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重庆4.3亿征地款村民到手9千万 3.36亿去向成谜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2月25日 转载)
    
    重庆4.3亿征地款村民到手9千万 3.36亿去向成谜


    唐贵书和原联芳村居民在安置房顶看法院的判决书。 澎湃新闻记者 程艺辉 图
    重庆4.3亿征地款村民到手9千万 3.36亿去向成谜


    大量土地被征用后正在建设的联芳村。 澎湃新闻记者 程艺辉 图
    重庆4.3亿征地款村民到手9千万 3.36亿去向成谜


    联芳村村民代表拦下沙坪坝区征地办纪检组组长唐荣川,质问3.36亿元征地补偿金去向。 澎湃新闻记者 程艺辉 图
    重庆4.3亿征地款村民到手9千万 3.36亿去向成谜


    由于没有经济来源,原沙坪坝区联芳村的一些居民生活凄苦。57岁的李泽秀躺在床上,她生病了没有钱去医院看病,有时候好心的邻居会来关照她。 澎湃新闻记者 程艺辉 图
    重庆4.3亿征地款村民到手9千万 3.36亿去向成谜


    刘成碧和同伴在安置房楼顶,外面是已经建设好的高楼大厦,他说外面的人都以为他们住在高楼大厦里条件好生活好,其实他们不知道我们一分钱都没有 有多苦。 澎湃新闻记者 程艺辉 图
    
      为给全村村民讨得一本明白账,58岁的农民唐贵书,已经在要求政府信息公开的道路上,苦苦奔走了整整6年。
    
      唐贵书所在的重庆市沙坪坝区联芳村3595.1亩土地先后被政府征用。然而,于村民而言,政府发放的征地补偿款却是一本“糊涂账”。
    
      12月23日,澎湃新闻调查发现,沙坪坝区征地办需支付给联芳村各经济合作社集体资产、社员个人财产补偿等费用共计约4.3亿元,“已足额发放到位”;但村民获得的统计资料显示,征地办仅支付了9373.3万元,其余3.36亿元去向成谜。
    
      6年来,唐贵书等多位村民代表多次前往当地征地办要求查账,未果。他们说,征地办纪检组长唐荣川称“查账是个人隐私”,拒绝村民要求。
    
      就此,重庆沙坪坝区审计局副局长林国勇告诉澎湃新闻,就3.36亿元征地补偿金去向问题,该区相关部门已联手展开调查,誓把联芳村的土地问题彻查清楚。
    

  “消失”的联芳村
    
      唐贵书所在的联芳村(现已划入“联芳街道办”)在重庆颇为有名。由于地处重庆市沙坪坝区与高新区交接处,属黄金地段,交通便利,土地价值颇高。这个著名的城中村,在土地未征用前,有地3000余亩,村民2100多人。村民们或打工求职,或种菜为生。
    
      唐贵书称,那时候,她老公在一家工厂当保安,她自己也在一家工厂打工,加上还有几分地可以种菜,亦工亦农,生活虽然不算富裕,但一家三口的日子也算顺顺当当。
    

  这一切,随着后来土地被征用而彻底改变。
    
      多位村民向澎湃新闻证实,早在2001年,联芳村便开始实施征地拆迁。与此同时,村里安置房也开始筹建。村民们的老屋一间间被拆除,绿油油的菜地也逐渐变成了巨大的建筑工地,一栋栋高楼拔地而起,昔日的联芳村落在机器的轰鸣声中渐渐消失。
    
      2005年底,联芳村被正式撤销,与相邻其他几个村合并到了联芳街道办事处。村民们的农业户口也转为了城镇户口。想到赖以生存的土地没有了,考虑到未来生活,村民们将发放的安置费全部买了社保,想着待等到规定年龄后,每月可以领取500元左右的养老金。
    
      2008年10月,包括唐贵书在内的联芳村2100多名村民,全部搬进了安置房。按当时的政策,联芳村村民无条件拆除老房后,每人可获得20平方米的住宅安置房和5平方米门面房补偿,并获得2.1万元/人-2.7万元/人不等的一次性安置费。此外,住宅安置房超过规定面积的,超过部分按1200元/㎡购买。
    
      村民们统计,从2005年至2010年,短短5年时间,沙坪坝区政府陆续将全村三千多亩土地征用完毕。
    
      “土地几乎征完了,而村民们除了得到很少的一点安置费外,再未得到一分钱。”村民周详萍称,那么多的地没了,钱也没分到,大家开始对政府征地补偿款数额生疑。于是,要求沙坪坝区政府和原村委会公开该村的征地账目,给老百姓一个说法。
      村民起诉要求政府信息公开
    
      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唐贵书等10余名村民代表先后多次前往沙坪坝区和原村委会提出信息公开的要求,结果均未得到支持。
    
      其间,2010年,沙坪坝区政府曾组织人员对联芳村征地项目账目清查,但同样未予公开账目和清查结果。相关负责人告诉村民们:要想知道账目和结果,请走“司法程序”。
    
      为维护村民合法权益, 2012年3月27日,唐贵书、周详萍等5名村民代表一纸诉状将沙坪坝区政府推上法院被告席,要求其对历年来征用联芳村集体所有的土地、安置和补偿款的发放数额和使用,以及清查情况以书面形式向村民公开。
    
      “代表应诉的是沙坪坝区征地办。”唐贵书告诉澎湃新闻,庭审中,征地办找了几份文件,称村民们要求获取的政府信息内容,在补偿安置款发放之前就进行了公告。
    
      “这完全是在忽悠村民们。”唐贵书称,这些公告不足以证明进行了信息公开,且不符合信息公开的形式要求。
    
      审理此案的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政府信息是指行政机关在履行职责过程中制作或者获取的,以一定形式记录、保存的信息;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村民唐贵书等5人所提诉讼要求,属于政府信息公开的内容,沙坪坝区政府有义务依法主动公开其在征用联芳村集体土地过程中的相关信息,以便公众知晓。
    
      2012年8月23日,该院一审判决,责令沙坪坝区政府15个工作日内答复唐贵书等人的申请事项。沙坪坝区政府不服,上诉至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同年12月7日,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做出终审判决,驳回沙坪坝区政府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3.36亿元征地补偿金去向成谜
    
      法院判决生效。2013年1月4日,重庆市沙坪坝区政府在给唐贵书等村民就联芳村集体所有土地征用等事项答复中称:从2001年7月至2005年10月,区政府在联芳村共征地3595.1亩;截至2007年11月,区征地办共计支付6697.4320万元至联芳村委会和重庆显丰集团公司(该公司为联芳村集体企业),余款2691.3765万元暂未支付;但在2010年12月,沙坪坝区财政局预借2675.87649万元,给联芳村现今归属的联芳园区管委会,用于原联芳村村民集体资产量化分配。
    
      该预借款将待区征地办与联芳街道办、重庆显丰集团公司完成尾款支付相关手续后,从上述2691.3765万元余款中扣除。此外,沙坪坝区征地办需支付联芳村各经济合作社集体资产、社员个人财产补偿等费用共计约4.3亿元,已足额发放到位。
    
      该《答复》同时称,上述有关征地补偿安置的信息均保存于沙坪坝区征地办,若村民有何疑问,或需要查询具体资料,可直接与征地办公室联系。
    
      自沙坪坝区政府做出答复后,村民代表唐贵书等人多次前往沙坪坝区征地办找相关负责人要求公开资金去向,结果均未能如愿。
    
     村民们算了一笔账,如果将沙坪坝区财政局预借的2675.87649万元计算在内,区征地办共计支付9373.3万元,但仍有3.36亿元征地补偿金去向成谜。
    

  纪检组长称“查账是个人隐私”?
    
      唐贵书等多位村民告诉澎湃新闻,从去年1月以来,他们先后不下10次前往沙坪坝区征地办,纪检组长唐荣川接待了他们。
    
      “每一次去,唐荣川都找各种理由推诿。”唐贵书称,被问得不耐烦了,唐组长干脆来一句“查账是个人隐私”,此话至少说了不下5次;有一次,唐荣川这话激怒了村民,遭遇大家连声质问,并发生推攘。
    

  查账要求,始终未果。
    
      唐贵书称,今年4月,村民们的诉求终于盼来了期待已久的回应。在村民代表多次要求下,重庆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责令沙坪坝区政府调查此事,该区区长更是要求“一查到底”。
    
      针对这一说法,沙坪坝区政府如何回应?12月17日,村民代表唐贵书等人再次前往沙坪坝区信访办要求公布3.36亿元补偿资金去向。
    
      负责接待的沙坪坝区统计局副局长林国勇称,从今年5月开始,就3.36亿元征地补偿金去向问题,该区已组织了包括审计局、纪检在内的多个相关部门联手展开调查。
    
      “刚刚揭开冰山一角,我们一定要把联芳村的土地问题彻查清楚。”林国勇同时强调,目前,审计部门正在牵头查账,深入展开调查;由于征地时间长,账目繁琐,调查需要时间,但每月会与村民代表举行一次沟通,通报调查进展情况;一旦查实有违规情形,将移送相关部门依法依纪严肃查办。
    
      “3.36亿元征地补偿金到底去了哪里?”随后,村民代表唐贵书等人再次前往沙坪坝区征地办向纪检组长唐荣川发问。唐回应,村民除查阅本人账目外,无权查阅其他人账目。
      这一次,唐贵书等村民代表们多次质问唐荣川“你上一次不是说查账是个人隐私吗?”对此,唐荣川进行了回避,始终未予正面回答。
    

  期待征地补偿金去向真相
    
      如今的联芳社区,已经完全看不见昔日村落的样子。面对高楼林立,厂房遍地的联芳社区,年近花甲的唐贵书有些迷茫,她甚至已经找不到曾经那么熟悉的自家菜地所在地。
      在外村人眼里,联芳村地处黄金地段,征地后一定补偿了很多钱,是一个富裕村。而实际上,联芳人苦乐自知。
    
      从农村人变成“城镇居民”已经快十年了,大多数的村民依然不觉得自己是“城里人”。不用种地,住楼房,有社保的生活,想起来很美,当最初拆迁的喜悦被如今残酷的现实击碎之后,靠每月领取500元社保生活得捉襟见肘的联芳人,开始怀念不用到菜市场花钱买菜的种地的日子。
    
      “别说生病进医院了,许多村民连吃饭都困难。”采访中,唐贵书长叹一口气。
    
      “房子没钱装修,住了好几年了,还是搬进来时的模样。”61岁的刘成碧告诉澎湃新闻,自己和丈夫体弱多病,每月除领取几百元社保金外,还得靠捡破烂维持开销。
    
      57岁的村民李泽秀,身患多种疾病,由于没钱,本该前往医院治病的她,生病后却一直躺在自家卧室里,身体看上去极度虚弱,意识模糊得已认不出前往看望的邻居们。
    
      多位村民称,如今,村子里有钱的人都搬走了,年轻人外出打工了,剩下来的老人们,在钢筋水泥的安置房里,过着清苦的日子。
    
      在村民们的努力下,政府开始调查征地补偿金去向的消息仿佛给大家带来了一丝慰藉,沙坪坝区征地办曾经有人因征地问题被抓的传闻也给他们带来了一点希望。
    
      唐贵书等人说,尽管生活艰难,等待漫长,但毕竟“还有真相可以期待”。
    
    来源:澎湃 (博讯 boxun.com)
291185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东莞一村3000万征地款去向成谜 村官办公室超标 (图)
·广东7村官挪用1600万征地款获刑 花300万请律师 (图)
·川震灾民省府请愿被警殴伤 闽农追讨万亩征地款遭围殴 (图)
·四川成都数百村民围堵政府 抗议征地款被吞 (图)
·云南文山政府拖欠征地款 村民游行讨要遭殴打 (图)
·佛山千余村民连日游行示威 抗议村干部贪污征地款 (图)
·福建泉州数千渔民示威抗议政府侵吞征地款
·贫困村用征地款请党员旅游 称请示过上级领导
·贫困村用征地款请党员旅游,称请示过上级
·佛山600亩农地1夜被卖 征地款强行打进村民账户
·河北遵化千人堵路十小时 抗议官员贪污征地款 (图)
·江苏失地农民围政府抗议截留巨额征地款 广东数千村民游行反村官侵占土地 (图)
·福州镇村干部大肆挥霍征地款顶中央精神大吃喝
·福州:镇村干部挥霍征地款顶风大吃喝
·抗议官员贪污巨额征地款 江门数百村民与警流血冲突
·内蒙古牧民齐集旗政府抗议 巨额征地款被官长期截留
·首钢迁移征地款被地方昏官乱放
·为征地款引发冲突 妇女镇政府里遭打昏迷不醒
博客最新文章:
  • 吴倩你们的耶稣:我被视为是个邪恶的人和假先知,所以他们鞭打
  • 陈泱潮2.《特權論》是【共產世界第三國際黨國體制民主革命的開山
  • 谢选骏座谈会就是坐探会
  • 曾节明国民党引进了共产党专政的话语体系,国共两党将同归于尽
  • 吴倩你们的耶稣:我被视为是个邪恶的人和假先知,所以他们鞭打
  • 谢选骏清宫戏扼杀鲜活的生命
  • 李芳敏14400013就應謹守舌頭,不出惡言,嘴唇不說欺詐的話;
  • 陈泱潮1.《特權論》早在民主墻出現之前5年形成文字三度上書毛澤
  • 谢选骏康德不懂哲学
  • 陈泱潮《特權論》不容抹殺/目錄
  • 孟泳新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十四)
  • 陈泱潮中國最適合君主立憲制
  • 徐永海山东访民赵作媛姊妹被抓我们来为她祈祷
  • 胡志伟軍閥、漢奸翻案是由於「史盲」太多
  • 牧草地謝松齡:永遠活在上帝的面前
  • 非智来自中国来的柏斯女人(连载)
  • 谢选骏法国一再战败只有打猎出气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