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郎咸平:中国老百姓为什么最怕改革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2月04日 转载)
    
    过去十多年来,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们的老百姓最怕改革,因为房改了买不起房,医改了看不起病,教改了上不起学。改革越改越糟!这是民生领域的改革结果,那么经济层面的改革呢?也是越改越糟的。
    

    过去十多年,政府每年几乎都将“扩内需、调结构、保增长”作为经济管理的主要任务。但结果却是,在经济运行过程中,将本应给市场放权让利的改革,逆转为形形色色的扩权争利。“调结构、扩内需”在事实上被“保增长”取代,使经济结构更加畸形,经济改革错失了最佳时机。
    
    这种以技术层面的调控代替实质性改革的做法,在政府层面的具体表现就是,并没有以“壮士断臂”的魄力去推动像发改委等这样的强势部门向市场简政放权。
    
    本来,中国的经济改革由于起点较低,再加上人口、资源、环境等红利,使得改革一开始就具有后发优势。因此,无论是产业改革,还是区域经济,只要政府向市场放权,只要中央向地方放权,经济便会马上出现活力。国企改革,沿海和江浙地区崛起以出口为导向的制造业,都是如此。但接下来由于路径依赖,政府既不推动剩下的比较困难的改革,更不愿意退出经济领域,而是围绕“保增长”的目标,挥舞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这两根“大棒”,在经济偏热的时候马上“踩刹车”,在经济遇冷时立即“踩油门”,这种反复摇摆的非常态化管理方式,是对经济周期的人为破坏,不仅造成市场紊乱,对中国这么一个庞大的经济体而言,更是一种灾难。在权力运行不规范,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被政府“看得见的手”束缚的情况下,频繁调控的结果就是财富快速向国有企业集中,权力再次向政府集中,社会贫富分化严重,庞大的既得利益集团迅速形成并固化,成为今天推行改革的最大阻力。这就是无视或者回避中国经济真问题的结果。
    
    之所以出现这种糟糕的结果,原因就是政府不愿意退出市场,用计划经济的思维去管理市场经济,而且还发明一个口号,叫作“宏观调控,微观搞活”,这是一种非常懒惰的思维模式。我告诉各位,在一个土地、资本(金融)、资源能源和基础设施等基本上由政府垄断的市场,调控有意义吗?结果只能是越调越乱,而且微观也搞不活。即便在充分的市场经济体制下,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等调控措施也不见得有多大作用。所以我说,政府是在用调控来代替真改革,其根本原因是不愿意退出市场,其中的既得利益者不愿意放弃权力寻租的机会。(节选自郎咸平新书《郎咸平说:中国经济的旧制度与新常态》)
    
    来源:东方知行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435044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郎咸平:商业地产投资看地段和品牌 (图)
·郎咸平来扬纵论“财富机会” 看好娱乐网购消费行业 (图)
·郎咸平8月17日论道烟台“半岛湾1号” (图)
·郎咸平导演郭美美母女大戏 好戏在后头? (图)
·郎咸平:全球唯独中国深陷萧条 房价还要涨
·郎咸平走进中清研博弈2014何去何从 (图)
·郎咸平与广东企业家探讨粤商的战略转型突围 (图)
·郎咸平对话红星国际广场 论道主城西南中心 (图)
·郎咸平大话红星地产品牌发布会 发现苏州西南新中心 (图)
·郎咸平:想稳赚不赔?只有在一线城市买房
·郎咸平:社保制度让中国人少拿六七成养老金?
·谷开来案神秘台商浮出水面 牵出赵本山郎咸平
·郎咸平:中国公务员是世界上最无耻的群体
·郎咸平:养老金亏空 我们退休后面临悲惨生活
·郎咸平爆惊人秘密:为何我们什么都要比美国贵
·袁训会:郎咸平们怎样在中国“捞钱”?
·郎咸平:中国成被制造商抛弃的“世界工厂”
·郎咸平:中国低工资高物价的惊人秘密
·取消文理分科,这也好意思叫“教改”? /郎咸平
·郎咸平:中、美、欧对比,制造业兴则经济兴
·郎咸平:中国人正在上四个大当 老百姓很惨
·宏皓:郎咸平这个害人的托 该日志已被收录
·“以房养老”让你最终一无所有/郎咸平
·郎咸平:我反对用铁腕进行"运动式反腐"
·紫金:评《郎咸平:龙井茶之殇》
·郎咸平:龙井茶之殇
·郎咸平:算算你的衣食住行中到底有多少税?
·郎咸平:扑朔迷离的转基因实验真相
·郎咸平:日本人选安倍做首相活该倒霉 (图)
·郎咸平:谁能拯救“跌跌不休”的GDP增速?
·危言耸听还是醒世警言?郎咸平:买房皆破产 租房保平安 (图)
·郎咸平:如何拯救勤劳而贫困的中国人?
·郎咸平:人民币贬值受益股盘点 利空房地产 (图)
·郎咸平:解读经济热词什么叫GDP?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