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央视曝光癌症村:灌溉作物死活看运气
请看博讯热点:环境破坏与污染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月16日 转载)
    
    
     河北冀衡药业深州分公司,成立于2006年,位于深州市西景萌村,年产对乙酰氨基酚5000吨。

    
    2015年1月,记者来到了这个药厂所在的西景萌村,一进入村子,空气中弥漫的酸味扑鼻而来,一提到药厂,村民们立刻气不打一处来。
    
    河北省深州市西景萌村村民:你不能提这事,一提这事,老百姓这气就不打一处来。一提这,就恨得牙根疼。
    

一提到药厂村民们立刻气不打一处来
    
    这几位老人告诉我们,村子里好多年轻人在工厂上班,但是每次只要一打听工厂排污的事,他们都是守口如瓶。记者采访时,正赶上工厂下班,不少工人回家吃饭,记者试图对他们进行采访。
    
    工人:别问我了,你上别处去吧。
    

记者试图采访工厂工人遭到拒绝
    
    河北省深州市西景萌村村民:谁透露了开除你。
    
    村民们告诉我们,而最近几年,村里得癌症的人越来越多。
    
    河北省深州市西景萌村村民:你要说进医院的说我们是癌症村,你一说医院里都知道。
    
    药企负责人面对记者追问 回答含煳其辞 一会儿一个说法
    
    为了弄清事实真相,记者决定进到厂区一探究竟。冀衡药业负责人告诉我们,两年前,他们上马了废水循环使用系统,所有的工艺废水经过污水处理设备处理后,会进入这个大水池,作为冷却水循环使用。
    
    记者:每天的话,它需要处理多少的这个工业废水。
    
    河北冀衡药业有限公司深州分公司负责人:每天现在最多的情况在150-200吨。
    
    这位负责人告诉我们,两年前,工厂斥资400万建设了这个污水处理站,生产线上所有的工艺废水都会进入这里进行处理。按照这位负责人的介绍,生产环节中所有的工艺废水都会收集在缓冲罐中,再由缓冲罐流向厂子的污水处理站。但是当记者详细了解污水处理站的运行时,这位负责人却突然改口了。
    
    按照负责人的介绍 生产环节中所有的工艺废水都会收集在缓冲罐中
    
    河北冀衡药业有限公司深州分公司负责人:刚才也可能是我说的有点错误,是前工段比较少,是在40、50吨左右,后工段是100吨左右,刚才我可能是说错了。
    
    在记者的追问下,这位负责人的回答出现了更多的出入,他一会儿告诉我们,厂区的废水流向污水处理站,一会儿又说废水存在了大储罐。工业废水如何排放没有答案,那么生产中的危险废弃物又是如何处理的呢?
    
    河北冀衡药业有限公司深州分公司负责人:转移到有资质的单位。
    
    记者:有这种转运的单据和签订的合同吗?
    
    河北冀衡药业有限公司深州分公司负责人:这个就是说,暂时是没有,因为现在我们是处于联系阶段。
    
    面对记者的追问 这位负责人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回答
    

兽药工厂开办二十多年 村民称闻着臭味长大
    
    万嘉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原名深州市兽药有限公司,2014年12月15日农业部第2190号公告刚刚给这家企业核发了新的兽药生产许可证。常头村的村民告诉我们,这个兽药企业已经有二十多年历史了。
    
    河北省深州市常头村村民:反正(气味)挺刺鼻的。
    
    记者:刺鼻是臭味还是酸味?
    
    河北省深州市常头村村民:没准。有时候臭,有时候酸。
    
    这位村民告诉我们,自己的娘家在邻村,在娘家时就能闻到药厂散发出的味道,如今嫁到常头村,更加摆脱不了药厂的味道。在距离常头村三公里的邻村,村民告诉记者,自己是闻着药厂的味道长大的。
    
    河北省深州市阎家头村村民:味儿得不行。
    
    记者:那是您从小就能闻到,还是最近几年厉害了?
    
    河北省深州市阎家头村村民:我小时候就这样,闻得我脑袋疼。
    
    村民告诉记者 自己是闻着药厂的味道长大的
    
    记者在万嘉生物科技的厂区后墙外发现了一个秘密,在一人高的枯草丛中,一条隐蔽的排污渠时隐时现。这个排污渠潜伏在高高的杂草丛中,不仔细查找根本发现不了,记者沿着这个排污渠在草丛中行走了半个小时,发现原来排污渠的污水是从厂子里的大池子中流出的。隔着围墙记者看到,这个池子没有任何防渗设置,池中的黑水正在通过这个排污口,缓缓向外流动。
    

工厂排出的污水
    
    那么,这个排污渠的黑水会流向哪里呢?沿着灌溉渠行走,记者发现这个排污渠的污水最终汇入了常头村的灌溉渠。
    
    城区药企生产 市民不敢开窗 负责人称是水蒸气的味道
    
    在二十公里外的深州市城区,硕腾(深州)动物保健品有限公司,同样是一家生产杆菌肽锌的企业,年产量将近10000吨。按照负责人的介绍,每生产一吨杆菌肽锌会产生大概20吨的废水,那么这些废水他们是如何处置的呢?
    
    硕腾动物保健品有限公司负责人:有一个烘干的环节,烘干的环节会把我们的所有的这个水会蒸发掉,也就是成了空气。
    
    记者:就是刚才我们进门闻到的那种味道吗,就是水蒸气的味道。
    
    硕腾动物保健品有限公司负责人:对,那是水蒸气的味道。生产过程当中的废水是没有的。
    
    面对记者的问题 这位负责人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原来,这个企业的废水最终都烘干成水蒸汽排向了空中,记者在深州采访时,在县城不时会闻到恶臭,那么长期生活在深州的居民,平常有没有闻到味道呢?
    
    深州市市民:我们都不敢开窗户,一开窗户就有味。不知道叫什么味,很臭,也说不清。
    
    作为一家外资企业,硕腾动物保健品公司的负责人拿出了全套的环保手续,她告诉记者,近两年,硕腾投入了上千万用于治理尾气的恶臭问题,记者采访时看到,尾气处理设备在正常运行,按照公司提供的检测报告也已经达到了国家的排放标准。然而在采访时周围居民和记者还是闻到了臭味。面对记者的疑问,企业负责人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硕腾动物保健品有限公司负责人:不管做什么发酵的,抗生素什么的都会有味道,这个不可避免,就是完全消除,这个可能,还做不到。我们已经降到很低。
    
    灌溉渠变污水渠 村民灌溉作物死活看运气
    
    深州市杨庄村离市区不到一公里,最近几年,村里的这条污水渠,成为了村里人的糟心事。
    
    河北省深州杨庄村村民:生活用水,都是这么黑,这么臭。
    

污水渠里的水
    
    杨庄村的村民告诉记者,村里的这个渠以前是个灌溉渠,但随着城市的快速发展,最近几年城里的污水开始排放到这个渠里,现在这个渠已经成为了一条排污渠。灌渠变成排渠,村民浇水也只能从这个渠里取水,浇死庄稼的现象,时有发生。
    
    河北省深州杨庄村村民:有时候死,有时候不会死。看运气。我栽树栽上,浇了,都死了,一棵没活。
    

村民告诉记者 用渠里的水浇地完全看运气
    
    在杨庄村的这个桥头,记者看到了污水渠被冲击出几个豁口,在这个豁口,车轮印记清晰可见,排过水的地方还是湿的,这两个排水时用来固定车轮的砖头还在原位,这位大爷告诉我们,这天早上,他亲眼目睹了有人来这里倒水。
    
    河北省深州杨庄村村民:经常来。是用一个罐车,蓝色的罐车就在这边。
    
    村民们告诉记者,来这里偷倒的水都不是什么好水,会污染农田和村庄,也污染了他们的地下水。但是在调查时记者了解到,由于偷排污水的企业没有规律,所以在打击上给执法部门带来一定难度。
    
    河北省深州市环保局副局长李雷:我们在执法过程中,我感觉到一线执法人员的业务素质、政治素质都要提高,还是希望上一级的环保部门一些机构多组织一些业务方面的培训。
    
    来源:央视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322042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河北癌症村揭秘:村民用污水灌溉作物死活看运气 (图)
·盘点中国癌症村 十年污染梦魇 (图)
·图片故事:癌症村里的生者与逝者 (图)
·湖南石门雄黄矿严重污染 造成癌症村 (图)
·湖南重污染癌症村,每年10余砷中毒者死亡 (图)
·湖南重污染癌症村 每年10余砷中毒者死亡
·境况凄凉 中国淮河岸边有数十“癌症村”
·触目惊心 实拍淮河岸边的癌症村
·癌症村不分城乡,中国人又成东亚病夫
·癌症村不分城乡,中国人又成东亚病夫
·河北癌症村调查 衡水化工厂被村民昼夜围堵半月
·中国土地之殇:庄稼颗粒无收,癌症村数百
·淮河流域多发癌症村,沈丘1年死亡2千人 (图)
·癌症村,雾都孤儿拷问"美丽中国"
·河南沈丘环保局人员称癌症村系炒作 死者数夸大
·网传癌症村地图重庆占4个 市防癌办:不靠谱
·中国有毒化学物肆虐 全国产生247个癌症村
·中国百姓死于污染,官方首次提到“癌症村”
·中国癌症村数量破百 正在向内地蔓延
·掠夺发展让长寿乡变癌症村
·中国重金属污染调查:矿山周边的癌症村(图)
·癌症村,短命村,污染中毒—不断增加的记录/陶达士
·许培军 :应城“癌症村”再调查
·先出癌症村 再出黨國領導人----李平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