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农村老人谈自杀:喝农药上吊投河比亲儿子可靠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7月31日 转载)
    
    文章来源: 中青在线
    

    林木文沐浴之后,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这个69岁的老人坐在堂屋中间,一边在火盆里为自己烧纸钱,一边喝下半瓶农药。纸钱烧了一半,老人躺在地上不省人事。
    
    “他很久以前就开始计划自杀了。”刘燕舞后来听说。待人们发现时,林木文已经没有了呼吸。在这个距湖北武汉不到100公里的村庄里,村民猜测老人自杀的原因是与儿媳妇失和。“他怕将来死了,孩子连纸钱都不给买。”一名村民对刘燕舞说,“这样死,还‘体面’些。”
    
    那是2008年,刘燕舞所在的研究团队在湖北省京山县进行田野调查。当问到村庄里有没有老年人非正常死亡的现象时,得到最多的回答竟然是:“我们这里就没有老年人正常死亡的。”
    
    这也成为刘燕舞研究农村老人自杀现象的开端。6年来,武汉大学社会学系讲师、同时也是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农村老年人自杀的社会学研究》项目主持人的刘燕舞走进湖北、山东、江苏、山西、河南、贵州等11个省份的40多个村庄。他发现,林木文的悲剧不是个案,农村老人的自杀现象“已经严重到触目惊心的地步”。
    
    他用驻村400多天的调查数据,画出了一条“农村老年人自杀率”的曲线:从1990年开始,中国农村老年人自杀率大幅上升,并保持在高位。与之形成巨大反差的是,不久前香港大学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称,近10多年来中国自杀率陡降一半,“跌至世界最低行列”,每10万人自杀人口不足10 例。
    
    “中国的自杀率总体上是在下降的。”刘燕舞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然后换了一种沉重的语气说,“但是,农村老人却越来越难以摆脱这条(自杀的)路,这或许是他们稀释和消化现代老龄化社会痛苦的特有方式。”
    
    比起亲儿子,药儿子(喝农药)、绳儿子(上吊)、水儿子(投水)更可靠
    
    林木文的死,并没有在老人生活了一辈子的村庄激起多少波澜。甚至,老人曾当过村支部书记的儿子,也没有像刘燕舞以为的那样责怪妻子,而是“很坦然”:“人总是要与活人过的,难道还与死人过日子不成?”
    
    刘燕舞说,自杀在当地被视作正常、甚至合理的事。村民们觉得犯不着议论并得罪他的儿子,“死了的也就死了”。
    
    不仅是普通村民,乡村医生对待自杀的态度往往和村民一样,“将其看作正常化的死亡”。特别是当老人得了疾病又“磨不过”,选择自杀,乡村医生“都不觉得这是自杀”。
    
    这让刘燕舞一行人震惊不已。“越是平静,越是让人不寒而栗。”刘燕舞的师兄杨华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他们刚开始访谈老人自杀案例时,往往气愤得不行。一次访谈一个老太太,3天后老太太和媳妇吵架自杀身亡。学生们参加了老人的葬礼,眼睛死死盯着谈笑风生的老人的家人。
    
    倒是老人比这群年轻人看得开。“我们这儿的老人都有三个儿子。”一个柴姓老人乐呵呵地告诉满是疑惑的刘燕舞,“药儿子(喝农药)、绳儿子(上吊)、水儿子(投水),这三个儿子最可靠。”
    
    实际上,老柴还有两个让他“引以为傲”的儿子。大儿子在镇上工作,小儿子在外打工,一个在镇上有楼房,一个在村里盖了楼房。但是7年来,老柴一直和腿脚不便的妻子住在逢雨便漏、倾斜得随时可能坍塌的土坯房里。
    
    与刘燕舞一起调研的,还有另外40来个师生,他们分成10个小队,驻扎在湖北京山县10个不同的村子里。他们都是来自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的老师和博士生。
    
    在京山调查的半个月里,有村子又发生3起老人自杀事件。经统计,各村去世的老人中,死于自杀的比率高得惊人,“至少30%,还是保守估计”。
    
    刘燕舞慢慢发现,林木文的死,并不算严重或者惨烈。在过去6年的调研里,他听到的故事“超乎自己的想象”。
    
    有不少老人,因为行动困难,拿不到药水瓶也站不上板凳悬梁,便在不及人高的窗户上,搭起一根绳,挎住头,蜷起腿活活吊死。有两位山西的老人,儿子不给饭吃,还屡遭媳妇打骂,头朝下扎进家里的水窖中。“这些都是有必死的决心的。”刘燕舞分析道。他还记得有人跟他介绍说,一位老人要自杀,但怕子女不埋他,便自己挖了个坑,躺在里面边喝药边扒土。
    
    这样的案例接触多了,刘燕舞不禁叹息:“很多故事村民嘻嘻哈哈跟你讲,但都悲惨到难以想象。”这个脸被晒黑的青年学者说,“有时候会有股想逃离的感觉,就觉得这个世界不属于我。”
    
    在农村老人寻死的故事里发现“他杀”的影子
    
    更让刘燕舞等人震撼的,是在农村老人寻死的故事里,发现“他杀”的影子。
    
    杨华了解到,有一对老年夫妇,同时喝农药自尽。老太太当场死亡,老爷子没死,但家属并不送到医院。第二天家里人给老太太办丧事,就让老头躺在床上看。第三天,老头命毙,就着为老太太办丧事的灵棚,立马又为老头办了丧事。
    
    还有一个在外打工的儿子请7天假回家,看望病危的父亲。两三天过去,发现父亲没有要死的迹象,这个儿子就问父亲:“你到底死不死啊?我就请了7天假,是把做丧事的时间都算进来的。”老人随后自杀,儿子赶在一周内办完丧事,回城继续打工。
    
    “现代性讲究市场理性,讲究竞争,看重核心家庭的利益最大化。”刘燕舞解释道,当农民之间,甚至一家子父子、兄弟间都开始按市场的思维方式处理关系,人们开始算账。
    
    不少人跟刘燕舞讲过给老人治病的账:假如花3万元治好病,老人能活10年,一年做农活收入3000元,那治病就是划算的;要是活个七八年,就也不太亏本;但要是治好病也活不了几年,就不值得去治。
    
    在不少老人心里,这笔账的算法也是成立的。“农村自杀的老人中,有超过一半带有‘利他’性质。”杨华将农村自杀老人分为四种类型,其中“利他型”的老人最多,他们倾向于为子女着想。
    
    “这些老人不想变成子女的累赘。”杨华说,“自杀的后果也将给子女带来收益。”甚至,他们即便自杀还处处为子女着想。他们有的不会在家里自杀,而是选择荒坡、河沟,帮子女避嫌;或者与子女争吵后不自杀,待到关系平静后才自杀;还有两个老人都想自杀,也不会选择同一天或同一屋自杀,而要错开时间,以免对子女家庭产生不好影响。
    
    刘燕舞认为,如果不到万不得已,老人都不会轻易选择自杀。“一些老人说,宁在世上挨,不往土里埋。所谓‘利他’的表象背后,实质上更多的是绝望。”
    
    刘燕舞的老师、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将这种已然形成的“自杀秩序”归因为“代际剥削”:自杀的老人们年轻时“死奔”(干活干到死),给孩子盖房、娶媳妇、看孩子,一旦完成“人生任务”,丧失劳动能力,无论是物质或情感上,得到的反馈却少得可怜。
    
    “被榨干所有价值后,老人就变得好像一无是处,只能等死。”贺雪峰说。
    
    在“代际剥削”大行其道的地区,与之伴随的,是农村老年人自杀潮的出现。特别是江汉平原、洞庭湖平原、以及长江中下游地区,尤为突出明显。
    
    刘燕舞将这种自杀潮的出现称为病态。“2000年以后,农村老年人自杀率升高特别快,且水平极高。”刘燕舞不无忧虑地说,“用‘极为严峻’来判断这一形势并不为过。”
    
    刘燕舞认为,在病态的自杀潮背后,更多的是经济高度分化后,给中年人带来的集体焦虑,那就是他们如何在市场社会中轻装上阵,参与激烈的社会竞争并胜出,无疑,作为比他们更加弱势的老人,就成了他们要甩掉的包袱。“我自己负担都这么重,我哪能顾得了老的?”一些访谈农民直白地告诉刘燕舞。
    
    随着中国老龄化程度日益加深,京山的今天可能是很多地方的明天
    
    每年,刘燕舞有3个月在农民家中做田野调查。据贺雪峰介绍,整个中心每年的调研时间有4000天,“平均每天有10个人在乡村做访谈”。
    
    “我在全国跑的感觉是,随着现代性的侵入,传统性的没落,各地农村都在向京山的方向靠拢,只是严重程度不同。”刘燕舞说。
    
    与他们的调查一同跑步前进的,还有中国的老龄化水平。中国民政部副部长窦玉沛在今年年初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透露,截至去年,中国60岁以上老年人数量已超过 2亿,占总人口的14.9%。这一比例明显高于10%的联合国传统老龄社会标准。去年全国老龄委预计,未来20年中国将进入老龄化高峰。
    
    这意味着中国仅老年人口数,就相当于印尼的总人口数,已超过了巴西、俄罗斯、日本。其中,80岁以上高龄老人以每年100万人的速度递增,去年已达到2300万人。而且失去自理能力的老人继续增加,从2012年的3600万人增长到2013年的3750万人。
    
    而据刘燕舞介绍,在农村自杀的老年人中,有六成多集中在70岁以上年龄段。“随着中国老龄化程度日益加深,京山的今天可能是很多地方的明天”。
    
    许多尚未踏入老年的中年农民,已经开始为自己的明天做筹算。他们在完成“人生任务”的同时,不再指望养儿防老,而是留着部分积蓄购买商业保险。在法治意识较强的东部地区,有的老人向法院起诉子女应尽赡养义务。
    
    据刘燕舞统计,农村老人自杀最主要的原因是生存困难,其次是摆脱疾病的痛苦,两者合计占直接死因的60%,之后是情感问题。“换句话说,要减少老年人非正常死亡,就要解决三个问题:不饿死,不病死,不寂寞死”。
    
    刘燕舞建议,缓解当前矛盾,可以建立一种“新集体主义”,通过半市场化、半国家化的居家养老,来缓解当前农村的养老和医疗矛盾。“要治本,还是要给农村和乡土文化存在的合法性”。
    
    国家推行的新农保每月只有55元,让不少老人有了盼头。“那就先不自杀了,再挺两年。”不少老人对刘燕舞说,“终于有人管我们了。”
    
    另一方面,贺雪峰在湖北洪湖、荆门等地,陆续发起、成立了4个老年人协会。协会由老人们自发推选会长和理事,村里有老人过80大寿,协会去送块长寿匾,有老人病了,协会去看望,有老人过世,协会去送花圈、、、、、、据当地老人说,有了协会,村里“挂面条”(上吊)的老人少了。
    
    研究了6年农村老人自杀,刘燕舞最大的希望是这一问题能引起关注。“老人们应该活得舒服些,能从容幸福地面对死亡,能走得有尊严点,而不是采用非常规的手段,那太悲凉了。”刘燕舞说,“人都会老。”
    
    “事实上,多数自杀身亡的老年人,其实是不想死的。”刘燕舞还记得2011年冬天去应城农村做访谈的情景。在他去的头一年,离他住处不远的一户人家,照料着一位瘫痪在床的老人。那年年底,子女们商量,给老人断水、断粮,希望他在年前死掉,“免得过年家里来客人,屋里臭烘烘的”。
    
    这是个倔强的老人,“拼了命地活下去”。他躺在床上嗷嗷大骂,抓起粪便在屋里到处乱扔。一直坚持到大年初一,老人才咽下最后一口气。
    
    (文中林木文等自杀老人为化名) (博讯 boxun.com)
475060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又一位官员自杀,又无二样的原因 (图)
·周永康母亲已在上世纪上吊自杀
·十多名地方官因访民喝农药自杀案被处分 (图)
·江苏泗洪官员帮7名自杀访民改申诉书也成上访户 (图)
·湖北省国资委国企监事会主席王运清跳楼自杀
·天津公开退党访民张兰英再发声明:“我绝不自杀!” (图)
·拉卜楞寺僧人自杀抗议 流亡议员吁中共反思对藏政策 (图)
·中国劳工界哀悼深圳自杀女工 千人联署呼吁保障工人权益 (图)
·打工20年无力置业 河南房奴自杀亡
·湖南摩的司机疑遭"钓鱼执法" 在运管所自杀 (图)
·喝农药的少了 中国自杀率成全球最低
·欠下巨债 夫妻掐死女儿后自杀
·藏僧上吊自杀亡 3藏人被捕 (图)
·甘肃夏河一藏僧自杀 抗议政府限制自由
·北京一日两起12人喝农药自杀 分别发生派出所内及报社门外 (图)
·中国访民在北京一报社前集体喝农药自杀 (图)
·中国青年报门前7访民集体喝农药自杀 (图)
·北京中青报社门口七人喝药自杀 (图)
·中青报社门前7位自杀者暂无危险 家属拒绝采访
·江苏5访民中纪委前喝农药欲自杀 生死下落不明家属忧心称走投无路 (图)
·山西介休刘瑞蓉再次发表不自杀声明
·绝不会轻生或自杀/上海长宁区尹慧敏
·鲁能泰山曲阜电力电缆厂一名中层为何会被逼用刀捅腹自杀 (图)
·屠夫:曲阜薛明凯父亲薛福顺被自杀事件公民观察团紧急募款呼吁书 (图)
·安徽黄山拆迁-台胞自杀-举报被打击报复 (图)
·广西博白案29:11名辩护人在玉林中院无法有效行使辩护权被迫集体“自杀”
·武汉10访民在京集体自杀被警方刑事拘留 (图)
·武汉江岸区后湖街七段村村民在京集体自杀 (图)
·1密室1女孩1群男人,后来女孩跳楼.自杀? (图)
·访民看望自杀访民闫森/视频 (图)
·邓志波的郑重声明我绝不会自杀 (图)
·13岁锡伯族少年王昊琛的郑重声明--我决不自杀
·因征地拆迁女儿被残杀后我为什么割腕自杀?/西安毛蒲霞 (图)
·女大学生惨遭毒打后死亡,校方却称是自杀 (图)
·26岁无锡女大学老师不堪“潜规则”致精神崩溃跳楼自杀
·农村女子做保姆惨死老板家,胸部被捅了六刀,公安局定为自杀!
·暴力拆迁与自杀式的抗争!-湖南宁乡夜幕下的疯狂 (图)
·民生银行领导下达存款任务过重,员工自杀 (图)
·陈中华:建议江苏政府尽快释放自杀性上访者
·章文:喝药自杀也「寻衅滋事」? ! (图)
·发现儿子与王妃通奸 王爷气得上吊自杀
·毕文章:贪官自杀也要继续深挖 (图)
·公开抓捕徐才厚和周永康 太子党自杀/吉歌 (图)
·巡视组撤离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石三生
·古今自杀方法论 (图)
·唐驳虎:飞行员是要自杀么?马来究竟要瞒什么? (图)
·郑重声明绝不会轻生或自杀/尹慧敏
·牟传珩:全国“两会”前人权环境持续恶化——异见人士薛明凯父亲“自杀”案
·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图)
·廖祖笙:悲愤于薛明凯之父的被“自杀”
·自杀与舍身之辩
·奖廉不罚贪:自杀性质的制度性偷懒
·习近平其实并不“左”,反腐其实也是自杀
·自杀非好汉
·徐绍史嚷嚷着新型城镇化是自杀/周彦武
·中国人移民还是自杀?/余晓平
·论鼓吹“穷人没资格生孩子”的人应该自杀/杨支柱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