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精神病患者鞍山市陈辉在北京上访被戴“狗链”被“判刑”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0月18日 来稿)
    
    辽宁省鞍山市陈辉(女)是多年精神病患者,在2013年10月17日被北京市东城区看守所非法关押,甚至被虐待戴一个月的狗链(手拷和脚镣是上下连在一起),乃至被判刑“寻衅滋事罪” 十个月。在十个月里,看守所天天让陈辉吃治疗精神病的药。谭思伟(男)也是精神病,也天天吃药同样被判刑十个月。(“看守所”之所以让精神病患者吃药,是因为怕精神病在“监狱”中昼夜犯病而让她们吃药的)。
    

    “人民检察院驻看守所的检查室检务公开专栏”上写得明白,对看守所的监管活动是否合法实行监督;收押特殊情况和患有急性传染病和其它严重疾病的人员的;收押法律规定不负刑事责任的人员的;受到监管民警或其它在押人员殴打、体罚、虐待的;监管民警违法使用警戒具或使用非法定戒具的;发生这些情况可以向巡视检查的驻所检查反映,还设有举报信箱(孙克严重心梗、肺大泡,陈杰没撒材料)信箱变药箱全都是摆设走形势。
    
    陈辉和陈杰是姐妹(法院枉法、陈辉被驻京办打伤),孙克(工伤下岗、肋骨被驻京办打折),我们上访10多年国家给上访人下拨的维稳经费我们一分钱也没有得到。
    
    2013年10月13日在去北京上访的路上先后遇到了王书(她女儿被警察害死、丈夫是市纪委的)、毕维力(房屋被抢劫)、谭思伟(胜诉不执行)、李为革(法院枉法)、白云慧(黑监狱、父亲弟弟被迫害死)王晓静(房屋15年不回迁)、姜波(医院病志造假卫生局包庇)。
    
    王书和大家说:“在2013年7月,我在北京撒上访材料被拘留五天,事情有进展了,我们要想解决问题,大伙一起去天安门撒材料被拘留问题肯定会解决的”。王书还说:“陈辉和谭思伟有病我们把材料混在一起撒,看到我先撒之后你们再撒,还帮我们写材料,对她二人还特意说了一些话”。
    
    王书10月15日领着大家坐车在天安门撒上访材料,被天安门分局送到马家楼,晚上王书在马家楼和市公安局驻京办的宋钦军聊了很长时间后对我们说明天接着去撒上访材料。16日二次领着大家坐车在天安门撒上访材料,晚上在天安门分局冻了一夜,定的罪名是“寻衅滋事罪”。
    
    17日在去看守所的路上,王书和我们坐在一辆车上,王书打电话:“我们现在往东城看守所去呢”!到了看守所的大门里所长李军(警号020517)在那等着呢,下车后给李军看了陈辉、谭思伟由残疾人联合会颁发的精神病残疾证,孙克也出示了心梗多次犯病和肺大泡的病志,大夫检查身体的时候也说孙克有心梗,王书什么病志也没有出示,却说她有心脏病不能收押。
    
    陈辉因为有病在进羁押大楼的时候,双手反拷被四个警察抬到楼上(当时把孙克和陈杰给吓呆了,没想到北京警察能这么做)陈辉换完囚服之后被送到2筒4戴了30天的手拷脚镣是连在一起的也叫狗链,还天天吃药。当时月经还来了,每次月经来的时候都很多。
    
    我们上访的只有政府才能取保,刑事犯家里可以找人办取保,每个监室里都关了一多半的上访人。
    
    6 月3日检查院给我们送来了起诉书被退回侦察二次、延长起诉一次,我们上面写的是陈辉和谭思伟、王书另案处理。他们的上面写这我们八个人另案处理,其实这就是为了包庇王书。
    
    6月19日开庭,是公开开庭却不让我们的家属进入法庭,后来和法警理论才让进去。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陈辉、谭思伟、孙克等人十个月,陈杰因为没撒上访材料,法院劝陈杰认罪,因没有听法院的被判刑十一个月。
    
    王书(缺被告人)是组织者她没有被判刑,别人撒上访材料的判刑十个月,陈杰没撒材料反倒判刑十一个月。
    
    陈辉和谭思伟是精神病患者也不给做鉴定,起诉书和判决书一个字未提,也被判刑十个月。
    
    最高法司法解释是疑罪从无的原则、宁可错放不能错抓,可是到了下面却是宁可错抓不可错放。
    
    检查院在起诉书中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中的规定:是以我们结伙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要法院依法判处。而寻衅滋事罪的司法解释“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是指出于取乐、寻求精神刺激等目的,在公共场所无事生非,制造事端,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造成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是指公共场所正常的秩序受到破坏,引起群众惊慌、逃离等混乱局面的。
    
    我们都是被腐败官员所害,上访多年问题得不到解决,是响应国家打击腐败的号召。从习近平主席上任开始,“老虎苍蝇一起打”就能看出来,有多少身居要职的领导都严重违纪、违法,下面的领导更是无法无天。
    
    腐败官员迫害我们访民不犯法,我们访民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反倒成了“罪犯”,北京市东城区的公检法是以他们手中的权力来判我们刑的,他们的行为和中央所提出的依法制国是相背离的,也对我们和家人的身体、精神上造成了严重的伤害。
    
    在北京市东城看守所里,你只要“不服管”,就会被戴上手铐脚镣,听到最多的声音就是喊冤声、惨叫声、铁链声。
    
    姜波为了举报王书不仅被单独关押还被戴了七天的手拷和脚撩。毕唯力11月底,被强行鼻饲(把管子从鼻子吼插入喉咙最后进入胃灌食、造成口鼻呛血)。王小静12月,用绝食来抗争不公平被强行鼻饲数次。
    
    白云慧2014年3月28日和31日被管教于杰殴打,物品被抢。
    
    管教杨璐(020715)还经常让监室里的人提供假的线索。
    
    以上种种只是冰山一角,请有关领导能重视腐败官员执法犯法将我们访民非法判刑的严重腐败乱作为问题。
    
     陈 辉 、 陈 杰 电话:18576718139
    
     孙 克 电话:13241551091
    
     李维革 电话:15942211433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368032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北京出动上千警力及上百警车包围上访村
·湖北黄冈市陈银花、马燕子等九名被拆迁户第一次到北京上访 (图)
·前国务院秘书上访巡视组揭上海党媒为市委盗中央密件
·浙江宁波访民孔丹琴赴京上访遭绑架、劫持和殴打
·郑州访民秦爱娣北京上访回来被软禁超过24小时,家属不许见 (图)
·防进京上访 湖南益阳市失地农民在中共“四中”前被群控
·民师代表黄春兰因到京上访维权被怀化当局拘留10天
·上海市闵行区访民王强北京上访被拘留10天
·“十一”期间,上海3位盲人访民天安门广场第二次撒上访材料
·北京上访维权人士李学惠被关警局已达5天
·“十一”上海三位盲人访民天安门广场抛洒上千份上访材料
·北京上访维权人士裴富贵人被抓家被抄 (图)
·拉萨墨竹工卡县河水污染严重 民众上访无果仍在坚持 (图)
·福建上访维权人士陈信滔冤情14年未果
·河南张耀花为上访被打死的弟弟伸冤遭拘押
·九月廿六日上海逾千民众赴京集体上访 (图)
·九月廿六日上海逾千民众赴京集体上访 (图)
·河北武安村民土地被强征遭殴打 官员扬言:“上访没用!”
·武汉姚家岭村被暴力强拆户依法上访市国土局遭“拆匪”暴殴(15图) (图)
·四中全会前夕到公安部上访以检验是否依法行政? (图)
·两名上访维权人给习近平主席的血泪申诉和控告
·李金龙在京上访,抗议河南、郑州司法、信访腐败 (图)
·马志森联合国上访鸣《联大会议鸣冤三》2014/9/24 --华尔道夫大酒店讨债之三-- (图)
·从一个爱心捐款人士到一个万恶不赦的上访户
·马志森:联合国上访鸣《联大会议鸣冤二》 (图)
·联合国上访鸣《联大会议鸣冤一》——华尔道夫大酒店讨债 (图)
·马志森联合国上访鸣-—在联合国小广场喊冤09/19/2014 (图)
·上海访民江琴前往市政府上访被拒大门外
·哈尔滨市上访受害人刘占利写给习近平的一封公开信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2014/09/19) (图)
·上海市民朱金娣因地方政府非法强拆上访遭到恶警毒打 (图)
·三名上访者北京青年报社门口喝农药 (图)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2014/09/12 (图)
·80多岁老人漫长上访路请媒体:为我呼吁公平正义吧 (图)
·教师节后河北、陕西民办代课师继续大规模上访 (图)
·上访状告上海黄浦区领导倒卖土地,再遭关押/龚华珍
·上海访民蔡文君联合国上访抗议(2014.8.29.) (图)
·马志森联合国上访鸣-—联合国小广场喊冤 (图)
·为癌症术后的上访维权者蒙冤警察田兰祈祷/徐永海 (图)
·只有豺狼政府才阻止人民上访/白建平
·高亚洲:“零上访”不值得骄傲
·俞梅荪:黄浦江心水多少访民泪!——上访中央巡视组上海接待站
·陈中华:建议江苏政府尽快释放自杀性上访者
·乾隆怎么处理“越级上访”/张宏杰
·怎能把上访民众和恐怖分子混为一谈 (图)
·廖祖笙:不让“越级上访”意味着什么?
·天津访民赵俊红:中国出台新规叫停越级上访,此文对于上访人,喜帖也?丧帖也?
·百姓为啥“爱”上访?信访的“问题包袱”应该“压”给谁?
·武汉被强拆访民吴长维上访被警察半夜传唤
·柳州因上访被劳教的黎明明、曾昭旷到京讨说法 (图)
·河北维权公民李凤华关于对“石家庄将罚到天安门非法上访”的抗议书 (图)
·引蛇出洞的上访路到处是陷阱,泥淖/杜阳明
·沈勇的死还不能惊醒上访解决梦吗?
·河北上访“老泡”李桂芝劳教解除又来北京啦 (图)
·访民谈上访:这是一段“朝圣之路”
·法官招妓案:一个上访者的复仇记/胡赛萌
·广西都安群众上访始末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