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北京民惧 街头维吾尔人遭清光
请看博讯热点:新疆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5月30日 转载)
    来源:中国青年报 
    
     原标题:维吾尔族青年在北京

    
      
    
    汪泉穆萨江·麦麦提 26岁 新疆喀什人 在北京8年 卖切糕小贩
    
    “有人说我们的坏话,我也没办法。我靠这个(切糕)养活一家人,这就是我们的生活。”
    
    库尔班江·赛买提 32岁 新疆和田人 在北京8年 纪录片摄像师
    
    “我不停地在做,但有时候,一个暴恐事件,所有的努力就都归零了。”
    
    阿利甫·亚克甫 26岁 新疆乌鲁木齐人 在北京24年 北京某贸易公司职员、微博“在北京的新疆人”运营者
    
    “只要大家彼此尊重,增进了解,隔阂是不存在的。我们现在的问题还是因为了解不够。”
    
    帕提曼·阿不力克木 29岁 新疆库车县人 在北京3年 中国传媒大学博士生
    
    “你尽力呵护的一样东西老是被别人伤害,然后让整个群体背黑锅,让别人都怕我们,但其实大部分的维吾尔人都是善良的啊!”
    
    古丽(化名) 47岁 新疆伊犁人 在北京11年 北京某三甲医院医生
    
    “每当得到病人的夸赞,感觉是为自己的家乡、自己的民族争了光。”
    
    5月22日,暴力恐怖活动再次打破乌鲁木齐的平静,新疆又一次以伤痕累累的姿态,步入公众视野。
    
    自2009年“7·5”事件后,很多人开始关注新疆,关注维吾尔族,但对这个神秘的地方,这群神秘的人,却知之甚少,揣测颇多。
    
    他们中的很多人,走出新疆,来到内地,在这里生活,在这里成长,也在这里奉献。离开家乡的日子,有辛酸,也有欣慰;有埋怨,也有理解。日前,中国青年报记者走近5位维吾尔族青年,还原他们在内地的生活。
    
    “新疆人不光是卖切糕的、打馕的、烤肉的”
    
    一提起新疆人,很多人脑海中都会有些固有的画面:高高的鼻梁,深邃的眼睛,长而卷翘的睫毛,微卷的头发上压着一顶小花帽,或是包裹着各式头巾……因为有着独特的长相和装扮,生活在内地的维吾尔族,极易在人群中被发现。
    
    他们也会被定义为一些特有的职业,比如,卖切糕的。
    
    穆萨江·麦麦提就是其中的一员。一周里,穆萨江至少有3天会到国家图书馆门前来摆摊。在北京街头,穆萨江的“店铺”随人流而动。当旁人走近,他便咧开嘴,露出整齐而洁白的牙齿,热情地问一句,“老板,来一点?”
    
    这几年,调侃切糕的段子此起彼伏,让这个行当越发难做。
    
    “你知道网上有很多关于维吾尔族和切糕的玩笑吗?” 中国青年报记者问。
    
    穆萨江轻笑了一下,“有人说我们的坏话,我也没办法。我靠这个养活一家人。”他指了指自己面前的切糕,“这就是我们的生活。”
    
      穆萨江来自喀什,今年是他在北京的第8个年头。两个儿子,一个5岁,另一个还不满1岁。
    
    18岁时,穆萨江来到北京,在南五环一处新疆饭馆当帮厨。“烤羊肉串,我的手艺很不错的,”他边说,边用双手比划着。
    
    “我是个好厨师,新疆菜都会做。”穆萨江的理想和不少维吾尔族在外打工的年轻人一样,开一家自己的饭馆。但北京高昂的房租让一家人望而却步。“没钱,就只好先摆摊。”
    
    没有生意的时候,穆萨江便和旁边的四五个同乡用维吾尔语大声地交谈。当“交谈”吸引了路人张望时,他们又异口同声地换回了那句汉语,“老板,来一点?”
    
    穆萨江的对面,是卖馕的柯尔克大叔,留着大胡子,看上去很像动画片里的“阿凡提”。来北京两年,柯尔克还是一句汉语都不会。
    
    “一句汉语都不会,他怎么做生意?”听到记者的疑问,穆萨江乐了。
    
    “做生意嘛,需要什么汉语。”他冲着柯尔克伸出三个手指,“一个馕3块钱,你要几个,跟他比划就行了。”穆萨江说,也有难免产生误会的时候,自己就是他的翻译。
    
    在很多人眼里,穆萨江和柯尔克的谋生方式就是新疆人的标签之一。一位媒体朋友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在她参加的一场媒体培训会上,记者们被要求面对一组描述,直接说出心目中这些人的职业。当“一位戴着民族帽的维吾尔族人”出现时,下面所有人脱口而出,“烤羊肉串的”、“卖切糕的”。
    
    “而我们不知道的是,正有几位维吾尔族同胞坐在教室后排。老师介绍了才发现,他们有的是大学教师,有的是学者。”这位记者说,“这样的思维定势,媒体记者尚且如此,传播给整个社会的维吾尔族人形象,岂不是更片面、更刻板?”
    
    四川大学法学院教授周伟说,刻板印象通常是将这个群体中某一个类型、某个极端的情况,或个别现象放大而形成的认知,之所以存在,主要是因为彼此之间的不了解。
    
    库尔班江·赛买提就想打破这种刻板印象。
    
    “我们新疆人不光是卖切糕的、打馕的、烤肉的,这只是非常少的一部分。”
    
    库尔班江是一名维吾尔族摄像师,如今正在热播的《舌尖上的中国2》,新疆部分的拍摄就有他的参与。
    
    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库尔班江正在上海拍摄。他即将面世的书——《我从新疆来》中,将记录100位新疆各民族人的故事。
    
    “镜头中的人物用口述的方式,讲述自己平凡却不普通的故事,对‘新疆人’这个词的异化进行着小小的抗争。” 他在微博中这样介绍。
    
    然而,“昆明事件”的发生,打乱了他原本的计划。“暴徒”,这个新贴在新疆人身上的标签让库尔班江难受。彼时,只完成了30个人的拍摄,但库尔班江忍不住了,“不行,我必须现在就把这些内容发出来,让普通百姓真正了解新疆人,让他们知道,新疆人在各行各业作着贡献。”
    
    就这样,医生、律师、公司高管、工程师……库尔班江用镜头记录下来的人,在他的实名微博上一个个走了出来。
    
    做着同样事情的还有阿利甫·亚克甫,这个26岁的维吾尔族小伙儿,是微博“在北京的新疆人”的运营者。
    
    “我是在北京长大的,希望搭建一个互帮互助、互相了解的小平台,为内地的朋友介绍新疆,也为新疆的同胞介绍北京。”
    
    2013年6月21日,阿利甫注册了这个微博。截至今年5月25日,“在北京的新疆人”已经有14231个粉丝,发了727条微博。
    
    “现在的粉丝是以新疆人为主,其实我希望能有更多其他省份的网友关注,因为确实有不少新疆之外的人对新疆有恐惧和隔阂,所以,我希望通过这个平台宣传新疆的风土人情,让大家看到新疆人是热情好客、团结友爱的。”阿利甫说。
    
    我从新疆来,跨越3000公里去追梦
    
    很多在内地的新疆人,都是先由一串问题开始,而后才被周围的人所熟识的。
    
    “你们出门都骑马吗?”“你们每天都要扎40个小辫子吗?”“你们的衣服都是花衣服吗?”“你们那里都是沙漠吗?”
    
    2001年,帕提曼·阿不力克木离开新疆,到西北民族大学求学。和同学初识的日子,基本都在回答这类问题。
    
    今年29岁的她,来自新疆库车县。父亲在库车县人大常委会工作,母亲是国家二级舞蹈演员,双胞胎哥哥是库车县公安局的一名警察。
    
      “在库车,我们这样的家庭算是教育背景比较好的。父母都是大学生,所以他们对我和哥哥的教育理念也很不同。”
    
    帕提曼和哥哥从小就上的是汉族学校。上世纪90年代初,维吾尔族家庭主动让孩子上汉族学校的并不多。
    
    “你们不要觉得自己和汉族同学有什么不同,你们要和他们一样优秀”。帕提曼说,这是父亲在教育她跟哥哥时,常常挂在嘴边的话。
    
    帕提曼没有辜负爸爸的期望,学习成绩一直都名列前茅。一次,帕提曼和同学去一个小朋友家做作业,小主人告诉家里的大人,“马丽丽语文(汉语——记者注)考试得了第二名”。阿姨问:“那谁是第一名啊?”另一个同学说:“她,帕提曼!”说着大家都看向了她。
    
    “那时觉得特别开心,毕竟是汉语,并不是我们所擅长的,但自己还是把它学好了”。帕提曼笑着说。
    
    研究生毕业后,帕提曼回到新疆教育学院任教,3年后,又来到中国传媒大学攻读博士学位。
    
    古丽(化名)也和帕提曼一样,曾经在新疆工作过,然后到法国留学,拿到了博士学位。回国后,进入北京一所知名的三甲医院。
    
    作为整个北京医疗系统里为数不多的维吾尔族医生,古丽已经习惯了早早被人熟识。
    
    “你是外国人吗?”
    
    “不是啊,我是新疆的,我是维吾尔族。”
    
    “哇,那你太厉害了,你肯定是你们民族特别优秀的人。”
    
    这样的对话,在病人与古丽之间进行过很多次。有时,病人还会冲她竖起大拇指。这让古丽感到无比自豪。“感觉是为自己的家乡、自己的民族争了光。”
    
    比起高学历的帕提曼和古丽,库尔班江出疆的路途则要曲折得多。
    
    因为父亲生意遭遇变故。2001年,时年19岁的库尔班江刚从博州师范学院中专毕业,就挑起了养家的重担。
    
    “我是家里的老大,我得养家糊口。”库尔班江有一个在上大学的妹妹、两个分别读高中和小学五年级的弟弟。那时候的他,唯一的念头就是想赚钱。
    
    上学的时候,库尔班江就喜欢摄影。回到家乡和田,在一所学校附近给别人拍照赚钱。此后,他又上石河子学艺,在乌鲁木齐打工,再回到和田开话吧,做玉石生意。3年多的时间,一直在辗转,直到结识了一对从北京来新疆拍纪录片的夫妇。
    
    这对夫妇,一个是汉族,一个是蒙古族,后来成了库尔班江的干爹干娘。
    
    2004年,父亲重新振作接手了玉石生意。一直热爱摄影的库尔班江,便跟随干爹干娘去了库尔勒的胡杨林,拍摄《森林之歌》。
    
    这是库尔班江第一次接触纪录片。一年半的时间,片子拍完了。干爹问库尔班江,“你之后打算干吗?是继续做生意还是怎么样?”
    
    “我想上学。” 库尔班江回答说。
    
    2006年8月,库尔班江告别了家人,离开新疆,到北京广播学院(现中国传媒大学——记者注)做了一名旁听生。
    
    在学校的日子,库尔班江把全部的时间都拿来“蹭课”。
    
    “我的汉语也不好,以前上的一直都是维吾尔族学校,读中专学汉语专业的时候,能讲的汉语也不多。”
    
    但库尔班江很努力,听课永远坐在第一排,下课了,也不让老师走,没完没了地问问题。学校的老师、校长都知道,有一个“这么认真”的新疆小伙子。
    
    “我不停地做笔记,老师说一句记一句,黑板上写一个抄一个。”这对于一个并不熟悉汉语的维吾尔族少年来说,难度可想而知。
    
    三年,库尔班江记满了17个笔记本。本子上,满满的都是维吾尔语、拼音、汉语的“混搭”。有老师看到他的笔记,笑着说,“库尔班江,你写的这个东西,谁都看不懂啊!”
    
    。。。 (博讯 boxun.com)
326041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北京镇压新疆:用维吾尔人惩罚维吾尔人
·BBC:新疆维吾尔人为何要南下越境 (图)
·吾尔开希:维吾尔人反抗斗志越来越高/视频
·吾尔开希:维吾尔人反抗斗志越来越高
·官媒选择性采访维吾尔人:犯罪就抓 该毙就毙 (图)
·震撼视频:新疆街头追杀击毙持刀维吾尔人
·长沙砍人事件:见新疆维吾尔人就拷起来 (图)
·200多名维吾尔人在泰国被捕 欲寻求联合国庇护
·中国人第一反应 “维吾尔人太可恶”
·热比娅:勿因昆明袭击妖魔化维吾尔人 (图)
·人权日:维吾尔在线呼吁改善维吾尔人的人权
·新疆巴楚发生暴力袭击案件 9名维吾尔人被击毙
·维吾尔人压力陡增 担心沦为排查“敏感群体”牺牲品
·天安门冲撞案后 维吾尔人呼吁中共检视新疆政策
·北京对维吾尔人的盘查和监控升级
·日媒报导铁口直断天安门 车焚人亡涉维吾尔人恐袭
·半岛:北京借打击冲突之名加大压制维吾尔人的力度
·新疆限制南维吾尔区维吾尔人迁徙与务工
·土耳其国会议员呼吁突厥世界和伊斯兰世界倾听维吾尔人的声音
·一个维吾尔人的亲身经历:还是护照那件事
·护照对维吾尔人而言成为一种奢侈品
·正在扩大的云南瑞丽维吾尔人墓地
·回敬余磊:维吾尔人民伊利夏提
·张弛《一个维吾尔人家庭史》中的谎言/伊利夏提
·《一个维吾尔人的家庭史》采访手记/张弛
·解放报:维吾尔人向中国堡垒发起攻击 (图)
·曹建明张春贤撥维吾尔人铁心分裂 我习俞救火
·为何维吾尔人选择南下越境? (图)
·吾尔开希:中国新疆政策把一些维吾尔人推向好战
·维吾尔人的脊梁还是直的/伊利夏提
·维吾尔人在步车臣之后尘/伊利夏提
·伊利夏提:维吾尔人的2013
·伊斯兰教是维吾尔人最后的精神堡垒/伊利夏提
·伊力哈木:双重标准,恐怖主义成为维吾尔人的标签?
·由‘杀汉灭回’口号的演化看中共对维吾尔人的妖魔化宣传/伊利夏提
·维吾尔人是被‘能歌善舞’的民族!/伊利夏提
·习近平的‘鞋子理论’和维吾尔人的‘鞋子理论’/伊利夏提
·中国共产党能容得下维吾尔人的批评吗?
·他们能代表维吾尔人吗/伊利夏提
·对维吾尔人是这样照顾的!/伊利夏提
·对维吾尔人的宣战/伊利夏提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