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经营报:政令为何出不了中南海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7月02日 转载)
    来源:中国经营报
    中国经营报:政令为何出不了中南海


    作者:邓聿文
    
      “政令不出中南海”似乎是中国的一个顽疾,也有可能成为妨碍中国改革大业和中国梦实现的拦路虎。它反映了在中国久已存在的央地博弈关系。
    
      其实,政策落实不到位不仅存在于地方,也存在于国务院部委层面,严格说来,地方对中央的政策打折扣,阳奉阴违,实则针对的是中央部门,因为中央的政策一般以部门的名义下发的,即使以中央政府的名义,具体部署也要通过某个部门。所以,这里还存在一个中央各部门对中央政策贯彻落实不力的问题。李克强总理在前不久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就责问过部门大员,并为此“拍过桌子”。
    
      当然,拍桌子非李克强“专利”,其前两任总理也曾为此拍过桌子。
    
      中国讲究的是政令统一,担心的是地方诸侯和部门大员对中央政令的曲解甚至公然抗命。这是中国历代统治者的政治逻辑,所谓“尾大不掉”。一旦出现此种情况,中央都要进行严厉查处。上届政府就曾拿一些地方和企业“祭旗”,例如江苏“铁本事件”,时过境迁后,虽然现在一些人为“铁本鸣冤”,因为铁本是一家民营企业,但中央在处理此事时更多的是考虑政治因素,而非仅仅从经济角度考虑。
     本届政府前不久也发出通知,对国务院所作决策部署和政策措施落实情况作一次全面督查。而国务院的8个督查组近期也正式分赴各地,届时是否有另一个“铁本”出来,不好说。
    
      但对政策研究而言,需要追问的是,为什么会存在“政令出不了中南海”的情况,何以这一问题解决起来,困难重重?它背后又反映了一种什么样的中央与地方政治生态?
    
      许多人曾用“官商勾结”以及地方保护主义等来解释,但与其说这是导致政令不畅的原因,不如讲它本身就是政令不畅的一种表现形式更恰当。
    
      历史传统是个原因,因为政令不通和大一统的中国历史一样久远,但更重要的因素,恐怕还要从现实中寻找。政令不通实际上反映了当下中央与地方是一种不稳定的、非规范化的关系,更多地与中国目前所处转型时期有关。
    
      中国是一个集权制国家,理论上说,在集权制国家,地方政府实质上是中央政府的派出机构,因此不存在中央政令不通的问题,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严重。但中国的情况就特殊在,改革开放后,中央在很大程度上把发展经济的任务交给了地方,致使地方利益坐大,成为一个有着相对独立利益的主体,加上目前处于转型时期,一切都处在变动和调整当中,中央与地方的关系也就不是通过法治来确定双方的权利和义务,而是试图通过政策甚至谈判来确定。所以,在这一过程中,地方必定要讨价还价,特别是当中央因财力问题想卸掉本该自己承担的某些义务时,地方就更会按照自己的意愿来执行中央的政策。
    
      具体来说,依靠双边谈判来确定中央和地方的权利义务关系存在以下弊病:其一,中央政府要与众多的地方政府进行谈判,这无疑导致了高额谈判成本的浪费。其二,中央与地方的谈判具有示范效应,一旦中央政府在与某个地方政府的谈判中承诺了更高的要价,则其他地方政府在其后的双边谈判中必然会提高自己的要价,其结果是地方政府的要价越来越高,造成对地方政府的过度放权。其三,由于中央和地方的权利义务划分并非依靠一个具有稳定性的制度框架来,而是通过双边谈判来进行,这将造成对地方政策的不稳定性,中央政府随时可能收回一些政策权利,因此地方政府一旦谈判成功,就会不遗余力地加以使用,酿成恶果。比如,各地一旦拥有给予企业税收优惠的权利,就纷纷出台各种优惠措施,造成全国的税收优惠政策极其混乱。
    
      正由于改革以来此种不规范的放权让利,使得各级地方政府在发展经济中有了与中央公开博弈的资本,一些地方才敢于各自为政,各行其是,相互攀比,重复建设,人为割裂市场,甚至当地方刚性利益受到中央强有力的宏观控制后,还会从暗中抵触、软化发展到公开抗衡。
    
      这在房地产调控中表现得尤其明显。作为中国经济的第一大产业,面对近几年房价的疯涨及民众打压房价的呼吁,国务院至少出台了不下20个有关稳定房价的文件,然而,鉴于房地产是各级地方政府的首要财政来源,地方政府就是变着法子拒不执行,中央也奈何不得。
    
      另一方面,政令不通也显示政府的权力正在失控。用学者孙立平的话说,目前的政府权力成为不但外部无法约束而且内部也无法约束的力量,而在此之前,尽管外部约束缺乏,但内部约束是相对有效的。现在则权威基础削弱,地方性权力、部门性权力已经成为既无上面约束,又无下面监督,同时还缺少左右制衡的力量,这意味着国家权力的碎片化,官员不能负责任地进行工作,为保官升官不惜牺牲体制利益。在权力失控的状态下,政策就不可能得到落实,社会处于“不可治理状态”。
    
      可见,要走出“政令不出中南海”的困境,维护政策的严肃性和权威性,单靠总理拍桌子和成立督导组是远不够的,督导组只能是应急式的解决办法,根本的是要调整当前中央与地方的关系,在这一问题上进行制度创新,使它们从过去那种完全依靠中央和地方的双边谈判来确定各自权利和义务的模式,向一种稳定的、规范的和法制的状态转变。也就是说,要厘清中央与地方之间的权限与关系,将两者关系建立在法治框架内,以法治权,分权制衡,加强对权力运行的法治约束。此外,尽快启动政治体制改革切实使权力运行在民主的轨道上。
    
      而从政策制定的角度来看,政策制定者在出台政策时,要打破全国一盘棋思想,尽可能考虑到各地不同的情况,增加政策的适应性,使政策最大程度符合现实,因为政策的僵硬死板也是导致地方和部门贯彻中央政令不力的一个因素,故国家在进行宏观调控时,要少用行政手段,多用市场方式,提高调控水平。
    
      如此,方能有效克服长期以来政令不畅的顽疾。但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博讯 boxun.com)
370142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媒体谈中国政令不畅:地方官员无利益不愿作为
·政令不出中南海 李克强拍桌更显弱势 (图)
·政令不出中南海 李克強拍桌子
·难怪温家宝政令不出中南海 习近平就是不同
·政令不出中南海 谁在夺习近平的权
·国务院要求扭转政令不畅的“堰塞湖”现象
·7常委全部下去整风,确保中央政令畅通
·新华网联合国2月5日电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5日对中非共和国组建联合政府表示欢迎,认为此举是巩固该国和平建设进程的“重要一步”。 潘基文通过发言人发表声明,欢迎中非根据上月在利伯维尔签署的停火协议组建联合政府。潘基文在声明中鼓励中非各方尊重停火协定,确保全国各地民众安全。他还强调,中非的人道主义援助急需国际社会支持。 中非政府与反政府武装联盟“塞雷卡”1月11日签署停火协议,同意组建联合过渡政府。1月17日,中非总统博齐泽任命尼古拉·蒂昂盖伊为总理,负责组建过渡政府。2月3日,博齐泽发布政令,任命“塞雷卡”领导人米歇尔·多托贾担任副总理兼国防部长。当天宣布组建的过渡政府共包括一名总理、两名副总理、23名部长和7名副部长。 中非是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曾多次发生兵变和政变。去年12月10日,反政府武装联盟“塞雷卡”发动攻势,迅速占领北部、中部地区主要城镇。为促进政治解决中非危机,中部非洲国家经济共同体1月8日至10日在利伯维尔召开了由成员国领导人、中非政府、“塞雷卡”、政治反对派和社会代表参加的谈判。
·媒体质疑:习近平政令可走出中南海吗
·孟建柱称今年废劳教制度 政令不出政法委?
·团派仅一人:政令不出中南海 李克强孤掌难鸣
·政令难出中南海 李克强就是第二个温家宝
·北京公检法造反,不听市委中央政府政令
·杨彼得:政令不出中南海是典型的体制病
·习总之烦:政令出中南海多远
·政令成鸡毛掸监管一地鸡毛 /惠铭生
·监管无力,政令只落得“一地鸡毛”
·中央政令不行,冤案平反無期/劉進圖
·政令不出中南海,仅靠培训能解决?
·秋风:政令不出中南海,仅靠培训能解决?
·前门村夫:北京拆迁补偿新政令人失望
·“不准拖堂”之规是政令娱乐化
·武汉硚口区:政令不畅通,拆迁户鸣冤叫屈
·胡溫政令能出中南海嗎?/秦汉
·背叛党章把持中央书记处,曾庆红摄政‘政令不出中南海’/昭明
·承认自己是太上皇,江泽民再欲政令不出中南海/昭明
·政令出不了中南海与经济过热,问题出在江、曾的书记处身上/昭明
博客最新文章:
  • 江中学子(视频)江西宜黄官员棚改拆迁暗箱操作导致邹引娇家破人亡
  • 李芳敏14400017我必使你的名被萬代記念;因此萬民都必稱讚你,直到永永
  • 王星星中共毒害澳洲
  • 李芳敏14400014她身穿刺繡的衣服,被引到王的面前;她後面伴隨的童女,也
  • 王巨烛光之夜
  • 金光鸿金光鸿律师YOUTUBE视频“革命改变中国”,欢迎访问
  • 李芳敏1440009你的貴妃中有眾君王的女兒;王后佩戴著俄斐的金飾,站在你
  • 蔡楚蔡楚:谈谈四川的赶场和摆地摊(多图)
  • 李芳敏1440006神啊!你的寶座是永永遠遠的,你國的權杖是公平的權杖。
  • 人民最大美方觊觎香港金融地位,中央撑腰坚定一国两制
  • 李芳敏14400025我們俯伏在塵土之上;我們的身體緊貼地面。
  • 谢选骏博讯20年博客遭到锁喉断气——损失过亿!
  • 李芳敏14400024你為甚麼掩面,忘記了我們的苦難和壓迫呢?
    谢选骏美国加速了香港的灭亡
    李芳敏14400022為你的緣故,我們終日被置於死地;人看我們如同將宰的羊
    张千帆张千帆:吴淦(“超级低俗屠夫”)案中的法律问题
  • 胡志伟「生為明人,死為明鬼」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