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5:党法还是宪法?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0月02日 来稿)
    
    九月十七日,收到律师转来的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的《延长审限通知书》,本人状告首都机场海关一案“经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批准,延长审理期限三个月。”这是在律师意料之中的。看来这个案子确实是要在十月份共产党开过四中全会以后开庭了。也就是说,这个案子如何审理,的确不是三中院能够决定的,它的法官要等“上面”的指示,而“上面”的指示是跟四中全会召开的结果紧密相连的。因之,四中全会后共产党将如何实践,“李南央状告海关案”是可以作为“观其行”的一桩典型实例,令人们拭目以待的。
     我查看新华网的讯息,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共产党的“四中全会”一般与“三中全会”相隔一年左右召开,会议内容通常全面落实、深化“三中全会”的决策部署。因而今年十月份召开的十八届四中全会的主要议程将会是:“研究全面推进依法治国重大问题。”因为八个月前的三中全会提出了“建设法治中国,必须坚持依法治国、依法执政、依法行政共同推进,坚持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一体建设”。前不久中共中央政治局在七月二十九日召开的会议上,如是决定了四中全会召开的基调:“会议认为,依法治国,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和重要保障,是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必然要求,事关我们党执政兴国、事关人民幸福安康、事关党和国家长治久安。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全面深化改革、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和执政水平,必须全面推进依法治国。”

    几乎不用等到四中全会以后,现在就可以断定其后推行的“依法治国”所依之“法”,还将是中国共产党的党法而不是宪法。因为三中全会提出“依法治国”的基本出发点不是遵从当今世界的普世价值,不是改变中国的一个党、一个领袖、一个声音的“党—国”制度,它所努力的是“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和执政水平”,“事关我们党执政兴国”,“事关党和国家长治久安”;党、党,还是党、、、、、、。即便提到“国家”,那也是在党之后,只有党“长治久安”,国家才能“长治久安”。国家、人民、政党,党权为大。没有提到一句毛泽东在七十年前呼吁的“言论、出版、结社的自由与民主选举政府”。
    但是依据新华网的资讯,共产党第五代的总书记习近平上台之后是提过宪法的。十八大闭幕不到一个月,他在二0一二年十二月四日首都各界纪念现行宪法公布施行卅周年大会上说过:“新形势下,我们党要履行好执政兴国的重大职责,必须依据党章从严治党、依据宪法治国理政”。
    这一言论似乎又让我有所期许。
    二0 一三年二月廿三日,中央政治局就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进行第四次集体学习时习近平强调:“我们要依法公正对待人民群众的诉求,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
    “人民群众的诉求”,“每一个司法案件”,这个许诺令人神往。本人在系列”跟进报道”之前的开篇文章“‘李南央状告海关案’是块试金石”中说过:“对‘李南央状告海关案’如何处理,确是一块试金石。若关乎共产党元老权益的官司都无法通过法律程序解决,遑论百姓乎!所有高调,都可休矣。”我在等着:关乎一位人民——李南央;一个案件——涉及中共元老李锐权益的状告海关案;之审理是否能令我这个原告感受到“公平正义”——这个官司若赢了,让我赢得理直气壮;若输了,让我输得心服口服。
    习近平上台之后的三个反腐大案,薄熙来是党法在先,法庭演戏在后;周永康和徐才厚让老百姓还只看到党法;迄今为止,不管是拍苍蝇还是打老虎,党法显然地大于宪法框架下的法律条款。我当然向往四中全会召开之后,中国共产党能够向宪政开张的方向迈步。我等待着开庭,我等待着看到法官独立的审判意志和担当审理结果的胆气,而不希望看到任何党的导演的痕迹,但是这个案件的宣判,注定是会由党法“指导”国法,是会由党官“号令”法官。尽管如此,只要法庭上程序公正,就是值得肯定的、向前艰难迈出的第一步。
    我在上期《争鸣》上刊登的“跟进四”一文,得到了“跟进报道”系列最多的回馈。有一位朋友写给我:“我觉得你的目的是讨个说法把书要回来,同时对体制改革有些促进。可是要达到这个目的,需要争取相当人数的认可。现在习政权改革国有企业薪酬,下一步的改革医疗、养老等举措,都是很能收买人心的,使不少人对习产生‘改革体制的’幻想,所以我觉得(你文章中说).掌门人习近平把毛泽东的‘两杆子’当成‘命根子’,绝不改制。虽然‘两杆子’习确实抓得很死,但是否改制,何时改制,能改多少,是很多目前人们在期望的,拭目以待的。”另一位朋友说:“对于当前的‘习打虎’,不管是出于清洗异派,还是杀鸡给猴看,其效果都对官员的腐败现象有了一定程度的遏制,并借此填充了部分的国库亏空。”
    我回复朋友说:“不动体制,不建立法律、法规、用机制反腐,改革医疗、教育、养老、、、、、、都注定会以失败告终,并产生新一代更恶的贪官。” “凡事不能只看效果,打倒四人帮,全国人民多么欢欣鼓舞,但是程序错了,达到了一时的目的,留下了隐患。胡耀邦、赵紫阳的下台,都是沿袭了打倒四人帮的方式,使用了非程序手段。”
    我坚信体制改革是等不来的,得有很多的人去努力,去撞开那个大门。我的爷爷李积芳、我的父亲李锐都是撞门人,我自觉自愿地跟进。就像美国黑人争取到跟白人一样的权力,是从蒙哥马利镇的一位普通黑人妇女罗莎•帕克斯拒绝在公共汽车上为白人让坐而被送进监狱,撞开了争取平权的门缝儿,才会有以后的门户洞开,才会有今天的黑人总统。我不梦想着天上会掉馅儿饼,无论此案结果如何,我都会与大陆那些永不退缩的同路朋友们一起,为开启“宪政”那扇在中国依然紧闭的大门继续前行。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403134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4:重复千遍的谎言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3:海关不是答辩的答辩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二)演戏还是庭辩?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一):制度的笼子 (图)
·父亲李锐的书被查扣,李南央写信给海关
·整理编辑《李锐口述往事》后记/李南央
·致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封公开信/李南央
·《触摸“一二九”一代人的脉搏》/李南央 (图)
·李南央的逻辑不成立/刘自立
·为卡玛辩诬、对历史尽责——我看王容芬的《卡玛和她的网站》一文/李南央
·李南央:我为什么支持《天安门》长弓制作组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老母猪上树——大学教育泛滥成灾
  • 人类没有多少进步
  • 只有人类与与猿类不会游泳
  • CY與五毛的特別共通之處
  • 维权访民现象:一件不知是可笑还是可悲的真事
  • 中国打组合拳反制美国美国NGO躺枪
  • 彭真窮奢極侈周恩來巧言令色
  • 紧急审查获释恐怖分子是没有用的
  • 陳正人玩弄花旦汪
  • 2019年的共产党不像1919年、1949年的共产党了
  • 周揚弟弟和廖沫沙都想姦污藍蘋 
  • 邱會作逼姦許多女兵陶鑄霸佔有夫之婦馮文彬想睡張玉鳳
  • 冥想者(二)
  • 为什么唐宋的贪腐不及明清两朝
  • 动物也会趁火打劫、运用工具
  • 素食者更残暴
  • 博客最新文章:
  • 三鞠请安说说广州塌陷处安装钢烟囱的秘密
  • 陈泱潮10.重要的是改變人心:中國人應當認真借鋻日本明治維新的
  • 谢选骏中美之间的全球内战是全方位的
  • 生命禅院仙性/雪峰
  • 严家祺《霸权论》全书1目录2序
  • 谢选骏北约脑死因为七十年是一个死亡周期
  • 吴倩你们的耶稣:世人在自己的生活中已经失去了爱,因为他们不
  • 北京周末诗会闵琦作品六/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 谢选骏日本人没有道德但讲卫生
  • 陈泱潮9.12.依据《中國聖君立憲-光榮革命約法》,有序推行中國民
  • 杨岸达众聊与主聊:从中共党的《最低纲领》到共和国的《五星红旗
  • 谢选骏香港那些没有窗户和浴室的劏房
  • 胡志伟宋美齡長期給馬歇爾寫密函泄露她丈夫的秘密計劃
  • 徐永海真有末日审判我们要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9-12-6圣
  • 冯正虎控告警察制造刑事假案——涉嫌拒不执行法院判决罪?
  • 少不丁中共不能與香港共存,將與香港共亡
  • 移民秘笈移民法庭上有关红通几个法律问题
    论坛最新文章:
  • 余文生家属呼吁世界律师大会关注 欧盟律师协会回应徐艳
  • 国民党呼吁声押杨蕙如转污点证人揪出绿营网军幕后指使者
  • 法国深受罢工风潮困扰
  • 约翰逊露自拍华为手机疑示微妙信号?
  • 传丈夫遭调查京剧名角政协常委姜亦珊自缢
  • 中国没有政治犯?胡佳批刘晓明无耻
  • 尴尬了 虽高调爱国网警仍催明星大腕护照选边站
  • 北京限制美国外交官在华活动:提前5天报批
  • 高层接受?李克强"高参"高善文保四争五说或没那么敏感
  • 韩国再向朝鲜提供巨额人道经济援助
  • 美海军高官口吻有变:中短期不排除中美一战
  • 总统投票渐近 蔡韩距离再拉大
  • 北京力挺何君尧 政法大学急颁名誉博士头衔
  • 孟如明星康明凯密拘一年无曝光 国际预防危机促放人
  • 251: 华为解套启用杀手锏 美国的阴谋
  • 中国很有钱? 美国反对世行低息借钱给北京
  • 华为:步履维艰的法律战和难以服众的公关战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