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许娟:我被国宝绑架的25小时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8月0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我被南京市公安局国宝绑架,限制自由的25小时
    2014年7月31日,我来到福润雅居翠竹园,看望肺癌晚期的老友吴亦芳。大约3点,我和顺路的刘友仕离开吴亦芳家,走到小区,门口突然从我四面冲出3.4人,“许娟你和我们走一下,我们找你谈话”
    我(以下简称许):“你们是谁?”
    国宝T:“我们是南京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的,我们以前见过,你别装不认识,现在找你了解问题。”
    我:“你们要找我。拿正规手续来,传唤证呢?没手续不和你们走。”
    国宝:“我们现在是口头传唤你,不需要传唤证。”
    我:“我在犯罪现场么?”这时一个国宝就上来拉住我,我只能本能的喊救命啊救命,此时小区门卫出来,带红袖章的人也出来。
    国宝B:“我们是公安局的,抓人”
    这时来了一个巡逻警,只见另一个国宝W上去,咬耳朵。警察不在说话。
    而我已经被他们拉到停在小区大门口黑色桑塔纳后座上,左右坐了两个国宝。
    我坐在车上发现,前面又停了一辆依维柯,一个国宝已经拉住刘友仕,把他押到依维柯上。
    目测一下,大约出动8人以上的国宝,依维柯里,不知道坐几人。外面开始下起暴雨,车子开始启动,大约开了20分钟。来到了建邺区沙洲派出所。
    4个人跟着我,把我带到询问1室。时钟显示下午3点半。
    国:“许娟、许娟。。。。。
    我:沉默
    国M:“许娟,问你话呢,说话!
    我:“你是谁,凭什么抓我?”
    国M:“我是谁,你不认识,我身上的衣服你不认识么?(当时这位穿警服警号015085),不知道我这身警服是干什么的么?”
    我:“警察传唤,也得出示警官证,传唤证,你有么?你作为公安都不能依法办案,违反法纪。。。。
    国M桌子一拍:“我们是南京市公安局国宝大队的, 许娟你到现在为止还不知道,你自己的事情有多严重,你昏了头,天天在外面乱串,兴过头。不知道天高地厚,还不赶紧把事情交代清楚。。。。。。”
    我:沉默
    国宝M:许娟,许娟,我讲话你还在听啊?许娟,许娟你给我站起来,还听到了?站起来!!“
    只见此人来到我后面,要抽掉我坐的板凳,我只能站起来。
    国宝T :“许娟,你真是不知好歹,前面嘛,我们顾忌你的面子,不想让你难看,你还像个泼妇一样,在小区门口大喊大叫,闹那么多人围过来,乖乖,你许娟露脸了,了不起了。最后怎么样呢?我们想带走的人,还有带不走的?笑话”
    他们这时就开始搜我的包。
    我:“你们有搜查证么?搜我的东西,翻我的包?”
    国宝W:“许娟再和你说一遍,我们是国安部门,不需要那些手续。你搞不清楚我们这个部门是干什么的啊?叫你不要乱串不要到处跑。和你讲了好几遍,你就是不听,这下子划子撕大了吧,北京公安部压下来到省厅,市局和市里为你专门成立了工作小组。我们这么多人都为你加班加点,你还好意思啊?给我们添这么麻烦,赶紧把问题交代清楚。
    他们2个人开始翻我的包,两个手机,一包名片(其中有北京胡佳、加拿大大使馆政治处专员、藏族艺术家、纪录片制作人、人权工作室、孑木等等)一包U盘,一叠火车票,一些纸条,钱包等。他们把我U盘拿走了。
    国宝:“许娟,你现在不得了,接触的都是什么人啊,都是境外敌对势力哦,我看你是不想好了,你问题严重了。”
    我:我冷,感冒,空调太低!”他们把空调调到28度
    国宝:“你今天组织了哪些人去吴亦芳那里?”
    我:“你们口头传唤仅限于犯罪现场,我今天看望病人,怎么了?你们传唤理由是什么?”
    大家都不说话,其中有一个人说“你涉嫌扰乱公共场所秩序!”
    我:“我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扰乱公共场所秩序?”
    国宝:“你自己的事情。你还不清楚啊,你以为我们没有证据,没得东西就抓你啊!你也不想想。从吴亦芳出来就动你手是什么原因,告诉你,你的一举一动,我们都清清楚楚。你上升到危害国家安全罪这个层面,还有我们不知道的,赶紧交代清楚,你和什么人去北京,行车路线,都见了什么人,干了什么事情,我们都清清楚楚。我们现在是在挽救你,我们觉得你就是拆迁问题,年龄又这么小,能拉你一把是一把。如果你自己顽固不化,今天谁也救不了你。好好讲清楚怎么去北京的?”、
    我:“我现在是犯罪嫌疑人还是证人?”
    国宝:“什么犯罪嫌疑人还是证人。你读书读傻了吧。你自己的事情,你还拎不清啊!告诉你。你就是犯罪嫌疑人!”
    我“那好,被传唤人也应该有被传唤人的权利和义务告知书,你们传唤我没有手续,问我话。也得告诉我的权利和义务!。”
    国宝:“你不是读法律么?还要给别人普法,那个仅限于刑事犯罪,你现在是一般治安传唤,不需要。”
    我:“那好,治安传唤。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只有在犯罪现场还能口头传唤,我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了?”
    国宝桌子一拍:“许娟,是我们审你还是你来审我们,搞的不得了你到现在为止都不意识到你的问题有多严重,还在狡辩。。。。。
    另一国宝拿来板凳,让我坐下:“许娟坐下坐下,火气不要这么大,我发现你脾气不小,个性还犟的很,你这种性格在社会上是要吃亏的。今天来,我们不想把你怎么样,你把知道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讲出来,你也能早点回家,我们也能早点下班。我们又不是第一次接触了,我和你没有私仇,所以不存在的,你不要顾虑太多,我知道你就是拆迁的事情,你家拆迁,你表现好,市局不是不能说话的。不要为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耽误自己的前程,才30岁,年轻很,以后路还长的很,谈谈你和孑木这次去北京都见了什么人?
    我:我要见我的律师,在没见到律师之前我拒绝回答你们任何问题。”
    他们笑起来,说我是不是港片看多了。
    国宝:“那不行谈谈你家的拆迁,你有什么想法?”
    我:沉默
    国:“你不要傻哦,现在给你机会哦。”
    我:沉默
    国:“看来你现在抵触情绪还蛮大的,不想说就不想说,反正耗的是你的时间,我们无所谓,等会到点就换人,我走人,损失的是你自己。”
    我:沉默
    这时几个国宝,都在玩手机,静寂了差不多半个小时。
    一个人推门进来:“许娟,你问题大了,你赶紧老实交代,市里领导都来了,你U盘里都什么东西啊?”
    我:沉默
    国宝此时和我大概说了一个小时,从国内外形势,境外敌对势力的渗透,然后说到南京的郭泉,郭泉大学老师,名气比你大吧,还不是10年。孙林,黑社会,爸爸还是老红军怎么样?该抓还是抓,你不要以为你现在在网上名气大,你和他们比起来差多了。
    我:沉默
    这时差不多也到7点,他们轮班出去吃饭,换了两个江心洲派出所的民警和一个建邺区国宝他们就问还要吃饭
    我:“要吃”给我打来一盒饭,民警就抱怨,沙洲派出所欺负外人,自己所内的肉多,外面民警就给一块肉,就开始闲聊。
    大约8点左右,他们都要去吃饭,我又不说话,他们就把我关在待询问室里,只有1方米的玻璃房。有专人看着。我要求不要关门,太闷,他们看看我,把门打开了。
    过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他们过来叫我,把我又带到询问室
    里面坐了7、8个人,他们说市局领导来了,要问你话.
    市局领导:从家庭,妻子的责任,女儿的责任,我老公,我母亲,我的性格,拆迁问题,上访问题,如何做个会生活的女人问题,北京问题,郭泉问题、孙林问题、维权律师、政府的压力等和我说了一个多小时。在这中间,又进来一个书记,围绕这些问题,又在和我谈。我一直都沉默,最后他们和我提出4点要求,2个是北京的事情。1个要表明态度,最后我家拆迁的问题。我还是沉默。市局就说你自己好好想想,你也不是小孩了。不冷静冷静,想清楚。在11点左右,市局的几个人离开询问室。
    另一国宝坐到前面来,开始我北京的事情。
    我:“你们有通知我家属么?你们办理治安案件,传唤必须要通知家属。”
    国:“你先把你自己问题交代清楚。”
    我:“我是下午3点在翠竹园被你们带走,现在已经超过8个小时,你们又没有手续,我要回家!”
    国:“你什么都没说,是你自己在耽误你自己的时间,还耽误我们休息。”
    我:“你们超过8个小时不放人,就是有可能拘留我,必须要上级领导批准,你们手续呢?”
    国:“许娟,再次和你强调,我们是国宝,不需要,你要是要,这些都不是问题,刚才就是市局领导和你在谈话,还需要领导签字么?北京你都和谁一起去的?
    我:“那我要见我的律师,没见到律师前,我不会回答你们任何问题。”
    国:“许娟,你又开始犟了,领导现在就看你的态度,你态度好一点,什么问题都没有,网上你和孙林的合影是怎么回事?
    我:和我传唤事由无关的,我拒绝回答。”
    国:“你们开的别克出去的吧,你的一举一动我们都很清楚,告诉你别克车,就是想让你回忆起来,自己交代清楚,我们就是要看你的态度。”
    我:“和我传唤事由无关的,我拒绝回答。”
    国:“你去北京都见了谁?
    我:“和我传唤事由无关的,我拒绝回答。”
    国:“胡佳,是谁介绍你认识的。”
    我:“和我传唤事由无关的,我拒绝回答。”
    国:“你去人权工作室干什么?你们都说了什么?”
    我:“和我传唤事由无关的,我拒绝回答。”
    国:“这些名片,你是从哪里来?”
    我:“和我传唤事由无关的,我拒绝回答。”
    国:你去南通干什么?
    我:“和我传唤事由无关的,我拒绝回答。”、
    国:“这张去南通的车票是不是你的?”
    我:“和我传唤事由无关的,我拒绝回答。”
    国:“看来你是什么都不想说了,你对北京的事情这么抵触,我看你肯定有什么,你在隐瞒什么。
    我:沉默
    国:我们现在就需要你一个态度,许娟你这样不行哎,我看你这种性格,你拆迁也拆不好,大领导在这里,给你机会,让你说,你也不说,你说你拆迁能拆好么?不会为人处世,你也不小了,30了该懂得人情世故了。。。。。。
    我:沉默
    国:拿着一叠车票:“你这到处跑,也花不少钱,你老公还支持你啊?
    我:“和我传唤事由无关的,我拒绝回答。”
    国:“不会有人支持你,给你钱,让你到处跑吧,你认识的很多的人,都是香港那边给钱,支持他们在国内搞渗透,分裂,利用你们这些人当炮灰。。。。。。。
    我:沉默
    到了12点,我要求休息,
    国:‘你什么问题都没交代清楚,还休息。你把我们害的都不能休息,青奥会了,人手这么紧张,还10个人伺候你一个,你好意思的啊?你还不赶紧试问题说清楚,不然你的下场,我们谁也无法预计预测、、、、、、”
    我:“我要休息,即使我是个杀人犯,我也有最基本的休息权,
    
    16:53:39
    我要你们宣读被传唤人的权利与义务告知书,你们也不按照法定程序,你们这是要剥夺我的休息权。”
    国:“说的好像我们虐待你似的,好吧,你睡吧!
    这时已经到了夜间12点半。
    我睡到夜里2点左右,腰很疼,就醒了,两个国宝就和我谈心,国宝是干什么的,看过美剧《国土安全》么?一点都不夸张,经常看美国大片么?牵扯到国家安全,美国一样没人权,别把国外想的太美好,讲到国外对华人的歧视,特务悲惨的下场,亚太、中东的局势,商贸、信仰等问题。我一直沉默。
    国:“你怎么都不说话,就我一个人在说,浪费我感情。”、
    我:“和我没关系,我不感兴趣,离我太遥远。”
    国:“你不要觉得离你很遥远,照你现在这个趋势,已经很接近了,以后我们要经常打交道。郭泉从大学老师到危害国家安全,也就用了4年。。。。。。。
    我:“我困了,我要睡觉!”
    国:“又困啦?那你就睡觉吧,睡醒了,把事情好好讲清楚。”
    这时已经到了夜里3点半。
    睡到清晨5点,我起来了,5点半几个国宝,警察陆续过来,交流到6点左右交接班。
    江心洲派出所的民警:“许娟,你的案子,我们真的不想管,也不想沾,但是这次市局统一部署,你的问题,都不是分局能够决定的,还得市里领导讨论研究。我们也扛着很大的压力。许娟,我提醒你,国宝不是好惹的,你要的那些手续,对于他们来说,根本不需要,他们办过很多案子都是秘密的。档案都不公开的,一般人根本查不到。你怎么想起来惹国宝的?”
    我:“你们既然是一般治安传唤,就得有手续,我是有法律信仰的,你们必须按法律章程办事。。。。。。。“
    警摇头:“你到现在还不知道你问题的,严重性,就和你讲一句,落到国宝手上,没有好日子过。”
    我:沉默
    这之后和我聊了江心洲拆迁,我家拆迁,拆迁维权我应该怎么做,要我不要和外面的人乱串。
    我:“你们通知我家属了么?我一夜没回去,家里人肯定很着急,你们应该要通知家属,根据《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的程序规定》这是你们必须要做的。
    警:“还用我们通知么?刘友仕一出去,估计你的家人就知道了。”
    我:“他通知是他的事情,他的通知也不能代表你们,作为公安机关,你们必须要通知,这是你们的法定职责。你是执法人员,不能知法犯法。”
    警摇头,:“你还是赶紧想办法,把你的问题交待清楚,我们也不想把你怎么样。别在这里较真程序的问题,这个对我们来说不是问题。”
    后来给我吃了早饭,大约8点半左右,开始给我做第一次笔录。
    国负责问,警负责记录。
    国:姓名,年龄,住址等,你昨天为什么去福润雅居翠竹园?
    我:“我去看望肺癌晚期的吴亦芳。”
    国:“你都通知了哪些人过去。”
    我:“我自己一个人过去的。”
    国:“你是怎么知道吴亦芳生病的?
    我:“我在新浪微博上看到的。”
    国:“你和吴亦芳是怎么认识的?”
    我:“认识好几年了,都是拆迁户同一个律所,法院旁听已经能碰到。”
    国:“你和吴亦芳怎么联系的?
    我:“打电话”
    国:“现场都有哪些人?”
    我:“我不知道。”
    国:“刘友仕你不认识啊!”
    我:“我是去看吴亦芳的,其他的事情不关注。”
    国:“刘友仕是在你之前过去还是之后”
    我:“记不得了,不确定。”
    国:“吴家里有多少人?几男几女”
    我:“记不得了,不确定”
    国:“你听哪些人的口音是哪里人?”
    我:“没注意,也听不出来
    国:“你和吴亦芳都聊了什么.”
    我:“慰问一下病情,让她放下思想包袱。”
    国:“其他人都说了什么?”
    我:我不知道
    国;你和谁一起下楼的?
    我:我自己
    国:“许娟你睁着眼睛说胡话,明明你们一起下楼的,还不说老实话,发现你蛮会撒谎的”。
    我:“我只对我自己的行为负责,我是去看吴亦芳的,其他人的事情,我不关心。”
    国:“那你不是和刘友仕一起走的嘛?
    我:顺路
    国:“你给吴亦芳出了多少份子。”
    我:“个人隐私,拒绝回答。”
    国:“你们几号去北京的?
    我:“和我传唤事由无关的,我拒绝回答。”
    国:“你们几个人去的?
    我:“和我传唤事由无关的,我拒绝回答。”
    国:“你和孙林去北京都见了谁?
    我:“和我传唤事由无关的,我拒绝回答。”
    国:“你去北京都干了什么?”
    我:“和我传唤事由无关的,我拒绝回答。”
    国:“许娟,你现在被传唤,请你配合我们调查,你要如实回答我们的问题,你如果做伪证。。。。。。”
    我:我没有不配合你们,你是治安传唤,没有手续,口头传唤,那么仅限于犯罪现场,你们7月31日下午3点在福润雅居翠竹园门口抓我。我对于7月31日发生的事情,都回答你们了。怎么不配合?我一直都很配合。看个癌症病人也能扰序。我就奇怪了。你们派出所不是也看望了,也给钱了。这是人性最根本的。
    国:“说说你去南通的事情。”
    我:“和我传唤事由无关的,我拒绝回答。”
    国:“你去南通都去干什么了。”
    我:“和我传唤事由无关的,我拒绝回答。”
    国:“你是不是昨天晚上回南京的?
    我:“和我传唤事由无关的,我拒绝回答。”
    国:“你去北京都见了谁?”
    我:“和我传唤事由无关的,我拒绝回答。”
    国:“你在北京一共待了几天?”
    我:“和我传唤事由无关的,我拒绝回答。”
    国:“名片上这些人,你是怎么认识的?”
    我:“和我传唤事由无关的,我拒绝回答。”
    国:“名片上的人,谁介绍你认识的?”
    我:“和我传唤事由无关的,我拒绝回答。”
    国:“你和孙林认识么?”
    我:记不得了
    国:“网上你和孙林的照片,你怎么解释?”
    我:“把照片给我看一下。没看到照片之前,不能确定。”
    国:“看来你对北京的事情,很抵触,许娟我们没的私仇,你不要认为我们是在给你设套,想把你怎么怎么了。我们就是想了解你的动向,如果在悬崖边了,拉了一把。我们觉得你也就是拆迁的问题,不会怎么样,但是现在境外敌对势力就想利用你们这些人,给你们策划,比如马上青奥会了,你们是不是有所谓的惊天大动作,你要是给我们透露点,你懂哎。”
    我:沉默
    另一个国:“拆迁的问题,就用拆迁的办法解决,找政府谈。你可以去看看那些拿钱多的人,向他们学习学习。江心洲那么多人都解决了,难道各个比你傻,没得你聪明啊?我想很多人比你聪明比你看得透。所以你不要这个样子,你家拆迁问题,我们还是希望你能解决好,你要是能拿几百万,又不是从我们口袋里拿。说不定我们还能成为朋友,以后我还有事情找你帮忙呢。不要听信别人挑唆,这个社会有多阴暗,。。。。。。。
    我:沉默
    国:“说话哎,一直都不说话,都是我们在说,我们就需要你的态度,领导也要看你的态度。
    我:“你的意见很中肯,我也听明白了,也听进去。我就是拆迁问题,我家的房子还在,我和我家人至今还生活在里面,没有网上所说的政府和黑社会骚扰,我也没有觉得社会很黑暗。所以我不会做任何过激的事情,或者法律打擦边球的事情。我觉得我家的事情,是可以通过司法途径或者谈判解决问题的。我也是一直朝着这个方向努力的。”
    国:“你还有什么想法,想对领导说的,我们这个笔录都要给上面领导看的。”
    我:‘我希望能解决我先生户口和住房问题,我妹妹儿子住房问题,他们无业,生了儿子,以前在农村可以自己盖,现在被征收了,没有能力给儿子结婚买房。”
    签字画押。在传唤到达时间,我们产生了分歧,我说我3点被你们限制自由,他们说以到达时间为准。下午4点到达的。到达时间也是下午3点半。他们说好吧好吧。
    吃午饭时间,又开始换人看我。
    差不多下午1点左右
    国:“许娟,你的笔录,你怎么说,我们都如实记录了。没有关系,你自己觉得你的笔录能过关么?你对北京的事情那么抵触,什么都不说,你肯定是隐藏了什么。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怕说出来,我们定你的罪。这样子我们可以让市局领导过来,和你保证一下,绝对不抓你。还行?你要是谈的好,什么问题都能解决。”
    我:沉默
    另一国宝桌子一拍:“许娟你不要铁板一块,讲所谓的义气。告诉你,你不说,不代表别人不说。别人有可能还添油加醋的说。到时候苦的是你自己。别人都已经招了,等会把别人的笔录拿给她看!”
    我:沉默
    又一国宝:“许娟哦,你的脾气还能改改,你说你什么都不说,领导会怎么想?青奥会在即,你和孙林又跑到北京了,都见了哪些人,密谋了什么?你越是不说哦,领导越是觉得你在隐瞒什么。那么为了青奥会过渡,另可错杀一百,不可放过一个。你觉得你好能出去嘛?
    我:沉默
    国:“你说你这样,你老公还知道,还支持你啊?你这样你们夫妻感情会好么?”
    我:沉默
    国:“还是不说,那行哎,许娟,你不要认为,我们拿你没的办法。你要是再不说,我们就要找你老公了。听说你老公做生意的,做什么工程的,查账还行啊?不行就把你的事情,和你老公讲讲,你们夫妻感情能好么?维权离婚的我们见得多呢。听说你妈妈也是老实巴交的,你还希望我们拿你的事情,去烦你妈,你作为女儿还还好受啊?”
    我:沉默
    国:“许娟你说你做什么不好,非要搞这个,小孩也不要,你也不小了。30了,马上高龄产妇了。男人年龄大,无所谓哦,告诉你男大女小,生小孩才聪明呢,尤其年龄差距15岁以上的。但是女人不能等。你说你整天搞这些乱七八槽的,到处跑,小孩也不敢要,还值得啊?30很快就到40了。那时候女人还有什么。你不给你老公生小孩。你老公会对你满意啊?
    我:沉默
    差不多下午2点时,有给我做了第二次笔录。问的问题都和上一次,差不多,我的回答还是和第一次一样。他们觉得问不出我什么,就不问了。也不和我说话。我就趴着桌子上休息了一会。
    过一会江心洲派出所的许所来了,和我聊了一会出去了。
    之后他们拿出传唤证,让我签字。给我妹妹许蓓打了电话,通知家属我在沙洲派出所。还把电话录音给我听了。让我在通知家属的单子上签字确认。
    之后又给我做了第三次笔录,说是领导要看,都来了,在开会讨论研究我的问题,问的比第二次更少,觉得我什么都不说,也问不出什么。
    国:“许娟,你不要在搞这些事情了,这次就是传唤你一下,下次可不敢保证了。我们觉得你脑袋瓜,也蛮聪明的,做生意肯定可以。你说你做做生意,喝喝咖啡多好。接触的都是上层人。非要接触这些乱七八槽的人。现在这个社会就是以经济为一切目的,为什么人家说笑贫不笑娼。什么道理,你不小了,还不懂嘛。
    我:沉默
    国:实
    
    16:53:39
    在不行,你带带小孩,没得事情去打打麻将,很多女人不都是这么生活的?为什么要沾这个东西。说实话,我们以后不想再和你打交道了。但是你要是执迷不悟,以后我们还是会经常见面的。
    我:沉默
    国:“查了我的QQ。微信。微博。手机号码,家人号码。许娟现在我们给你定个规矩,以后我们打你电话,你必须要接。随传随到。我们要随时和你了解情况,你要是出去,得电话给我们汇报,还懂啊?
    我:沉默
    国:“还懂啊,说话!”
    我:‘“我不是犯人,也不是取保候审凭什么。”
    国:“许娟,告诉你,为什么老人家说:”要老实,不听话,公安员会来抓你”。不是没有道理的。我们公安员是干什么的?今天就告诉你,就是国家暴力机器,维持持政党统治的工具,你上升到危害国家安全,还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让你说,是看你的态度。”
    我:沉默
    差不多3点半的时候,陆续把东西归还给我。我的两个手机归还了,让我填了扣押清单,还有归还清单。可是我的手机被他们动过了。
    我:“你们动了我的手机,我的手机昨天下午就快没电了,晚上不回家,家人肯定把我电话打爆了。现在你们还我手机,是满电的。你们都凭什么动我的手机。”
    国:“笑话,我们好心帮你充电的,我们干嘛动你的手机,你也太看得起自己的了吧!”
    可事实上。他们确实动了我的手机,杀毒软件,显示有恶意软件侵入,我要求卸载,显示这个软件R授权管理,我要卸载,却卸载不了。在我手机程序里,我又找不到。实在不解,还望高手解答。
    我:“我的U盘呢?”
    国:“你的U盘,我们还要鉴定,现在不能给你。”
    我:“你们有手续么?”
    国:“不是给你看了扣押清单么?”
    我:“那你们什么时候给我?”
    国:“明天给你。”
    我:“那你们必须明天给我。”
    国:“你干什么啊?争取明天给你。记住我们给你定的规矩。不要乱串。”
    另一国宝:‘许娟不要哄哦,别拎不清,只要你最近动,青奥之前就拘留你。你讲的手续,我们哪个不全,哪个开不到?你要都给你。就你这个级别,拘留你不需要任何理由,之后手续还齐全。你去告,又怎么样?”
    3点50左右我离开沙洲派出所,回到家中。
    截止发稿,U盘没有给我,传唤证没有给我。我至今还有很多疑问,希望专业律师帮我解答一下。
    口头传唤是否具有强制性?
    国宝强行带人,需要遵守《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穿警服、出示警官证、开执法记录仪么?
    治安传唤,被传唤人是都有权利或义务告知书,办案人员是否要告知?
    被传唤后。公安应该在什么时候通知家属?
    做笔录时,国宝、民警是否要穿警服,告知身份,开执法记录仪。?
    在什么情况下才能扣押传唤人的随身物品,财务?需要哪些手续。未经被传唤人允许,查阅传唤人的手机、U盘,是否侵犯隐私?
     @江南小童鞋南京 13915963449
    2014年8月3日江心洲
    许娟:我被国宝绑架的25小时


    许娟:我被国宝绑架的25小时


    许娟:我被国宝绑架的25小时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146220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江苏南京维权人士许娟被不明身份人员绑架后失踪 (图)
·单利华:知名维权人许娟女士遭绑架 (图)
·南京维权人士许娟被绑架,报警称是南京市公安局国宝所为(视频)
·北京王府井劫持人质男子涉绑架被刑拘
·遭刘云山“绑架”很恼火 习近平出手 (图)
·妻子广州失联记:家中半夜被国保绑架/香港马家文
·蔡瑛律師:湖南宁远双规当事人肖疑飞遭绑架 其妻呼救! (图)
·广东中山绑架事件:人质逃脱 嫌犯送医 (图)
·刘萍案的重要证人刘喜珍在宣判前遭到警方绑架殴打
·外交部称在伊拉克被绑架中企员工已获释
·日朝或就绑架问题局长级磋商 安倍可能访问朝鲜
·湖北高中生绑架17岁同学 撕票焚尸后勒索1万元
·张海涛:六四我被新疆警察非法绑架拘禁的经历
·武汉周新宝参加維权信息交流会险遭“绑架” (图)
·博科圣地在喀麦隆绑架10名中国人
·广州公民高飞前往法院旁听险被绑架,报警不安规定出警
·3名女大学生遭绑架 警方击毙嫌犯 (图)
·武汉公民张世清被绑架失踪事件的公民呼吁书
·关于张世清被建三江当局绑架/公民呼吁书 (图)
·辽宁省阜新市政府光天化日下雇佣黑保安绑架殴打受害的上访群众
·请大家继续关注被当局绑架失踪的张圣雨
·邢家英、何泽英在北京被河南驻京办绑架 (图)
·丁红芬等遭绑架,无锡滨湖区检察院集“老处女”与“老娼妓”一身
·黑帮假冒警察持枪绑架勒索百万元无人理睬
·来金彪:流氓的绑架
·温州商人开发房地房产被绑架勒索
·温州商人开发房地房产被绑架勒索/国安权
·抗议上海地方政府绑架了百姓的权益 (图)
·彭静梅:关于山西省高院被利益绑架窝案串案的举报
·裸体绑架遭强拆 (图)
·康素萍鸿泰宾馆再次被绑架
·广西柳州公安数百人绑架屋主韦太慈后强拆/视频 (图)
·博讯镜头:河南聂丽娜被绑架/视频 (图)
·合肥惨遭绑架记/杨崇
·山东临沂有多黑雇佣黑社会搞“计生”绑架杀人无罪/许大丽 (图)
·武汉被强拆户李有珍在京遭“绑架”近日赴京报案不予受理
·中共绍兴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章国强利用赵幼昌赵月仙非法绑架赵鼎去精神病院
·《中青报》《财新》采访对象孙爱云被绑架
·六四我被新疆警察非法绑架拘禁的经历/张海涛
·牟传珩:习近平刘云山谁绑架谁 (图)
·中共会从台湾绑架反共人士吗?
·请习总不要“被绑架”而“精神分裂”
·转瓷器国为何会被这样的历史观绑架?/南京龙
·说绑架,道挣脱/刘东辉
·杨恒均:后宫戏与性奴绑架案
·不要用恐怖主义绑架整个维吾尔民族 (图)
·别用灾难绑架我们的善良/一屁民
·指控中共对海外异见人士秘密绑架事件/韩荣利 (图)
·警惕权力和民粹合谋绑架改革
·房地产正在深度绑架中国
·贾灵敏自述:十八大期间被绑架、殴打和囚禁的经过 (图)
·"不捐钱没出息"是道德绑架
·没“被大企业绑架”就不是“全球最差”?
·警惕公共事件中的部门利益绑架
·听证会上绑架民意的帮凶
·行业标准不能被利益集团绑架
·“微博自首”是绑架舆论换公正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