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媒体看中国:“被遗忘的六四”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6月01日 转载)
    六四25周年前夕,《南德意志报》发表署名文章称,在中国成功的媒体审查下,如今很多中国人不再了解,1989年天安门广场发生了什么。
    
    媒体看中国:“被遗忘的六四”


    
    (德国之声中文网)“中共有理由庆祝。下周三是 六四25周年--天安门广场的血腥镇压不仅是一次民主运动的终点,一场民众盛会的谢幕,也是百万公民所陶醉的有关自我、新发现的自由和更好的中国这一梦想的结束”,《南德意志报》周六(5月31日)的一篇署名文章在开头这样写道。文章引用了当年广场上的一名学生喊出的话,“我不知道,我们想要的是什么。我只知道,我们想要更多。”
    
    文章继续写道,1989年6月3日至4日的那个晚上,子弹和刺刀飞向他们。坦克开过,让那个夜晚开始颤抖。“究竟有多少学生、工人、旁观者被压倒、射死、刺伤,这个数字至今不得而知。从中共的角度回头看,行动是成功的。如此成功,以至于达到当时无人能够想象的程度。
    
    “在那个晚上,新的中国诞生了--我们今天了解的中国。那一晚所有的血、那之后所有的恐惧,在那个其他社会主义政权分崩离析的时代,拯救了中国共产党。镇压‘反革命暴乱’给了中共政权几十年珍贵的时间,再一次给了这个政权超越真相和记忆的能力,而最终也给了这个政权西方政界和商界的再度钦佩。
    
    “戏剧大师布莱希特问道:政府解散人民、重选人民,岂不更容易?中国政府没有重选,而是创造了另一个人民……共产党简单地按下了‘删除键’,再次格式化了中国人民。1989年?‘毫无疑问,普通的一年’,诗人杨炼的一首诗中写道。”
    
    “消散于沉默中的事件”
    
    文章继续写道,天安门广场的血腥镇压震惊了世界。而在中国,它被遗忘了。
    
    “西方经常引用的毛泽东的一句话是‘枪杆子里出政权’,但这句话的后半句常常被人遗忘:用笔杆子保卫政权。两者缺一不可。士兵砍杀起义者,御用文人抹杀真相。政治宣传让中国人民患上集体性失忆。六四之后,全中国冻结在恐惧中。当人们弯曲脊梁的时候,‘反革命暴乱’变成了‘暴乱’,暴乱又变成了‘政治风波’,再从风波变成了‘事件’,直到事件也消散于沉默中。”
    
    媒体审查,信息封锁。文章提到,在中国的维基百科--百度百科上,人们只能查询到1988年和1990年的相关内容。1989年,不存在。整整一年,从历史中消失了。
    
    媒体看中国:“被遗忘的六四”


    
    1989年6月3日晚的天安门广场
    
    “令人惊奇的不是新闻审查官的卖力。令人惊奇的是,这生效了。在互联网和社交媒体时代,中国大门前所未有的开放,却仍然可以洗脑整个国家。一些年轻的中国人,聪明、开放,智能手机和社交媒体伴随着长大,他们在二十多岁出国学习,在那里第一次听说1989年自己的家乡发生了什么。有人惊呆了,也有人则不肯相信,将自己 囚禁于党赋予的思想枷锁中。”
    
    “你们西方记者为什么总是撒谎?”一名身处德国的中国学生问作者,“你们就是无法忍受中国的强大。”
    
    外企的幻灭
    
    周六的《南德意志报》经济版的一篇文章称,在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后,欧盟企业对其在华前景不再乐观。
    
    “欧洲企业的'中国热'开始降温。工资的上涨、增长的放缓和对中国法治信心的缺乏,这都压抑了企业主们的情绪--这是欧盟商会周四在北京公布的一项调查的结果。商会会长伍德克(Jörg Wuttke)说,中国的经济疲软导致了重新洗牌。”
    
    文章写道,尽管北京政府承诺改革--更多市场经济和自由化,然而对于中国市场的信心似乎仍然有所动摇。只有略高于五成的受访公司认为会发生真正显著的改变。47%认为改革的承诺明显无法实现。
    
    “企业在寻找称职的员工时也有困难。此外,找到称职的员工,却常常发生这种情况:他们在很短的时间里又跳槽了。多年来欧洲人一直抱怨,中国当局在市场准入方面对他们设置障碍。尽管欧盟商会疾呼,消除这些问题,但商会下的企业仍然觉得受到不公平待遇。”
    
    这些都抑制了外国企业在中国的扩张意愿。文章写道,只有57%的受访企业计划扩大其在中国的业务。而在去年,这一数字是86%。特别是那些已经在中国运营了一段时间的公司,越来越抱怀疑态度。而大型跨国企业,也不像以往那样强调中国市场的重大作用。
    
    [以上内容摘译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摘编:万方 (博讯 boxun.com)
445085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封你没商量!纪念六四全球网络会议遭袭 (图)
·河南“六四”公祭案辩护律师团成立
·“六四”25周年之前 浙江民主维权人士范子良被抄家
·湖南民主维权人士罗茜因纪念“六四”被刑事拘留
·王丹:八九六四25周年纪念活动日程表 (图)
·回顾六四 很多人以为中共当年会垮 (图)
·毛骨悚然的一夜 医生透露六四杀人的数字
·六四到北京提升防控级别超奥运 (图)
·冯正虎:毋忘六四,推进政改 (图)
·“六四”公祭案律师团成立 数十名律师参与
·招远事件引爆民怨 吁六四走上街头表达愤怒 (图)
·郑州警方拒律师会见被拘公祭六四人士 湖南国保约谈多位敏感人士
·王爱忠“滋事罪”被刑拘禁见律师 北京六四研讨会与会者出行仍受限
·六四前北京超常态防控85万人巡逻 10万人收集情报含鞋匠卖报员
·全球纪念六四25周年网络大会
·大陆人士创作六四歌词,博讯征求演唱 (图)
·六四临近 武汉的公交车贴“坦克压倒一切” (图)
·紧急通告:全球纪念六四25周年网络大会并未改期 (图)
·六四公祭数月后遭秋后算账多人被刑拘 律师会见受阻
·杨光:“六四”不平反,改革没希望
·中国民间人士举行公祭,拉开纪念六四序幕
·期待回歸人性的改變--六四綠卡引出的沉思
·中国冤民大同盟声援《六四》纪念日 (图)
·田宝成夫妇联合国上访记63:毋忘六四 (图)
·墨尔本民运联盟举行六四公祭
·中国社会民主党“六四”24周年声明
·歐亞紀念六四24週年硏討會在荷蘭舉行
·六四戒嚴軍警:靠官兵吼聲衝開清場之路
·六四,一声枪响/中国六四受难者
·泰国民运组织“六四”24周年坐谈会 (图)
·80后一位垃圾派诗人笔下的“六四”
·公祭“六四”英烈,推进中国民主
·澳门青年悼六四被捕6月3日在香港聆讯 (图)
·中国冤民大同盟纪念《六四》二十四周年 (图)
·民阵和全德学联举行六四24周年纪念会
·六四”前夕,在京访民连续打出“ 官员公布财产” (图)
·六四临近,北京南站大平台访民横幅抗议 (图)
·SOS:申请六四游行,广州3勇士被带走
·六四:另一种真相/武振荣
·古严淄:中华民族无法结痂的伤口——“六四”是一道过不去的坎
·潘晴:血在燃烧!——为张健和“六四”罹难者而作
·廖伟棠:六四的艺术话语权
·那红旗——写于25年前六四之夜
·陶业:天安门母亲运动的历史地位——纪念六四25周年思想随笔之三
·吴金圣:我的六四命运:从奴才到公民
·吴祚来:反思──激怒与被激怒在六四过程中的效应
·潘晴:血在燃烧!-为张健和“六四”罹难者而作
·六四紀念的最佳符號,請用倒寫的字“罪”! (图)
·行为艺术“六月飞雪”将于六四闪电呈现
·中共高层与六四/武振荣
·郭宝胜:我与六四—一个1989后高校新生的六四之缘
·张伦:“六四”与中国的腐败 (图)
·纽时:六四时北京三轮车夫给我上了一课 (图)
·陶业:论制度正义—-纪念六四25周年思想随笔之二
·国家悼念六四,一定不是永远的梦
·张健:我站在家的门口——六四二十五周年巴黎随笔
·朱欣欣:反思六四 超越六四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