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贺智:巡视组印象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8月3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背景:
    我是江苏常州贺智,一普通中年妇女,因一个小刑事案件有过两个关联诉讼,还在程序进行中。我深知信访的概念和风险,所以一直坚持与它泾渭分明。鉴于目前全国行政和司法大信访、稳定压倒一切的环境,我一直小心翼翼地在法律框架下敦促个案的解决并以个案推动地方行政机关依法行政、执法规范,推动司法程序公开公平公正,以改善我们居住城市的法治环境,以实际行动支持中央政府建设法治国家的决心。
     由于有去巡视组反映问题上访户被截访的传闻,由于青奥会的安保现状,尽管我一直认为自己是正常普通群众,但现今的社会环境下还是希望得到相关部门的认同肯定,因此,我在8月26日下午14:15约好与我直接有关联的基层一线领导:社区书记吴红琴和辖区派出所教导员,进行了沟通交流,他俩都一致肯定地表示我是属于正常群众,可以自由买票去任何地方,没有人会跟踪我,我也告知他们我会在27日和委托人去南京巡视组、省高院和省高检办事。当晚近22:30一委托人有事决定不去了,为了避免另一位委托人(拆迁户)发生被截访的事情,所以我通知他也别去了。我想只有我一个人去转交别人的材料应该没有问题,同时我更想见证一下我是否真的属于正常群众。为了保险起见,我邀请了一个已经去过巡视组的南京朋友(下称刘)陪同前往,为了方便,我在网上支付了巡视组所在京西宾馆的房费。

    京西宾馆:
    漓江路上的京西宾馆西门前站着一长排警察和保安,马路对面散落着一群或三三两两的奇怪人群,沿京西宾馆的围墙往北门去的路,由于在修路围成一个狭窄的通道,通道里有一两个保安,还有一些徘徊在那里眼光在不停搜索的人员,北门是通往宾馆大厅(现为巡视组接待楼)的正门,北门前的马路由于左右都在施工被围形成一个“工”字型地阵。
    8月27日:
    27日下午大概15:00左右我和刘到达京西宾馆北门,被告知宾馆已经被包场,不接待,我说应该网上提前告知一下,于是我准备跟刘商量改定其它地方,话没开口,一个男警察问:“你们来干嘛的?”我说:“来住宿并向巡视组交材料的”,这时一个警号215430的女警察过来赶我们走,我说:“我又没挡你们路,只是说两句话就走啊”,这个女警态度很硬,又要我们出示证件,我说:“我讲两句话就走”,她继续赶我们走,并要出示证件。我说:“那请你先出示一下证件可以吗?”这时,她看见刘拿起电话,立刻就上去抢手机,我说:“你为什么抢手机啊?很简单的事情怎么搞这么复杂?我就在这里说两句话都不成啊”,一会儿涌过来20来个警察,一个拍照,其他的围着我们,看见这个阵势,我拿出电话准备投诉,并叫刘站着别说话,这时过来一个领导模样的警察,我向他简单说明了一下情况,他给我们打了招呼,我们也就算了,决定先往西门去。大概15:30左右我们达到西门安检门,那里要求出示身份证,要求关闭手机,不习惯关闭手机的我,在那折腾了一小会,我提出要把电脑带进去,口头声明:“里面有举报资料、私人信件、银行、理财、证券等账号,这些东西都要在我可视的范围内,没有法律依据必须强制保管”,但他们就是不同意,说:“要么寄存进去,要么走人,我们这就是这规定”,16:00安检门停止进人,协调无果,我们决定明天再来。
    我决定今晚去看一下患病的南京朋友,并在她附近住宿,车过一青奥会场馆看见很多人在拍照,我也下来拍了两张照片,但是没有晒到网上,怕我们两基层领导被批评(这点我是真想不明白了),吃饭、聊天、上网冲浪。
    
    8月28日:
    28日不到10:30到达京西宾馆安检门,看来人不是很多,这次我决定一个人先进去协调,沿着规定的轨道,我来到登记大厅,大厅里似乎工作人员、警察、保安比来巡视组的人多,我就近咨询1号登记处的一位穿红色T恤的男同志(登记员005),我咨询他,他问我要了证件说:“不是什么都受理”,我说:“是省管干部和市管干部”,他从边上拿过来一个蓝色牌子,说:“要厅级以上才行,不受理”,我说:“看见公示不是说是省管干部和市管干部在党风廉政建设、作风建设、选拔任用干部、党纪政纪等四方面的问题吗?”他看看我,开始抄我的身份证并给我一张表格,我看见是省信访表,我说:“我从不信访,我是来找巡视组的,还要帮委托人转交材料,这里哪个是信访哪个是巡视组?”他说:“就这个”,我说:“跟你协调个事,安检不让我把电脑带进来,一定要寄存,我的电脑有举报资料、私人信件、银行、理财、证券等账号,这些东西都要在我可视的范围内,跟他们协商不通,你能帮忙协调吗?”他说:“你先填表格”,我说:“我一起还有个陪同在帮拿着东西呢,能先带进来再填写吗?”他说:“先填,等下叫人去带”,我填完表格跟着一个警察去安检门,当安检工作人员自行打开我的钱包时,我制止了她,我说:“我的物品你要打开检查的话,麻烦让我自己打开”。我们两人进入登记大厅,登记员009要了刘的身份证,然后说:“你已经来过了,不能进去”,我说:“我反映的事与他的又不一样,他只是陪同我的”,他说:“要进去就是第二次,第一次与第二次不一样”,我搞不明白,说:“我这里的事是第一次,他完全与我的事无关,只是我的陪同,仅仅做个见证和保镖,怎么不让进去呢?这个是什么规定?”他强调只能一个人进去,说:“不相信,你来干什么?”我说:“我当然相信岐山大叔啊!”他说:“你去找他吧”,这时,那个一开始的登记员突然过来说我骗他,“怎么变成两个人了”,我说:“我一直是两个人,什么时候要为了这个事骗你,表格上一直都填了2个人”,我找引导员协调无用,一会功夫,我都没看清,不知是谁在我表格上把2人涂掉改1人,还把刘名字划了,我坚持要两个人进去,这时走过来一警察说:“你要不要进去?你是真来反映问题的吗?不要扰乱办公秩序”我说:“你不能随便给我扣帽子啊,我只是希望你们做事能够合情合理合法,能够帮我找人过来协调吗?”我用笔记了下两个登记员的编号,坐到位子上等,我习惯性地去刘给我拿着的包里拿手机(刘坐在我边上),手机进来时忘关机了,正准备解开密码关机,一个警察过来站我边上催我关机,我说:“好,我要输密码,麻烦你转过身去”,他不转身看着我,我又说了遍,他转身后,我解锁后,看见有几条未读短讯,习惯性地准备打开看看,他说:“你想干什么?”这时又过来一个警察,上来拖我手臂,要把我拉出去,我说:“你们这是干什么,我们自己出去”,我和刘走出了登记大厅,在大院里等着,我在跟刘说:“你们南京怎么都这样的态度,还不如我们常州,是不是信访都这样啊。所以我不信访,职能部门都不能解决问题,找信访这个推诿踢皮球的部门能有用?还要碰到劳教、关黑监狱、还要被截访。”这时,我看见有人带领几个人走向接待楼,我问:“怎么比我们晚的先进去了?”一个引导员说:“你一个人去,然后往北门出去”,我说:“能否让我一个人先去接待楼协调,我的同伴在这等”,说:“不可以,你过去只能往北门走,他不能进去只能往西门出去”。快到吃饭时间了,我看见登记大厅玻璃后有一帮人在看我们,我对刘说:“不要有什么事哦,要不,我问他们把表格要回来下次再来,如果有事,你拿着我的包就走,别管我,不要跟他们发生冲突”,我们的边上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个穿咸菜色衣服的女人,这时,有个戴眼镜一股酒味的男人走过来,他挂着引导员的牌子,跟我说:“走,带你过去,他留在这里”,我开玩笑地说:“你喝酒啦,怎么酒味这么重啊?”他说:“上班怎么喝酒?”我说:“我们要一起去的”,他说:“好”,他要我把手机关机,我说:“能否开成静音,反正不接电话也不打电话,不会影响你们接待的”,他又说:“好”,我当时心里咯噔了一下,但还是跟着他走了,边上的那个女的跟我们一起在移动,她说了句什么没注意,没走几步,我接到昨晚我去看望的朋友电话,问我有没有事,我说:“没事,轮到我了,我们到接待楼了,放心吧,再联系”,(这时是11:27)话毕,我们已经到接待楼楼梯口,这时,那个引导员又对我说:“你跟我走,他留下”,我说:“刚才不是答应一起的,怎么又变了”,他又说:“好”,我们于是又走了两步,突然,他一挥手,我看见几个不明身份的人跑进宾馆大厅冲向我们,我来不及跑了,立刻把包塞给刘,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哪里拧得过这突如其来的这帮人,我大声呼救,很快被他们塞进一辆停在院里的车内,很快他们在我左右坐进两人,锁上车门,我看见窗外的马路对面有一些人在看着,也许最近是否见了太多这样的情形,所以没人奇怪,也许他们也是同类人群。前面很快坐上两个人,车飞奔离去、、、、、、
    我大声抗议他们这种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行为,质问他们是什么人,我右边的是个50岁左右的男人,要我不要动,阻止我企图拍打车窗求救,左边是一个胖胖的戴眼镜穿黑色衣服的女人,看上去也有40多岁吧,也来阻止我,我大声呵斥:“不要碰我,你们是什么人?要把我带到哪里去?”我一直质问:“你们是谁雇佣的?”后来我右手边的男人说:“什么雇佣?我们是公安”,我说:“如果是公安就把证件拿出来,给我电话核实,我碰见过假冒身份的,如果是公安,还要帮拿回我的包”,我告诉他们:“我是代理人,帮别人来转交材料的,社区和派出所都知道,你们这是干什么,赶快联系你们的主人,看是否有误会,是否把我当上访人来看了,截访的传闻果真如实啊”。他们不理我,我说:“有种,今天把我做了,不然这事没完”。前排驾驶的是个带眼镜的年轻人,副驾驶的男人差不多40多岁的样子,我继续抗议,要求他们如果是公安就出示证件,我右手边的男人拿出一个证件晃晃,我要求打开,看见是警号050476,名字叫周长*,没看清楚,我要求如果是警察就让我报警,我的包被抢夺了,他们不理我,我要其他人也出示证件,告诉他们:“是警察的话,执法时就该出示证件,我还要核实证件的真假”,其他人不出示,不过,看上去也不像警察,特别是边上那个女的。我要求借用他们电话,给市政法委书记戴源电话,给天宁区政法委书记薛国强电话,要求给我们派出所白教导电话,他们不给,我边上的男人还问我孩子多大,在哪个学校,我说:“我有权拒绝回答”,我与右边的男人说:“我看我俩属于同一个年代,原来的警察怎么跟现在差距这么大,你们都不知道这是违法吗?”我看见左边那个女的在车座袋子里拿出一张单子,上面显示是苏D-OD10730,车子一直开到南京高速入口,这时大概12:30不到,他们三个男的下车抽烟,个子都不高,开车的一直在打电话,说是等常州的车来接,那个女的坐在车上看着我,我对于他们不知真假,要求给白教导通话,后通上话后还是不放心,谁知道警匪会不会勾结的呢。我看见对面有一辆警车,我要求上洗手间,他们一开始不让,强烈抗议后,他们把车开到马路对面进宁的方向一边,我去里面用洗手间,那个女人在外面门口拦着,我出来后向警车里的警察寻求帮助,要求报警,他把窗户摇上。大概13:40的样子,有一辆依维柯开过来,走过来5个男人,我一边呼救一边向机动车道跑去,他们强制把我弄进了依维柯,我抗议这种流氓行为,我认出了有个人是我地段上的社区警察历有柱,但是同样没有穿制服,上车后依维柯跟着我原来待的那辆车往南京方向开,我看见那辆车牌却是苏D—DA192深色桑塔纳,我问:“这是去哪里?”我要求历警官给我电话报警,不给。唯一可以确定的一个真警察也是如此,我要求车上人员出示证件,没有一个出示。车子大概14:30左右到达南京的一个地方停下来,一个穿宝蓝色圆领T恤,戴一个红色徽章的30多岁的男人手里拎着我的电脑包和一个塑料袋,他把东西交给历警官,我要求当场查验物品,遭拒绝,而且送包之人态度恶劣。我的包离开我视线3个小时左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经过了多少人手?为什么宁可在高速路口等待,也不尽快还给我?在给谁留时间?大概16:40的样子车子开到了兰陵派出所,下车后,我一见白教导就一顿火,把事情经过对他说了一遍后,他也很委屈,把我的物品还给我,我的朋友们赶来派出所,见证了我收到的物品,我的苹果电脑已经摔坏并已经被人打开过,我的苹果平板外表看不出什么,我的三星S4手机有擦痕,我的钱包里的钱500多元还在,但被放在其它夹层了,我卡包里的银行卡和现金卡,少了一张1000元的,并且摆放顺序与我自己的习惯完全不同。我身上有一些皮外伤,已于当晚拍照,并在29日新浪微博@maggiehe上发布,29日起床后感到自颈、肩、后背、腰、臀都开始严重酸痛,右手手腕无力,左手中指肿胀不得弯曲,白教导打电话来说要我多休息两天就会好的。
    出来后获知,我的朋友刘看见我被他们反绑手臂,摁住脑袋弄进车里的一瞬间,自知无法抗争,按我要求迅速离开,但没走20米,被一群带着牌子的人强行摁住,并抢了他的手机和我的包,说他无权保管我的东西,他抗议无效。他出去后大概12:00多用公用电话报了警,大概12:30警号015796处警,并在16:30左右把他的手机还给他,刘问他们要我的包,此警察说:“不要你管,会还给她的”,刘问我的情况,他说已经自由。刘联系我,电话没人接。
    据说上面要求直接传唤我,原来,传唤可以没有事实就可执行!幸好,常州警方最终没有执行这个错误指令。这两天在巡视组驻地,刘一直很少说话,但见证了信访工作者的傲慢和无法无天,见证了百姓可以在众多警察眼前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而呼救无门,见证了罪名可以任意构陷!正是因为有刘的陪同,才使构陷流产,否则我纵然浑身是嘴也无法说清,感谢你,我的朋友。
    这次失去自由的5个多小时,那些人在巡视组的眼皮底下做了些什么,在工作组大院,你相信吗?这一切!我完全没法相信繁华的省会城市隐藏着如此嚣张犯罪?这就是我们真实的法治环境?这就是省政府各部门及各市支持并保障正常开展的巡视工作?这难道不是公然对抗中央政府的行为吗?这难道不就是本次中央巡视要剑指的的突出问题吗?岐山大叔:江苏的黑暗看来不止于周氏,多杀几个回马枪吧!
    
    小常识:
    中央巡视组被誉为“钦差大臣”、“八府巡按”,根据巡视工作条例,巡视组是针对巡视地区领导班子及其成员和下一级领导班子及其成员在党风廉政建设、廉洁自律、作风建设、选拔任用干部上的不正之风,违反党纪政纪等问题,进行受理,对于不属于巡视范围的问题转给信访部门处理,所以巡视工作不是信访。
    
     2014年8月30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355133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陈秉中:中央巡视组掩盖河南血祸黑幕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图)
·江苏维权人士刘友仕、贺智在巡视组门前被带走
·王均芳到南京向“巡视组”反应情况已被限制自由二十四天 (图)
·中央巡视组掩盖河南血祸黑幕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图)
·南通多名访民向巡视组举报遭当地政府严密监控
·河北访民一天八进翠平山见巡视组遭拒
·河北卢占琴要见中央巡视组诉冤 被锁在乡政府内
·吉林100人请愿中央巡视组 警察等抢条幅群殴访民 (图)
·吉林访民请愿中央巡视组 遭到警察抢夺横幅和殴打
·陕西山川造林投资者在西安向中央巡视组投诉 (图)
·河北地方政府将中央巡视组关入“笼子”中
·成都现400人长龙 千人聚中央巡视组 (图)
·吉林50人请愿中央巡视组 8名特警等送走3访民 (图)
·省级驻地截访:中央巡视组被关进了笼子
·中央巡视组两举报人遭断筋、多处骨折 (图)
·两访民向中央巡视组伸冤 遭黑帮追杀打断筋骨险丧命 (图)
·巡视组进驻上海两千访民伸冤 习近平进沪剪除江泽民“蜘蛛网”? (图)
·中央巡视组驻地公开 上海民众排队上访
·苏州维权户钱才珍因见“巡视组”被软禁在家
·向进驻河北省的中央纪委巡视组实名举报1:
·河北访民今日见中央巡视组又遭围堵 (图)
·徐丽艳、孟海霞因见巡视组被劫持软禁至今 (图)
·河北访民夜访中央巡视组被拒 (图)
·武汉市汉阳区用假巡视组骗取访民上访材料
·紧急关注:江苏南通徐丽艳见巡视组软禁46多小时 (图)
·中央第六巡视组门前又一访民遇险
·四川遂宁抄家中央巡视组举报人胡开荣
·马桥镇失地农民在中央巡视组举报控告马桥镇违法征地13000亩的违法行为 (图)
·中央第二巡视组在接待中的现象真奇怪/上海孙宏萍 (图)
·浙江钟亚芳被不准去见中央巡视组还遭监控人员威胁
·中央巡视组到浙江巡视最害怕萧山官员和杭州官员?
·郑州李金龙,刘桂芳给中央巡视组 省委书记郭庚茂、省长谢伏瞻,河南省纪委报告
·拘留证4年后使用 开封警察对抗中央巡视组施暗计 (图)
·向在津巡视组提供任桂红贪腐线索 (图)
·中央驻河南巡视组,是不是睡觉了? (图)
·中央第八巡视组驻地保安蚊子赛老虎 (图)
·辽宁访民赵广军拜见中央巡视组后被软禁 (图)
·中央巡视组赴河南被包围意味着什么?
·巡视组反馈的信息显示出山东老虎的猖獗/石三生
·巡视组撤离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石三生
·中央巡视组三峡反腐,真能动得了李鹏?
·致中共河北巡视组举报:河北三级公安为黑社会充当保护伞/李凤华 (图)
·河北省巡视组巡视的真正意义解析/李凤华 (图)
·吉林冤民李秋伟致中央巡视组项宗西组长马瑞民副组长的公开信 (图)
·图片 河北保定访民李凤华等满市寻找河北第一巡视组 (图)
·蔡慎坤:粮库大火与中央巡视组有无关系
·向巡视组“烧钱”是在给特权“烧香”
·薄熙来与中央巡视组的较量『上篇』/姜维平
·希望中央巡视组到重庆是“加油”而不是“踩刹车”
·郭建林:省委巡视组唐处长您在哪里……
·福建寿宁林农致莅闽的中央巡视组控告信(图)
·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者及亲属致中央莅闽巡视组第一封信(图)
·中共反腐,效法古代:巡视组要学海瑞莫当何坤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