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西安13个村村民到陕西省政府索要拆迁住房补偿款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1月03日 转载)
    
    (维权网信息员于富民报道)2014年11月3日,西安市雁塔区丈八街道办十三个村选择货币补偿的村民代表五六十人,再次到陕西省政府上访,要求支付房屋拆迁货币补偿款。
    
    他们向本网介绍控诉:“西安市高新区管委会搞“开发”和“土地储备”,把我们这十三个村的3万多亩土地全部征用,对十三个村全部整体拆迁。12年了,我们选择货币安置的374户村民,有1500多口人,房屋拆了,住房货币安置款一分也没得到。”
    
    “我们数不清多少次到中共西安市委、市政府、陕西省委、省政府上访,到北京上访也有多次了,要求按西安市政府制定的标准,给我们支付房屋补偿款,不但房屋补偿款分文未得,还遭受推诿、欺骗、关押、判刑。雁塔区人民法院,以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判处到北京上访的丈八南村村民张少鄂有期徒刑四年,判处里花水村村民梁水霞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
    
    附 以前的有关文章
    
    1,西安高新区把三千四百多万补偿款弄到哪去了?
    
    我们是西安市雁塔区原十三个村的村民,这十三个村是丈八东村、丈八西村、丈八北村、丈八南村、闸口村、东滩村、西滩村、铺尚村、郁家庄村、袁旗寨村、里花水村、东付村、西付村。
    
    2002年,西安市高新区管委会搞“开发”和“土地储备”,把我们这十三个村的3万多亩土地全部征用,对十三个村全部整体拆迁。征用的3万多亩土地每亩5.3万元,政府一倒手,每亩就是315万,这些地有的已卖给学校、单位、企业等,有的开发建了商住楼,有的荒芜至今。
    对村民的拆迁安置,政府说是按拆除村民住房的实际面积补偿,村民可在货币安置和住房安置两种办法中选择一种。住房安置的办法是:政府给村民每户兑换155平方米的住房,村民原住房面积超过155平方米的部分,村民每平方米要缴450元;货币安置的办法是:政府给村民每户支付155平方米的购房款,具体数目当时没有定,住房面积超过155平方米的部分,政府按房屋质量的不同,支付给村民补偿款。这十三个村选择货币安置的共有374户。
    
    我们就是选择货币安置的374户村民,有1500多口人。政府给我们住房面积超过155平方米的部分,每平方米补偿130到230元不等。直到2005年,政府都没有给我们支付155平方米的购房款。我们多次向政府催问,政府的答复竟然是:对选择货币安置的村民,没有支付155平方米购房款这一条。这时我们才知受了骗,因为我们早已签了拆迁协议,地早已被征了,房屋早已被拆除,我们都在四处租房住,少数人因为钱不够,买了价位低、面积小的小产权房,没有正式的房产证。
    
    不给我们155平方米购房款是极不公正的,严重损害了我们的利益。我们从1995年开始上访,从高新区、雁塔区,到西安市、陕西省,到北京中共中央、国务院已有三次了。政府向上汇报是弄虚作假,对待我们是一推、二拖、三压。
    
    2009年有一次,里花水村村民李健、高芝娥等三位村民到北京上访,被北京警方关了9天,交给安元鼎人员押回西安。
    
    还有一次,有12个村民代表要到北京上访,在西安火车站被丈八派出所警察抓住,送到三爻村看守所关了7天,没有出具任何拘押手续。
    
    2009年7月,有二百多村民到北京上访,被安元鼎人员押送到西安阎良,又被丈八街道办和派出所人员转押到咸阳市乾县。上车后村民的手机被没收,不准下车解手,逼得女村民在车上尿。到乾县后给村民“办学习班”, 丈八街道办和派出所人员对上访村民逐个提审,要求交代谁组织的?经费从哪里来?等等,就是不问我们有什么意见和问题,还强迫村民写保证,以后不再上访。
    
    由于我们不停地上访,2008年,高新区、雁塔区政府召集我们七名村民代表在西安北郊的华浮宫举行对话会,作为政府方面代表的高新区主任胡巧芬在会上说,据查实,支付给我们货币安置户每户155平方米安置款,每平方米590元,但却说不出这155平方米安置款在给我们的按照补偿款中哪一项能体现出来,也拿不出我们领过这笔补偿款的证据来。2002年到2005年,西安市商品住房的价格是每平方米两三千元,就按胡巧芬说的590元算,每户155平方米,是91450元,374户是34102300元。这3400多万元哪里去了?
    
    直到今年6月17日下午,在丈八街道办事处召开的对话会上,西安高新区管委会主任刘国兴和拆迁办主任邵军峰仍答复我们说:两区联席会议决定,关于对我们每户155平方米住房补偿的事,没有证据,人、户分离,行政管理脱节,不予答复。这种含混不清、不顾基本事实、既不讲理又不讲法、连黑社会都不如的答复,再次激起我们的愤怒。6月20日上午,我们二百多村民再次到陕西省政府上访。
    
    造成我们人户分离、职业虚假、住址空挂的境况,与政府欺骗贪腐行为有直接关系。政府征了我们的地拆了我们的村子后,把村民都转为非农业户口,但给我们的住房补偿款一直没有到位,致使大部分村民无力购买政府批准建造的商住楼,长期四处租房居住,少数在几处购买房价低、面积小的小产权房。我们没有了土地,四处居住,在社会上打工维生,原来的行政村、街道办都不管我们,只有户口在派出所空挂着,社会养老、医疗等待遇我们根本享受不到,我们成了天不收地不管的社会弃儿。
    
    因此,我们上访的要求,一是兑现对我们155平方米的住房补偿款,二是落实我们分散后的行政归属,使我们享受到应得的社会保障和公民尊严。
    
    西安市雁塔区原十三个行政村374户村民
     2011年6月20日
    
    2,西安丈八沟村民上访再次被拘留
    
    2011年7月22日上午,我们200多村民再次到陕西省政府上访,不多时高新区和丈八沟街道办事处的官员以及很多警察也到了省政府,官员们说让我们回街道办处理,警察拉扯我们上车,说送我们回去。有6位村民被直接拉到丈八沟派出所拘留,罪名是“扰乱社会秩序”,其中有两人至今未放,已关押了一个月。他们是:
    
    丈八南村村民张少鄂,年近七旬,有糖尿病、心血管病等,至今被关押在安康医院(公安局给被关押人员看病的医院);
    里花水村村民梁水霞,被关押在西安市第二看守所,至今未放;
    
    铺尚村村民周来本,被拘留10天;
    铺尚村村民朱建民,被拘留5天;
    里花水村村民高芝娥,被拘留7天;
    余家庄村民倪顺利,被拘留3天。
    
    8月23号,二百多村民再次到西安市信访接待中心上访,要求释放被拘留的村民,支付拆除我们住房的补偿款,落实我们分散后的行政归属。
    
    西安市雁塔区丈八街道办事处原十三个行政村374户村民
     2011年8月23日
    西安13个村村民到陕西省政府索要拆迁住房补偿款


    来源:维权网 (博讯 boxun.com)
295235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北京丰台区两名村官借拆迁索贿获刑
·拆迁受害人杜俊超起诉石家庄市城乡规划局 (图)
·山东临沂私企业主姜明丽国道边扯横幅抗议暴力拆迁 (图)
·云南晋宁拆迁血案 官员受处罚 (图)
·海口拆迁户称安置房拖2年未交付 安置费拖欠数月
·为逼拆迁 湖北襄城区公安局刑拘访民宋新斌 (图)
·常州永兴庵深陷拆迁陷阱,张建平帮助宗教人士维权 (图)
·贵阳竹林村拆迁酿村民跳楼悲剧 (图)
·300拆迁户抗议遭特警驱散 数人受伤 (图)
·湖北黄冈市陈银花、马燕子等九名被拆迁户第一次到北京上访 (图)
·上海黄浦区拆迁维权老先生张奋奋坚决抵制强行拆迁(15图) (图)
·为拆迁多分房 儿子伪造寡母与死人结婚
·拆迁户抗拆3人被打伤 妻危殆 (图)
·房老虎“圈”房140套 社居委、拆迁办、民警联合骗房 (图)
·维权人士吴世明十一向习近平、王岐山、中央巡视组上万言书揭无锡拆迁惨剧
·武汉征地勾结黑社会打砸想“听证”拆迁市民家(视频)
·山东临沂政府野蛮拆迁出命案 家属停尸抗议1年多未果
·山东威海暴力拆迁受害人于在海控告当地公安渎职
·广州820套保障房和拆迁安置房空置超1年
·武汉江岸区后湖街被拆迁上访户再次被地方黑恶势力恐吓 (图)
·法西斯暴力拆迁在中国横行:济南张德芹、侯庆海一家被强拆(视频、组图) (图)
·法西斯暴力拆迁在中国横行(视频)
·北京被拆迁户致习主席的公开信
·北京朝阳区三间房乡拆迁村民给习主席的信
·江苏海安未成年孤儿徐海峰遭受拆迁之苦丧父 (图)
·临沂朱明霞投诉拆迁赔偿不公被送入黑精神病院受摧残 (图)
·郭玉军夫妇遭遇暴力拆迁,一家三口经年住院好凄惨
·中共党员遭政府暴力拆迁,维权不忘“政治” (图)
·江苏常州公民或因拆迁维权祸及孩子中考 (图)
·26日星期四集美法院审理公义义工杨仙花野蛮拆迁案
·北京被拆迁户李冬梅、姜流勇夫妻双双被暴力殴打住院 (图)
·关注北京被刑拘的拆迁户赵勇!律师会见笔录曝光 (图)
·辽宁省凤城市拆迁户几十人聚集在政府门前上访! (图)
·坚决抗议武汉洪山区政府暴力拆迁 (图)
·巴玉环血泪控诉红色政权下的黑恶拆迁【视频】
·中国拆迁与征地观察(第三十六期)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暴力拆迁,恐怖主义的孪生兄弟 (图)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拆迁官员的禽兽嘴脸 (图)
·中国规模最大的拆迁 在2千年前/李开周
·刘逸明:老人拆迁现场跌落致死,意外还是他杀?
·“市长都不愿拆迁”应是个伪命题
·2013:中国拆迁年度报告
·王才亮律师:2013-中国拆迁年度报告
·被轮奸的拆迁户
·当代大拆迁与文化大革命的异同/吴世明
·谁来为温总理扛大旗 --有感于时下的暴力拆迁 (图)
·湖南株洲回应“因拆迁自焚事件辞职官员3月后仍在任” (图)
·恶霸”地主刘文彩是怎么征地、拆迁的
·拆迁困局再思考
·暴力拆迁何时休?/张兆林
·当代大拆迁与文化大革命的异同(7.7版本)
·征地拆迁“以党代法、以党代政、以党乱国”的“文革”历史回潮/朱福祥 (图)
·刘逸明:拆迁悲剧是社会悲剧更是政治体制悲剧
·苗蛮子:拆迁之下,我们输掉了想象力
·“最牛拆迁部长”吴昌敏凭什么“代表国家”
·中国式“强制拆迁”是政体造就的癌症毒瘤/罗安平
·郑风田:拆迁条例修改不能忘记孙中山先生的遗训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