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内蒙古逾万只珍禽离奇死亡 或系化工厂污染所致
请看博讯热点:环境破坏与污染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9月12日 转载)
     来源: 新京报
    
    内蒙古逾万只珍禽离奇死亡 或系化工厂污染所致


    顺着查汉淖尔湖西南方向行走,在湖边的草地上、沙土上和靠岸的水里,不断发现有死亡的鸟儿。沿湖走过300多米,记者仔细数了数,死去的鸟儿达到200多只,还有鸟儿在湖边淤泥中挣扎着。
    
    内蒙古逾万只珍禽离奇死亡 或系化工厂污染所致


    以前化工厂排污是明排,是通过这里的一根直径半米多的管道排到化工园区外的一条沟渠里,流向查汉淖尔湖,沟渠穿过牧民的草场。后来牧民纷纷抗议,明排停止了。
    
    内蒙古逾万只珍禽离奇死亡 或系化工厂污染所致


    查汉淖尔湖湖面被一条堤坝分成南北两部分,低洼的南侧湖水较少,呈暗红色,气味较淡。北侧湖水则几乎溢出堤坝,暗黑色的湖水上漂浮着五颜六色的泡沫,泡沫里面时隐时现一些腐烂鸟儿的尸体。
    
    牧区大寨,是上世纪60年代乌审召镇在全国响亮的名头。
    
    内蒙古鄂尔多斯市乌审旗乌审召镇位于鄂尔多斯市西南约150公里,地处中国四大沙地之一的毛乌素沙漠腹地。这里曾是一片荒漠,五六十年代靠人工治沙,建成一片绿洲,被树立为全国牧区大寨。
    
    60岁的巴拉吉老人向记者描述过去的景观,那时水草丰美,开春时鸟窝鸟蛋多得无从下脚。每年6月份马兰花开了以后牧场就像铺了紫色绸子一样美。
    
    2004年以后,这里开始建起了化工厂,又扩大成化工工业园区。抽地下水,排污水,排有毒气体。
    
    短短几年,草场退化、芦苇消失,鸟类成群死亡。
    
    明排虽停 暗排不止
    
    查汉淖尔湖原来是一个天然的碱湖,随着碱矿被采空,制碱企业撤走,留下了巨大的坑。2004年开始承接了3公里外的乌审召化工园区排出的废水,逐渐形成了目前面积达10平方公里的污水湖,比原来面积扩大约四倍。
    
    9月1日,记者从鄂尔多斯市出发,向西南约150公里,抵达乌审旗乌审召镇,计划先探访查汉淖尔湖的污水排污口。
    
    据知情牧民讲,最近以来,排污状况晚上肆无忌惮。由于白天两条通往排污口的通道分别有人把守,无法靠近。记者等到夜里进入乌审召镇镇政府往西一公里处的排污口查看。
    
    22时许到达一片水域后,明显感觉到一股臭鸡蛋的味道,打开手电,很快找到排污口。
    
    顺着手电照射的方向,排污口在离岸约3米远的地方,隐约可以看到一根管道在水中,一股乳白色的液体从管道里流出,在水面上形成一股泉涌,散发出一股刺鼻的臭味。
    
    知情人告诉记者,以前是明排,是通过一根直径半米多的管道排到化工园区外的一条沟渠里,流向查汉淖尔湖,沟渠穿过牧民的草场。后来牧民纷纷抗议,明排停止了。
    
    但工厂每天都在生产,臭味也依旧,不见排污,牧民都觉得蹊跷,开始沿湖搜寻,发现了伸向水底的排污管道。
    
    湖臭水黑 鸟毙滩涂
    
    9月2日一早,记者在当地牧民指引下,实地查看牧民所反映的查汉淖尔湖死鸟现象。
    
    查汉淖尔湖湖面被一条堤坝分成南北两部分,低洼的南侧湖水较少,呈暗红色,气味较淡。北侧湖水则几乎溢出堤坝,暗黑色的湖水上漂浮着五颜六色的泡沫,泡沫里面时隐时现一些腐烂鸟儿的尸体,一股臭味扑面而来。
    
    顺着查汉淖尔湖西南方向行走,在湖边的草地上、沙土上和靠岸的水里,不断发现有死亡的鸟儿。沿湖走过300多米,记者仔细数了数,死去的鸟儿达到200多只,还有鸟儿在湖边淤泥中挣扎着。
    
    其中不乏黑翅长腿鹬、白鹭、赤麻鸭、反嘴鹬等等十多种各类国家各级保护鸟类。
    
    附近的牧民们告诉记者,仅七月份就死了超过万只,政府每隔一段时间就派人来收死鸟,然后就近掩埋。
    
    一牧民随手掰了一根干树枝,在一片沙地上刨了几下,就看见一堆鸟的尸体埋在沙土下。
    
    牧民称,先后有四头牛在湖边中毒,仅有一只救活过来。
    
    8月,针对牧民反映大量鸟类死亡事件,鄂尔多斯环保局下发文件中的调查情况写到:经我局环境监察支队现场调查,塘坝水库有大量水鸟在水中游玩,并发现有十几只死亡野鸭。
    
    过度开采 水源争夺
    
    在查汉庙嘎查(大队),记者首先探访了布日古德家,布日古德的家位于乌审召镇海拔比较高的地方,海拔大约在1375米,布日古德表示,原来这里牧草丰美,绿树浓阴,现在因水位下降,植被越来越萎缩,每年都有一些灌木和树枯死。
    
    2000年至今打了7口井,而且水井从7米打到200多米,总共耗资十几万元。如今,打水井占据收入的比重越来越大,将来水位继续下降,不知道还能不能打得起更深的水井。
    
    随着水位下降,枯死的树逐年增多,牧场的灌木和草场也一年不如一年。
    
    据一份调查显示,当地企业大量抽取地下水,目前有60口深水井遍布乌审召镇各个牧场,30口井为乌审召工业园区供水,另外30口井,是为距离100多公里的乌兰木伦镇的化工企业供水。
    
    化工企业和牧民及自然生态夺水,越来越白热化。
    
    “他们的井又深又大,我们肯定抢不过他们。”布日古德说。
    
    据当地人介绍,现在乌审召镇塔北庙小队水井全部枯竭,牧民不得不长途运水维持生计。
    
    据财经杂志报道,乌审召化工园区,正在规划建设的500万吨级能源化工基地的核心区,同时是自治区循环经济示范园,称“地下水资源较为丰沛”来招商引资,用每年几百万立方米的地下水换取企业的进驻。
    
    国家环境保护部环境影响评价司巡视员牟广丰说:“对于水源匮乏的沙漠地区,抽取地下水进行高耗水的化工生产,对大漠的生态将是毁灭性的破坏,沙漠地下水是几千万、乃至上亿年形成,过度开采,对草原大漠荒漠化是雪上加霜,无法修复。” (博讯 boxun.com)
421095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湖南一中学58名学生因学校生活用水污染患肠胃炎
·河南获嘉数千人持续3天示威抗污染 (图)
·南昌一小学或因装修引发污染 部分学生流鼻血 (图)
·河南获嘉千人游行抗议化工污染 (图)
·污染:渤海湾养殖场大量用抗生素等药物养海参
·重庆华歌有毒有害污水直接排入长江 环保局长严重渎职纵容环境污染犯罪 (图)
·中国加速重金属污染治理 三年投入逾416亿元
·江西瑞昌引入高污染矿企 危及鄱阳湖生态经济区 (图)
·污染、吸烟、肥胖和事故每年造成至少470万中国人死亡 (图)
·安徽萧县村民维权抗污染遭镇压 (图)
·河南城乡集体土地乱建房热火朝天 规模小污染大破坏资源(16图) (图)
·重庆一水库被废水污染 当地称明后天可恢复供水
·重庆巫山县一水库受污染 5万余人饮水受影响
·黄河上游青海祁连山遭遇木里煤田滥采污染
·疑工厂污染数百人铅中毒 村民抗议被打被抓 (图)
·江西弋阳300村民堵厂抗污染遭暴力镇压 (图)
·山东东营市民示威抗议化工污染 (图)
·广东阳春数百村民示威抗议水源被污染 (图)
·江苏爆炸石化厂停产 官方称周边水体未检出污染物
·福建:反污染村民围堵水泥厂 抗议政府吞赔 (图)
·金仲兵:污染癌症高发谁来负责?
·毕殿龙:企业长期严重污染官员哪里去了?
·王海娟:污染下乡——“砷中毒”的大爆发
·钟亚芳被停发病假工资,浙江桐庐当局要活活饿死核污染母女 (图)
·浙江核污染被害钟亚芳被当局强制不准去杭州反映冤情与求救 (图)
·浙江核污染被害钟亚芳母女将被断水电趕出家門 (图)
·浙江病重核污染钟亚芳回家又被非法剥夺人身自由 (图)
·举报环境污染被陷害入狱 /侯帅
·维权网”声明:广州当局应立即释放抗议朝鲜核爆污染的维权公民
·杭州核污染受害者钟亚芳《无民事行为能力》裁定被撤销 (图)
·浙江核污染钟亚芳再次向桐庐县政府并陈国妹县长求救
·上访被伪造成肇事精神病人 求生不能/遭核污染的钟亚芳
·人命关天!紧急求救!核污染受害被关精神病院7个月/钟亚芳
·河北冯军告污染企业案4月23日在廊坊中院开庭
·曲阳县污染太厉害了
·古都洛阳的新伤口:揭开伊川县电力集团违规扩建“高污染”工程的疯狂黑幕
·河南省台前县的化工厂污染很厉害
·武汉市置人民死活不顾引进高能耗高污染的小型炼钢厂
·官本位意识绝对是一种精神污染/王学进
·毕文章:重罚60万不如停止污染
·章小舟:兰州自来水苯污染事件与维护国民生命健康权
·兰州水污染事件凸显中国原油管道问题 (图)
·北京污染严重 已接近不适合人类居住 /郑义 (图)
·长江的污染,可谓触目惊心/ 毛开云
·基督教能解决中国的污染/谢选骏
·陈竺:中国每年因空气污染导致早死35万-50万人
·石家庄大气污染如何治理?/龙凯锋
·北京的空气污染吓跑了多少外国人? / 风青杨 (图)
·评论:治理空气污染不能仅靠万亿投资
·全地球人都要为中国的污染买单 /郑义
·胡一帆:污染是笼罩中南海上空的乌云
·中国多地遭遇环境之痛:雾霾水污染等
·朝鲜核爆1000公里污染圈生存工程
·公开环境污染信息,没什么大不了
·公开环境污染信息,没什么大不了
·土壤污染信息是“国家秘密”?
·监控地下水污染还应再快一点儿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