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红卫兵墓园:文革死难者的尘封往事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8月08日 转载)
    
    红卫兵墓园:文革死难者的尘封往事" width="400
    
    
    红卫兵墓园:文革死难者的尘封往事


    廖大利去世后,家人在其墓碑前留下合影。
    
    
    【墓志铭】廖大利
    
    独有英雄驱虎豹,更无豪杰怕熊罴。我们的亲密战友许子卓、(廖大利,编者注)等三十七位同志,在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中,在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两个司令部决战的关键时刻,为了捍卫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保卫国防工厂,保护厂革命群众的生命安全,于一九六七年八月的护厂斗争中壮烈牺牲了。
    
    关于父亲的印记,47岁的廖兵只能通过照片和母亲的描述去拼凑,因为他从未见过自己的亲生父亲。
    
    廖兵的父亲叫廖大利,在儿子还有四个月就要降临人世时,他却死了。那年,他只有21岁。
    
    廖大利的老家,在重庆市荣昌县凉坪村,这里属西部山区地带。他们一家,兄妹共5人,廖大利排行老二。
    
    贫穷的家庭条件,阻碍了廖大利迈进学校的大门,但上天却赐予了他优于常人的身体条件。在他14岁时,他的身高就将近1.8米。
    
    由于家里兄妹较多,贫穷的家庭环境需要除耕地之外的途径去改变。廖大利14岁这年,改变家庭收人的机会来临,那年,位于重庆九龙坡区的国营重庆空气压缩机厂(以下简称:空压厂)在全市到处招工。
    
    廖大利在招工处报名后不久,就收到到厂上班的通知。
    
    到厂后,廖大利被分配到刨床13车间当学徒。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考核后,他才成为一名正式的刨床车工。
    
    从来没上过学的廖大利,在工作期间逮到了一个学习的机会,空压厂开办有职工夜校。趁此机会,他工作之余就到夜校上课学习。到去世前,原本目不识丁的他,已勉强能写日记。
    
    廖大利在恶补文化的同时,还努力朝着组织靠拢。职工夜校期间,他加入共青团。业务和政治上的优异表现,让年纪轻轻的他被委任为15车间小组长。
    
    厂里的同事看他能吃苦、做事有恒心,就牵线搭桥把朋友的女儿郑少珍介绍给廖大利。
    
    郑少珍还记得她和廖大利第一次见面的情景,那年她18岁,廖大利比她早出生一年。
    
    相亲见面那天,郑少珍和母亲一起去的。她打量了一番廖大利,觉得人蛮帅的。就悄声问母亲:“妈,你觉得要得不?”
    
    “看人还是看得起,耍起嘛。”
    
    在得到母亲的肯定后,廖大利和郑少珍的恋情正式开始。
    
    那是一段纯真的恋情。
    
    郑少珍说,那时谈恋爱男女双方都比较单纯,也比较保守,没有现代社会这么勾心斗角。
    
    走进廖大利的生活后,郑少珍发现,他是一个非常勤俭节约的人。她说,家庭的贫困,让廖大利在空压厂工作期间非常节约。那时候,他一个月的工资有38元左右,但每月发工资后,他都会给母亲寄去10元钱。
    
    平时,廖大利也会将自己的钱包交给郑少珍,因为家就在空压厂旁边,廖大利出门身上几乎不带钱。厂里每月发的5块多钱奖金,廖大利也是如数上交。
    
    在交往两年时间后,1967年的元旦节,郑少珍和廖大利喜结连理。
    
    他们结婚的前一年,文化大革命的浪潮开始席卷全国。郑少珍说,那时,廖大利正在申请入党。文化大革命的到来,让他觉得应该好好表现,廖大利对妻子说,我们“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不保卫,要是搞垮了囊个(义同‘怎么’)办?”
    
    于是,他第一时间投身于派系斗争中。
    
    空压厂占绝对优势的是八一五派,他们的组织被称为“空压厂八一兵团”,廖大利顺大势加入。
    
    由于只读过一段时间夜校,文化程度不高的廖大利虽积极参加派系,但他并不热衷于武斗,即便是最简单的贴大字报,他也不参加。
    
    但是随着枪械的使用,武斗形势陡然升级后,空压厂也开始传出“反到底派”到处抓人的消息。这让单独居住在厂外的廖大利感到担忧。那时,妻子郑少珍已怀孕三个月。
    
    为确保人身安全,廖大利住到空压厂宿舍。
    
    廖大利出事的前几天,他的岳母做了个怪梦:梦中,廖大利的脚挂在树上,而地上也掉落着廖大利的脚。
    
    听到这个有些不祥的梦兆,郑少珍答复说:“妈,你乱说。”
    
    嘴上虽这样说,1967年8月2日这天,心感不安的郑少珍挺着肚子来到空压厂,找到廖大利。
    
    她看到廖大利完好无损,中午,夫妻俩在食堂吃了一顿南瓜煮汤。但郑少珍没想到,这顿饭竟成夫妻二人的诀别。
    
    饭毕,突然有枪声传来。
    
    事后,郑少珍才了解到,那几天,恰逢谢家湾建设机床厂反到底派攻打空压厂。重庆建设厂前身,是两广总督张之洞在汉阳兵工厂,抗战期间迁至重庆。它是中国近代24家军工企业之一。
    
    “我出去下,看哪里在打枪。”廖大利边说,边往外走。
    
    郑少珍劝告说,“这么吓人,还是不要去了。”
    
    “打枪都是朝天上打,不打人的。”廖大利试图让妻子宽心。
    
    听到这样的说法,郑少珍也不再阻扰。
    
    出门后,廖大利碰到厂里工友叶盛世,那是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还没女朋友。
    
    两人结伴朝着响枪的地方走,途中,另有王景瑞、袁迁两名工友一路随行。
    
    廖大利四人一路摸索过去发现,打枪的地点,在公路对面的空压厂俱乐部大楼。
    
    公路与俱乐部大楼间,隔着一段台阶和一个大操场。
    
    四人过了马路,顺着台阶上行,而后趴在台阶上观察操场和俱乐部大楼的情况。
    
    安然无恙的状况,因为叶盛世的一个举动打破。趴在台阶上的他,突然站了起来。
    
    “哒哒哒”空压厂俱乐部大楼里的机枪响起,叶盛世应声倒向操场。
    
    看到叶盛世中枪后,廖大利急忙上前抢救。王景瑞、袁迁事后向郑少珍回忆说,当廖大利跪着抱起叶盛世,正打算起立转身回头时,机枪声再次响起。一梭子弹斜着从廖大利的头上穿过。抱着叶盛世的廖大利,也栽倒在地,两人当场死亡。
    
    因为郑少珍个性较强又怀孕在身,厂里一直瞒着廖大利去世的消息,直到遗体开始腐烂才被迫通知家属。
    
    “听到消息,我差点疯了。哪里找对我这么好的男人?”郑少珍说,由于自己当时只有20岁,空压厂很多中年妇女都劝她,“才(怀孕)3个多月,不要了,还可以像姑娘一样嫁人,不然带个娃儿麻烦。”
    
    这些“好意”被郑少珍拒绝了,她认为,“他又没做坏事,又没做对不起我的事,我不结婚就是了,一个人也要把娃儿养大。”
    
    在廖大利去世的那个冬天,儿子廖兵哌哌坠地。在廖兵懂事后的每个清明,郑少珍都会带着儿子去墓地看看,也给儿子讲讲他的父亲,更多的是讲他父亲的好。
    
    看着别人一家其乐融融,郑少珍会说,“划不来,还是一家人快快乐乐好些。”
    
    
    来源:澎湃新闻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138063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红卫兵宋彬彬公开道歉 打开文革罪恶潘多拉
·传宋彬彬组织过红卫兵杀人比赛 杀死七八个人
·中国红卫兵标志人物宋彬彬公开道歉
·开国上将之女 红卫兵领袖宋彬彬道歉
·山西网友爆料:太原小店区坞城路有大量红卫兵聚集
·红卫兵公开忏悔:杀人入狱后被死者父母保释
·红卫兵忏悔:举报母亲反革命致其被枪决
·红卫兵为文革劣行登报道歉 宋永毅肯定刘伯勤良知未泯
·红卫兵登广告悔文革恶行 排队打老师吐口水
·“文革”红卫兵登广告道歉:不对的事就应道歉 (图)
·文革红卫兵报纸登道歉启事 “沉痛反思”
·重庆红卫兵墓园清明节开放 埋葬数百武斗遇难者 (图)
·莫言自称有罪:当过红卫兵 为前途让妻子流产
·微博“大字报”揭丑运动 引发网络红卫兵忧惧
·薄熙来的文革经历和他中南海里的“红卫兵战友们”
·薄熙来的文革经历和他中南海里的“红卫兵战友们”/宋永毅
·薄熙来案即红卫兵内斗 抢班夺权不成终倒台
·宋永毅评薄案即红卫兵内斗 抢班夺权不成终倒台
·王书瑶:大国之道和红卫兵思维 (图)
·习近平的红卫兵外交政策一败涂地/陈维健
·查建国谈红卫兵
·张洞生:挑衅越南是狂妄的红卫兵掌权者们冒险主义的一次大失败
·刘自立:红卫兵搭上改革派
·闲人维杰:红卫兵 会给中国带来什么希望?
·郭宝胜:太阳花学运是“红卫兵”吗“?
·项小凯:中国特色的“红卫兵恐惧症”
·张洞生:习总红卫兵外交天下无
·信力建:从水浒传到红卫兵 (图)
·金观涛:共产主义变了 红卫兵是不死的理想主义 (图)
·唯色:拉萨“红卫兵墓地”与西藏文革疑案
·亲历当年文革的广州红卫兵反省之二/真史诤言
·红卫兵登报道歉是人性良知的回归!
·解龙将军:不要把毛泽东的强奸推给红卫兵
·我对大学生“红卫兵照”的一点思考/大漠鱼
·老红卫兵为什么没有忏悔?/仲维光
·钱理群:对老红卫兵当政的担忧
·把红卫兵问题说说明白!/刘自立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