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媒体曝刘铁男妻子帮丈夫获进入山西籍高官圈门票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9月26日 转载)
    
    媒体曝刘铁男妻子帮丈夫获进入山西籍高官圈门票


    原发改委副主任刘铁男犯受贿罪一案,由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廊坊经济开发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人大代表、新闻媒体记者和社会各界人士共计70余人参加旁听。图为刘铁男被带上被告席,身着黑色外套。
    媒体曝刘铁男妻子帮丈夫获进入山西籍高官圈门票


    2014年9月24日,刘铁男涉嫌受贿案公审。图为庭审现场。
    媒体曝刘铁男妻子帮丈夫获进入山西籍高官圈门票


    2014年9月24日,上午7时,记者在廊坊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门口看到,警方在该院门前两侧50米外设有警戒线进行交通管制。上午7时39分押解刘铁男的车队驶入廊坊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图为法院门口大量媒体云集。
    
    首先我得说,这标题真的太八卦了。在写文章之前,我拟了好几个标题,都不太满意。比如,《原谅我一生不羁放纵爱收钱》、《一入能源深似海,从此清廉是路人》、《可怜未老头先白,忍见庭上泪双流》,都文艺得让人发抖,只能放弃。然后,我看到了同事潘洪其的社评标题,《刘铁男提“反腐建议”不构成立功》,才深刻认识到,朴素就是王道。于是就朴素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刘铁男在廊坊受审,媒体反应并不热烈,这与他落马后的密集报道形成了一定反差。刘铁男在法庭上的表现也没有跳出固定模式,缺乏一定的观赏性。如果一定要找看点的话,我可以推荐两个:一是刘铁男出庭时穿戴整齐,不像普通犯罪嫌疑人那样剃光头、穿囚服,这是很文明的现象。如果所有嫌疑人出庭时都允许这样,那就更好了。另一看点是,我认真读了刘铁男的最后陈述,发现了多处语句不通的问题。但是没有秘书帮忙,写成这样已经很不容易了。建议在任的领导干部抽出时间来多读书、多练文笔,书到用时方恨少呢。
    
    关于刘铁男的报道已经很多了,还有什么是人们不知道的吗?看到并不意味着理解,听说也不一定意味着知道。我们不妨在公开的材料基础上,对隐含的某些问题做一番简单的梳理。
    
    刘铁男为什么“有幸”成为第一个?
    
    十八大以来,有一大批省部级以上高官落马,但据媒体报道,刘铁男是第一个。在理科生看来,这实在没什么稀奇,因为甭管谁是第一个,反正总得有第一个。但把刘铁男位居第一看成随机现象,未免低估了本轮反腐的立意和布局。为什么反腐起爆点不是四川也不是山西,偏偏选择了权力最为集中的发改委?其中必定是有深意的。如果你能耐心读完这篇文章,或许能够得出自己的结论。
    
    刘铁男涉案金额为什么只有三千多万?
    
    刘案开庭以来,民间舆论反应最强烈的就是涉案金额问题,很多人都不相信这个数字。查阅此前的媒体报道,刘铁男涉及的腐败问题有不同版本,金额也不尽相同,但一般认为超过一个亿。刘铁男作为发改委主管能源的副主任,权力之大非常人所能想象,随便打个招呼就能有千万进账。怎么查到最后才“这点钱”呢?原因大概有两点,一是此前所说的一个多亿,可能包含了刘铁男的妻子和儿子的非法经营所得,这部分依法另案处理,没有算成刘铁男受贿。二是民间对于贪官都有某种想象,认为权力越大必定受贿越多,推算起来刘铁男应该有好几个亿,但这样的推演未必总是符合事实。其实,刘铁男无论受贿三千万还是一个亿,对他的量刑大概都在无期到死缓之间,区别并不大。人都抓了,案情基本也公布了,没有道理再顾及什么“颜面”,实在看不出为他开脱和“减负”的必要,所以我觉得这个数字应该是比较可信的。
    
    罗昌平为什么敢于举报刘铁男?
    
    如果读过罗昌平(微博)的《打铁记》,应该对其中的一个情节有很深的印象。罗昌平微博举报刘铁男的当天晚上,他供职的单位举办年会,年会现场,老板之一端着酒杯在人群中穿行,不断感叹说,“太大了!这事太大了!”如果了解这家机构的背景,就知道这样的感叹究竟有着什么样的分量。作为记者的罗昌平,究竟是凭借什么扛起“打铁”的重担呢?此前曾有传言,说罗是“受命举报”,但现在看来并非如此。如果硬要做一个分析,大概可以得出如下几点结论:一是罗昌平本人的使命感使然,二是十八大之后曾经出现的网络举报热潮起到了推动作用,三是此前的相关报道和渠道消息已经有所铺垫,但最重要的原因是,作为一个敏感的新闻人,罗昌平大概比大多数人更早嗅到了特殊气息,并已经预感到一场反腐风暴即将到来,因而率先做出了“自选动作”。当时他可能并没有意识到,他不自觉地站在了注定要掀起的大潮的潮头,刘铁男也因此被率先“拍岸”。
    
    刘铁男的“道德败坏”问题为什么没有在庭审时提及?
    
    在中纪委的通报中,刘铁男存在道德败坏问题。有媒体援引内部文件称,刘曾包养两名情妇。庭审中之所以没有提到情妇问题,主要原因当然是道德问题不在司法审判的范畴之内,其次,有可能刘铁男和他的情妇之间不存在触犯刑律的行为。事实上,十八大以来落马的官员中,道德败坏乃至生活糜烂者数量不少,民间传说也甚嚣尘上,但官方通告和司法审判中都很少提到“败坏”的对象。之所以这样做,应该有多方面的考虑,比如,不想把严肃的问题“小报化”,避免让绯闻冲淡反腐主旋律,对相关者的隐私采取依法保护的态度,对涉案者所在单位的声誉实行“控损”等。当然,这也带来了一定的负面后果,公众的知情权受限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那些曾以做高官情妇为荣的人,没有受到足够严厉的道德谴责。
    
    还有,刘铁男真的加入过什么“西山会”吗?
    
    丹•布朗在他的小说中写到过一个名叫“郇山隐修会”的神秘组织,据说达芬奇、牛顿、雨果都曾是其成员。还有不少阴谋论著作都提到过美国的“骷髅会”,宣称那是超越总统权力的真正统治者。现实中真有类似的机构吗?罗昌平在《打铁记》中提到,刘铁男的妻子人脉广泛,曾帮助其丈夫获得进入“西山会”高官圈子的门票。据他说,“西山会”的圈子由山西籍高官组成,同样身为山西籍的商人丁书苗曾是埋单者之一。但是,在刘铁男落马后的大量报道中,却鲜有提及“西山会”的,个中原因当然不难理解。如果“西山会”确实存在,身为山西籍的刘铁男也的确曾经入围,那么,刘铁男的率先落马、以及后来发生在山西的官场地震也就获得了某种解释。甚至,刘铁男在国庆长假前夕被送上法庭,也带有一丝神秘的意味。
    
    都说贪官爱演戏,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从人性的角度,我反对把贪官在法庭上流泪忏悔一律看成演戏。普通人很难想象,一夜之间从高官变成阶下囚,会经历怎样巨大的精神打击,会承受怎样严厉的内心拷问。即便他们曾经是金鸡奖得主,当他们终于站上被告席的时候,是不是真的还有心情演戏,也是个疑问。所以,我倾向于认为,刘铁男在法庭上的自我质问,相当程度上是真诚的,尽管这对量刑基本没有意义。
    
    前几天,有一则新闻提到原茂名市委书记罗荫国在监狱里的生活,说他每天的工作就是往小灯泡里装灯丝,一天能装4000个。真能装。他还说:“稍有不慎,灯丝就会扎进手里,很疼。”在电视上,罗荫国笑得很健康,聊得很真诚。原来,贪官也有洗尽铅华的时候,这是我过去所不知道的事。
    
    来源:北京青年报 (博讯 boxun.com)
92191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媒体谈刘铁男受贿案:须臾不能忘记党员身份 (图)
·刘铁男自愿认罪 还有更大“贡献”
·儿子18岁出国 不反对刘铁男包养情人 (图)
·刘铁男之子:爱跑车 不反对父亲养情人
·刘铁男案庭审结束 法庭择期宣判 (图)
·刘铁男庭上痛哭流涕:我怎会堕落成这样 (图)
·刘铁男1句话可大量减轻王岐山反腐工作量 (图)
·媒体解读刘铁男官商勾结脉络:"打个招呼"值千万
·刘铁男与情妇反目威胁灭口 遭举报倒台 (图)
·招供退赃变免死金牌 刘铁男神态自若 (图)
·刘铁男案细节:五项指控 都是儿子坑爹
·刘铁男:作为反面教材我要支撑好身体 (图)
·刘铁男痛哭流涕:因我的过错把孩子毁了 (图)
·刘铁男案曝光官商勾结脉络 “打个招呼”值千万
·前发改委副主任刘铁男受贿案开审 (图)
·刘铁男贪腐案庭辩结束 法院将择期宣判 (图)
·前发改委副主任刘铁男出庭 “含泪认罪”
·刘铁男被控受贿3千余万 其子挂职拿百万工资 (图)
·刘铁男回应收受4万元:这么小的项目到不了我那儿
·东步亮:刘铁男案庭审的两点观感 (图)
·华润董事长宋林会不会是下一个刘铁男?
·刘铁男只是中纪委的一只靴子/胡赛萌
·刘铁男案牵出神秘女星 洋博士为啥也要当二奶 (图)
·刘铁男落马,真正提携人竟是温家宝!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