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关于爱知行接受开放社会研究所资助和停止合作的说明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月14日 来稿)
    关于北京爱知行研究所接受开放社会研究所资助和停止合作的说明
    万延海(2014年4月4日初稿,台湾;2014年12月31日修改后发布,美国)
     2014年3月底,爱知行迎来自己的20周年。我们的历史,在不了解这个过程的人们看来,是复杂的,但对我们自己来讲,脉络非常清楚。

    作为一个民办艾滋病防治团体,在过去20年中,我们经历了道德、意识形态之争。关于性、同性恋和安全套,我们不仅和国内的道德保守主义者斗争,也和组织良好的、境外教会团体斗争。这是我们创办北京爱知行动项目的背景。因为受到宣传部门和公安部门的禁止,我失去原来在卫生部门的工作,于是成立了北京爱知行动项目,后来注册为“北京爱知行健康教育研究所”。这是世界各国艾滋病防治团体经历过的经典之战,却有着中国式专制和意识形态的特征。
    在揭露血液污染导致艾滋病流行,帮助病患者获得赔偿、医疗和救助,我们和腐败分子、官僚主义者进行了长期的斗争!这场斗争从一开始就是残酷的。我个人多次失去自由,和我们一起工作的人们也是屡经坎坷,包括被监禁或软禁。我们依然是河南省人民政府的头号假想敌!
    本世纪之初,河南污血艾滋病危机引发全球关注。国际发展基金、公共卫生基金和慈善基金纷纷进入中国,但这些基金因为政治敏感性的考虑,大多远离我们。中国卫生部门控制的国际援助基金也很少给我们资源。同时,因为我们在揭露河南艾滋病血祸中的贡献,特别是2002年8-9月间我被北京市国家安全局拘留事件,我和我们的机构赢得国际声誉。我们得到了国际支持人权、民主和公民社会发展的基金援助。我们得到了迅速发展,在艾滋病防治及相关弱势群体人权保护,我们做了许多没有人做过的工作,但我们又陷入了中美政治和国家安全的纠葛,陷入难以进退的困境。
    坦率地说,我们和人权、民主基金会之间的关系是微妙的。我不是一个谋取私利的人。我热爱自己的国家。我们和基金会的关系,不只是我们获得了机构项目工作和发展的基金,我们也有诸多的思想共鸣。这种价值的共鸣,不仅限于我们的公共卫生及相关人权议题,也涉及广泛人权和民主议题。
    我是认真的。民主是好东西,但只有中国人民真正理解和参与的民主,才是真正的民主。我们和基金会的合作必须建立在彼此独立的基础上。
    尽管有价值上的共鸣,爱知行过去十年的工作主要还是在艾滋病防治和公共卫生及相关人权倡导上。我们也对民间社会的发展做出了自己贡献。
    价值观,曾经让我们合作,最后也让我们分开。爱知行还在中国继续运作,我个人还在中国之外活动。我在等待北京市公安部门许可我回国的消息。现在来谈我们过去和基金会的关系,是有政治和法律后果的,但我本着对历史和人民负责任的态度,尽量展现关键时刻的心路历程。
    本文主要介绍我和开放社会研究所认识过程、爱知行接受资助的情况、资金的主要用途、与基金会分裂的情况。
    一、结识开放社会研究所
    2002年12月9日,国际人权联盟(The International League for Human Rights)给我颁发人权卫士奖(http://www.ilhr.org/ilhr/defenders/index.html)。同时获奖的一共有5个人。颁奖典礼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举行,联合国秘书长安南亲致贺辞。
    
    在纽约期间,联盟执行长安排我和开放社会研究所总裁Aryeh Neier先生见面,也安排我和联合国秘书长亚太艾滋病特使纳菲斯•沙迪克女士见面。在和开放总裁的简短会谈中,他建议我,有什么项目意见,给他一份两页纸的说明。
    
    二、接受开放社会研究所资助
    2003年,刚刚在北京工商部门注册不久的北京爱知行健康教育研究所,尚不具备系统开展艾滋病防治服务项目或倡导项目的能力和内部管理机制。经过我们和基金会项目官员协商,基金会同意给我们一个5万美元的资助,支持我们做我们愿意去做的工作。
    随后,给爱知行的资助逐年上升,因为爱知行组织了多项系统的项目活动、建立项目管理和财务管理团队、和艾滋病等领域新兴草根组织建立广泛合作联系、推动草根网络和倡导团体发展、代理未注册草根组织的资金、以及美元汇率变化等。
    合作非常愉快,差不多当作自己的家人来看待。我以后差不多每年会去一次纽约,访问开放,与总裁或项目人员交流。开放总裁或项目人员也每年来中国访问。后来,开放总裁也多次表示,以后每年给我们这么多资金(当时大约在35万美元),由我们自己来决定如何使用。给爱知行的资金来自基金会的总裁基金和国际减低伤害项目等。爱知行是1989年后开放在华资助的第一家单位,也曾经是其在华直接资助最大的单位。2008年,开放设立中国项目。
    下面是爱知行2003年-2009年逐年获得开放社会研究所(和纽约总部签约,其瑞士分部拨款)资金的情况:
    2003年:50000美元
    2004年:135000美元
    2005年:180000美元+2个小额(待查,全年总计人民币1,606,769.33元)
    2006年:2214000美元
    2007年:330000美元
    2008年:350000美元
    2008年:26973美元(代理接收开放社会研究所国际减低伤害项目资金)
    2009年:350000美元
    2009-2010年:52447美元(代理接收开放社会研究所国际减低伤害项目资金)
    
    三、爱知行的资金来源
    2003年-2013年期间,北京爱知行研究所获得过下列基金组织、大学和政府的支持,其中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开放社会研究所、法国艾滋病行动基金会、法国艾滋病团结基金会曾经是提供年度支持,需要每年申请,其它资金多为一次性申请获得,可能是几个月,也可能是几年的项目:
    1、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2013年4月30日后停止项目资助关系)
    2、 国际开放社会研究所(2009年12月31日后停止项目资助关系)
    3、 李维斯基金会(2005-2008年)
    4、 哈佛大学
    5、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
    6、 美国Astraea女同性恋基金会
    7、 荷兰Mamacash基金会
    8、 全球妇女基金会
    9、 加拿大艾滋病法律网络
    10、 澳大利亚艾滋病组织联盟
    11、 德国米索尔基金会
    12、 法国艾滋病行动基金会(2004-2013年)
    13、 法国艾滋病团结(2005-2010年
    14、 法兰西基金会
    15、 英国使馆
    16、 联合国人口基金会
    17、 世界卫生组织
    18、 全球基金中国艾滋病项目第四轮项目和第六轮项目
    19、 欧洲联盟
    20、 爱尔兰前线
    21、 大赦国际
    22、 中国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
    23、 英国救助儿童会
    24、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
    25、 台湾民主基金会
    26、 美国商会
    27、 渣打银行
    28、 联合基金
    
    四、开放基金主要用途
    尽管爱知行曾经得到过20多家基金单位支持,但开放社会研究所和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对爱知行的资助却一直占我们获得赠款的80%-90%。两家基金资助是慷慨的,不仅提供项目活动支持,也提供人力资源和办公室管理的支持。我们每年申请一次。资金也给我们一定的灵活性,特别是开放社会研究所完全让我们自己决定资金用途,而申请书只是两页纸,说明资金的用途就可以了。
    坦率地说,如果基金单位不允许我们灵活运用资金,我们每年获得数百万人民币的资金,就会成为资金的奴隶,而无法有创造的活力,也无法面对新出现的问题。我们是工商注册的单位,用国际基金的钱,既需要用英语对外交流,也需要有中文和我们服务的社群交流,既需要满足工商管理部门的规定,又需要满足公益非盈利单位的行业规范。我们的工作和资金信息是透明的!我们邀请合作伙伴组织一起来决定资金用途和项目工作计划。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资金来自美国政府,管理比较严格,而开放是私人基金,来自索罗斯个人,相对灵活得多。2006年开始,我们和两家单位协商,申请民主基金会的钱支持人力资源和办公室运行,因为这些开支比较固定,也比较好做帐和审计;申请开放的钱支持在受到艾滋病打击的社群里开展艾滋病预防、关怀和权益倡导活动;尽管开支非常零散、琐碎,但开放只需要我们每年递交一个机构全年的总体报告就好。所以,我们曾经是,给各个基金会递交给各个基金的专门报告,给开放递交机构年度报告,而机构年度报告和审计报告,也会根据基金单位的要求,提供给基金单位。爱知行每年发布年度报告,2010年之前也发布财务说明。
    
    五、开放社会研究所停止资助的过程
    2009年,中国全球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基金项目国家协调委员会改选草根组织和感染者个人代表各1名。全球基金要求,各国申请全球基金项目,必须有一个包含公民社会参与的国家机制来协调,领导国家项目申请和对获得的资金实施监管。全球基金曾经要求,公民社会代表在国家协调机制中不得低于40%的比例,并且公民社会各个部门的代表必须由他们自己、根据他们自己制定的规则、透明和有记录的方式选举或推选产生。
    在民间代表选举议题上,我对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监督下的选举委员会暗箱操作和其它不轨行为提出批评,动员草根组织对选举的不公正予以抵制。比如,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工作人员在选举报名最后阶段,通知东珍纳兰(一个为日本侵华战争出力而被民国政府处决的川岛芳子正名的满族人权文化团体)负责人李丹报名参选,而尽管李丹报名过了截止日期,但选举委员会依然接受其报名的有效性。
    2009年初,爱知行也因为北京地区全球基金第六轮项目审批情况,对项目办公室的审批意见和项目办公室的工作提出批评。为此,中国艾滋病感染者联盟负责人孟林编造谎言,对我进行攻击。在随后的争执中,孟林对我个人进行了人身威胁。2009年7月5日乌鲁木齐事件后不久,在艾滋病组织一次公开的酒会上,孟林公开要一名来自新疆的代表帮他购买两把枪。我得到消息,既在北京市公安部门报警处理此事。我也对孟林对我的诽谤,告到北京市西城区法院。
    我对选举公正性的批评,全部通过我的文字,完全公开,完全依据选举规则,没有任何辱骂或威胁他人的言论。我对自己受到的诽谤和人身威胁,也是通过法庭或到警方报警来处理,而不是以暴治暴。
    但是,遗憾地是,开放社会研究所中国项目负责人Thomas Kellogg来到中国,在与我会面的2个小时中,却要求我停止对选举的批评,要求我接受选举的结果。我拒绝了。
    他也要求我放弃对孟林的诉讼,我也拒绝了。道理很简单,我是用诉讼来解决个人之间的纠纷,而不是诉诸暴力。我有权利决定如何处理个人遇到的诽谤和威胁。
    该项目负责人表示,不希望因为爱知行的原因而使得开放社会研究所被外界提及,认为他们是我们最大的资助者,我应该听取他们的意见。我对来访的项目官员表示,我们感谢基金会对我们工作的支持,但钱是你们的,你们决定给谁钱,但这是一个在中国成立,为中国人民提供服务的独立民间组织,基金会不能来指挥我们。
    不好的消息很快传来。该项目官员在电话里已经很气愤了。2009年9月1日,我得到开放社会研究所正式来信,2010年项目资助将把原先的35万美元一般支持改为针对专门项目的支持,资金总额不超过15万美元,而且2011年开始就可能不再资助了,希望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做好准备。
    话说到这种地步,我也不想再申请了。我认为基金会不够义气。我的美国同事说,你不要意气用事,你应该去积极争取,去说服基金会改变意见。我有所心动,毕竟15万美元也是不小的数字。我意识到这些美国人和我做事风格的不同。
    我原来还在和开放内熟人在商议,讨论这一次的危机。但当我获悉一个奇怪的人物出现在开放团队的时候,我坚定了不再申请开放资金的意见。当天晚上,我分别致信开放总裁和美国民主基金会主管人员,表示2010年不再申请两个基金会的资金,但欢迎两家基金会在2010年前六个月期间来爱知行对资金和项目进行调查。我也表示,我将在2009年10月下旬访问美国,愿意当面交流。
    更多不好的消息传来。美国民主基金会项目官员也在到处找人询问爱知行和万延海的事情。小道消息说,有人试图在说服美国的基金会们,认为给爱知行的资助是一个错误。我变得非常的沮丧。作为中国最早公开接受两个政治敏感基金资助的机构负责人,我觉得我们被出卖了。
    后来,考虑到现实,我向民主基金会提出继续申请的意见,基金会也很积极,我们继续申请和接受美国民主基金会的资金。
    我如约和开放社会总裁在纽约见面。我本来想很好地解释一下我们那里的情况,但谈话很短。开放总裁表示,对我们的工作无意见,只是我们涉及太多的争议。他建议我,如果有意见,可以给他写个申述信,他们愿意听取我的意见。
    想想自己背后的持枪者,我去申述的意义在哪里呢?我找死吗?我非常难过地离开那个办公室,一个我曾经当成自己的家来捍卫的地方。
    回到中国后,我开始动员同事张罗在国内的筹款工作。我们准备利用爱知行16周年庆典活动来组织募款,也得到政府卫生官员和民政部门官员的支持,以及得到国内媒体人士的支持。我们的筹款活动据说是过于浪漫,北京市国家安全局和北京市公安局先后开始了调查工作,并最终叫停年会庆典活动。
    
    六、我和开放项目官员关于停止资助或申请的信件
    1、2009年1日,开放社会研究所中国项目主管Thomas Kellogg来信
    From: Thomas Kellogg
    Sent: Tuesday, September 01, 2009 9:35 PM
    To: Wan Yanhai
    Cc:
    Subject: RE: payment received
    Dear Wan Yanhai:
    I hope this note finds you well, and glad to hear that you have received the payment for the second half of 2009. Given that 2010 is fast approaching, I thought it would be good to write to you about our grantmaking planning for next year. After careful review and wide-ranging discussion within OSI, which included consultation with our Public Health Program, other regional programs, and the OSI president’s office, we have decided to make a number of changes to our grantmaking in China. As a result, if you are planning on applying for a renewal of your OSI grant, I am afraid we can only offer a much reduced amount, most likely in the range of USD$150,000. We would also like to move from a general support model to a more structured, project-based approach.
    In early 2010, we hope to hire a consultant to review the status of HIV/AIDS-related civil society work in China, and to advise OSI on a funding strategy for this issue. We will look to implement the plan developed on the basis of that consultancy in 2011. It is quite possible that, on the basis of that plan, OSI will look to move in new directions and discontinue its funding of Aizhixing in 2011. I hope that this advance notice of our planning and strategic reorientation is helpful to you, and that, should you choose to do so, this notice gives you enough time to seek additional funding from other sources.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about this decision, please do let me know: I am happy to answer any questions you may have. I wish you all the best in your ongoing work, and look forward to hearing more about Aizhixing’s accomplishments in 2009.
    
    All best
    
    Tom
    
    2、 万延海给开放总裁的信函
    From: Wan Yanhai
    Sent: Monday, September 21, 2009 6:15 PM
    To: Neier Aryeh
Cc: Thomas Kellogg,

    Subject: hello from Wan Yanhai
     Dear Aryeh,
     How are you? I haven't written to you for a while. Thanks so much for all your support to our work in the past years. Without your generous support and kindness, we can't achieve what we have achieved in the past 7 years.
     On September 1, I received an email from Thomas Kellogg which informed us the decision of OSI in grant-making in China. Below you see the email.
     After thinking and discussion with colleagues, I decided that Aizhixing Institute is not going to apply for grant from OSI for 2010. Community organizations which works closely with Aizhixing may apply for support from OSI, if they need fiscal sponsor, we are happy to help.
     Aizhixing will submit you a progress report in late October about what we have done in 2003-2009. We are ready to OSI review on both programs and finance between 2003-2009 in the first 6 months of 2010.
     I am going to Yale in late October when I will be in NYC on October 25-27. If you are available, I'd like to meet with you.
    
    regards,
    
     Wan Yanhai
    
    七、如何分析基金会的变化?
    爱知行曾经是开放的王牌!开放的总裁在世界各地提到中国万延海和爱知行的工作。开放社会研究所对爱知行的资助,使得爱知行有能力发展良好,在中国为广泛的社会弱势群体提供艾滋病防治和关怀服务,以及权益倡导。但是,我们不只是在接受资助。我们也帮助开放社会研究所拓展了在华的发展,比如,开放目前在华资助的一些健康团体、反歧视团体和性别团体,很多是爱知行过去推动或直接参与创办的。
    那么,开放社会研究所为什么在2009年9月改变对爱知行的资助意见?人们有不同的解释。
    我愿意和有兴趣研究这段历史的学者们一起来探讨发生在爱知行和基金会之间的这段关系,在不影响他人和爱知行工作的情况下,我也愿意承担这段历史可能的法律和政治责任。
    八、万延海个人接受开放帮助的情况
    我将在未来对我个人接受开放社会研究所帮助的情况予以专题说明。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134074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爱知行欢迎中央综治委恢复原名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新疆奖励通婚政策有违民族平等
·爱知行发布关于新疆且末县《奖励民汉通婚》评论 (图)
·爱知行谴责河南省公安部门招募线人
·谴责河南省公安部门招募公益组织人士担任线人对爱知行进行调查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致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函
·“涉毒艺人,各大演出公司永不录用!”违规/爱知行
·北京爱知行就维族人伊明被捕发表声明
·爱知行呼吁汝州市公安局即释放艾滋病患者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关注中国受爱滋病影响儿童年度报告
·“爱知行万延海”被冻结 感染者合唱团来京演出
·关于取消政法部门“特殊人群专项组”/爱知行
·民政部应公布受助艾滋病感染儿童预算及其分布信息/爱知行
·爱知行:禁止性病艾滋病患者入浴缺乏科学和法律依据
·中国艾滋病相关人权声明/北京爱知行研究所
·《中国艾滋病相关人权声明》/北京爱知行
·河南省民政厅应该公开受艾滋病影响儿童福利保障政策和预算信息/爱知行 (图)
·中国需要加强儿童权利保护及其立法工作/爱知行
·爱知行向温家宝总理道别!给李克强提希望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所长万延海就刘晓波获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的声明
·呼吁全球基金项目关注爱知行研究所,创建艾滋病工作支持性环境
· 万延海:关于《国家人权发展计划》,爱知行研究所的更多意见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