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张圣雨:从狼窝到虎穴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7月13日 来稿)
     ~~这是我的第九次(行政)拘留和第二次(刑事)拘留。
     5月31日,我和马胜芬被广州市越秀区公安分局以阻碍执行公务的罪名拘留10天。6月11日拘留期满,我还没有踏出越秀区拘留所即被海珠区国宝带到昌岗派出所,随即送到海珠区看守所被告知我因为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说我涉嫌背后指使陆宁,杜龙,吕治明3人在街头举牌(表达渴望自由追求民主的心声)。 开始拘留3天后延长至30天。 在看守所的讯问室面对国宝的讯问,我拒绝承认一切指控。我说:我不认识他们3个人(我心里话,再说表达渴望社会公平公正,追求自由民主的愿望有错吗?)。国宝说:有监控录像,你不承认也可以定罪。我说:那你们就判我刑吧,最好判重一点,我相信历史会记住这些,给我公正的判决,给我荣誉!见我如此坚决国宝不再问了,这样的讯问有3次,我都没有承认指控,也没有在笔录上签名。国宝没有继续这样的询问,随后两次他们找我“谈话”,谈话的内容和用意大致是,他们肯定我多次举牌宣传民主的初衷是好的 ,但是行为太偏激,中国不久将来会实现民主,但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我反驳说:在街头举牌的行为偏激吗?举牌并没有造成社会混乱,也没有给行人生命财产造成伤害,何罪之有?。国宝说:法律是这样规定的,做为一个公民就要遵守法律。我说:法律是人定的,错误的不合人性的法律为什么不能改?共产党为什么不愿意改正错误。国宝说:共产党也是在不断改正自己的错误,要是在文革,你这样的言行早就枪毙几回了。我说:你说的对,历史在不断进步谁也阻挡不了!希望共产党领导人能够认识到这些主动推行政治改革。我又说:我对任何共产党的官员没有仇恨,我只是痛恨这个邪恶的专制制度,政府和民间为什么要相互仇恨?可不可以有一种相互容忍的方式共同推动社会和平变革?如果政府主动推行这种方式,我愿意在政府的引导下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温和的宣传工作。(说这话,当然不是因为我想向政府乞求讨好,而是发自内心的希望中国社会能够平和转型)
    后来,国宝说领导欣赏我说的引导下做事的话,但没有明确要求我该怎么做。估计他们并没有真正明白我的意思,或者不愿意明白我的意思。我还是表示要改变以前的宣传方式,这不是给他们的承诺,是我在不断总结完善自己的经验的表示罢了,不需要隐瞒,公开表达只是为了消除政府官员的 疑虑和恐惧 ,毕竟民主转型时期政府承担的责任和风险是巨大的,他们的 疑虑和恐惧可以想象,我们应该给他们足够的理解和尊重,友好的提出一些合理建议也就会为他们接受,人性本来就是这样,希望更多官员能够回归良心和理智,勇敢地公开站在民主改革队伍的前面 。
    我开始关押在109仓,后转到120仓,看守所一个监仓大约20平方米,一般关押18~22个犯人。我对仓里的犯人说:我是因为宣传民主,反对共产党的一党专制政策进来的,我反对的是共产党,也不会服从监狱的监管,和你们没有关系,我们都是受专制制度压迫的普通人,如果我违犯监规,你们不要打骂为难我,可以报告管教,让警察来处罚我,对于警察施加我惩戒甚至虐待,我都会坦然承受,因为我相信历史会给我公正的判决,记载我的荣誉。我的话得到多数人认同,一些人更是赞同。
    在随后的日子,我不背《监规》(《监规》一句话‘看守所是人民民主专政机关’让我深深反感,把‘民主’和专政’本来就是对立的,把二者放在一起岂不荒唐!),也不打坐等。每天在放风的时间以及提审的路上高喊“打倒共产党,消灭独裁政府,废除一党专政,建立民主中国”,跟在我身边的管教悄悄对我说:喊大声一点。各仓的许多犯人听到我喊口号,大声叫“好”一些人跟着喊“打倒共产党”。
    但是,监仓的主管民警就不高兴了,我这样违犯监规,直接影响他的业绩、奖金等等,109仓的罗主管黑着脸训斥我
    ,我针锋相对反驳:我就是用这种方式反抗共产党强加给我的罪名,我也不怕因此受到惩罚、加刑等。
    120仓的蔡主管在我喊口号时踢我一脚,我恼怒地还他一拳,我有鱼死网破的拼命准备的,我心里话你可以用戒具惩罚我或加刑,却不能随意打我和侮辱我。还好他没有继续往死里打我,他给我戴上脚镣,从6月24日到7月3日我一直戴脚镣。
    一天,仓里做管理的几个犯人也突然制止我喊口号,并打我,当然下手不重,我骂他们:管教给你们什么好处,不过给你们吸几根香烟,给你们多吃一点饭菜,在监狱里打人如果打死人是要加刑的,管教那时可没有能力袒护你们,你们犯得着吗?我在监狱里死了,历史将会记住我,我就是英雄!我说过这话以后,他们再也没有管我了。一个湖北年轻人对我说:我佩服你这样的人,你需要什么生活用品、食品,你说一声我都给你。另外几个人问:你们组织发工资吗?多少钱一个月?我出来找你。我说:等你出来再说吧(我心里说,等你几年出来中国已经实现民主了)。一个叫徐永团的安徽人,在公园里跟一对男女发生争吵,男子要他道歉,他拒绝道歉,男子恼羞成怒诬陷他盗窃手机。因该男子有钱又自称是警察,随即招来派出所民警,把徐某送进看守所,徐某几次提审和开庭拒不承认盗窃 ,因此被法警毒打。向管教提出要求检察官主持公道,没有人理睬。同仓犯人就劝说:你就认罪吧,判一年半载你出去再去告他们。徐某说:我是冤枉的,死也不会认罪。他希望我给他在网络上传播消息,能够引起社会关注,洗清冤案!不管他说的是真是假,但在一个没有法制的社会这样被人为制造的冤案确实很多。我答应联系他亲人,并给他在网络上呼吁,但结果我就不敢说,因为,我不能专注一个维权案件,我关心的是整个中国民主法制的进步!只有民主的制度才能保证法制的公正,保护每一个个体的权利。希望每一个中国人明白这个道理,一个人不安全的时候,整个社会都不安全,所以在别人遭受不公正的迫害时候,我们都应该挺身而出为别人呼吁。
    国宝问:你为什么喊打倒共产党?这样的表达很偏激充满暴力。我说:我这样喊的目的,就是要鼓励民众,从而让每一个中国人都敢讲真话,敢指出共产党政策的不公,表达对独裁统治的不满, 虽然这样的口号确实不妥, 但我找不到更恰当词可以唤醒民众鼓励民众,以前确实有许多人对我说这样的口号太偏激,而现在许多人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口号,可以理解并接受这样的口号。
    监仓门打开的时候,铁门上与门框连着铁链,犯人都要从铁链下面钻进钻出,我特别反感,要求把铁链拿掉,我对管教说:如果你也从铁链下面钻进来,我就钻出去,我和你是平等的,凭什么你可以直接走进来,而要求我钻进钻出?管教无言以对,于是我每一次进出,他们只能把铁链拿掉。7月11日释放,管教打开门却不愿意拿掉铁链。犯人说:算了,马上就要自由了,还计较这么一点得失?我说:我如果不能争取小小的个人的人格尊严平等的权利,又怎么争取更大的追求整个社会公平公正的权利?
    管教说:你不钻出来就不要出去了。我说:可以,我就看你们能够关押我多久?于是铁门打开又关上了,反复2次,第三次才把铁链拿掉让我走出来。
    
    张圣雨:从狼窝到虎穴


    张圣雨:从狼窝到虎穴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327220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今天孑木采访了胡大荣将军之子胡小荣 (图)
·孑木12日采访了胡大荣将军之子 (图)
·孙林(孑木):强拆不止访民不息 (图)
·孙林(孑木):刚接到隋牧青律师短信 (图)
·孑木粉丝团:昨夜鬼子进村了 (图)
·肖余庆:博讯记者孙林(孑木)何罪之有? (图)
·孙林(孑木)前妻疑和国保结婚 (图)
·孙林(孑木)已经到达曲阜
·孙林(孑木):特色中国
·孙林(孑木):活着,只要自己开心都好
·孙林(孑木):另类的不归路
·孙林(孑木):晒晒自己的良心和经历
·孙林(孑木):尽管七零八落,但处处实话
·孙林(孑木):屄都被你日了,我还护什么奶子?
·孙林(孑木):接见
·孙林(孑木):血鉴
·孙林(孑木):杀猴给鸡看
·博讯记者"孑木"将被警带去合肥约谈
·孑木: 紧急关注康素萍!
·建三江黑监狱书写的历史/孑木 (图)
·孙林(孑木):访民徐思兰喊冤被拘留 (图)
·孑木粉丝团:英雄赞歌
·孙林(孑木)郑重声明:有人冒名联系他人
·康素萍征婚启事——孙林(孑木)推荐 (图)
·孙林(孑木)向习近平总书记自荐成立民间宣传部 (图)
·酷寒里的肥年:与华春辉喝酒/孙林(孑木) (图)
·单眼和独肾是俺唯一的抉择/孙林(孑木) (图)
·孙林(孑木)结婚饭醉邀请函之五:致胡德华 (图)
·孙林(孑木)结婚饭醉邀请函之三:致陆冰 (图)
·孙林(孑木)结婚饭醉邀请函之二:致鲍彤 (图)
·孙林(孑木)的饭醉邀请函之一:罗志军书记 (图)
·从被捕到监狱:孙林(孑木)案酷吏一览 (图)
·获“颠覆罪”的郭泉琐记/孙林(孑木) (图)
·由一枚党徽引起的对话/孙林(孑木) (图)
·华夏都市记者协会:吓死人的牛媒体!?/孙林(孑木) (图)
·维权接待公开声明:茶水加快餐/孙林(孑木)
·感谢信——给永远伟光正的党/孙林(孑木)
·在中国,妻子还需要办暂住证/孙林(孑木) (图)
·2012年10月20日,星期六日记/孙林(孑木)
·远在千里的“缘”/孙林(孑木)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