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郭春平:8月26号夜晚被非法传唤小记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8月28日 转载)
    
    2014年8月26日夜里十点多,我回到黄浦区塘口村(我在广州的临时栖居之所,一个小城中村)。因为居住的人少,且离中山大道有段距离,所以无论白天还是夜晚,小村庄却有着自己的一片宁静。夜晚街上的人乘凉的,路边大排档吃饭的,与往常一样的节奏,没什么异样。
    

    塘口大街的池塘边上停满了车辆。当我经过一辆挂着粤B牌照的轿车时,三个陌生人从车上跳下来,其中一人在身后小声叫了我的名字,还没等我回头,两个人已经从背后摁住我的肩膀并扭住了我的胳膊。
    
    一辆粤B(深圳)牌照车上的陌生人在街上突然对我强行控制,着实惊吓了我一下,难道我遭遇了黑社会绑架?还是跨市抓捕?
    
    我一边挣扎,一边大声喝问他们:“你们是什么人?干什么的?为什么抓我?”
    
    抓我的一个人说道:“等会儿你就知道了,配合点,别吵吵!”
    
    很像广州国保以前抓捕我时的语气,我顿时明白了对方是什么人。
    
    于是我大声质问:“你们抓人要出示证件,要有法律手续,你们的证件呢?”
    
    我的大声质问,吸引了周围人的目光。
    
    一位国保掏出证件,在我面前晃了晃,就收了回去。
    
    我仍然质问他们:“是以什么理由抓我?要传唤我,就要有传唤证。”
    
    这时,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一个以前抓捕传唤过我的广州国保走过来,恶声说道:“你这个流氓,想抓你就抓你,要什么法律手续?”这个卑鄙无耻的国保,为了污名化抗争者和掩饰自己的可耻身份与行为,竟然恶狗先咬人,误导周围不明真相的人!
    
    “打倒共产党!”“自由、民主、宪政!”“反对独裁!”,对着周围的人,我高喊口号,也便于向群众表明自己抗争者身份。。
    
    这个广州国保顿时大怒,说:“好,你叫,你不配合是吧?我塞住你的嘴,让你喊!”
    
    这个穷凶极恶的国保抓起一个我随身携带的苹果,恶狠狠地往我嘴里塞,另两个国保强力扭着我的胳膊,我被他们摁在一辆面包车的后背厢处,动弹不得。
    
    僵持了一会儿,国保把苹果拿开,要我不准再喊,要我老实配合点,不然就不客气。
    
    我往地上吐了口唾沫,感觉嘴里有血迹吐出。
    
    随后,这个国保简单的搜了我的身,把我的手机、上衣口袋的羊城通卡非法搜走。
    
    这时,另一位以前抓捕传唤过的国保走了过来(此国保应该是他们的头目)。我讽刺的说道:想不到还要劳你的大驾!
    
    “你来广州多长时间了?以前把你送回去,你又来广州想捣乱是吧?”他阴沉沉的问道,
    
    我:“首先广州不是一个国家,广州也不是你的广州,我作为合法的公民,我想来就来!,我追求民主,有什么错?你为什么非法抓我?你拿法律手续来!”
    
    国保:“你能来,我就办法让你走!我们是警察,当然可以抓你。”
    
    我:“你们不是警察,你们是国保!是党卫军!”
    
    此时另一个国保走过来,抓住我的胳膊,“走,跟我们走!”,随后 ,我被几个国保押到了黄埔区渔珠派出所。
    
    不明身份的人在大街上随便抓人,许多人围观的情况下,村口的两个保安,却无动于衷,没有任何反应,事后想想,看来晚上对我的抓捕,广州国保已经与村里的保安打了招呼。
    
    被带到渔珠派出所后,在大厅里,一个国保与保安对我进行看守,在大概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并没有立即对我进行讯问。我问了下保安时间,他说现在11点的样子。
    
    他们问我要身份证,我推说身份证没带身上,在我的委托律师隋牧青处。我想,如果他们真的找隋牧青律师查找我的身份证,那隋律师就会知道我目前的处境。问住址具体是那里,我说现在工作还没着落,居无定所。
    
    在渔珠派出所大厅里,沉默中坐了一个多小时后,广州国保(他们的头目)开始对我进行做笔录。我追问他:“你现在以什么理由抓我?”
    
    国保:“不是抓你,是口头传唤。”
    
    我:“口头传唤也需在有个理由啊?”
    
    国保:“我怀疑你涉嫌扰乱社会公共秩序。”
    
    笔录开始无非就是个人身份情况与家庭情况的讯问,问过这此些之后,他开始切入正题。
    
    “你认识杨茂东(郭飞雄)吗? ” 国保此话一出,立即让我警觉起来。
    
    著名异见人士人士郭飞雄(杨茂东)自2013年8月被广州国保以所谓“聚众扰乱社会公共秩序罪”抓捕,郭飞雄(杨茂东)、孙德胜案有可能于近期开庭。世人都知道,这是中共当局赤祼裸的政治迫害,
    
    此时,广州国保问我这个问题,是什么目的?是不是想搜集不利于郭飞雄的证据?
    
    “不认识”,我答道,这是避免纠缠的办法。
    
    “不认识?”该国保有点扫兴,冷笑着说道。“你说你不认识杨茂东,这有意思吗?,你不认识杨茂东,那你为什么为他捐钱?”
    
    在被国保抓捕传唤前,我一直在思考,是因为什么事抓捕传唤我。该国保的这句话,一下子让我明白了原因。
    
    26日下午三多,我到天河区看守所,想为郭飞雄、刘远东、孙德胜存点钱,希望能对他们在看守所的生活有所帮助。而且,计划为孙德胜多存点。但到了窗口,工作人员说天河看守所里面目前不卖商品,已经一年多不收现金了。这让我有些失望。因为一年以前,我和孙德胜曾来这里,为刘远东存过钱。但是在我进行一番繁琐的身份登记之后,既不允许为他们存款,也不给我查询他们的账户情况,我不仅铩羽而归,不想还招来了特务抓捕。
    
    我:“我没有给他捐钱”,我仍然是避免纠缠的回答。
    
    国保:“那要不要把证据拿出来给你看下?”
    
    我:“你有证据,你尽管拿出来好了”,我想,如果拿证据,一定是天河看守所查询登记薄上登记的关于我的信息。如果国保把天河看守所查询登记薄拿出来,那他们对公民行为实施监控的卑鄙行为,就是自我曝光了。果然,国保没再往下回应此问题。
    
    让我感到奇怪的是,国保讯问到我认不认识杨茂东,被我否认后,兴趣大减,对我往下的讯问,竟然不再做笔录。我推测,他原本是想沿着我认识杨茂东这句话,步步深入,问一些认为有价值的东西,但我说不认识杨茂东后,就没法一步步的问下去了,其它对他来说不感兴趣、没价值的东西,他就懒得做笔录了。
    
    在余下的时间里,就是唇枪舌剑的一些对民主与独裁的辩论,问我认识广州那些人?参加了什么聚会?
    
    我说:“我认识万庆良,他天天上报纸、电视,我当然认识他,不过,他前些日子被你们的纪委带走了,下一个被带走的,是谁呢?对于聚会,是正常的人际交往,这有什么?我现在没有收入,那有什么钱去参加聚会?”
    
    国保:“你别跟我扯这些没用的东西,你的狗屁民主理论,在我这里没市场,你只能讲给你圈子里的人听。”
    
    该国保又使出一惯的五毛理论,说我这样,对不起父母,是不孝,在广州做过许多事,不敢承认,不是男子汉,成不了大事,你们这些自称民主的人士,天天吹嘘自由民主,就是在忽悠别人,其实是为了你们自己的私利,甚至故意说几句羞辱我的话。
    
    我:“你们共产党天天说欧美是敌对势力国家,但很奇怪哟,共产党的高官却争着往欧美移民,还把家属、财产都转移到欧美国家。重庆市前公安局长王立军关键时刻也是跑到美国驻成都领事馆。为什么不往朝鲜移民,为什么不跑到朝鲜领事馆?”
    
    “现在,周永康完蛋了,下一个是谁?你只不过是他们的工具而已!处在权力金字塔的最底层,相比周永康得到的利益,你得到了什么?天天忙忙碌碌,为了谁的利益?”
    
    “重庆市以前唱红打黑,公安局的同事,今天还在一起办公,明天就是同事审同事,这就是没有法治,没有人权的结果!”
    、、、、、、
    
    中间,又被非法搜身一次,钥匙此次被搜出,又扯了具体住那里的问题,有过以前被强制遣送时,自己的物品损失惨重的教训,我已提前有所防范,身上并无多少现金、物品。
    
    又是一番的辩论,和不痛不痒的问答,之后,该国保威胁我:“我希望你自己离开广州,不然,我会经常传唤你,再过三天,我就会传唤你。”
    
    我说:“走不走,是我的自由,不是你说了算。”
    
    国保将笔录打印出来,让我过目后签字。
    
    我说:“按照法律的规定,必须是两个警察出示证件,说明理由后才能讯问。而你,自始至终,不出示你的证件,不敢说你的名字,是个不明身份的人,所以,你讯问的笔录,我不会签字的。”
    
    国保:“这里有警察在旁边座着。”
    
    我:“但审问我的,却不是警察啊。所以,我不会签字。”
    
    国保:“那要不要让警察再把刚才的程序走一下啊?”
    
    我:“随便。”
    
    该国保与身边的国保低语嘀咕了一阵,另一国保,要我站在大厅里有渔珠派出所字样的墙壁前,为我拍了两张相片。
    
    之后,审问我的国保说,你拒绝签字,这份笔录同样具有法律效力。然后交待另一国保,在笔录上注明我已看过笔录,但拒绝签名。
    
    随后,将扣押的手机、羊城通卡、钥匙还给我。
    
    此时,我知道,此次非法传唤应该结束了,我说:“我可以走了吗?”
    
    国保:“你可以走了。”
    
    走出渔珠派出所后,打开手机,时间已是27日是凌晨2:30分。路上,除了呼啸而过的车流,鲜有行人。面对空旷的夜色,我不禁感慨:何时,我们可以心情安祥的走在大街上而不必担心随时被失踪?何时,我们可以心情安祥的待在自己的小家里而不必担心有人会破门而入?何时,我们可以心情安祥的享受日子的朝起夕落而拥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我想答案在每一个良知未泯者的心中!
    
    这种抓捕、传唤乃至遣返,自我2011年与袁小华、刘远东等同仁发起广州街头运动以来实为家常便饭,过往一直认为都是在所难免之事,故而懒得行诸文字。而今我觉得有必要曝光这些党卫军的丑恶罪行,不仅是为它们的恶行留下记录,更是为了我们争取免于恐惧的自由而呼。
    
    郭春平联系电话:15814819686
    2014年8月27日
    
    来源:维权网 (博讯 boxun.com)
333205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郭春平:中国大陆著名维权人士郭飞雄被失踪!
·郭春平:温和民主维权人士袁小华印象小记
·郭春平、孙德胜到看守所举牌声援刘远东被抓捕传唤 (图)
·郭春平与网络青年广州街头宣传《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被抓
·郭春平:在广东省政府门前抗议抓捕反核爆勇士之经过
·广州:郭春平等参加公民集会遭强行遣返
·广州举牌五君子之一杨崇侧记:我们在大监狱里/郭春平
·郭春平:这一天---悼念64民主烈士
·影评一则:《廉租房户郭春平和胡锦涛》/古德明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人民比独裁者还要反动
  •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21
  • 马卡连柯的代表作教育诗毕汝谐(纽约作家)
  • 16小时76800转托起生命的希望
  •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20
  •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19
  •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18
  • 花式贴金有深意漫天撒谎终难圆
  •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17
  •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16
  • 狗日的英语英文英语民族
  •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15
  •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14
  •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13
  • 让所有的微光汇聚成灿烂的锋芒
  •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12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迷幻剂是魔鬼的信使
  • 胡志伟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6
  • 台湾小小妮歡迎回🏠家
  • 胡志伟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5
  • 台湾小小妮跑去註冊Twitter❤
  • 胡志伟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4
  • 台湾小小妮川普推文🔥🔥🔥
  • 毕汝谐爱伦堡的长篇论文《谈作家的工作》毕汝谐(纽约作家)
  • 少不丁朵朵花儿向太阳,颗颗红心向着党
  • 胡志伟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3
  • 陈泱潮21.【中共生物武器病毒】事發于習近平小組長極權任上,習
  • 胡志伟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2
  • 台湾小小妮又發現幾個油管博主:消滅共匪人人有責🔥🔥
  • 胡志伟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1
  • 台湾小小妮安妮日記
  • 胡志伟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9
  • 陈泱潮20.中國大力發展生物武器,卻迄今爲止沒有《生物安全法》
    论坛最新文章:
  • 运动式抗疫
  • 韩疫情吃紧:1天新增229例 累计433例 其中两死
  • 日感染者735人 外国乘客回国后陆续发现感染者
  • 日本考虑用抗流感药对付新冠病毒
  • 法国大幅丢失文化影响力了吗?
  • 疫情影响消费港逾千餐厅关门失业率或升至5%
  • 新冠疫情倍受关注 世卫组织专家小组前往武汉
  • 港媒指林郑想靠疫情政治翻本是“终极人血馒头”
  • 第一名欧洲人死于新冠病毒 韩国确诊的人数暴增
  • 最早认定华南海鲜市场是疫源地是否产生误导
  • 伊朗议会选举 投票率似乎会很低的原因
  • 意北新增16宗确诊病例 9城下令关闭公共场所
  • 世卫国际专家组22日前往武汉了解疫情
  • 世卫警告 遏止新冠肺炎疫情机会之窗正在缩小
  • 武汉悲情:同是有情人 生死两重天
  • 方方:我的遗体捐国家,我老婆呢
  • 穿山甲走私猖獗 20年近90万只受害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