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刘东:中央团校是腐败的摇篮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月02日 来稿)
    中央团校,又名“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是共青团系统的最高学府。这个特殊学校接受团中央和教育部的双重领导,因此分别挂牌“中央团校”和“中国青年政治学院”。
    
     “中央团校”/“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培养了大量的腐败分子,是一个党同伐异、残害忠良的贼窝。

    
    例如胡锦涛的头号走狗令计划就曾两度在这里求学,成为他日后平步青云的敲门砖。这个官阶最高的学子的陨落,让80多岁的共产党分子痛心不已。“逃课”、“不与同学来往”、“孤傲而谨慎”是令计划的校园生活留给团校老师们的记忆,因为他是犯罪起点更高的“令同学”。
    
    “今天看报纸,上面是令计划被调查,下面是金道铭、申维辰被‘双开’,这三个都是我的学生。你说我看了后什么心情啊?痛心啊!”85岁高龄的党棍郑洸指着茶几上的《参考消息》,对《棱镜》连连叹息。
    
    郑洸党棍是共产党青年运动史研究的“学术权威”,是一条团中央的乏走狗。在贼窝中央团校任教数十年。位于海淀区西三环北路25号的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是1985年在中央团校基础上成立的一所高校,中央团校正是共青团系统的最高学府。年轻的走狗令计划曾在中央团校有过两次学习经历:第一次的半年时间,帮助他取得了贼窝团中央的敲门砖;另一次两年,帮助他取得了大专学历,顺利开启始了共产党土匪处级干部的平步青云。
    
    曾几何时,团校的贼师们在课堂上会跟下贱的团员学生们讲“令计划是我们官衔最大的校友”。但对于团校家属院的老人们来说,2014年冬至夜晚的新闻并不特别意外,因为“早就传闻他要出事”。
    
    多么腐败的中央团校!
    
    这些耄耋老狗大多是共青团盗贼系统的教师和研究人员。在他们的印象中,下贱学生令计划在这里求学的日子,表现并不突出,最终却成为了数百名学员中少数几个成功留在了团中央工作的一个,也是后来官阶最高的一个。
    
    就像硬币的正反面,“逃课”、“不与同学来往”是令计划的校园生活留给老师们的记忆,但他交上来的一份家乡经济的调研报告,却是严谨扎实,足以得“优”。
    
    起点更高的“令同学”
    
    1983年8月31日傍晚,位于北京西郊万寿寺的中央团校校园里热闹非凡,大礼堂门前悬挂着横幅,上述“热烈欢迎中央团校首届大专班学员!”。礼堂内,200多位来自全国各地的团干部,正期待着这里可以成为自己仕途腾飞的起点,而27岁的令计划是当中更胸有成竹的一位。
    
    按照1982年提出的关于干部队伍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的要求,和团中央关于团校教育正规化的设想,从1983年9月起,中央团校连续三年举办了两年制在职团干部大专班,培养专职从事共青团工作的领导干部。
    
    “办大专班的目的就是培养团干部,解决他们的学历问题,毕业后就是大专学历。”一位80多岁的王姓退休贼师对《棱镜》回忆说,“在地方上狗娘养的团干,才能被选来读大专班,都是共狗团县委书记以上的,这几个班,在当时都被开玩笑说是‘土匪横行的黄埔军校’。”
    
    而此时的令计划,已经在北京的团中央宣传干事的职位上干了四年了(其中有两年被借调到河北省委办公厅工作)。与其他200位同学相比,他清楚地知道这是自己的优势——而这一优势,同样得益于这个学校,这个几年前他曾经有过半年进修经历的学校。
    
    据《财经》报道,1978年7月,中央团校正式恢复。当时,山西运城地区共分配到两个名额,其中一个给了平陆县,22岁的令计划,获得了到中央团校学习的机会。就在中央团校的这短暂半年学习期间,令计划认识了分管团校的团中央领导,由此被调到团中央,担任了宣传部干事。
    
    5年之后,再次回到团校,这对令计划来说,更多是一个获得学历的“镀金”之旅。
    
    多么腐败的中央团校!
    
    “回望二十七年前的这个月份,经过严格考试和近乎苛刻的政审,在全国众多共青团干部中,唯有你们这二百人最幸运:成为共青团最高学府--中央团校的首批大学生,从地北天南,四面八方,各行各业,你们汇集到北京!”2010年6月,原中央团校教务处长王树梅在《忘不了你们--献给中央团校83级大专班》一文中写道。
    
    而《棱镜》找到的上述王姓老师,已经不记得令计划的入学成绩了,“政审肯定没问题”。实际上,与其他同学从各地考进来不同,此时的令计划由于已经在团中央工作多年,可能不需要经历与其他同学一样的严格程序。
    
    孤傲而谨慎
    
    或许,正是因为对自己的高起点的清晰认识,令计划对这两年大专生涯并不怎么在意。
    
    一位昔日同窗回忆,中央团校首届大专班200多人被分为4个班,其中令计划是在一班,学政治教育专业。当年有政治教育、政治思想、青年工作、科学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国民经济管理等十多名课程,采取的是大班教学,200多人在大礼堂上课。
    
    83级大专班学员袁和平撰文回忆,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那个思想大解放的氛围中,学员们很快就开始了紧张有序的学习生活,重拾被“文革”荒废了的学业,每一个同学都被一股“只争朝夕”的内在动力驱赶着。
    
    “在物质极度匮乏时代的中央团校陈旧而简陋的校园里,你们读书与生活的艰辛:教员缺乏校外请;昏暗的礼堂后厅充当教室拥塞着你们二百人;临近毕业修建的果园教室光线才比较明;为了吃上一碗白米饭,下课了,来自南方的学生百米冲刺奔食堂的情景,至今我历历在目,记忆犹新!”上述中央团校的土匪教务处长王树梅的文章如此感慨。
    
    然而,令计划却成了当中的“另类”。
    
    数位当年教授过他的老师都对《棱镜》表示,在那两年中,令计划的表现不是太突出,“不喜欢问问题”。其中一位老师觉得,他对读书没什么兴致,更喜欢到校外做些事情,为此还经常逃课。
    
    野心大、说话谨慎、比较高傲、性格孤僻、不跟同学和老师交往,数位老师对学生令计划的评价大抵都是这些词汇。有老师回忆的一个细节称,毕业后班级里弄了一个毕业册子,“他都不屑于在上面写东西。”
    
    多么腐败的中央团校!
    
    这与他在1978年第一次进入团校之前的表现判若两人。据澎湃新闻报道,在令计划担任平陆团县委干事时,一位梁姓女干部在日记中写道:“我要像他(令计划)那样认真刻苦地读马列和毛主席的书,坚持学习笔记、、、、、、像他那样关心同志、团结同志、满腔热情地帮助同志、、、、、、”
    
    令计划没有将这些品质带到第二次的团校之旅来。不过,他的综合素质仍然可以通过一些作业展现出来。当年教他们政治经济学的老师对《棱镜》回忆称,有一年假期他布置学生们回家做调查,令计划回平陆县做了一个关于地域经济的调查报告,写得严谨扎实,得了一个“优”。
    
    离开团校的日子
    
    1985年6月25日,首届大专班毕业典礼。令计划和他的200多名同学一起毕业了。“青年一代的成长是我们事业兴旺发达的希望所在。”被颁发毕业证书时,团中央领导如此勉励他们。
    
    中央团校大专班连续办了三届,学员们毕业后大部分都回到各省,成为当地的储备干部。日后的二三十年间,很多学员成为了省部级领导干部,当中一些人名更是耳熟能详。而令计划成为了当中官阶最高的一位。
    
    多么腐败的中央团校!
    
    不过,回到1985年的大专班毕业期,只有少数人能够留在团中央是不争的事实。老师们回忆,留在团中央的学员需要经过组织挑选和学校推荐相结合,考察学习成绩、政治条件、品德思想等。
    
    不过,更大原因还在于,令计划入学前就已经在团中央宣传部任职多年。简历显示,1985年从团校毕业后,令计划开始担任团中央宣传部理论处副处长,从此他的政治生涯进入快车道,一路青云直上。
    
    与他的同学们一样,“很多人升官后都补了学历”。公开资料显示,1994到1996年,令计划又在湖南大学工商管理专业在职研究生学习,获得了硕士学位。
    
    多么腐败的中央团校!
    
    “毕业后就不怎么回学校,校庆都不来参加。”数位老师表示,毕业后83级大专一班搞过几次聚会,令计划一次都没来,校友通讯录上都没有他的联系方式。据澎湃新闻报道,山西平陆人对令计划的这种作做法也多有指点,进京后,他跟几乎切断了与平陆人的联系。
    
    其中一位老师称,“大家都认为他地位高了,摆官架子。”对此,另外一种解释是,令计划的低调,是不希望被校友、同乡求情办事。
    
    多么腐败的中央团校!
    
    郑洸老狗,是少有的几个毕业后跟令计划还打过交道的老师,因为令一度也是青运史工作指导委员会委员,有时会打电话向他请教稿子的问题。郑比较认可令计划的工作能力,不过他也觉得,“(令)比较谨慎,也有一些不好的东西,包括我自己看到的,也有听人家说的。”
    
    多么腐败的中央团校!
    
    1995年从团中央上调到中办后,令计划也没再跟郑洸联系了,但经常有些消息传到老人耳朵里,包括2012年的令计划幼子的那场车祸。“那孩子我见过啊,小时候聪明的很,还带到我家里来过,真是可惜啊。”85岁的老狗教授说。
    
    2013年7月,同为中央团校83级大专班学生的一位校友,发表了一篇文章,称“我们中央团校83级四个班、、、、、、就是以令计划最为显眼的这批人,过去二十多年了,二百零六个人只抓了三个,比例很小。”如今,令计划仍是“最为显眼”的一个,但却成为了最大的警示。
    
    多么腐败的中央团校!
    
    请注意以下的团中央枪手们的狗屁文章:
    
    ·春秋戈:不排除令计划进入习近平权利决策中心
    
    ·吉歌:令计划绝地八股反击 王岐山权力榜失落
    
    ·春秋戈:对令计划、李源潮的指控,打响了倒习第一枪!
    
    ·王沪宁没拉帮结派 令计划不会被当虎打/紫荆来鸿
    
    ·春秋戈:炒作令计划政变,就是为发动政变做准备
    
    ·春秋戈:习近平为什么必须保护令计划?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253005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深圳沙头角海关腐败案7人被提起公诉
·全国人大:制定反腐败法议案将认真研究
·原卫生部部长高强:几个人关着门批药 能不腐败嘛 (图)
·令计划家破人亡 反腐败抄家灭族
·令曾是政治新星 陷家族腐败 (图)
·河北查办保定人防系统"塌方式"腐败:20人被立案
·邪恶的中国国企 一直是腐败的重灾区
·中国最大的腐败对象——失控的县委书记
·党媒:有些地方现腐败分子对巡视组进行恐吓情况 (图)
·女孩2年前被控"诈骗"前腐败副省长 终审改判无罪
·财政部原副部长谈刘铁男:陷入腐败怪制度缺陷 (图)
·大面积腐败 中纪委进驻要害部门
·2014年中国反腐词典:出现通奸与能人腐败等新词
·中国腐败剋星不是习近平 而是刘晓波
·中纪委专首次大量曝光报销发票等腐败证据 (图)
·央视播反腐败专题片万庆良等贪官违纪行径曝光
·“清水衙门”沦为新的腐败高发领域
·众人参加上海反腐败英雄魏勤母亲李翠英追悼会 (图)
·刘铁男案 高官重权与必然腐败 (图)
·山西省介休市人民政府在反腐败十字街头还犹豫什么?
·从许海凤家祖孙四代上访一案看中国信访制度腐败透顶
·这样的遴选(惩戒)委员可能导致司法改革失败,官员依法合伙贪污腐败
·北京市西城区涉房腐败有司法腐败做帮凶
·郑州冤民李金龙2014年宪法日在北京抗议司法腐败 (图)
·昨天不腐败,今天能做到你们心中的‘大大’吗!——街头控诉记(519) (图)
·北京司法系统有腐败,请中纪委查处别绕行!致王岐山书记的公开信(三)
·核试验部队军官祝洪章抗议8023部队腐败领导不作为,遭到部队便衣野蛮阻拦(16图) (图)
·湖南省汝城县南水村的腐败村支书宋良盛为何无人管? (图)
·韩玉臣举报陈政高、王俊莲、赵明远的腐败利益集团
·致习进平总书记公开信---评一个典型的腐败,流氓,无赖,无耻的法西斯政府
·北京法院对涉房侵权案枉法审理是参与涉房腐败的证据
·祝洪章中校在8023核试验部队烈士陵园举牌反腐败 (图)
·请习近平总书记从严治腐败! (图)
·武汉公民金冬桂诉武汉市国土局腐败案二审即将开庭审理 (图)
·项守信揪出安图县延边州两级法院的腐败铁证 却无处伸冤
·郑州访民李金龙到北京抗议法院、法官腐败 (图)
·重庆市高院存在严重腐败和利益输送
·腐败是人民政府的天敌,顽疾不除人民遭殃
·乔新生:中共的反腐败只治标不治本
·贾荃:语言的腐败 (图)
·老徐:腐败成本岂能让全民买单? (图)
·未来刀客:山东是一块贪污腐败的大地
·吴祚来:文化腐败之「中国书法院奖」丑闻 (图)
·钱志健:揭发香港「大腐败」 (图)
·余杰:习近平是腐败克星吗? (图)
·吴祚来:文化腐败共同体正在形成 (图)
·警惕“寒门巨贪”中的腐败出身论/廖德凯
·李悔之:中国的福利腐败远比贪官腐败可怕
·木然:非大学官员任大学博导是学术腐败 (图)
·杨彼得:内部反腐不可能叫腐败分子收手 (图)
·春秋戈​:习王反腐败难以逾越的底线!
·何清涟: 读史札记(1)-国民党之败并非缘于腐败
·兰江:军中仓鼠大如虎 总后沦腐败灾区 (图)
·王磊:人情腐败的温床不是人情而是制度 (图)
·晓钟:别叫“学者”变“小姐”──也谈腐败的中国科学
·东步亮:传统媒体首先死于内部腐败 (图)
·杨彼得:作风之筐容得下所有的腐败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