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勿忘心安, “六四屠杀”时的抗命军人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6月05日 转载)
    
    
    《纽约时报》今日在报道中, “六四镇压”时,中国解放军第38军原军长徐勤先抗命,拒绝屠城,亦有其他七位军官集体请愿撤回军队;25年后,抗命者无悔,得到擢升的屠城军官是否心安?
    
    勿忘心安, “六四屠杀”时的抗命军人


    
    (德国之声中文网)6月2日,《纽约时报》报道了1989年"六四"参与镇压的军队的一些内幕,其中,早前已经被媒体关注的中国解放军第38军原军长徐勤先抗命的故事再被提及。当年,在学生占领天安门广场的第二个月,中共元老级人物如邓小平、杨尚昆等人深感不安,并召集了中国军队最高指挥官,要求他们对 使用武力镇压学运予以配合和支持;但中共军队"王牌军"的38军最高领导人徐勤先认为学生的抗议是一个政治问题,应该通过谈判加以解决。
    
    现年79岁的徐勤先,在1989年时拒绝执行没有时任军委主席邓小平签字的戒严令,先是被革职,其后被判刑5年。徐勤先六四期间抗命的事件被中国当局全面封锁,他的经历只在海外流传;2009年香港《苹果日报》记者在毛泽东前秘书、中共党史专家李锐家中偶遇徐勤先。经报道后,徐勤先与他的抗命故事始被更多人知晓。出狱后的徐勤先被中共当局安置到河北石家庄生活,现享受副军级待遇。他在接受《苹果日报》采访时表示:"已经过去的事情,做了就没有什么后悔的。"
    
    勿忘心安, “六四屠杀”时的抗命军人


    
    邓小平因为下令开枪被称为“总射击师”
    
    徐勤先并不是唯一的反对军事镇压的高层军官,《纽约时报》在报道中还透露,一位前党史研究员证实了当时一份请愿书的存在。这份请愿书由七名高级指挥官签署,呼吁中共高层撤回军队。他们认为,"人民的军队属于人民,而不能用来对付反对者,更不能用来屠杀他们。"
    
    《纽约时报》报道了中国历史学者,现为《炎黄春秋》副主编的杨继绳的亲历:1989年他正在中国官媒新华社工作,六四镇压后的清晨,他到达木樨地-那里也是中共军队发起最猛烈镇压的地方-看到了遗弃的自行车、被烧焦的汽车和凝固的血迹。望向周围他还看到了弹孔,到处是令人不寒而栗的景象,对面的墙上有血红色的大字:"人民的血";迄今为止,依然没有"六四镇压"确切的死亡数字,关于被坦克碾压或被炮火炸死的平民,在不同的出处,从几百到1000多人不等。
    
    "宁杀头不作历史罪人"
    
    杨继绳这位"六四事件"的亲历者多年后在他的一本书《中国改革年代的政治斗争(修订版)》中,详细记载了当年徐勤先拒绝高级干部军参与戒严、镇压学生的过程。他在早前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和徐勤先有过多次会面,这些见面交谈的内容,一切以书中叙述为准:"当时,徐勤先因患肾结石在北京军区总医院就医…… 5月17日,徐勤先接到北京军区的开会通知。北京军区副司令员李来柱宣布中央军委命令,让军长们当即表态。其他军长没表示不同看法。徐勤先说:'口头命令我无法执行,需要书面命令。'李来柱说:'今天没有书面命令,以后再补。战争时期也是这样做的。'徐勤先说:'现在不是战争时期,口头命令我不能执行!'李来柱说:'那你就给你的政委打电话,传达命令。'"
    
    
    
    勿忘心安, “六四屠杀”时的抗命军人


    
    "坦克人"照片是“八九民运”中最为标志性的照片之一
    
    书中继续写道:"徐勤先给政委打了电话,然后说:'我传达了,我不参与,这事和我无关。'说完就回医院。他回来后同朋友谈起这件事时说,他作了杀头的准备。他说:'宁肯杀头也 不能做历史的罪人!'"
    
    旅美学者历史文献学者吴仁华,也是六四事件的亲历者和见证人,多年间追索六四镇压真相及镇压军人去向等,著有《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等。他早前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曾披露除勤先抗命被判刑外;还有当时北京军区第28军军长何燕然、28军政委张明春、39集团军116师师长许峰等,皆因当年不愿执行命令,受到降职调职等处分。
    
    "有人忏悔、有人升官"
    
    几天前,一名解放军39军1164高炮团前中尉李晓明在香港NOW电视台讲述了"六四镇压"中的亲历,数度落泪,并称这是他毕生的耻辱。李晓明披露:"当时本部在沈阳的39军从北京城东向天安门广场开进,途中被民众以肉体阻拦,要求他们不要向学生和老百姓开枪。6月3日晚,他们被告知,在上峰有暴徒打死军人,听到消息之后他们每个人都义愤填膺,此时,上级将子弹发给了他们,并且命令他们不惜一切要开进天安门广场清场。 每个人都获了几百发子弹";他所在的39军在6月4日凌晨开进广场后,发现已有其他部队镇压了在广场的学生,其后他们负责协助警方追捕在逃学生和民运人士。一直到当年7月他们才返回沈阳驻地。"
    
    
    勿忘心安, “六四屠杀”时的抗命军人


    那些参与“镇压”的军人今何在?
    
    另一位在八九民运期间济南军区的戒严部队士兵张士军,近年曾多次公开祭拜六四死难者,并向死难者家属表示忏悔。 2009年张世军向胡锦涛上书《一个戒严战士公开信》,要求为个人和六四平反。其后遭到当局打压多次失踪。2012年张世军曾与德国之声记者通过新浪微博私信交流,不久后他身着旧式军装在天安门广场拍照,该照片在当年的六四纪念日前夕再度触碰中共敏感神经。德国之声数次根据张世军留下的固定联系电话和手机与其联系,均无法拔通。
    
    4月29日,一位六四前戒严军人、艺术家陈光在其位于北京宋庄的工作室,邀请一些朋友观看了他纪念"六四"的行为艺术。5月7日,四名国保带走陈光并将他关进了北京通州看守所,当局至今未公布对陈光的拘留理由。
    
    吴仁华在早前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曾表示,中共在"六四镇压"中,从北京、沈阳、济南、南京等军区抽调了十几支部队、出动了约25万军人:"其中以38军和27军出动兵力最多;六四大屠杀中,向天安门广场武力挺进的陆军第38军、39、54集团军和空军第15空降军是四大主力";他还透露,与徐勤先等人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六四屠城后,军队论功行赏,他多年间追踪这些镇压军官,获悉很多人得到犒赏、提拔。其中徐勤先原在的38军政委王福义升任北京军区副政委授中将;参谋长刘丕训升任副军长被授少将军衔。
    
    作者:吴雨 (博讯 boxun.com)
336032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世界各地举行六四纪念活动 (图)
·六四25周年:艾未未玫瑰照悼念 吁毋忘六四 (图)
·六四25周年:北京保安森严 维稳拘逾500人 (图)
·鲍彤被控制“旅游” 六四严防死守超历年 (图)
·白宫敦促北京说明六四死难者、被拘留者和失踪者的情况 (图)
·六四天安门广场如临大敌香港记者被驱赶
·六四天安门广场如临大敌香港记者被驱赶
·纪念八九六四25周年(中)——八九六四挽歌:《我是王维林》《对峙》 (图)
·80后年轻人看“六四”——刘四仿:中国社会转型民间力量应占主导 (图)
·广东维权青年张坤乐举办网上“六四”征文被刑拘 (图)
·“六四”幸存者发布“25周年重聚宣言” (图)
·六四临近 北京风声鹤唳 (图)
·北京宋庄因六四被严控多人被上岗 诗人出版25首诗作纪念六四 (图)
·中国各地警方六四期间加紧打压维权人士
·旅英维族艺术家拉希玛: 中国政府依旧掩盖六四事实是一种罪恶 (图)
·六四前夕北京高校留学生“被旅游” 维稳力度空前大量访民被控制 (图)
·法律窗口: 六四25周年关于转型正义的思考(2) (图)
·马永涛: 六四遭警察问
·成败皆小平:六四后改革一度迷航
·六四,镇压访民,如同绑匪拿了赎金还撕票,天理不容 (图)
·六四前夕北京维权访民遭追捕 (图)
·姜野飞等人士中共泰国使馆前举牌纪念六四 (图)
·杨光:“六四”不平反,改革没希望
·中国民间人士举行公祭,拉开纪念六四序幕
·期待回歸人性的改變--六四綠卡引出的沉思
·中国冤民大同盟声援《六四》纪念日 (图)
·田宝成夫妇联合国上访记63:毋忘六四 (图)
·墨尔本民运联盟举行六四公祭
·中国社会民主党“六四”24周年声明
·歐亞紀念六四24週年硏討會在荷蘭舉行
·六四戒嚴軍警:靠官兵吼聲衝開清場之路
·六四,一声枪响/中国六四受难者
·泰国民运组织“六四”24周年坐谈会 (图)
·80后一位垃圾派诗人笔下的“六四”
·公祭“六四”英烈,推进中国民主
·澳门青年悼六四被捕6月3日在香港聆讯 (图)
·中国冤民大同盟纪念《六四》二十四周年 (图)
·民阵和全德学联举行六四24周年纪念会
·以“清算毛左”取代“平反六四”/吉歌
·孔庆东六四访谈/杨子 (图)
·曹长青:千秋与朝夕——六四25周年
·刽子手有何资格平反“六四”?
·雷无声: “六四”二十五周年前党国大扫荡
·罗好:六四是中国最长的一天 (图)
·时间改变不了中共屠夫的本质-纪念六四二十五周年/陈维健
·今晚 六四守夜 (图)
·六四魂 (图)
·“六四”为当代中国铸民主血魂/蒋蜀军
·六四和解,从停止相互抹黑起
·纪念“六四”民运25周年/北京市民
·六四感怀 —— 希望互联网传递我的感激给我的导师
·吴仁华:六四纪念日前抓人是中共没有自信的表现
·严家其:必须在中国大地上为“六四”平反
·芦笛:拒绝汲取教训 六四还会重演 (图)
·我的六四随笔/陈炳傑
·隔洋问侯,去年偶遇的“六四老人”
·六四没赢家:邓有过赵有错胡太天真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