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江西"小三峡"百亿资金去向存疑 涉多名落马高官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5月10日 转载)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江西的水利反腐动作之大出乎人们意料,在3月下旬至4月下旬短短一个月内,先后有包括江西省副省长姚木根、水利厅副厅长文林、吉安市政协副主席林翘银及峡江县委书记宋铜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

    
    因姚木根分管水利、扶贫和移民等工作,文林则直接分管江西峡江水利枢纽工程项目,有媒体直指上述四人皆因峡江水利枢纽项目案发,但江西省纪委对此没有置评。
    
    《中国经营报(微博)》记者调查得知,国家发改委2008年批复峡江水利枢纽项目总投资为70.79亿元,在2009年9月项目启动后项目总投资暴增40.16%至99.22亿元。其中库区移民安置费用由原定的22.13亿元增至33.89亿元,增幅高达53.14%。这些还不是最后的决算数据。
    
    峡江水利枢纽项目投资主体为江西省水利厅全额注资的江西省水利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西水投)。江西水投董事长齐伟对《中国经营报》记者称,峡江水利枢纽项目总投资增加是因为工程原材料成本增长及移民数量变动所致,但他并不知道姚木根、文林等人被查是否和此项目有关联。
    
    峡江、吉水等地的移民告诉记者,峡江水利枢纽移民安置费用名目繁多,有些地方的补偿资金没及时落实。吉水县八都镇住歧村陈柱(化名)说,他家被征用的菜地没有得到补偿款。
    
    补偿“谜题”
    
    据了解,峡江水利枢纽工程是江西省鄱阳湖生态经济区建设“两核两控”的龙头工程、先导工程,项目总投资99.22亿元。项目具有防洪、发电、灌溉、供水、航运、水库养殖等综合效益,被称为“小三峡”。
    
    坝址在峡江县巴邱镇蒋沙村,为赣江流域最大的控制性工程,控制流域面积约62710平方公里,占整个赣江流域面积80948平方公里的77.5%。工程总库容11.87亿立方米,装机容量360兆瓦,年发电量11.42亿度,增加灌溉面积32.95万亩。
    
    峡江水利枢纽工程于2008年11月经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立项审批,2009年9月开工, 2013年7月大坝下闸蓄水、1号机组发电,预计到2015年8月工程全部竣工,9台机组全部建成发电,年发电收益约近5亿元。
    
    不过,峡江水利枢纽在产生巨大的经济及社会效益的同时,也不可避免地给当地带来不利影响,其中移民搬迁及安置是首要问题。
    
    早期资料显示,峡江水利枢纽工程规划水平年库区淹没及防护工程需搬迁总人口为2.49万人,需拆迁房屋面积128万平方米,淹没耕地3.31万亩,征用各类土地5.39万亩。
    
    因峡江水利枢纽工程项目占地达1200亩,项目所在地峡江县巴邱镇蒋沙村首先面临移民搬迁问题。蒋沙村委会公布的数据显示,该村共7个村民小组、223户,总人口为823人。需要搬迁的户数为173户、738人。
    
    村民毛文忠说,搬迁补偿的项目包括土地征收、房屋拆迁补偿及搬迁费等。其中,水稻田和菜园地的补偿标准为31500元/亩,房屋则根据材料结构分别给予每平方米300元至500元不等的补偿。
    
    蒋沙村委会的数据及村民的说法与政府机构的数据有较大出入。峡江县扶贫和移民办提供给记者的资料表明,蒋沙村总共需搬迁265户、983人,包括蒋沙村委会胡家村小组的30户。而房屋的补偿标准是300元至700元/平方米。
    
    吉水县八都镇住歧村搬迁户陈柱则告诉记者,他家的菜园地没有得到补偿款,其他超范围征占的土地更是没有得到补偿。虽然有补偿标准,但村民们并不清楚政府部门是如何发放补偿款的。
    
    据称,住歧村有290多户、1100人口。有村民告诉记者,在搬迁之前,他们得到的信息是,户籍仍在村上的每人补助一万元,户籍已经迁出本村的村民每人补助3000元。上面拨给住岐村村民的搬迁房屋补助费多达两亿元,但村民们不清楚这些钱去哪儿了。
    
    事实上,有关移民搬迁安置费用问题连负责移民安置的政府机构都难以准确了解到相关信息。
    
    吉安市扶贫和移民办工作人员曾建耀称,业主单位统计的库区淹没实物指标及移民数量等数据与当地政府调查的数据存在一定出入。
    
    安置争议
    
    移民的数据还在核定之中。据称,峡江、吉水等地上报移民数据和投资单位核定的数据并不一致,相应的资金亦会发生变化。
    
    在项目建设初期,根据《江西省峡江水利枢纽工程建设征地移民安置规划报告》,库区需要移民23447人,其中峡江县实际需搬迁安置人口2562人,设计单位核定为1977人;吉水调查移民人口为22596人,设计单位核定为20966人。
    
    一年之后这些数据有新的变动,有些人数设计单位并未确认。例如,吉水县的移民搬迁户为5191户、2.3万人,占库区搬迁总人口的90%以上,但这一数据不包括多达2000人的搬迁线(黄海高程47米)上下争议人口。
    
    而移民数据影响补偿资金的一个结果是,吉水县实物指标初期概算总投资约为16.34亿元,实物指标复核后增加补偿资金475.23万元,核减补偿资金78.99万元。补登各类房屋总面积10946平方米,核减各类房屋总面积1677.14平方米。
    
    吉水县扶贫和移民办相关负责人则称,“移民安置规划考虑不全面、造成移民抵触情绪较大”是移民工作的主要难题。
    
    曾建耀说,考虑到移民搬迁的实际困难,建议业主单位解决移民外迁所增加的投资问题。不过,投资单位江西水投对此类建议表现出为难情绪。
    
    据称,即使按照立项初期的70亿元投资规划,江西省水利厅及江西水投也需要筹集60多亿元。而江西水投在峡江水利枢纽立项当年才成立,筹资难度较大。
    
    江西水投董事长齐伟对记者称,峡江水利枢纽项目总投资增加是因为工程原材料成本增长及移民数量变动所致。其中,移民数量已由早期的2.5万人左右增至2.9万人,移民安置补偿金随之增加。
    
    数据显示,征地拆迁及移民安置补偿静态总投资由初期设计的22.13亿元剧增至33.89亿元,增幅高达53.14%。
    
    另一个大幅增长的数据是项目总投资。峡江水利枢纽为当年中央“四万亿”投资的重大项目之一,国家发改委批复此项目总投资为70.79亿元。但目前这一数字变更为99.22亿元。
    
    其中工程静态总投资93.39亿元,包括枢纽工程31.28亿元、库区移民安置33.89亿元及防护工程26.40亿元等。
    
    江西省水利厅厅长孙晓山说,按照基建程序,水利工程的前期经费由地方政府负责,但省水利厅担当了峡江水利枢纽工程的项目法人,也就承担了前期工作和工作经费的压力。
    
    按江西的“惯例”,对重点水利工程建设的配套资金比例一般约为10%,其余由地方解决或投资单位解决。解决的方法则包括争取国家项目资金支持、整合水利口各项目资金、申请银行贷款及发行企业债券等。
    
    资金疑云
    
    记者看到的一份修正后的峡江水利枢纽工程投资规划表显示,在992216万元的总投资中,包括中央预算内投资288000万元、地方投资113700万元、银行贷款273126万元及企业自筹投资317390万元。
    
    目前,中央预算投资已下达近21亿元,银行贷款20亿元,地方投资约10亿元。而企业自筹部分,江西水投在2012年发行10亿元企业债、2013年一期发行8亿元中期票据(共20亿元)方式筹得。
    
    不过,这份投资表的“建设内容”一栏均标示为“主体工程建设”,没有分列移民安置资金的来源投资进度。
    
    峡江县扶贫和移民办提供的一份数据显示,目前该县用于移民建房1亿元、基础设施(包括路面硬化、水电、教育设施等)4499万元,另获得江西省信联社、省扶贫和移民办等对口支援单位的帮扶资金共计2.2亿元。
    
    实际上,对口支援单位的帮扶资金并不包含在项目总投资的范围内,峡江县、吉水县等地的政府机构没有告知“地方投资”部分是否通过“对口支援”方式筹得。而现有对口单位多达88个,这部分资金目前没有统一的数据。
    
    有村民对移民安置资金的发放存有异议。峡江县巴邱镇蒋沙村村民毛宇(化名)说他家共拆迁了近300平方米老房子,加上征地款共得到十五六万元。不过,村民们所建的房层成本包括粉刷费用每幢要超过二十万元,村民需要另外补差价建房。
    
    另有村民提到,他们房屋建成至今4年多,当初确定的每户2000元搬迁费还没有发放下来。另外,人均8000元左右的基础设施费用也不知用于哪些项目。
    
    关于人均8000元的基础设施费用问题,峡江县扶贫和移民办副主任习大勇说,“三通一平”的基础设施建设费用约每人6086元,加上搬迁过渡补偿800元、生活补助650元及卫生费等费用,总共是8236元/人,但这笔费用并不发放给个人。
    
    除了移民安置资金问题外,项目主体工程建设方面变化和争议同样存在。
    
    比如,投资规划确定的峡江水利枢纽主体工程投资为31.28亿元,但江西水投和中国电力投资集团(中电投)仅就水电站合作的资金就达到39.16亿元。
    
    齐伟对此解释称,这部分资金还用于防护工程建设等方面。
    
    据称,在项目建设初期,江西水投筹资困难,江西将水电站项目从江西省峡江水利枢纽工程项目中剥离出来引资筹措建设资金。
    
    中电投与江西水投共同投资组建子公司峡江发电公司作为水电站项目投资及运营主体,投资39.16亿元,项目建成后获得水电站50年经营权,从而获得相应水力发电收入。
    
    
    其中,中电投持有合作公司80%的股权,对应投资额为31.328亿元。但中电投江西分公司副总经理帅清根告知,中电投在峡江水利枢纽电站方面的投资达40多亿元,目前已投入30多亿元。
    
    在采访中,没有谁能向记者说明峡江水利枢纽工程项目投资的具体数额及资金投向、进度等问题。在峡江县两任县委书记林翘银、宋铜先后被调查后,外界更将姚木根、文林等人“严重违法乱纪”的源头指向峡江水枢纽工程。
    
    不过,江西省纪委宣教室相关人士对记者说,目前没有发布姚木根等人案情消息的安排。齐伟说,他不清楚姚木根、文林等人和峡江水利枢纽项目有何关联。 (博讯 boxun.com)
447231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缓兵之计让三峡工程过关,李鹏展现狡猾的一面 (图)
·重庆“大老虎”是否吃了三峡移民款?
·重庆人大副主任被查 或与三峡有关
·重庆人大副主任谭栖伟落马与三峡有关 (图)
·三峡大坝船闸通行能力达极限 船只拥堵成常态化 (图)
·李小琳打听胡哥对三峡的意见 回答4个字 (图)
·三峡泄水量居高不下 引江济汉工程进入防汛状态
·文汇报:美叫嚣炸三峡 北京一语震撼全球
·三峡集团原董事长曹广晶任湖北省政府党组成员 (图)
·三峡集团原董事长原总经理去职后双双履新
·三峡集团原董事长曹广晶履新湖北 居省领导行列 (图)
·三峡集团元老:某些人有问题 别让三峡工程背黑锅
·三峡首任总经理称工程没问题:我睡得着觉
·三峡集团换帅背后:领导层不和几乎是公开秘密
·三峡集团换帅背后:领导层不和被指是公开秘密
·留后路 李鹏《三峡日记》为祸害生态撇责 (图)
·一个信号:三峡两位被免职高层将履新职 (图)
·三峡集团董事长曹广晶真的调到湖北做副省长了 (图)
·三峡集团曹广晶传调任湖北副省长惟不意味安全过关
·苍天落泪-------三峡实验水库移民的跪地哭诉
·八百高阳三峡移民给总理的求救信
·红线错误? 三峡移民的新居要被再淹一次
·从格伦峡谷大坝的故事 看三峡大坝
·金刀:为了三峡“六万一千个阶级弟兄”
·吴希:三峡工程的「国家机密」
·农民揭发三峡工程腐败被扣泄露机密罪
·三峡工程有3本煳涂帐 习近平难动“大哥”/何清涟 (图)
·李鹏罕见公开三峡日记 心中有鬼/何清涟 (图)
·西蒙周:三峡!三峡! (图)
·全国人民累计交给三峡工程的钱超过5000亿元
·这条消息不简单《黄万里 我为何反对上马三峡工程》
·中央巡视组三峡反腐,真能动得了李鹏?
·后三峡的重庆:环境与生活的惊世之变
·范晓:巴东地震极有可能与三峡蓄水引发的高桥断层有关
·三峡大坝或许可分为两类不同的问题/杜明达
·张祖桦:破解百年难题,穿越“历史三峡”
·非法:三峡工程的真正要害所在!/屈陆民
·温家宝真是个好总理:要用三峡为赵紫阳祭魂/东晓霓裳
·解龙将军:三峡工程是长江命运的“六四大屠杀”
·中共造三峡大坝罪在当代祸在千秋/ 陈维健
·跟“三峡利益集团”算账/陆不平
·黄奇帆:三峡水位不宜大起大落 应收窄落差
·快把三峡大坝炸了吧!/作者.柳白
·三峡大坝:一群疯子战胜了一个科学家 申纪兰误国/石三生
·三峡总公司:三峡致重庆气候异常说法没根据(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