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参战疯老兵刘武州在街上乞讨流浪
请看博讯热点:涉军维权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1月2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从本地一位老兵口中了解到,这位疯了的参战老兵叫刘武州,家住河南省三门峡市湖滨区高庙乡位家沟大队。1958年出生,78年入伍,是一名孤儿。原所在部队是13军39师117团高机连一排一班副班长,参战后担任炊事班副班长。1983年退伍后回到偏僻落后的小山村,住的是摇摇欲坠的窑洞。几年后,唯一抚养他长大的姐姐又去世了。由于战争留下的后遗症,亲人的离去,以及来自家庭的压力,刘武州开始精神失常。最终妻子和他离了婚,留下一个至今都很贫穷无力负担他的女儿。五年前,刘武州完全失去了生活能力,一直流落在三门峡市的大街小巷,天当铺地当床。过着饥寒交迫有上顿无下顿的日子,每月250元的补助都是他离婚的妻子领走,可是却没有任何人管他。
    
    2012年4月,我和部分原117团四川老兵应邀参加一位老兵女儿4月5日在河南三门峡举行的婚礼。由于路途遥远,我们提前一天4号到达。恰巧这天是清明节,以往的清明节我们都是在各大烈士陵园祭奠烈士或者是祭奠自己逝去的亲人。可是今年的清明节却让我们的老兵在异地它乡,看到了最不想看到的一幕。这一天,三门峡的天空晴空万里,微风拂面,给了我们一个愉快的心情。可是接下来我们看到的一幕,却让我们痛心、震撼、终身难忘!
    
    下午三点左右,我们从一清真饭馆出来路过一街口。看见一个完全精神失常,全身污垢,蓬头遮面,给人的感觉就是若干年没有洗澡,没有换衣服的神经病人,他坐在街边的花台边,一脸茫然无助的表情,在太阳的照射下,从他的身上散发出阵阵恶臭。本地一老兵告诉我这是他们的战友,说完就上了车。
    
    我一听,很震惊完全不相信,以为这老兵开玩笑的。我一个健步又跑到本地老兵面前追问他,他告诉我真是他们战友。也许是近年关注参战老兵境况的业余“职业”敏感性,也许是人性本能的善良,我马上返回疯老兵面前细细打量着他、、、、、、
    
    就在这时,陆陆续续吃完饭的老兵们都过来了,我告诉他们这是你们的战友,所有的老兵傻眼了,都不敢相信。
    
    更巧的是我们四川去的一个老兵竟然和他一个连队!
    
    真是老天有眼,33年没有见了,脑海里总有一些模糊的印象。四川老兵马上联系他们连队的战友,得到确有刘武州此人之后,大家的心里更是难过及了,有的战友马上就掉泪了。于是大家都慷慨解囊,纷纷捐钱,有的给他买吃的,有的给他点烟,有的和他交谈。
    
    由于时间非常短,来自全国各地的老兵都想去三门峡水库看看,可是游玩的心情早已经荡然无存,疯老兵流浪街头乞讨的情景深深刻在每个老兵的心里、、、、、、一路上,大家都沉默了,谈论最多的话题就是疯老兵刘武州。
    
    这天晚上8点左右,我们都为刘武州战友的事情吃不下饭,心里一直挂牵着他晚上在哪里睡觉?于是我和来自宁波师指挥连的蔡利峰老兵、116团的郑州老兵武良保、四川石绵117团高机连的刘兵、还有一本地老兵一道。我们再一次来到下午遇见刘武州的地方,只见他从对面的花台边已经来到一条人行道上睡起,旁边摆放着一幅很久没有洗过的碗筷,几件破烂不堪的衣服,好让人心酸哦。
    
    我们轻声呼唤他的名字,他抬起头看着我们,神智有点清醒,意识到下午的战友们来了。在夜幕的笼罩下,我们清楚地看见两行热泪从刘武州的脸上流下、、、、、、战友们哽咽着说不出话来,下午战友们捐给他的钱已所剩无几,(因为有人去问他,他就给钱给他,100块钱当一块钱用)大家明白刘武州已经完全不能自理生活了,捐再多的钱都没有用了,必须要给他找个“家”。
    
    5号上午,我们迫不及待地来到湖滨区民政局,可是优抚科长开会去了。下午三点左右,民政局的王元功科长主动给我们打电话来。很快,我们10多个老兵来到民政局,他们态度非常诚恳,说是不知道情况,并且很快和我们一起来到刘武州乞讨的地方、、、、、、
    
    看到刘武州躺在大街上睡觉、乞讨,民政局的领导也震撼了。马上通知了乡民政所长。从乡民政所长候群娥那里,我们明白了一些刘武州的个人情况。最后大家通过商量,先为他洗澡换衣服吃饭(这顿饭是刘武州若干年来,吃得最香最甜的一顿饭),最后送精神病院先治病,再不能让我们的英雄流落街头。
    
    我们期待着三门峡市湖滨区民政局的领导能言行一致,多辛苦一下!把刘武州迫在眉睫的事情落在实处,让全国战友们牵挂的老兵刘武州有一个遮风挡雨的“家”,别让我们的英雄没有死在战场上却冻死在和平环境的屋檐下,必须让参战老兵有尊严的活着
    
    我们相信并急切地盼望三门峡市民政局会给昔日的英雄一个圆满的安置、、、、、、
    
    当年英俊帅气的老班长刘武州,(中)认识他的战友都说他包的饺子最好吃
    
    这就是坐在花台边的参战老兵刘武州
    
    这就是刘武州所有的“家当”,也是他晚上睡觉的地方!
    
    战友们和他亲切交谈,让他回忆参战的情景
    
    老兵家属为她捐款
    
    往事历历在目,疯老兵竟然如此伤心落泪
    
    我们实在放不下疯老兵刘武州,晚上再次去看他。117团高机连战友刘兵亲切关怀他(他们同连)
    
    我始终不相信眼前这位全身污垢,蓬头遮面的人,竟然是曾经为国杀敌的英雄。我惊奇地看着他,和他交流沟通。
    
    刘武州每天晚上就睡在这样豪华的大酒店旁边。真是朱门酒肉臭,路有饿死骨。
    
    在夜幕的笼罩下,我们清楚地看见两行热泪从刘武州的脸上流下、、、、、、战友们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第二天 我们迫不及待地来到民政局,必须帮疯老兵刘武州找个“家"
    
    民政局师主任来到现场,很痛心
    
    高庙乡民政所所长都亲历现场,他们心里都很难过,因为高庙乡离三门峡市有30公里路程,所以并不知道刘武州的情况
    
    为国而战的参战老兵要饭.睡路边
    
    马上 给他洗澡 换衣服 商量后做出了决定
    
    我们分头行动,我和老兵姐姐去帮他挑选衣服,民政局的同志和老兵们帮他洗澡
    
    我发现刘武州的头上有很多刀伤,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洗完澡换上新衣服的刘武州老兵安静了很多,心情也感觉特别好!他像个听话的孩子,静静地和我交谈,嘴里不停地念着“战友”二字,不停地和我唱着“战友、战友亲如兄弟。”
    
     刘武州望着远方沉思:我未来的路在哪里?我的家在哪里?我亲爱的战友们你们在哪里?请你们不要抛弃我啊!、、、、、、刘武州老兵,我们要离开了,希望你保重,祝你好运哦!
    
    参战疯老兵刘武州在街上乞讨流浪


    正中者是年轻的刘武州
    
    参战疯老兵刘武州在街上乞讨流浪


    
    参战疯老兵刘武州在街上乞讨流浪


    
    参战疯老兵刘武州在街上乞讨流浪


    
    参战疯老兵刘武州在街上乞讨流浪


    
    参战疯老兵刘武州在街上乞讨流浪


    
    参战疯老兵刘武州在街上乞讨流浪


    
    参战疯老兵刘武州在街上乞讨流浪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244122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为刘兴耀募捐的参战老兵凌再富被成都成华区警察带走
·宜宾参战老兵声援战友刘兴耀给中共的一封信 (图)
·深圳参战老兵涌入法院自助餐厅吃光了饭菜 光头警察愁眉不展 (图)
·全国各地参战老兵维权图片(11图) (图)
·参战老兵抗议广西河池政府关闭老兵企业 (图)
·参战老兵抗议深圳罗湖公安殴打参战老兵 (图)
·汉奸卖国贼北京西城公安分局制造证据拘捕参战老兵刘兴耀 (图)
·广西2000参战老兵集会维权与千警对峙 (图)
·参战老兵在广西河池市政府上访维权,遭警察阻挠(8图) (图)
·刘兴耀被刑拘 参战老兵斥责西城公安狗胆包天 (图)
·娄底五县市七九参战老兵19日在娄底市政府维权和老兵总政信访(5图) (图)
·参战老兵:当年真胳膊腿被越军打断 现在假胳膊腿被警察打坏‍(6图) (图)
·参战老兵维权遭多地镇压 发扬作战精神抵抗腐败侵权 (图)
·广州退休参战老兵状告民政局 警察阻止不许老兵旁听 (图)
·参战老兵成不良人群 八一聚会吃饭警察录像站岗(7图) (图)
·纳雍县参战老兵为疾困参战老兵举行募捐活动 (图)
·全国越战参战老兵参加鲁甸地震灾区抗震救灾(10图) (图)
·深圳参战老兵举行活动庆祝大老虎现形 (图)
·八一前夕广州参战老兵数百人问责广州市民政局(14图) (图)
·参战老兵吃了几口深圳罗湖法院食堂的饭菜换来牢狱之灾 (图)
·乱2014:伤残、参战老兵给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呼吁书
·茶香阁:一个参战老兵的呼唤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