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招远麦当劳血案:光头男女儿曾留学美国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6月08日 转载)
    来源:经济观察网 
    
    一次索要手机号失败的搭讪,改变了他们的人生轨迹。天性爱笑的吴硕艳变成了新闻报道中冰冷的受害者名字,张家人成为万人所指的杀人凶手,而一向喜欢打抱不平的李强则被网友称之为冷漠的看客
    
    5月28日晚,在山东招远的唯一一家麦当劳里,由于拒绝给陌生人手机号吴硕艳被张立冬等六名男女殴打致死,包括李强在内的十多名年轻食客无一人伸出援手。
    
    在血案发生前,37岁的吴硕艳是一名7岁男童的母亲,55岁的张立冬是张帆、张航、张某姐弟三人的父亲,未满30的李强则是一名即将结婚的年轻人。他们素昧平生,然而,5月28日晚,一次索要手机号失败的搭讪,却改变了他们的人生轨迹。天性爱笑的吴硕艳变成了新闻报道中冰冷的受害者名字,张家则成为万人所指的杀人凶手,而一向喜欢打抱不平的李强则被网友称之为冷漠的看客。
    
    据警方调查,张立冬(男)及其长女张帆、次女张航、儿子张某(辍学、未成年),张巧联(女)、吕迎春(女)均系邪教组织“全能神”成员。他们与吴硕艳此前并不认识,将人殴打至死,只因认为她是“邪灵”、“恶魔”。
    
    
招远麦当劳血案:光头男女儿曾留学美国

    
     
    

  家庭式邪教团体
    
    在警方发布的嫌疑人名单中,30岁的张帆首当其冲。据央视报道,行凶前,张帆对张立冬说“吴硕艳一看就不是好东西,是邪灵、恶魔”。张帆是张立冬的长女,生于1984年,上过大学,还曾到美国留学。在这个家庭式的邪教团体中,她最早接触“全能神“并蛊惑家里人加入。据新华社报道,张帆和另一名犯罪嫌疑人吕迎春在团伙中地位最高,其他人都是跟随者。
    
    张立冬一家来自河北无极县城东关村,张自称没有工作,但靠着早年做药品生意积攒下的钱财,维持一家四口的生活。
    
    上世纪90年代,无极县城是全国闻名的药品批发市场,一整条街都是药品经销商。后来因为种种原因衰败。网上一份工商注册资料显示,一家注册资本为1180万、注册地为石家庄的嘉泰医药经营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显示为“张立冬”,且有网友称其老板为无极人。不过,经济观察报记者电话求证时,该公司没有给出正面回应,只说不能在网上查到一个电话就打过去。
    
    2005年,张帆在一本邪教书籍的引诱下开始信奉“全能神”,之后又向家人传教,两年后,他们一家都变成了“全能神”信徒。媒体报道称,张立冬此前是基督教徒。一位招远的基督教牧师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全能神教经常在基督徒内部发展信徒。
    
    也正是这一年,张家四口人从河北搬到了山东招远。事发后,在张家客厅的桌子上,警方发现一本用2007年的报纸包裹的书,打开后发现是一本宣传全能神的教材,在一些重要的页面还做了折叠。
    
    吕迎春2008年通过网络认识了张帆,由于两人对“全能神”的认识一致,就逐渐熟悉起来。而这个家庭式邪教团队的最后参与者叫张巧联,24岁,是无极县张段固镇田庄村人。据媒体报道,张巧联父母在县城租了张立冬的房子卖驴肉,两家因此认识。张巧联一直没出过远门,半年前她突然告诉家里自己要去山东打工。
    
    至此,这个家庭式邪教团体的六人组合全部凑齐。在张帆眼中,以前认识的其他“全能神”信徒是“邪灵”,只有自己跟父亲、弟弟、妹妹、吕迎春、张巧联是真正的“全能神”信徒。这六人中,有商人、有导购、有大学生,还有未成年者。加入邪教之后,他们的身份都彻底转变,他们放弃了工作学业,除基本的生活需求外,不与外界联系,每天都在家里学习邪教书籍,写“灵修”笔记,互相灌输邪教思想。
    
    就在案发前的头一天晚上,张帆杀死了自家的一条宠物狗。她的解释是,当晚吕迎春感觉不舒服,可能是“邪灵”袭击了她,后来她们确定“袭击者”是所养的宠物狗,就把它打死了。
    

  两台摄像头武装的张家
    
    张立冬和他的子女们在招远租住的房子位于招远开发区的金晖小区。一位40多岁的邻居回忆,张立冬带着三个儿女约摸四五年前搬到这里。在当地人眼中,这是一个中高端楼盘。该小区售价每平方米近6000元(招远市房屋均价为每平方米4500元),租金则在每月1000元左右。
    
    事发前,张立冬和大多数在居民楼里生活的人一样,邻里关系陌生,邻居对其知之甚少。比较独特的是,住在一层的张家人,在窗户外架设着两台从房间里扯出的监控摄像头,一个指向单元门口,另一个指向小区大门口的方向。
    
    门前的空地上的花圃歪歪扭扭粘着一栏红字“为了小区通畅,请不要并列停车”,上述邻居说,这是张家专门贴上去的,就怕别人占了他家的车位。此前媒体报道,张立冬除了事发当天开的价值100多万元的卡宴外,还有两辆车。如今另一辆吉普车还停在屋外,处于张家自己的摄像头监控范围之内,车前挡风玻璃上放有一张卡片,写着“全天候电子监控”的字样。
    
    张家和普通人家并无区别:门口贴着“家和万事兴”的对联;在屋内陈设上,张家略显凌乱,厨房的窗口摆放着一盆枯萎的兰花,窗外稀疏长着半米高的野花。厨房的餐桌上放着只剩半块的馅饼、打开的榨菜片、肯德基的包装纸。
    
    在张家客厅的电视墙上有一块记事板,上边写着“残杀”、“虐杀”、“杀牲口”、“打狗”“转户口”、“拖把”、“剃须刀”、“保养”之类的字迹。
    
    离金晖小区一路之隔的金凤花园,是本次血案中另一位嫌疑人吕迎春的住所。今年39岁的吕迎春是张立冬的情人,山东龙口市人,2011年6月在此处购置了二手房。
    
    相比起这两家外地人,土生土长的招远人吴硕艳位于城南东区的80多平米的小三居则显得破败而寒酸。不过,尽管新旧有差别,但从他们的住所到招远闹市区唯一的一家麦当劳都不会超过3公里,无论是骑自行车的吴硕艳还是开卡宴的张立冬,时间不会超过10分钟。5月28日晚,他们按照各自的线路从家中来到麦当劳,彼此的人生轨迹在此交汇,也在此改变。
    

  最后的晚餐
    
    5月28日,周三,吴硕艳正好轮到上中班。她从城南东区的家中来到位于招远市中心的金都百货大楼,两地相距不到2公里,她骑自行车几分钟就到了。事发的麦当劳就在大楼一层。
    
    吴硕艳在金都百货三层的一家女装店做导购,她在这家女装店工作的时间不到半年,此前在金都百货里,她已卖过好几个品牌的服装。施暴者吕迎春在龙口时也做过家电商场的导购。
    
    事发后提起吴硕艳,不少店员却摇头说不认识。一位年纪稍长的妇女悄悄拉着经济观察报记者走到一边说:“商场规定了都不让说。她平日里和大家关系都还不错。我们平日的工资在2000元左右,不算太宽裕,但吴硕艳特别孝顺,总是会给她婆婆添置衣物,很少见她给自己买。”事发前不久的母亲节,吴硕艳还给婆婆添置了一件300多元的新衣。
    
    下午5点,吴硕艳下班,她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到婆婆家帮忙做些家务。
    
    和一般人家婆媳关系紧张不同,吴硕艳和婆婆的关系相当亲密。吴硕艳手机里存着以“母亲”命名的手机号,指的就是婆婆。
    
    吴的婆婆半身不遂,已卧床多年,过去一直是由吴硕艳为其擦洗身子、按摩、剪指甲。这一天她特意从商场带回一个披萨,想让婆婆尝个新鲜。“因为我曾和她提过一句说我没尝过披萨。”吴硕艳的婆婆说。
    
    安顿好婆婆,吴硕艳和老公、孩子又散步到了金都百货门口。她没吃晚饭,便让老公领着儿子去金都百货六层的大型电玩广场,“你们先上去玩,我在下面等你们。”说完她转身走进了商场一层的麦当劳,点过餐,吴硕艳端着餐盘走向靠角落里的一个座位。
    
    此时,目击者李强也因为陪女朋友逛商场累了,到麦当劳点了饮料休息。李强所坐的位置离张立冬一行不算太远,“他光着头,穿着一件灰色翻领T恤衫比较显眼。他们应该也是逛商场出来,买了一些日用品,后来用于打人的拖把好像就在其中。”李强说。
    
    没多久,其中一位十六七岁的女孩,向李强这桌走来,并索要号码。“她没有和我说任何有关传教的事,只是说看我们有缘,向我们要号码。”李强听她的口音不是本地人,有些犹豫,本想拒绝。但李强的女友曾经做过销售,以为是遇到同行,加之觉得一个女孩子很不容易,就告诉她了。后来李强才知道这个女孩名叫张航,是张立冬的二女儿。
    
    张航继续挨桌索要电话。“你们好,我看跟你们挺有缘的,能留个你的电话吗?”目击者张洪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当时也跟我们要电话号码。以为是年轻人在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就随便给了个假的电话。”
    
    询问了几桌之后,张航走到了吴硕燕的桌前,向她索要电话号码。吴硕燕拒绝了,“去,一边儿玩去。”
    
    张航也没有坚持,回到座位上,却遭到了同桌人呵斥,“你要有自信,直接去问她:你给不给我手机号?”。
    
    一位当地的基督教牧师对此解释说,其实这并不是真的在索要号码,而是邪教成员在练胆,是锻炼教徒的一种手段。
    
    张航再次回到吴硕艳桌前,拍着桌子大喊:“你给不给我手机号?”吴硕艳再次拒绝了。这个平日里就喜欢玩微信的母亲忍不住在微信朋友圈里爆了粗口,“他妈的遇到疯子。”
    
    随后,张立冬一行人便从桌边冲过来殴打她。他们先是用脚踏,接着又用上铝制拖把,并叫嚣“打死她!”
    
    包括李强在内的十多名食客先后有人报警,有人拍摄视频,但没人敢上前阻拦。与张立冬同行的另外两个女人尖声叫嚣:“谁帮忙,谁死!”
    
    李强说,自己并非没有想冲上前去制止,只是还有些不明白情况,听人议论说这是遇到了小三。而女友则在一旁拉着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张洪鹏也被两位女性朋友拉着没有上前,只是报了警。
    
    两公里外的罗峰派出所民警闫志军等四人在接警后4分钟内赶到现场,张立冬仍在继续殴打吴硕艳。六人均被制服。而倒在血泊中的吴硕艳最终不治身亡。
    
    事后,李强一直处于深深的内疚与自责中,“如果那天出事的是我的女友,怎么办?”
    
    招远血案的消息公布后,山东省公安厅决定开展两个月的打击邪教组织违法犯罪专项活动。招远加强了戒备。不仅在凶案现场附近,也在张立冬、吕迎春所住小区、受害者所在小区加强巡逻。
    
    原本在招远低调行事的张立冬,由于邪教身份以及在麦当劳行凶而在招远无人不知。在看守所的张立冬表示,自己曾有两次对他信奉的邪教中的所谓 “神”有过短暂怀疑,第一次是刚来招远的时候,第二次就是这次被抓起来以后,但很快,他又坚定了信心,相信“神”会毁灭那些抵挡他、悖逆他的人。
    
    吴硕艳已经走了10天,她所在的金都百货女装品牌商铺已经挂出招聘优秀导购员的牌子。她的丈夫还在医院打点滴,她的婆婆斜躺在椅子上,只要见到陌生人来看她,就会问一句,“你是不是硕艳的朋友?”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47044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有才 环球时报称王丹勾结全能神 (图)
·学术界对“全能神”异端的观察
·中国大规模扫荡“全能神”邪教
·公职人员欲退出“全能神” 被信徒打断腿
·搜狐博客总监赵牧称“毛泽东是全能神”被刑拘 (图)
·揭秘全能神邪教;要女教徒色诱男子加入
·深圳龙岗法院审结首宗“全能神”邪教案件
·博讯镜头:过大年北京声讨邪教“全能神”
·中共当局“围剿”新疆邪教全能神
·全能神、大红龙\王宁 (图)
·全能神组织被指常使美人计重点诱骗单身民工
·中国借媒体打压全能神
·“大红龙”镇压“全能神教”的真相/王宁
·陕西60余名全能神教徒系红线标识围殴警察
·陕西汉中60余名“全能神”人员围殴警察
·河南拘留96名“全能神”邪教人员
·媒体称“全能神”充满色情暴力 控制教众数百万 终极目的是推翻现政府
·媒体称全能神组织终极目的是推翻现政府
·揭秘“全能神”教主:最早是物理教师
·习近平,毛泽东是全能神! (图)
·孟渊沛:国家不能有邪教罪——从镇压“全能神教”看宗教信仰自由
·计划生育与“全能神”教/杨支柱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