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程海:丁家喜案1月27日退庭投诉控告的情况说明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8月2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丁家喜案1月27日我退庭投诉控告的情况说明
    

    北京市昌平区司法局,并报北京市司法局:
    
    2014年6月9日,你局谷静舟、徐亚宁向我调查我担任北京律师丁家喜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案一审辩护人期间,2014年1月27日开庭时退庭拒绝辩护的情况,因为北京市海淀区法院5月22日向北京市司法局发出司法建议,说我当庭拒绝辩护扰乱法庭秩序,如不听法庭指挥、在法庭随意走动等,对我已行政处罚立案。上述司法建议描述我扰乱法庭秩序的情况不存在,是对我依法退庭拒绝辩护正当行为的歪曲。真实情况如下:
    海淀区法院书面通知我参加2014年1月27日10时在该院第二法庭审理的丁家喜案庭审,另一辩护人是北京惠诚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兴,公诉机关是海淀区检察院。同案被告人李蔚,辩护人是北京市振邦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全璋、北京锐锋律师事务所律师周立新。审判长范君、承办法官覃(qin)波、陪审员陆有才、书记员亓静。
    
    开庭后我提出海淀区检察院出庭支持公诉的三个代理检察员依法无公诉人资格,要求其变更,其他律师也提出同样的要求。理由是最高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试行第四百二十六条规定,“提起公诉的案件,人民检察院应当派员以国家公诉人的身份出席第一审法庭,支持公诉。公诉人应当由检察长、检察员或者经检察长批准代行检察员职务的助理检察员一人至数人担任”。检察官法也没有设定代理检察员的职务。因此这三个代理检察员任公诉人不适格。三人的真实身份是北京市检察院第一分院二审监督处处长检察员庄伟和处长助理赵鹏(助理检察员)、公诉二处副处长检察员周健辉。检察官法第十四条规定检察官不得在两个检察院任职,如果三人已经辞去一分检检察官职务,应该有北京市人大常委会的免职公报,故三人在海淀区检察员的任职也不合法。律师又提出三位检察官回避本案,范君认为三人具有公诉人资格且不必回避,但按照刑诉法的规定,检察员回避由检察长决定,法院无权做出决定。之后我们都提出要三个检察官和法官范君、覃波的回避请求,范君驳回,说他问过我们是否有其他回避请求,四个辩护人成均称没有听到过范君有这样的提示,且检察官的回避依法应当由检察长决定,法院无权做出决定,范君不予理睬,强制推进庭审,要控方宣读起诉书。
    这时,我拿出写好的拒绝辩护退庭申诉控告的声明宣读,理由是:
    
    1、海淀检察院在审查起诉阶段不通知律师和听取辩护意见,直接起诉,剥夺了丁家喜的辩护权;2、海淀区检察院指派三个没有公诉人资格的代理检察员任公诉人,违反法律规定,公诉人主体资格不成立,应当立即更换;3、把共同犯罪6被告人案肢解为4个案子违法,应当并案处理;4、海淀区法院范君、徐进等人2013年12月15日把丁家喜、李蔚、赵常青、袁冬、李蔚、李刚六人私自拉到法院,分别秘密审讯,没有律师在场,违法公开审理的法律规定,剥夺丁家喜人以及律师的辩护权;5、不准许律师复制本案视频证据材料,剥夺律师的复制案卷资料权;6、把6人共同犯罪案肢解成四案,拟对所有被告人处刑(刑诉法规定本罪只制裁首要成员),涉嫌枉法裁判。我认为,因为一分检、海淀区检察院和海淀区法院拒绝纠正上述违法行为,辩护权被剥夺或非法限制,为最大限度维护律师辩护权和当事人合法权利,律师有权拒绝辩护退庭申诉控告,通过法定救济途径保障辩护权。法律依据是律师法第二条,律师要“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维护法律正确实施”;刑诉法第四十七条和六部委院刑诉法意见第10条规定本级和上级检察院应当对辩护权受到阻碍予以依法保障,对辩护人的申诉控告应当查处并在10日内通知申诉控告人;最高法院适用刑诉法解释第二百五十五条规定辩护人拒绝辩护的,法院应予以准许。
    
    范君宣布休庭10分钟。恢复庭审后,范君说我违反律师法第三十二条关于“律师接受委托后,无正当理由的,不得拒绝辩护”,是扰乱法庭秩序,口头训诫一次,不接收我递交的退庭声明,继续强制推进庭审。我说我有正当理由拒绝辩护,刚才已经说了,材料上也写得很清楚,按照最高法院规定律师拒绝辩护法院应当准许,无需得到法院批准,就再次递交拒绝辩护的声明材料,要出法庭。范君还是不准许,说我扰乱法庭秩序,第二次口头训诫,并说要向北京市司法局和律协提出司法建议。我据理力争,这样僵持了约3分钟,范君同意我退庭。
    
    我退庭后不久,两被告人感觉法庭违法太严重,律师已不能依法辩护,李蔚当庭解除对周立新和王全璋的辩护委托、丁家喜也解除了对王兴和我的辩护委托。范君决定休庭,给被告人15天的时间重新聘请辩护人。
    
    当天下午,周立新和董前勇律师、包龙军先生,陪同我先去海淀区人大常委会投诉海淀区检察院任命一分检检察员庄伟、周健辉、赵鹏为该院代理和助理检察员的违法行为。在传达室联系好办公室刘姓主任(电话82510120),留下投诉材料(《紧急请求查处海淀区检察院私设代理检察员职务的违法行为》),她说节后会尽快处理。之后又去北京市检察院第一分院举报中心,30多岁寇姓男检察官接下材料(《再次申诉控告海淀区检察院非法指派代理检察员人公诉人、海淀区法院拒绝律师复印丁家喜案卷材料,保障辩护权》),说会转给海淀区检察院处理,我坚持说是投诉你院庄伟等人和海淀区检察院的违法,海淀区检察院无权处理,他又说尽快转本院有关部门处理。之后我们又去北京市检察院举报中心,称此事应当向该院纪检部门投诉,给了电话58762819,但去电话无人接听。1月28日该一分检控申处检察官刘雪松来电话59909428要求我补正控告材料。
    
    之后,我向上级检察院和法院等寄信投诉范君滥用职权两次违法对我非法训诫,要求查处追究他的违法行为,并给北京市司法局和律协特快专递,要求保障律师的依法执业权,并对1月27日退庭投诉和被两次训诫的情况做了汇报。
    
    我认为,1月27日我的退庭投诉控告是律师法、刑诉法等法律赋予律师的合法权利,有充分正当的事实理由和法律依据,不属于“不服从法庭指挥”的情形。辩护人应当服从法庭指挥指合法的指挥,不合法的指挥辩护人没有义务服从,审判长不准许我退庭投诉控告是违法的指挥,是企图剥夺我的合法退庭辩护救济权,我没有服从义务。我依法退庭投诉控告肯定要离开法庭,故退庭行走行为是合法的,不属于在法庭随意走动。海淀区法院对我的司法建议书完全是继续滥用权力对我诬告陷害。海淀区法院法官范君等人在办理丁家喜等人的案件中,多处限制剥夺辩护人和被告人的依法辩护权,法庭上对我非法训诫两次,已经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涉嫌滥用职权,在被我投诉后的四个月后又向北京市司法局发出司法建议,明显是对我报复陷害,是错上加错。
    
    6月11日曾给你局发去本文电子稿,现递交书面文字稿,二者不同的,以本稿为准。
     说明人程海
    
     北京悟天律师事务所
    
     2014年6月14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488165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近70律师联署敦促收回处罚程海决定 (图)
·关于程海律师处罚一事的律师联合声明
·程海律师要求听证“拟停止执业一年行政处罚”
·关注:程海律师面临停止执业一年处罚! (图)
·北京维权律师程海遭停业处罚一年
·程海律师:控告状兼丁家喜案二审辩护词
·程海律师诉云南公、检、法跨美国犯罪中国公民任意被构陷被判刑
·北京程海律师看望丁家喜律师,被五名警察殴打
·维权律师程海在大连被警方绑架和毒打
·律师程海向任建宇劳教案办案警察提出刑事控告
·律师程海/郑建伟对任建宇发帖案、常州访民一元劳教案办案警察提出刑事控告!
·程海/胡星斗73人要求依法立即停止劳教,释放被劳教人;继续实施劳教的依法追究渎职侵权责任
·程海律师:倪玉兰案一审辩护词
·程海律师因替丁家喜辩护 拟被停止执业一年
·程海律师起诉北京、全国、昌平区三级律协的起诉书
·程海再次控告北京市公安局丁副所长、王海雄科长
·程海国家赔偿申请书
·劳民伤财的军事面子工程海上大阅兵
·合肥遭遇拎包贼/程海燕
博客最新文章:
  • 江中学子(视频)江西宜黄官员棚改拆迁暗箱操作导致邹引娇家破人亡
  • 李芳敏14400017我必使你的名被萬代記念;因此萬民都必稱讚你,直到永永
  • 王星星中共毒害澳洲
  • 李芳敏14400014她身穿刺繡的衣服,被引到王的面前;她後面伴隨的童女,也
  • 王巨烛光之夜
  • 金光鸿金光鸿律师YOUTUBE视频“革命改变中国”,欢迎访问
  • 李芳敏1440009你的貴妃中有眾君王的女兒;王后佩戴著俄斐的金飾,站在你
  • 蔡楚蔡楚:谈谈四川的赶场和摆地摊(多图)
  • 李芳敏1440006神啊!你的寶座是永永遠遠的,你國的權杖是公平的權杖。
  • 人民最大美方觊觎香港金融地位,中央撑腰坚定一国两制
  • 李芳敏14400025我們俯伏在塵土之上;我們的身體緊貼地面。
  • 谢选骏博讯20年博客遭到锁喉断气——损失过亿!
  • 李芳敏14400024你為甚麼掩面,忘記了我們的苦難和壓迫呢?
    谢选骏美国加速了香港的灭亡
    李芳敏14400022為你的緣故,我們終日被置於死地;人看我們如同將宰的羊
    张千帆张千帆:吴淦(“超级低俗屠夫”)案中的法律问题
  • 胡志伟「生為明人,死為明鬼」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