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山西大老板拒参加晋商大会:怕回不来
请看博讯热点:令计划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9月07日 转载)
    从去年到现在,山西一省之内,8名副省级官员、已知的十数位其他级别大小官员和国企负责人相继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如此空前的贪官规模,使得山西一举超越四川、云南、江西等省,成为方兴未艾的反腐大戏中“受灾”最重的官场。如此令人咋舌的集团规模性贪腐,正如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刘云山在宣布对省委书记袁纯清的职务调整时明确指出的:“山西省的政治生态存在不少问题,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形势严峻。”
    
     山西的政治生态究竟出了多么严重的问题?卖官鬻爵、帮会横行、践踏政令,山西政治生态之腐坏崩塌到何种程度?政商利益输送网络发达到何种地步?这些在产煤大市吕梁有着最为突出的表现和折射。《中国经营报》记者通过自己的长期调查,试图管中窥豹,展现山西隐秘的政商利益地图。

    
    调查一
    
    “黑金”助官员升迁  权力“反哺”金主
    
    吕梁“官网”
    
    陈川平、聂春玉案发后,山西大量局、处级干部被调查,其升迁路径,多与吕梁相关
    
    发生在山西省的铲腐风暴似乎呈现出向纵深开掘的态势。截至目前,前省委常委申维辰落马,金道铭、杜善学、陈川平、聂春玉、白云5名当任省委常委和令政策、任润厚两名副省级领导也均相继落马,他们已经被揭露的主要贪腐事迹均发生在在晋任职期间,这预示着将有更多的稍低级别官员以及商人被波及。
    
    据《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在陈川平、聂春玉被带走后的三四天内,即有大量其他官员被调查,包括太原市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柳遂记,晋能集团董事长刘建中、山西省人民检察院政治部主任武传慧、吕梁市人大副主任郑明珠、山西离柳焦煤集团前董事长邸存喜、山西大土河焦化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贾廷亮、山西中阳钢铁有限公司董事长袁玉珠等。
    
    上述被带走的人员中,官员皆为长期统揽地方最高权力的主官和组织人事部门主要领导,商人则基本都是有称雄业内多年的行业领袖。9月3日,山西召开“第二届晋商大会”期间,一位吕梁商人告诉记者,他意外地被市里通知要求去参加这个会,因为吕梁“最牛”的企业家邢利斌、贾廷亮、袁玉珠都不能出席,其他一些有份量的老板有各种顾虑,怕“去了就回不来”不敢出席,任务就落在了他这个小老板身上。
    
    另外,也有人被带走多日结束调查。多个独立消息源透露,太原市国土局原局长张宝玉已于9月4日结束了调查,山西煤销集团原副总经理乔平在8月结束了调查,东义集团董事长穆锦辉于6月结束了调查。
    
    不愿具名的办案人员向记者透露,现在接受调查的涉案人员之多,已经超出办案人员精力,硬件设施如看押场所等也已不足。
    
    经济起飞只有十几年时间的山西“新型煤焦基地”吕梁,成为此轮山西反腐风暴的重要策源地。
    
    遥远的伏笔——邢利斌、聂春玉
    
    邢利斌和聂春玉的交集起点很早。2002年,遭遇挫折之后的邢利斌以仅剩的一座租赁经营煤矿——金家庄煤矿为底子,斥资8000万元买下国有兴无煤矿,组建联盛能源公司。而就在这年之后,煤价开始缓慢回升。正常经营的煤矿难有盈利,但已能持平。煤价正处于暴涨前夜。以临县黄家沟煤矿的5#煤吨煤售价为例:2000年28元;2002年120元;2005年300~500元;2008年800元。这时,邢利斌对吕梁的国有、乡办煤矿,以买断资本、租赁经营等方式展开收购。收购伴随着煤价飞涨进行,至2006年前后,联盛在主业上已拥有16座煤矿、三个坑口洗煤厂。
    
    本报记者采访到原来在吕梁市煤炭局后勤部门工作的一位离职干部,他回忆,邢利斌飞速扩张时的前期工作,都是在一位时任柳林县主管煤炭的副县长大力帮助下完成的。那位副县长替邢利斌疏通政策通道和打理外部环境,邢利斌也取得了聂春玉的支持。2005年《山西晚报》曾有过关于联盛“贷空柳林信用社”的报道,报道称,时任吕梁信用联社理事长的李马全用农信社资金支持了邢。
    
    后来,那位副县长调到吕梁市煤炭局任副局长,不久悄然离职。
    
    聂春玉和邢利斌的又一次交集发生在华润电力并购临县黄家沟煤矿之前的2008年12月——邢利斌先行参与了对该矿的托管经营。黄家沟矿是地方国营煤矿,1997年进行了股份制改造但未能登记。2005年托管给一名商人王某经营。黄家沟煤矿原高管称,2008年12月,聂春玉授意要求临县将该矿“再国有化,再公司化改制”,以便引入联盛能源。据该原高管回忆,董事长王某曾公开对他们说过,聂书记给他打过电话,要他听从政府安排。再一次“国有”后重新“改制”,由王某的公司和联盛能源联合托管。
    
    而接着,2009年4月华润集团和邢利斌合资成立的华润联盛代替联盛能源成为托管方,和原托管方——王某的企业订立《补充协议》,“另外向甲方(即王永强)支付人民币3亿元”。
    
    2010年,黄家沟矿产权整体转让给华润联盛,转让补偿11.16亿元,临县政府拿到1.6亿元,剩余9.56亿元归了属王某。
    
    在托管和并购中得到巨额款项的王某现在处于“潜伏”状态,行踪不定。记者拨打职工们提供的电话,对方说自己“不是王永强”。
    
    黄家沟的收购文件透明度问题和款项分配问题被该矿原职工不停举报。2013年五一节前后,国家审计署的一支审计队伍曾对这一并购矿进行审计。但煤矿两位原来的管理层干部回忆,审计主要针对的是2005年那次托管,而不是并购前后的那些变化。而且其中一位干部认为,他们审计的是一部假账,标志性考量是:黄家沟矿没有批准2#煤层,但建矿以来一直在偷采该层煤直至被整合前,这是煤矿重要的营收和利润来源,但该部分收入都在真账(暗账)上,不会正式入账。他认为,如果审计的是真账,煤矿逃税案早就爆发了。
    
    因上述托管及并购细节多年不公开,职工认为利益被侵占,于8月23日停工,现华润联盛黄家沟煤矿已停产十多天。
    
    2011年1月,聂春玉升任山西省委常委、统战部长。这时指向聂依靠煤老板的“买官”传言曾在山西的社会中甚嚣尘上,坊间舆论指称邢利斌和在交口盗采煤炭的“福建帮”或为其金主。但这些传言并未得到任何回应。
    
    从邸存喜到苏达仁——文艺连起你我他
    
    8月26日,山西离柳焦煤集团前董事长邸存喜被带走接受调查,他是近日吕梁众多落马人物中唯一一个国企领导。
    
    邸存喜,吕梁岚县人,部队复转军人,曾任吕梁地方国营兑镇煤矿矿长、改制后的离柳集团首任董事长兼总经理,2011年7月卸任退休。吕梁市煤炭工业局的一位老干部告诉记者,邸存喜言语谨慎,思路清晰,有能力,同时爱唱爱跳。约在2000年即煤炭形势最差、国营煤矿生存艰难的时候,由其岚县籍老乡郭海亮从岚县调至兑镇煤矿负责。郭海亮也是文艺爱好者。
    
    该煤炭局人士介绍,邸存喜在离柳改制后,煤炭形势一直向好,在此期间,邸通过与自己交好的著名部队文艺明星认识了曾在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任教的名人苏达仁,从而有了后来的北大青鸟和邢利斌的联盛能源对离柳的增资协议。
    
    吕梁市纪检委的一位前常委清楚地记得离柳集团曾为纪委赞助过一台晚会,许多一线著名演员都是邸存喜自己请来的。公开报道显示,2008年12月,由离柳集团赞助,吕梁市举办“廉政晚会”,阎维文、李玉刚等到场。据《财经》报道,北大青鸟集团曾赞助总政歌舞团歌手谭晶在上海的演唱会,苏达仁以执行总裁身份还与谭晶一起揭晓了上海世博会志愿者主题歌《世界》。2011年,北大青鸟再次作为承办单位出现在阎维文“钢枪玫瑰”演唱会中,北大青鸟董事长许振东任出品人,苏达仁任总监制。
    
    2011年1月,由联盛集团与北大青鸟矿业科技有限公司分别出资90%与10%组成山西青鸟联盛能源投资有限公司。当年9月,离柳集团与青鸟联盛签署增资扩股协议,市国资委持股51%,青鸟联盛注资40.64亿元持股49%。但这一合作遭遇了邢利斌撤资,并未成功。邸存喜身边的一位朋友告诉本报记者,邸存喜“被人涮了”,公司都不可能从中获利,邸存喜至少不会是因这场合作被调查的。
    
    苏达仁在北京、香港的演艺界、政商两界有非同寻常的广泛人脉。3月中旬,山西联盛集团董事长邢利斌被从机场带走调查,随即,苏达仁从香港返回大陆后也被控制。
    
    此前,多位在港内地企业家向记者表示,苏达仁是邢利斌接触一些高层家族的中介人,也是金业集团董事长张新明认识军界、政界高层及其家属的桥梁。山西两大煤老板通过苏达仁交会,并介绍多名晋官在此寻找“升官通道”。
    
    山西本地有人确信,邢利斌、张中生以及聂春玉等都是通过邸存喜结识苏达仁,再通过苏认识了北京诸多高层及其子女的。
    
    郑明珠时代的交口“福建煤帮”
    
    与邸存喜一起被带走调查的吕梁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郑明珠,即是交口县多年主政者。2001年4月至2006年6月,郑明珠任交口县委副书记、县长;接着,郑任交口县委书记,直至2013年3月退到市人大。郑明珠任书记期间,经历了福建煤帮以露天开采方式疯狂盗采煤炭、被舆论狙击、被打击、找到“红帽子”公开盗采直到2013年以来渐渐式微的全过程。
    
    福建福清人约在2004年被引入。山西福建商会的会长余乃安曾向记者介绍,他们是山西从港洽会上招商进来的。福清商人在看到灵石等地“大揭盖”露天采煤的丰厚收益后,希望也在山西进行露采,但山西并没有批准露天开采的权力。以“地质灾害治理”的形式处理并对外称,煤炭产品是治理灾害时的“少量副产品”。
    
    交口县因煤炭资源埋藏浅,和晋中昔阳、大同浑源数县成为福清帮进入山西后最早进入的地区之一。但山西地表生态脆弱、村庄密布、耕地较少,并不适于像内蒙古那样的露天开采。
    
    2007年,《山西晚报》揭露交口永远庄盗采惨状,同年7月,山西省政府被迫下文,禁止“以治理地质灾害等名义盗采资源”的行为。但福清煤帮的这些行为并未真正停止,而是在勾结、收买监管者之后,继续私采。
    
    记者见到了山西能源产业集团行政机关的一名干部,据其介绍,当郑明珠在交口当政时,福建人的私挖滥采牵扯到吕梁、山西省的复杂利益,他作为一个县长或县委书记根本无法阻止也无法调停,后来,山西能源产业集团即是在交口县被选中的一个国企成为开采主体该国企在交口县桃红坡、双池、回龙统领并成立了新建、晟凯几个煤矿。
    
    据记者了解,国土资源部迄今尚没有审批过山西的露天开采煤矿。
    
    今年3月,山西省原纪委书记金道铭被宣布接受调查后,晟凯和鑫建的福建老板都已失联。
    
    据记者调查,交口县的福建人不是只有一个团伙,他们互有联系但背后各有其“靠山”,郑明珠可能亦在这一网络中沉沦。
    
    来源:中国经营报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175045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山西官场震后重建:已有3名省部级官员奉调入晋
·山西官场地震后,令计划首次公开亮相 (图)
·官商勾结晋官难当 山西官场腐败揭开一角
·山西官场大地震 省委书记疑似已经落马 (图)
·山西官场地震 7名副省级官员落马 (图)
·山西官场再现地震 两常委同日被调查 (图)
·山西官场持续震荡,再有高官落马 (图)
·山西官场大地震 中共剑指下山老虎
·山西官场评金道铭:胆子太大 多大案子都敢管 (图)
·山西官场太荒唐 轮奸犯樊宇竟然当县长
·童大焕:山西官场大地震要害何处 反对官僚资本 (图)
论坛最新文章:
  • 中国反腐新动向 高官断崖式降级
  • 特朗普怎样输给了CNN?
  • 艰巨一周考验英国脱欧谈判
  • 看中国限制垃圾进口的环保效应
  • 中国真实的马克思主义与理想化的马克思主义
  • 北京两手 拟再扩大开放
  • 马尔代夫要退出与中国签订的自由贸易协议
  • "中国外交官文质彬彬怎会闯巴布外长办公室?"
  • 洪森回复美不安 许诺柬不允中国建海军基地
  • 有为苏州马拉松丢国旗失金牌选手捏把汗
  • 中国半导体业开始自力更生
  • 龙永图公开批评中国对美贸易战失误
  • 虽久经考验与忠诚 高层无出席胡耀邦雕像礼
  • 杜特尔特献殷勤说退休后想在中国颐养天年
  • 法国文学泰斗让·端木松离世一年后出新书
  • 前首相纳吉拒绝入席被告座或被庭罚
  • 加大吸引来法外国学生 法推出大学招生改革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