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柴玲再谈六四公开信:我不是要推卸责任!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4月24日 转载)
    来源:美国之音
    
    
柴玲再谈六四公开信:我不是要推卸责任!

    
      今年是六四25周年,就在各界积极准备相关纪念活动的同时,前学运领袖柴玲发表致天安门母亲丁子霖的公开信,信中提到不要再为平反六四苦恼,要以感恩的心等待神给中国带来改变。不过这封公开信引起相当多的争议和批评,特别是天安门母亲,认为柴玲的言论是在推卸自己在天安门事件中的责任。
    
      对此,柴玲表示,能理解人们对她公开信的不了解。她以圣经拉撒路复活的故事说,这个故事让人看到神的能力。柴玲说自己在受洗前,每到六四周年就很痛苦绝望,不知何时才能看到六四平反。但是信主后,她相信只要祷告,平安等待神的时间,中国就能得自由,神就会擦干大家的眼泪。
    
      公开信中柴玲表示,说她期待天安门血流成河的说法是谎言,那不是她的想法,也不是他们的策略。是她重复从李录那里听到的话。
    
      对于柴玲的解释,天安门母亲丁子霖仅表示,所有该说的都说了,不会再费口舌谈论柴玲。但是,她会把柴玲的公开信交给天安门母亲的其他人,让他们了解柴玲这个人。丁子霖说,不管柴玲怎么辩解,柴玲确实说了天安门血流成河,她对柴玲在公开信里的解释和说法并不意外。丁子霖强调,自己的生命精力有限,需要做的事还很多,柴玲的说法就让全世界去评价吧。
    
      柴玲表示,自己不是要推卸责任,当年在天安门广场上几位学生领袖,不是要故意制造流血事件,不是要别人去流血,只是大家都没有想到当局会有屠杀的行动。这一点他们已经多次向丁子霖说明,但是都没有得到谅解。当被问到自己在天安门事件中到底负有什么责任时,柴玲表示,自己最惭愧的是过去20多年都没有去关心爱护丁子霖,未来将继续为她和其他天安门母亲祷告。
    
      柴玲在公开信中说,她当年做错的是应该劝人不要上街,不要绝食,而是在宿舍或校园里迫切祷告,但她也强调,这是她个人的观点,其他学生领袖未必同意。
    
      柴玲强调,公开信的目的不是放弃平反,她当然希望六四平反,但是更好的方式是通过基督的方式,而不是凭血气。她说25年前大家都是年轻学生,把自己生命献上,希望换得中国的自由。柴玲说自己的工作未完,将用全部努力培养新一代人,这是她对神的许愿,会继续做下去。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819263192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丁子霖对柴玲的公开信深感失望 (图)
·天安门母亲怒责柴玲:在伤口上再加一刀! (图)
·維權者批柴玲辱六四死者
·爱的见证:六四大屠杀25年后的柴玲
·柴玲应为六四悲剧负责
·李卓人批柴玲:向天安門母親傷口灑鹽
·肖国珍给柴玲女士的公开信
·春秋戈:儿子牺牲了,怎能怪柴玲?!
·柴玲:致丁子霖母亲的信
·柴玲:上帝没有你想象的那般变态//撒拉夫
·唐柏桥痛斥柴玲:“每年六四都感到喜悦”?
·在六四24周年时向柴玲讲讲耶稣/徐永海 (图)
·闻知柴玲的“原谅”有感/钱文军
·闻知柴玲的“原谅”有感/wenjun
·公义先于宽恕—从基督教神学评柴玲言论/曼德
·柴玲宽恕与李旺阳被自杀/刘水
·我一个也不原谅——读柴玲《我原谅他们》
·柴玲你可以谈宽恕,但请不要以上帝的名义/斯凡
·评论:柴玲对基督的误会/苏慕之
·饶恕与不饶恕——和柴玲探讨/高约翰
·格丘山: 上帝审判柴玲
·让柴玲宽恕去吧!/何岸泉
博客最新文章:
  • 新文明论坛牟传珩:透视中美贸易战的背后——21世纪的国家精神之战
  • 霍明学.“福州大抓捕案”当事人之雷宗林狱中情况通报
  • 台湾小小妮160
  • 曾节明台湾走出反制中共“武统”转折性的一步
  • 《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57-2:千年预言在,王者悄归来(4)
  • 陈泱潮十字路口,不能不重申舉國舉世皆大歡喜方案
  • 井中蛙我的老板是耶稣(小品)
  • 谢选骏英语的每一个单词,都滴落着黑奴的一滴血——英国崛起于黑
  • 毕汝谐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二十九至五百三十四毕汝谐(作家纽
  • 邱国权四川军民抗日战争历史不容歪曲抹杀!
  • 谢选骏文明死于他杀而非自杀
  • 吴倩你们的耶稣:我的爱、我的慈悲、我的怜悯将是你们得救的恩
  • 谢选骏把共产党中国重新锁起来
  • 李芳敏1440004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山谷,也不怕遭受傷害,因為你與我同在
  • 谢选骏因为你成功了所以必须失败
  • 天路灵语活水周报(第231期)
  • 谢选骏任正非向松祚不懂“‘人才’是‘自由’的产儿”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