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共教育部长袁贵仁用权力为儿子袁昕的“袁氏教材”作商业运作
请看博讯热点:反腐打老虎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月3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近日,中共教育部长袁贵仁要求禁止引入西方教材,反对普世价值。对此,有网友将袁贵仁靠山吃山,用权力为自己的儿子袁昕做作商业运作的举报材料从网络上找出来。这份名为《关于教育部部长儿子袁昕非法送审12套“袁氏教材”的举报》最早发在“三角洲资讯论坛”,称“袁昕何许人也?为什么能让市场价值几十亿元、本无送审资格的12套“袁氏教材”顺利送交教育部审查且能全部整套一次通过审查?经过深入调查了解得知:1978年12月出生的袁昕是现任教育部袁贵仁部长的亲生儿子,难怪他有这么大的非法操控能量。”
    
    对此,这份发给中纪委的举报材料要求:“1.希望中纪委立案调查袁昕利用其父亲为教育部部长的影响力操控送审12套“袁氏教材”且全部一次性通过审查过程中的违法违规行为和申继亮副司长等少数官员滥用职权玩忽职守的违法行为;2.希望立即取消非法送审且通过审查的12套“袁氏教材”资格;3.追查12套“袁氏教材”非法送审且通过审查背后是否还存在其它非法交易行为。如以上举报事项在2014年4月12日之前没有回应和处理,举报人有权向所有网络媒体实名举报。”
    
    中共教育部长袁贵仁用权力为儿子袁昕的“袁氏教材”作商业运作


    
    中共教育部长袁贵仁用权力为儿子袁昕的“袁氏教材”作商业运作


    
    中共教育部长袁贵仁用权力为儿子袁昕的“袁氏教材”作商业运作


    
    中共教育部长袁贵仁用权力为儿子袁昕的“袁氏教材”作商业运作


    
    中共教育部长袁贵仁用权力为儿子袁昕的“袁氏教材”作商业运作

:large
    

关于教育部部长儿子袁昕非法送审12套“袁氏教材”的举报

    
    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
    
    2013年5月16日,教育部办公厅终于下发了《教育部办公厅关于2013年中小学教学用书有关事项的通知》教基二厅函【2013】13号文件,至此,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实验教材两个阶段的修订送审工作基本结束,这份原计划在2013年3月份之前就应该下发的文件为什么推迟2个多月才下发?下发的文件为什么又再一次规定2013年秋季不再重新选用审查通过的新教材而继续沿用2012年秋季教材版本?所有这一切都和这份文件附件1《2013年审定通过的义务教育课程标准教学用书目录》中非法送审通过的12套“袁氏教材”有着极大的关联,且这12套非法送审的“袁氏教材”都是由一个叫袁昕的总编辑(北京出版社教材中心)统一总策划送审和运作通过审查的。
    
    袁昕何许人也?为什么能让市场价值几十亿元、本无送审资格的12套“袁氏教材”顺利送交教育部审查且能全部整套一次通过审查?经过深入调查了解得知:1978年12月出生的袁昕是现任教育部袁贵仁部长的亲生儿子,难怪他有这么大的非法操控能量。
    
    一.副司长申继亮2011年7月会议确定:教材修订送审“只减不增”2001年6月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令第11号《中小学教材编写审定管理暂行办法》颁发后,我国中小学教材编写出版打破了:“一纲一本”的垄断局面,迎来了“一纲多本”的市场竞争格局,确定了教材编写需要实行的三个阶段:①立项和核准;②初审和试验;③审定(终审)。2001年7月,教育部颁布了义务教育阶段17个学科的18种课程标准(实验稿),自此,以后十数年依据各个学科课程标准(实验稿)而编写的各学科实验教材在经过教育部立项核准程序和初审通过程序之后,陆续被全国各盛市、自治区下属的地市教材委员会选用试验。2011年6月27日,教育部基础教育二司下发了《关于召开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实验教材修订工作会议的通知》教基二司函【2011】18号文件,通知规定:2011年7月11日-12日在国家教育行政学院校长大厦召开实验教材修订工作会议,并规定参会人员为各学科实验教材主编和教材出版社负责人各1人参加会议,于是,已使用10年的各学科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实验教材修订送审工作正式启动。在2011年7月11日-12日的教材修订送审工作会议上,代表教育部做教材修订送审部署具体工作的基础教育二司申继亮副司长向全体与会人员做出了如下的承诺部署:
    
    1.只修订送审义务教育数学、英语、日语、俄语、物理、化学、生物、地理、音乐、美术、艺术、历史与社会、中学科学、体育与健康;
    
    2.教材修订与送审时间为2011年7月至2012年12月,由于领导要求2012年秋季起始年级(一年级和七年级)要使用修订后的新教材,因此,教材修订送审分为两个阶段进行。第一阶段:2011年7月至2012年1月。完成修订的学科和册次是:小学阶段的数学、音乐、美术、艺术、英语5个学科的前2册,体育与健康(教师用书)第一册。初中阶段的数学、物理、化学、生物、科学、地理、历史与社会、外语(英语、日语、俄语)、音乐、美术、艺术11个学科的前2册和体育与健康的七年级全一册。上述学科及册次报送审查时间为2012年1月底。第二阶段:2012年2月-2012年11月。完成余下所有册次教材的修订工作。2012年12月报送审查。
    
    3、本次教材修订送审只限于教育部印发的《2009年基础教育课程标准实验教学用书目录》(教基厅【2008】6号、《2010年中小学教学用书目录(变动部分)》(教基二厅函【2009】16号)、《2011年中小学教学用书目录(变动部分)》(教基二厅函【2010】20号)等共3年《教育部教学用书目录》文件中涉及的以上学科和年段、经过立项核准程序、初审通过程序且已经试验使用多年的课程标准实验教材,且申继亮副司长在大会上面向全体参会的教材出版社负责人和教材主编特别强调了本次教材修订送审不再接收2009年—2011年共3年《教育部教学用书目录》文件之外的任何单位的教材送审,即本次教材修订送审是“只减不增”(相对最近3年《教育部教学用书目录》中的教材而言)。
    
    二、教育部文件明确规定:教材修订送审“只减不增”
    
    (一)、2011年9月28日《教育部办公厅关于启动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实验教材修订送审工作的通知》教基二厅函【2011】21号文件中第二条第2款教材修订的任务:依据2001年发布的义务教育课程设置实验方案和课程标准编写的小学阶段的数学、音乐、美术、艺术、英语、体育与健康(教师用书)等6个学科和初中阶段的数学、物理、化学、生物、科学、地理、历史与社会、外语(英语、日语、俄语)、音乐、美术、艺术、体育与健康等12个学科的教材(含五四学制教材)。德育、语文、历史和小学科学教材另作安排。英语学科以原审查通过的教材为准,不得更改使用起点和起始年级。第四条第(二)款教材送审需提交的材料包括:1.实验教材使用报告。主要包括实验教材的使用地区和累计总量、使用效果、存在的问题及分析等。2.整套教材修订方案。主要包括整套教材的编写指导思想、修订目标、修订依据、拟修订哪些方面、修订后的基本架构与编写体例、质量保障措施、人员安排、时间进度等。3.送审教材修订说明。主要包括送审教材修订前后在教材内容与编排、难度、特色等方面的变化情况。由此可见,此次送审只是根据2001年发布的义务教育课程设置实验方案和2001年发布的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实验稿)编写的、且初审通过的、2001年—2011年在全国市场上已使用10多年的课程标准实验教材(如送审报告中要提供实验教材的使用地区和累计总量、使用效果等)。
    
    (二)、2012年10月22日,教育部基础教育二司下发了《关于第二批义务教育课程标准教材送审的通知》教基二司函【2012】114号第一条送审教材范围:1.小学阶段的数学、音乐、美术、艺术、英语、体育与健康(教师用书)6个学科除起始年级外的其余册次。2.初中阶段的数学、物理、生物、科学、地理、历史与社会、英语、日语、俄语、音乐、美术、艺术和体育与健康14个学科除起始年级外的其余册次。3.2012年4月审查结论为重新送审的教材。由上1、2、3可以看出,第二批小学阶段和初中阶段送审教材范围很明确,即第一批送审通过的除起始年级外的其余册次教材。或第一批送审结论为重新送审的教材,也就是说第一批没有送审的教材不能在第二批送审。
    
    三、12套“袁氏教材”突破了教育部送审规定且全部整套通过审查2011年7月11日-12日教育部召开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实验教材修订送审工作会议时,北京出版社和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均有派人参加(会议名单上有标注),因此,这两家单位也就肯定听到申继亮副司长在会上所说的本次教材修订送审的范围是前3年《教育部教学用书目录》上已有的且试用多年的实验教材,也肯定听到本次教材修订送审“只减不增”这一句话。这两家单位也更加明白他们的12套“袁氏教材”不在这次送审范围之内(因为不在最近3年《教育部教学用书目录》之内,所以无资格送审)。因此,在2012年1月的第一阶段送审时,迫于各教材出版社的监督压力,教育部基础教育二司申继亮副司长等少数官员没敢接受这12套根本没有送审资格的“袁氏教材”。因而,根据以上教育部第二批送审教材范围的要求,教育部袁贵仁部长的亲生儿子袁昕主导的12套“袁氏教材”根本不在第二批送审教材范围之内,因为这12套“袁氏教材”全部都是在教育部第二批教材送审过程中整套一次性通过审查,既不属于“除起始年级外的其余册次教材”,也不属于“2012年4月审查结论为重新送审的教材”,是属于运用地下非法手段、偷偷摸摸硬塞进去审查的非法送审教材。然而,这12套非法送审的“袁氏教材”不但获得了送审资格,而且还全部整套一次性通过审查后并很快(几天时间)被列入了2013年5月16日下发的《教育部办公厅关于2013年中小学教学用书有关事项的通知》附件1《2013年审定通过的义务教育课程标准教学用书目录》之中。袁贵仁部长的亲生儿子袁昕操控的12套“袁氏教材”均由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编写,分别由4家出版社出版,具体如下:教材学科主编编写、出版单位书名册次2013年教育部教学用书目录中页码、行数数学王燕春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北京出版社义务教育教科书﹒数学一年级上册至六年级下册第4页第2行英语胡壮麟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北京出版社义务教育教科书﹒英语(一年级起点)一年级上册至六年级下册第5页第1行美术杨力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人民美术出版社义务教育教科书﹒美术一年级上册至六年级下册第9页第1行音乐敬谱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人民音乐出版社义务教育教科书﹒音乐一年级上册至六年级下册第10页第5行体育罗希尧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北京出版社义务教育教科书﹒体育与健康教师用书一年级至六年级各全一册第11页第5行数学王燕春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北京出版社义务教育教科书﹒数学七年级上册至九年级下册第12页第2行英语王蔷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义务教育教科书﹒英语七年级上册至八年级下册九年级全一册第13页第2行物理闫金铎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义务教育教科书﹒物理八年级全一册九年级全一册第14页第2行化学宋心琦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北京出版社义务教育教科书﹒化学上、下册第14页第9行生物朱立祥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北京出版社义务教育教科书﹒生物七年级上册至八年级下册第15页第5行美术杨力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人民美术出版社义务教育教科书﹒美术七年级上册至九年级下册第18页第10行音乐敬谱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人民音乐出版社义务教育教科书﹒音乐七年级上册至九年级下册第20页第1行
    
    四、非法送审的12套“袁氏教材”通过审查后的市场价值:教育部长儿子袁昕所主导的整套一次性通过审查后(没有经过立项核准、初审试验程序)的12套“袁氏教材”中,除了5套副科教材(小学音乐、美术、体育、初中音乐、美术)外,其它7套教材均为主科教材。按照一套主科教材2.5亿元、副科教材5000万元的市场价值行情,通过教育部审查(而且是终审)并被列入2013年《教育部教学用书目录》后的12套“袁氏教材”市场总价值为7X2.5+5X0.5=20亿元(人民币)。这仅仅是刚刚审查通过、刚刚列入2013年《教育部教学用书目录》(全国各地市教材选用委员会可以选用的标志)且全国还没有一本使用量的市场价值(即这12套“袁氏教材”对外出售的话,各教材出版社会争着花费20亿元买下这12套“袁氏教材”的全部著作权等一切权利)。如果以后年度袁昕再利用其老爸职权的影响,在全国“游说”数个以上省教育行政部门领导使用这12套“袁氏教材”的话,按照市场占有率10-30%比率推算,则12套“袁氏教材”的市场价值将会再翻5至10倍以上即100亿元至200亿元以上了。
    
    五、袁昕利用老爸教育部部长职权的影响力,迫使新教材重新选用时间推迟两年
    
    证据1、申继亮副司长代表教育部在2011年7月11日-12日启动的教材修订送审工作会议上明确强调说:2012年秋季全国各地起始年级重新选用修订后审查通过的新教材。然而直到2012年4月17日才从教育部办公厅下发的《教育部办公厅关于2012年中小学教学用书有关事项的通知》教基二厅函【2012】9号文件中看到:经研究决定,2012年秋季学期各地仍沿用2011年所选定的教材版本,除特殊情况外,不得更换其他出版社出版的教材。这也就是说,2012年秋季不再选用新教材了,什么原因不选了呢?答案只有一个,拖延时间,让2012年不敢送审而在2013年非法送审通过的12套“袁氏教材”也能有充裕的教材推广时间分享这10年一遇的教材选用机会呗!随后1个月,各教材出版社通过电话从教育部基础教育二司获得确认以下信息:等第二阶段所有年级教材送审结束后,2013年秋季学期全国各地再重新选用修订后送审通过的新教材。这一次,各教材出版社认为教育部会说话算数——即2013年是10年一遇的教材推广选用的大选之年呢!然而,各教材出版社又再一次被袁昕操纵的教育部基础教育二司少数官员骗了一把。
    
    证据2、教育部基础教育二司在2012年10月22日下发的《关于第二批义务教育课程标准教材送审的通知》教基二司函【2012】114号文件要求:2012年12月28日前送审第二批教材。按照教材送审时间进度惯例,最迟2013年3月中旬第二批教材送审结束且立即公布二个阶段全部送审通过的所有学科、所有年级教材的“教学用书目录”,则2013年秋季还至少有3个月(2013年3月-6月)的教材重新选用时间,然而,由于教育部部长儿子袁昕的非法操纵阻碍,本应在2013年3月中旬之前公布的教材修订审查通过的《教育部教学用书目录》又一次被人为推迟到5月16日才对外公布,也因而导致了推迟2个多月下发的《教育部办公厅关于2013年中小学教学用书有关事项的通知》教基二厅函【2013】13号文件第3条:鉴于2013年用于教材选用时间不足,为保证中小学正常教学秩序,2013年秋季学期各地仍沿用2012年使用的教材版本。也就是说,2013年秋季重新选用新教材又泡汤了。由于教育部部长儿子袁昕的非法操控,10年一遇的教材选用机会及教材版本大洗牌的时间被从2012年推迟到2013年,再从2013年推迟到2014年,从而为教育部部长儿子袁昕所主导的、刚刚审定通过的12套非法送审的“袁氏教材”赢得了整整一周年的推广选用时间(如果2012年或2013年允许全国各地重新选用新教材,这12套在2013年5月16日刚刚审定通过且刚刚列入2013年《教育部教学用书目录》的“袁氏教材”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推广选用,而10年一遇选用教材的最好机会只能出现一年,新教材版本在2012年秋季或2013年秋季一旦选定,以后年度全国各地市教材选用委员会要想改选教材版本将会非常之难。因为改选任何一个学科的教材版本将会涉及该学科教材选用地区全体教师的教材培训、重新编写教案、所有教研活动的重新组织安排等等)。
    
    证据3、就在所有教材出版社于2013年3月满怀期望地等待教育部下发2013年“教学用书目录”用于推广选用2013年秋季全国各地的新修订教材之时,各教材出版社之间即传出2013年教材可能又不再选用且继续沿用2012年版本的信息。因此,从2013年3月至5月整整2个月时间,各教材出版社对于2013年秋季为什么不重新选用新修订教材的真正理由一直不能理解,也有教材出版社猜想是不是有人操纵不让选?也有出版社曾猜想是人教社在操纵,因为全国现有中小学教材市场属于人教社最大,占全国市场的60%以上,保持现状是人教社的最大理想。当然,等到5月16日教育部下发了《教育部办公厅关于2013年中小学教学用书有关事项的通知》教基二厅函【2013】13号文件后(网上有公布),所有教材出版社终于知道了新修订教材被推迟整整二年(从2012年推迟到2014年)才允许重新选用原因的幕后推手是北京出版社教材中心总编辑、现任教育部部长的儿子、35岁的官二代袁昕袁大公子。
    
    证据4、根据教育部办公厅2011年9月28日下发的教基二厅函【2011】21号文件规定:第一阶段的教材送审截止时间为2012年1月31日,而正式下发第一阶段教材送审结果的文件——《教育部办公厅关于2012年中小学教学用书有关事项的通知》教基二厅函【2012】9号的时间为2012年4月17日,即第一阶段教材送审截止日至结果文件下发日合计用时为76天。第二阶段的教材送审截止时间为2012年12月28日,比第一阶段送审截止时间整整提前了一个月零3天,按照第一阶段教材送审截止时间到公布结果所需76天的时间推算,则教育部下发第二阶段教材送审结果文件的最迟时间应该为2013年3月15日,如果此时下发第二阶段教材送审结果文件,则2013年秋季学期全国各地完全还有近3个月的时间重新选用新修订通过的教材。然而,教育部办公厅下发的第二阶段教材(含第一阶段送审通过审查的教材)送审结果的文件——《教育部办公厅关于2013年中小学教学用书有关事项的通知》教基二厅函【2013】13号的落款时间为2013年5月16日。即第二阶段教材送审截止日到公布结果整整被人为操控推迟了2个月零一天。当然,此时再重新选用2013年秋季学期的新版本教材肯定是来不及了,只好在此推迟2个多月的文件中再一次规定沿用2012年度的教材版本了。
    
    证据5、教育部办公厅2012年4月17日下发的《教育部办公厅关于2012年中小学教学用书有关事项的通知》教基二厅函【2012】9号文件的主要内容除了规定2012年秋季学期全国各地不再重新选用新教材而是沿用2011年秋季教材版本之外,还用一个附件列出了《2012年秋季起始年级停止使用教材目录》(即第一阶段没有通过审查的教材),而没有对外公布各家教材出版社第一阶段通过审查的教材。基于教育部要求2013年秋季学期全国各地不再重新选用新教材这一相对于2012年秋季学期的同样规定,教育部办公厅2013年5月16日下发的《教育部办公厅关于2013年中小学教学用书有关事项的通知》教基二厅函【2013】13号文件的附件目录也应该是公布《2013年秋季起始年级停止使用的教材目录》(即第二阶段没有通过审查的教材)。这是因为,既然2013年也不让重新选用新教材,则2013年就没有公布审定通过教材版本目录的必要,而留待2014年统一对外公布。但是,由于第二阶段教材送审时非法添加了12套审定通过的“袁氏教材”,所以,本次审定通过的新教材要提前一周年公布,否则,12套“袁氏教材”将在全国范围内无人知晓其已经全部终审通过审查,从而将无法赢得整整一周年推广选用的时间(2013年5月-2014年5月),因为在此之前没有任何官方文件指出12套“袁氏教材”通过审查及列入任何年度的《教育部教学目录》,因此,全国各地市教材选用委员会将无法知晓、更无法将其列入备选对象。
    
    六、袁昕利用袁贵仁部长职权的影响力获取北京出版社教材中心总编辑职位(年薪50万元以上)2009年以前,袁贵仁为教育部副部长,其儿子袁昕在北京出版社教材中心并不担任领导职务,2009年袁贵仁担任正部长主持教育部工作后,其儿子袁昕立即升任北京出版社教材中心总编辑且专门负责教材编写与送审工作。本来教材中心是主任(相当于教材分社社长)负责制,由于袁昕的老爸是教育部长的职权关系,北京出版社领导只好改变规定,由总编辑负责教材中心所有事务了。据说,在北京出版社(又称北京出版集团),自从袁昕的老爸升任正部长之后,袁昕从此就无比的飞扬跋扈,上至集团的董事长、总经理都惧怕袁昕三分,且事事让着这位袁大公子。当然,集团的副总和中层领导更不在袁大公子眼里了。
    
    七、12套“袁氏教材”非法送审蓄谋已久,教育部基础教育二司分管副司长申继亮滥用职权紧密配合12套“袁氏教材”的非法送审从教育部2011年7月11日-12日有关教材修订送审会议的正式名单中可以看到有北京出版社教材中心和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的多人参加,再结合2013年5月16日教育部公布的《教育部办公厅关于2013年中小学教学用书有关事项的通知》教基二厅函【2013】13号文件附件1“教学用书目录”中非法送审通过的12套“袁氏教材”全部均由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编写和北京出版社出版了其中主要6套“袁氏教材”,这就足足可以充分说明这样3个道理:1、袁昕利用其老爸部长职权非法送审12套“袁氏教材”蓄谋已久,且教育部基础教育二司分管副司长申继亮滥用职权配合其非法送审教材;2、教育部基础教育二司副司长申继亮等少数官员滥用职权(拍袁昕老爸马屁)创造一切条件和机会配合及帮助袁昕送审12套“袁氏教材”及暗箱操作帮助这12套“袁氏教材”审查通过、列入2013年《教育部教学用书目录》以及修改教育部文件、拖延、推迟全国各地重新选用新教材2年。3、申继亮副司长在2008年11月到教育部基础教育二司担任主管教材送审的副司长之前,一直都是在北京师范大学担任教授工作,这也可能是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可以分到此次非法送审通过的12套“袁氏教材”中2个主要学科教材(初中英语和物理)的主要原因吧!
    
    八、12套“袁氏教材”永远也绕不开无资格送审的理由如果12套“袁氏教材”非法送审及全部通过审查事件被举报或媒体曝光之后,相信教育部负责教材送审的副司长申继亮等少数官员为了开脱罪责肯定会找一些“不是理由的理由”说这12套“袁氏教材”有送审资格等等,那么至少还有3条永远也绕不开的无资格、不能送审的理由:
    
    1、2011年7月至2012年12月进行二个阶段送审的教材均是经过立项核准程序和初审通过程序后在全国各地试验8至11年以上的实验教材,而12套“袁氏教材”没有经过教育部立项核准和初审通过程序,更没有在全国各地试用过1年时间,而是短时间“编好”后直接进入终审。这样审查通过的教材怎么能保证质量并作为2亿多中小学生上课用的课本呢?教育部主管教材送审的申继亮副司长难道不懂得这么一个基本的常识吗?
    
    2、北京出版社教材中心总编辑是教育部现任部长袁贵仁的儿子,根据《中国共产党党员领导干部廉洁从政若干准则》第五条第六款、第七款的规定:“党员领导干部不准为配偶、子女及其配偶以及其他亲属经商、办企业提供便利条件,或者党员领导干部之间利用职权相互为对方配偶、子女及其配偶以及其他亲属经商、办企业提供便利条件;不得允许、纵容配偶、子女及其配偶,在本人管辖的地区和业务范围内个人从事可能与公共利益发生冲突的经商、办企业、社会中介服务等活动······”难道袁贵仁部长和教育部主管教材送审的申继亮副司长不知道袁昕总编辑是现任教育部部长的儿子而必须回避有关教材送审等事项吗?
    
    3、退一万步说,假设教育部负责教材送审的申继亮副司长为了开脱责任辩解说,从2012年12月开始,国家教材编写送审的政策规定发生了重大变化,已经不再需要经过教材编写的立项和核准以及教材的初审和试验这2个环节了,可以直接进入教材的审定(终审)环节。如果政策规定是这样的话,那么,至少最迟于2012年12月之前,教育部至少应该给所有教材出版社发布一个通知或在教育部官方网站或其它任何媒体公布这一教材送审政策的重大变动信息,以便让中国所有想投资教材编写及出版发行的任何出版单位和个人能和官二代袁昕一样——在同一时间起跑线上来分享这一教材送审政策重大变动信息带来的投资机会,从而做出是否也在2012年12月送审教材(至少全国83家教材出版社几乎家家都有已经编好且正在等待送审的各学科整套教材)的决定。然而,事实情况是,在2013年5月16日之前,83家教材出版社和其他中国的任何单位和个人等(和12套“袁氏教材”相关的单位和个人除外)没有任何一家单位、任何一人知道这一教材送审政策的重大变动信息。
    
    九、12套“袁氏教材”的严重违法性和社会危害性
    
    1、2001年6月7日教育部令第11号《中小学教材编写审定管理暂行办法》颁布以来,中小学教材的编写审定管理程序为:①教材编写的立项和核准;②教材的初审与试验;③教材的审定。从2001年到2012年,全国83家教材出版社花费整整11周年以上的时间以及数千万元甚至数亿元的资金才完成了从教材立项核准、初审和试验2个不可缺少的、能充分保证教材使用质量的重要阶段。83家教材出版社在经过了这痛苦的、11年多的教材立项核准、初审试验的磨难之后,才迎来了11年之后最终教材的审定资格(终审)。而官二代袁昕袁大公子仅仅凭借其老爸是教育部现任部长的影响力关系,就可以操控教育部基础教育二司负责教材送审的少数官员,让其操控的12套“袁氏教材”免除对保证教材质量有重要影响的立项核准环节和初审试验环节,而直接进入教材终审这一最后环节。况且这12套“袁氏教材”还全部整套一次通过审查。不经过立项核准、初审和试验2个程序而直接匆忙进入终审程序的教材怎么能保证其使用质量呢?这可是供2亿多中国中小学生选用的课本啊!难道就因为是教育部部长的儿子就享有特权而不顾及教材的使用质量而任意送审教材吗?就可以不顾中国2亿多中小学生的教育质量而任意玩弄欺骗中国的2亿多中小学生吗?
    
    最后请求:
    
    1.希望中纪委立案调查袁昕利用其父亲为教育部部长的影响力操控送审12套“袁氏教材”且全部一次性通过审查过程中的违法违规行为和申继亮副司长等少数官员滥用职权玩忽职守的违法行为;
    
    2.希望立即取消非法送审且通过审查的12套“袁氏教材”资格;
    
    3.追查12套“袁氏教材”非法送审且通过审查背后是否还存在其它非法交易行为。如以上举报事项在2014年4月12日之前没有回应和处理,举报人有权向所有网络媒体实名举报。
    
    举报人:陈贝蒂身份证号:421124198610012124 手机号:13807258777
    
    2014年4月9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21234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国公民自发签名 呼吁教育部长袁贵仁下台 (图)
·袁贵仁禁止传播西方价值教材论引发热议 (图)
·中国教育部长袁贵仁向西方价值观宣战激层浪 (图)
·教育部长袁贵仁:决不允许教师在课堂上发牢骚、泄怨气
·中国教育部长袁贵仁可能要滚蛋 (图)
·教育部长袁贵仁意识形态新三管:管课堂、管讲座、管网络
·袁贵仁:取消高考会让有钱人占便宜
·袁贵仁谈奥数热现象:根本出路在实现教育均衡
·教育部长袁贵仁:对待香港和内地学生一视同仁
·教育部长袁贵仁:九年义务教育已全面实现普及
·教育部部长袁贵仁:中小学教师设立正高级职务
·袁贵仁爱卿接旨,赐歪脖子大树一棵
·谢燕益:废除政审制度致教育部长袁贵仁
·52届清华学子钱宁致教育部长袁贵仁的信
·袁贵仁:破解发展难题 推进教育公平
·论师德/袁贵仁
论坛最新文章:
  • 朝警告或与美重回“交火” 特朗普:不能著急
  • 巨贪成小蝇:张少春被控罪金额大大低于网传
  • 二次“脱欧”公投否?英首相将于议会舌战群雄
  • 德国葡萄农进军中国市场
  • 土外长:特朗普同意引渡未遂政变幕后黑手葛兰
  • 德国将加强对外国公司收购德企股份干预
  • 加拿大驻华大使与第二名在华被押加国公民会面
  • 法国 “黄背心”风头减弱 马克龙民调下跌无底线
  • 香港网红闹市撒币炒作人群哄抢 遭警方逮捕
  • 马英九出书回忆8年执政 抨击“太阳花学运误国”
  • 孟晚舟近况:受中国国安部门严密监控?
  • 法黄背心诉求:经济转政治 要更多公投参与决策
  • 习近平炫中国下一个40年 给全世界提个醒
  • 波兰全球气候大会通过执行巴黎协定细则
  • 澳洲承认西耶路撒冷为以国首都 暂不迁使馆
  • 四川宜宾5.7级地震山石滑坡或10人伤
  • 北方四岛:超半数日本人同意先收回两岛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