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太惨了 安徽一家6口全部铊中毒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2月22日 转载)
    
    太惨了 安徽一家6口全部铊中毒
    
    朱全林躺在北京的解放军307医院6层中毒科18床上打着点滴,他的侄子张军义也在临床治疗。而在隔壁的病房里,还躺着他的爱人张秀荣,他的侄女张巧云,以及他3岁的外孙麻坤。307医院鉴定,这一家人为铊中毒。
    
    朱全林是安徽临泉县关庙镇人,平日里与老伴张秀荣一起在家带3岁的外孙。11月23日,侄子张军义去安徽看望他们。次日,一家人吃了厨房的剩菜后相继出现不适,直到12月4日才查出是铊中毒。
    
    根据此次中毒的症状,一家人发现,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中毒了。早在7月底,一家四口也曾出现过相同的症状。朱全林担心是遭人投毒,但他称自己平时与人和善,仅在2013年与邻居因宅基地问题发生过纠纷。
    
    此前,曾有媒体报道称,警方已介入调查。21日中午,澎湃新闻分别致电临泉县公安局和关庙镇派出所,想进一步了解案情,但双方均以领导周末不在为由婉拒了采访。
    
    若朱全林一家确系遭投毒,将是安徽3年内发生的第二起铊投毒案。今年9月2日,安庆市中院对安徽首例、全国第三例铊投毒案作出一审判决,安庆女子陈某因对丈夫前妻潘某离婚后仍与丈夫交往怀恨在心,2012年时通过网络购买铊化合物,放入饮料中加害潘某造成其身体重伤,被判无期徒刑。12月11日,该案刚刚结束了二审。
    

一家六口齐中毒
    
    12月21日,张军义告诉澎湃新闻,一家人其实中毒已久,早在11月24日他们就已经感受到了异样。
    
    11月23日,张军义从山东出发,前往安徽临泉县关庙镇看望姑父一家。平日里,朱全林和张秀容老两口带着四女儿的孩子麻坤过日子。那天晚上,他们从自家地里摘了冬瓜、萝卜和油麦菜炒了几个菜,四个人吃得其乐融融。晚饭过后,他们把吃剩的菜放在了厨房。
    
    次日一早,张巧云和丈夫袁继长前往朱家吃早饭,他们又把剩菜拿出来热着吃。然而,到了中午时分,张军义等人就开始感到不适,“嗓子下面堵得慌,肚子也很疼”。张军义说,这些剩菜一直是放在隔壁厨房的,家人从未动过。
    
    吃过早饭,一家人相继出现了腹痛、腹胀等症状。袁继长早餐吃得较少,并未感受到太多不适。
    
    起初,他们以为是剩菜变质导致的食物中毒,也没有在意。张军义觉得自己身体好,以为过几天就没事了。11月27日,他返回了山东。
    
    然而,11月29日开始,症状开始变得强烈。张军义开始大把大把地掉头发,还浑身疼痛。随后,他在济南辗转了两家医院,抽血化验,还打了不少药水,但症状丝毫未得到缓解。
    
    与此同时,3岁的麻坤也不断地掉发,被家人送往阜阳当地的医院治疗。朱全林与张秀荣也遭遇了相似的症状,他们分别前往安徽当地的医院和上海的医院治疗,但都查不出病因。
    
    在医生的建议下,12月4日,张军义前往北京解放军307医院治疗,经检查后才确认是铊中毒。随后,他立即让家人也转院。
    
    至此,一家5口在中毒十余天后分四波抵达了北京解放军307医院,最终全部确认铊中毒。袁继长则因为症状轻微,并未住院。
    

  看望中毒亲属,自己也中毒
    
    根据此次中毒的症状,一家人发现,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中毒了。早在7月底,一家四口也曾出现过相同的症状。
    
    朱全林介绍,那一次中毒的是他和他爱人,以及他的二女儿和三女儿。当时,他们一家也出现了腹痛、掉发等症状。当时他们以为是冰箱里的菜不干净导致的食物中毒,并没有在意。
    
    307医院中毒救治科主任邱泽武介绍,他们的第一次服毒症状不明显,主要是第一次服毒的量少。两个年轻人没受多大影响自身就恢复了。朱全林和张秀荣这次是第二次中毒,比较严重。
    
    也正是因为姑姑和姑父中毒,张军义才从山东前往安徽看望。但谁也想不到,中毒事件再次发生。
    
    太惨了 安徽一家6口全部铊中毒


    3岁的小麻坤头发稀松。  澎湃新闻记者 付丹迪 图
    
    而这一次,3岁的小麻坤未能幸免。他的眼睛上长满了红斑,头发也很稀松。家人一摸,他的头发就掉了一大把。正在输液的张秀荣不断哭泣,“不是因为我掉了头发,也不是因为我服毒差点死掉,而是想到我三岁的外孙今天要抽四管血,造孽呀,小孩子哪里错了?”
    
    朱全林回想了一遍,称自己仅仅在2013年与邻居因宅基地问题发生过纠纷。邻居多占了他家3米宅基地,张秀荣为此跟邻居打了一架。当时也有报警,但最后不了了之。
    
    “除了那个邻居没有其他的什么纠纷了。”朱全林的大女儿朱秀梅说。
    

毒物排出需一个月
    
    朱全林的头发已经全部掉光了。由于长期输液,他的脚已经肿得变了形。“但还是不能下地走动,脚一碰就像针扎一样疼。”朱全林对澎湃新闻说。
    
    邱泽武则向澎湃新闻介绍,“除孩子外4个人当天送过来就确认是铊中毒。小孩前天送来的,目前也确认铊中毒。”
    
    他介绍,这一家人都出现了腿部麻木,以及四肢疼痛,这很明显是重金属中毒的症状。“考虑到国内的情况,我们开始就怀疑是铊中毒。因为铊中毒很常见,网络上就有很多贩卖铊的人。在管制措施不当的情况下,有些人可能会利用这种毒物对他人进行报复。”
    
    他接着说,这一家人症状表现为头发掉光,肝功能也受到了损害,属于重度中毒。
    
    张军义说,他的血清中原本的铊含量是700.0ng/ml,做完4次血浆置换后,他的体内还有300.0ng/ml。而朱全林体内原本有1981.0ng/ml,目前还剩700.0ng/ml。
    
    邱泽武估计,四个大人全部排出毒物需要大约一个月。小孩刚转过来还不确定,今天准备给他抽血化验。五个人应该能完全把毒物排干净。
    
    他说,铊中毒的后遗症比较严重,有失明的,也有变成植物人甚至死亡的。但只要在毒物排出的过程中身体没有遭到重大损害就不会出现后遗症。如果这一家人在几个月之内,将身体里的毒素排完,就不会造成很大的后遗症。但小孩才三岁,目前不好确定。
    
    “保守估计,他们的治疗费用大概40万,这对于农村家庭来说,是一笔相当高的费用。”邱泽武说。
    
    来源:澎湃新闻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91041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安徽1家6人铊中毒脱发浑身疼 警方已介入调查 (图)
·朱令铊中毒案律师启动对清华大学追责程序
·95年为朱令测铊中毒教授,为何震惊不已 (图)
·北京警方回应朱令铊中毒案:物证灭失无法侦破 (图)
·背景很深:铊中毒案嫌疑人与中共高层的渊源 (图)
·清华铊中毒女生朱令亲友们谈当年公安查案经过 (图)
·曝朱令铊中毒案真相:2次投毒前轻后重 (图)
·清华女生朱令铊中毒案未查到真凶即结案 (图)
·清华铊中毒女生辩护律师考虑申请案件信息公开
·清华女生铊中毒案19年未破 公安部称已结案 (图)
·清华女生朱令铊中毒案“嫌疑人”再澄清 (图)
·清华女生铊中毒“嫌疑人”孙维 称笑骂由人 (图)
·清华铊中毒女生:感冒住院10月花50多万 (图)
论坛最新文章:
  • 港警2000精锐为何铁通围攻理工大?
  • 蔡英文今登记选总统 指中港压力下求连任
  • 货柜39尸惨案 越南爹妈变卖家产也要运回孤魂还乡
  • 旅德中国作家周勍谈柏林墙倒塌30周年
  • 惊闻香港泛民大老支联会主席何俊仁遇袭受伤
  • 《新苏黎世报》:殴打或焚烧公民是不可接受的
  • 港高法以出国潜逃风险大为由拒黄之锋出国演讲与领奖
  • 中美贸易虽好消息不多 股市却信自嗨
  • 雅虎与“连我”合伙 欲摆脱中美IT霸位
  • 港理工大抵抗尾声? 拘捕及犯罪嫌疑登记1100学生
  • 香港理大“围城”第三日 仍有约百人据守抵抗
  • 中国人大批港高院: 或拉响港法姓党的警钟
  • 惊传又提六四黄雀行动 此次却是要台人救港生
  • 青年画家路航成长之路
  • 中国人大发言人严批港高院 禁蒙面法判裁前途不卜
  • 香港警察逮捕日本人 留学生纷纷回国
  • 约100“死硬派”坚持留守理大与警方抗争到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