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为什么中国网友多数怀念“文革”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9月10日 转载)
    来源:凤凰网
    
     2014年8月,媒体人徐付群在微博上发起一项名为“你支持文革重来吗?”的投票,在总共3916人的投票中,三分之二的人反对文革重来,三分之一的人希望再搞文革。这个结果既令人欣慰,反对文革的毕竟是主流;也让人担忧,支持文革的竟有如此之多。

    
    而更早之前,2012年,在凤凰网历史频道一个关于文革的在线调查,,结果却更惊人:支持文革的网友多达58%,反对文革的仅42%。一场给中华民族带来巨大灾难的运动,支持文革的票数居然过半,这不得不让人反思。对此当时曹景行先生在微博上有个建议不错:可以搞个文革体验基地,文革支持者优先体验。老的关牛棚,小的上山下乡,轮流批斗,每星期武斗一场。发粮票、油票、肉票、布票、肥皂票,只许看毛选、样板戏、唱红歌,绝对不许上网、玩手机。起码半年,不够再延长。
    
    那些没有经历过文革的,你们想尝尝文革的滋味么?但是如果让你们回到文革,有些人估计一天也活不了。想象一下,你无意做了件小事,身边马上有思想“积极分子”打你报告,上纲上线给你扣帽子,他们阶级捞取政治资本,哪管你死活,这些你是否能忍受的呢?特别是这些告密者还是你最亲的人!要知道文革时期告密之风颇为盛行。儿子会向父亲抡起铜头皮带,丈夫可能是出卖妻子的“犹大”。经历过文革的人都知道,那是个连跟亲近的人都不能讲真话的时代,因为父子、夫妻、兄弟姐妹互相出卖是很普遍的现象。在那样的道德环境下,即使幼稚的中、小学生也是很有心计。
    
    想象一下,你说每一句话都要小心谨谨,除非你不说话。因为当时在一些机关单位,有的人整天怀揣小本子,谁若讲了一句有毛病可挑的话,他一转脸,便掏出小本子,将其记下,某某于某日讲了什么话,有谁在场,记得一清二楚,然后向上级告密。有的告密者故意发两句关于上级或时事的牢骚,以“抛砖引玉”,等别人顺着他的话题,发表议论,告密者便把他所说的话记下,向上司邀功请赏。你们害怕吗?
    
    想象一下,那时的人们都被禁锢在一地终身不得迁移,农民你就老老实实一辈子在家种地,除了当兵和考学。想出去打工都不行,你受得了吗?想象一下,你的出身就定好了,你有幸生在贫农家,那找你麻烦的就少些,万一你身在地主富农家,那你从小就定了终身了,地主反革命的后代,你终身就在批斗中过,你能忍受的了?想象一下,大好青年到农村锻炼,注意不是短时间,有的好几年回城,有的终身回不了城,好些漂亮女知青为了回城在村干部的威逼利诱下被迫出卖肉体换来一张回城的票,这些发生在你身上你是否能接受?
    
    如果你们受得了这些,那么不妨建议把全国划出一个县,保持文革的一切。可在里面贴大字报、互相揭发、游街、批斗、黑狱、秘密处决、武斗,还可踢断老爹肋骨,当然伙食主要是草根树皮。人们手举“红宝书”,早请示,晚汇报,唱语录歌,做语录操,跳忠字舞。发猪肉票,布票,粮票,工业品票,一切都限量供应;切断与国外的一切联系,了解国外只能看《考考消息》,没有娱乐,没有互联网,电影就是八个样版戏来回倒。每天除了正常工作,晚上7点到9点必须参加政治学习,读报纸、读文件、、、、、、那些文革的支持者们,你们谁先来试试?
    
    那些怀念文革的人,一个重要的论调就是:“文革时代没多少腐败”,“文革”是“最本质的反腐”。“文革”时真的“没多少腐败”?中国“走后门”“跑关系”的第一次高峰时期就是文革时期。当时高级干部的子女即使下乡了,也都先后以当兵、招工、提干或者成为工农兵大学生的方式离开农村,而没关系没背景的广大知识青年则长期呆在农村没完没了地“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再教育”的典型方式就是无数女青年被禽兽军干和土包子村官强暴霸占痛苦无告、、、“特权”大行其道:“老干部”子女们读书的读书,参军的参军、、、、、、1800万知青队伍中,无官场背景的平民子女付出最大的代价。
    
    尽管文化大革命是一次官员和平民百姓都付出巨大代价,统治者和被统治者双输的空前文明灾难。可今天的多数普通国民却误认为文革是“有利于自己”的运动?至于那些文革后出生的庞大青年群体,因为没有经历过文革的伤痛,大脑被谎言教育体制成功“格式化”,更倾向于相信文化大革命是一次镇压贪官富二代有利于维护社会公平的“民主运动”。因为偏听偏信、对现实的强烈不满和渴望改变现状,“文革幽灵”在朝野拥有相当广泛的民意基础。
    
    十年“文革”期间,且不说多少冤假错案,在数不清的“武斗”和镇暴中惨死的红卫兵就有多少?如果真把今天在风调雨顺中长大的年轻人放回“文革”社会,那样的日子恐怕连一天都过不了。但为什么越来越多的青年居然缅怀起一度让这个国家几乎毁灭的“文革”呢?原因很简单,他们不知道“文革”究竟发生了什么。广东作家秦牧曾这样评述文革:“这真是空前的一场浩劫,多少百万人颠连困顿,多少百万人含恨以终,多少家庭分崩离析,多少少年儿童变成了流氓恶棍,多少书籍被付之一炬,多少名胜古迹横遭破坏,多少先贤坟墓被挖掉,多少罪恶假革命之名以进行!”
    
    也许大多数怀念文革怀念过去的人,他们其实怀念的并不是文革和过去本身,而是怀念文革和过去所代表着的自己的童年,以及被埋葬在记忆深处的许多青春时候的故事。比如知青们怀念下乡的时代,不能说下乡就是美好的,美好的原因不是下乡,而是那个时代代表着的自己的青春以及跟青春有关的许多回忆。更多的人怀念文革是因为对文革有错误的幻想,中国一些年轻人沉湎于扭曲的历史观,对并不遥远的沉痛教训一无所知,进而在无力改变的腐败、不公和挫败面前,一厢情愿地幻想通过非民主、非法治等非常规手段治理社会。
    
    今天,当远离文革的西方文明国家因为害怕犯同样的错误,而纷纷开设文革纪念馆时;深受文革毒害的中国人却还想重回文革?我们已经错失了很多历史机遇,今天运载我们的是“现代文明最后一敞末班车”,只能前进不能后退,后面是万丈深渊。下一个巨坑就在我们的脚下,一旦跌下去就会万劫不复,永远失去东山再起的机会。何去何从?全在所有中国人的一念之间。(文/风青杨  微信号:qingyang7788)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433141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文革中长大的中国老人 爱嘈杂集体活动 (图)
·官媒发文围攻韩寒 一股文革大字报味 (图)
·汕头文革博物馆今年纪念活动被叫停 (图)
·一个试图打破文革沉默的民间博物馆
·红卫兵墓园:文革死难者的尘封往事 (图)
·郭宝胜:拆毁三自教会教堂十字架,中共宗教政策出现文革化趋势
·薄厚都不行官官自危 文革又要来了? (图)
·文革遗风?习近平独裁式反腐令人忧 (图)
·大学生拍"文革批斗"毕业照被批亵渎历史 (图)
·“文革”有位部级干部爱潜规则女演员
·习近平号召官员互批 现场恍如文革 (图)
·中宣部前副部长王大明呼吁彻底清算文革思维 (图)
·中宣部前副部长呼吁彻底清算文革思维 (图)
·元帅之子:文革时希望“解放全人类” (图)
·文革中清华是“民主政治的试验场”吗
·文革遗毒 习近平其实是在走薄熙来的路线?
·宋彬彬为文革恶行道歉新动态:遗属声明斥“虚伪”
·文革被打死教师丈夫:不接受虚伪道歉
·毛泽东文革中回湖南衡山拜见道士对白
·武汉”文革“受害者夏幼华给武汉中院院长的信 (图)
·宁波政府坚守文革错误,仍在非法关押被冤老人
·再次请求发还我家“文革产”房屋/李诗蓉 (图)
·台属、中菲混血归侨张振强“文革”遭害致死
·文革在山东机床附件厂的重演
·武汉经租房文革产2011年最后一天
·文革10年的成就空前绝后!
·资产阶级自由化——一个沿用至今的“文革”概念
·否定"文革"的摘桃派就是中共第三代领导人(一)/上海郑恩宠
·文革给我造成一生的惨痛/毋秀玲
·甘肃庆阳:重演“文革”闹剧——主管处长的舅舅秘密优先拿到国有资产?/肖石
·“文革”闹剧还在上演-甘肃庆阳大搞“人人过关”
·我从文革中得到什么?
·木然:文革遗风来袭 (图)
·童大焕: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文革 (图)
·余英时:追忆揭露文革真相的澳大利亚汉学家李克曼 (图)
·长平:「文革」未曾远离 (图)
·章文:文革遗毒阻碍实质变革 (图)
·张鸣:否定文革与人性复苏 (图)
·滕彪:习近平要回到文革吗?
·黎学文:文革式批判韩寒可休矣 (图)
·王德邦:文革后被枪杀与十八大后被抓捕的惨状 (图)
·周实:谭合成的书--《血的神话——公元1967年湖南道县文革大屠杀纪实》
·陈维健:“文革”再来借官二代人头救红二代江山
·“文革”再来 借官二代人头救红二代江山/陈维健
·郭宝胜:严重迫害官办教会是宗教政策“文革”化的标志
·习王反腐对广大官员的压力,仅次于文革/杨子
·俞心樵访美、太阳花学运、文革日《归来》。。。/刘浩锋
·文革死难同胞,四十七年祭/彭祖龙
·文革与89民主运动,都应予平反/王希哲
·谢选骏:国民党曾经发动的“文革”
·解滨:全能神刘浩峰吹响了文革集结号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