (图)
·马岭:邓小平政治体制改革思路之评说
·木然:邓小平是如何反对个人崇拜的? (图)
·解龙将军:胡娜和邓小平有一腿!?
·华国锋被罗织罪名是邓小平伙同陈云一手制造的冤假错案/高新 (图)
·解龙将军:江青是被邓小平偷偷做掉的
·邓小平是中共最了不起的领导人/杨恒均 (图)
·邓小平:江青是个很坏很坏的女人 (图)
·邓小平美貌前妻惨死国外 惊人内幕/风灯客 (图)
·四中全会前内讧白热化 大腮颊习近平托举邓小平遗体
·解龙将军:邓小平的孙子邓卓棣竞选美国总统
·电视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隐瞒了哪些史实/程凯
·再议邓小平九二南巡 (下)/胡平
·解龙将军:习近平切割邓小平时代的一个信号
·解龙将军:习近平比邓小平更像男人
·王维洛:邓小平在三峡工程决策中上当受骗的事实 (图)
·谁来终结邓小平的极权之路/辛树言
·再议邓小平九二南巡(中)/胡平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