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坐18年冤狱获赔150万 8名女子争着来相亲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4月22日 转载)
    来源:华西都市报
    
          23 年前,在遂宁老家丢尽颜面后,王本余决定外出。临行前,按照当地传统,照例找当地“瞎子”算了算。“瞎子”语重心长地告诉他:“出门不要往北走,往北走三朋四友要害你,你要出大事……”没讨到吉利,王本余笑了笑,回家后,打好包裹,带着“老婆”和养女,踏上了往石家庄的路。这一年,是1991年。三年后,算命先生一语成谶:与他同住的李彦明杀人潜逃,他被抓走判死缓……就在王本余坐牢18年后,快要刑满释放时,北京公安来内蒙古监狱找到了他,真凶李彦明抓到了,他清白了。
    
           4月17日,华西都市报记者以《“川版赵作海”王本余的归乡生活》为题报道了王本余的遭遇,近日,记者又赴内蒙古包头独家采访王本余,还原他18年来的人生经历。
    
      川版赵作海
    
      之事件始末
    
      18年来,从42岁到60岁,王本余已习惯坐牢。
    

  A脱罪
    

  真凶在京落网
    

  幸福来得太突然
    
      2012年,伊金霍洛,内蒙古第五监狱。
    
      一群囚犯,挤在狭窄的牢房,空气龌龊,但王本余觉得正常。
    
      18年来,从42岁到60岁,王本余已习惯坐牢。当初的被冤枉强奸杀人,让他痛不欲生,现在早已麻木。就像一块伤疤,最初总要挠,久了也就忘了。
    
      可生活注定不会永远平静。这年7月,监狱民警突然找他:“王本余,跟我走。”
    
      在会客室,他看到几名警察,口音京味十足:“我们是北京市公安局的,你的同案犯李彦明被抓住了。”
    
      “他又犯了啥罪啊?”王本余有些好奇。
    
      “这个与你无关,只对你有好处,没有坏处,该说啥你说啥……”来人的语气不惊不诧。
    
      事发过程早已说过很多遍,王本余就像竹筒倒豆子,警察不得不频频打断,让他说慢点。18年来,他跟包头市东河区公安分局民警说过,跟看守所民警说过,跟法官说过,跟监狱警察说过,跟同监舍的囚犯说过……但似乎并没有人相信他。而这次,在18年后,却从北京跑来几个警察,主动听他说。他有些激动。
    
    
坐18年冤狱获赔150万 8名女子争着来相亲

    4月18日,王本余在包头一酒店内接受本报记者采访。
    
      说完,签字,按手印。他隐约记得,那天在回监舍的路上,似乎有些阳光。
    
      根据警察建议,王本余决定再次申诉。这次,监狱也非常支持。监区长陈强说,咱们有复印机,我给你多印几份,内蒙高院、包头中院都寄一份,让他们都知道。
    
      两个月后,又有人来找他,也是北京来的,检察院的。来了四五个人,王本余再次把过程重复了一遍,录了音。
    
      2013年2月,内蒙古高院来人了。他们找到王本余,详细了解了当年的情况并作了记录,然后走了。
    
      三个月后,内蒙古高院法官再次来到监狱会见王本余,这次,一同来的还有三名法医。法医带来一个模子,让王本余用嘴咬,留下牙印。咬模子时,王本余又想起当年审讯他的民警。强光灯下,民警让他张开嘴,仔细看了他的牙齿,然后告诉旁边的民警:“他有两颗虎牙,被害的女孩脸上那牙印就是他咬的!”
    
      想起这些,王本余对着模子狠狠咬了一口。
    
      王本余至今也不知道法院为什么要取这个牙印,也不知道女孩脸上的牙印为何与自己扯上关系。
    
      等待很漫长,接下来的日子,仿佛比过去的18年都漫长。
    
      2013年7月22日,吃了午饭后,监狱民警来叫他:“王本余,打好行李,准备出狱!”
    
      王本余像听到了炸雷,呆呆地没有动弹。
    
      “还没改判啊?”“真的要放你了。”民警的重复,让他知道这是真的。“你在包头有亲戚没有?”“有个表弟……”民警拨通了王本余表弟的电话,让他在凌晨0点前,来监狱接王本余。
    
      民警把他带到禁闭室隔壁的办公室,这里已经有一男一女。“我们是内蒙高院的。”年长一点的男法官说,随即念起一份文件:“……以前的判决,全部撤销,案件交包头市中级人民法院处理。”
    
      随后,王本余走出监狱大门。
    

  B赔偿
    

  赔150万元
    

  法官说“别再找麻烦”
    
      出门一刹那,他忍不住回头望望(微博),却突然有些落寞:在这里已经习惯了,每天按时劳动、学习、休息……现在突然要出去了,以后怎么生活?
    
      包头市中院的王副院长和一名审判长,已在门外等候。“现在自由了,以后有什么打算?”王副院长问王本余。
    
      “我要感谢政府,要感谢高院领导,特别感谢我们监狱长和监区长,给我平反。以后回老家,平平安安生活。”王本余说着话锋一转:“但坐牢18年,我已经老了,以后经济上也没有着落……”
    
      话没说完,被王副院长打断:“这些你别担心,我们会考虑的。”
    
      开完会,到了下午5点,表弟已经在监狱外会议室楼下等候。
    
      表弟开着一辆轿车。王本余很惊诧,18年前,轿车可是当大官的人才能坐的。
    
      表弟要接他回去,但王副院长拉住他。“我们先去吃点饭。”“我不饿。”王本余非常激动,做梦都没想平反后还有法官请他吃饭!
    
      “不不不,这个情你一定要领,这是上级派给我们的任务。”院长说完,王本余只好跟表弟一道,到了附近的餐馆吃饭。
    
      “酒席办得挺好,可能要花好几百块钱。”王本余至今仍受宠若惊。
    
      表弟就住在包头。踏进表弟家门,王本余觉得富丽堂皇。地上铺着地砖,墙刷得雪白,头顶的吊灯有好几个灯泡。电视也那么大,坐在沙发上,用一个小玩意就能换频道,电视机上换频道的转扭都没有……
    
      晚上,没找到电灯开关拉线,表弟帮他关了灯。监狱睡觉是不关灯的,关了灯,他反而失眠了。恍惚间,他想到了父母妻女……想着想着,突然一激灵,猛地睁开眼,天亮了!
    
      怎么没听到监狱的起床铃声?完了!他一下坐起来,看了看房间,这时才想起,我这不已经出狱了吗?他自嘲地笑了笑,穿衣,起床。
    
      2013年9月,时隔19年后,包头市中院重新开庭审理王本余案。一周后,法院宣判:不构成强奸杀人,但构成包庇罪,判刑3年,但因为服刑期已满,立即释放。
    
      王本余在判决书上盖了手印,表示不上诉。
    
      10月中旬,开始谈国家赔偿。
    
      按照182.6元一天算下来,一共一百零几万。加上与养女分离,与父母永别等等精神损失费,一共 140万。算完后,王本余说:“能不能再给我10万?你看,我现在身体又多病,回去房子也坏了……”
    
      “你能不能保证以后不再找麻烦?”
    
      “再多给我10万,以后绝不再找任何麻烦。”王本余保证。
    
      11月4日,150万元国家赔偿,打进了王本余的账户。
    
      经过法院协调,11月8日,王本余在包头还拿到一套50平方米的廉租房钥匙。
    

  C相亲
    

  门槛被踏平
    

  “万人嫌”成了“万人迷”
    
      得到赔偿后,他借了些钱给表弟,后来又花50万在遂宁买了一套房子。
    
      这个时候,在王本余的老家,他已经成了名人,“原来王本余强奸杀人是冤枉的”、“我也听说了嘛,现在放出来了”、“报纸上说以前有被冤枉的”、“说是已经赔了150万”、“嚯,王本余这下发财了”……
    
      1月4日,王本余回到遂宁老家,妹妹放出话,说哥哥要找对象。一时间,媒人踏平了王家的门槛。
    
      “河东乡一个女人,45岁,在北京打工,要掌控经济,喊我买房子,房子写我们两个人名字,等借出去的钱收回来,就马上结婚。”
    
      “有个女人,打电话给我,明说不是看上我人,说我有残疾,而且人个子也不高,就是看中我的钱。”王本余的妹妹劝他说,“算了,多的是人,还怕找不到吗?!”
    
      前前后后,已经有8个女人找他相亲,选来选去,有两个王本余比较满意。一个是遂宁当地人,在饭馆打工,46岁,不大爱说话,3月底就没打工了。他们一起吃了几次饭。但听到一些说法,让王本余不大高兴:“她跟媒人说,跟我在一起这么久,还没用过我一分钱。”王本余说,钱这个事情,如果等结婚后,不会让她比别人过得差,但她如果只是看中钱,那不行。
    
      在跟这个女人交往时,另一个女人打来电话,问“你觉得我怎么样嘛”。王本余说,这个女人也肯说话,45岁,人也不错,也没什么负担,但长相一般。他还在两者之间考虑。
    
      坐了18年牢出来的王老头,现在成了香饽饽。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1619261161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商丘杨波涛:刑讯逼供、冤狱10年 (图)
·审薄开始 数千“打黑”冤狱还未平反
·安徽坐17年冤狱男子被曝宣判后去外省治病疗养
·浙江坐冤狱叔侄仍未领取赔偿 望政府安排工作
·蒙冤警察何祖华北京西城看守所冤狱记
·冤狱男子索国家赔偿遭拒:认罪属虚假供述
·5青年坐冤狱17年:浙官方称已锁定真凶 (图)
·浙江冤狱当事人前妻:我才是一辈子真正受害者 (图)
·十年冤狱叔侄暂未考虑追究冤案相关人法律责任 (图)
·张高平庭审发言吁法官思量自己子孙遇冤狱感受 (图)
·浙江冤狱当事人:永不原谅对我刑讯逼供的人 (图)
·三联生活周刊:陈科云和吴昌龙 冤狱11年的烙印 (图)
·福州警匪勾结杀人 男子被嫁祸蹲冤狱损失500万
·河北安国首富蹲2年冤狱 索取赔偿遭法院中止
·17年冤狱昭雪:逼供下曾咬断舌头
·浙江五青年坐冤狱17年后 真凶抓获
·浙江5人疑坐冤狱17年续:服刑者称遭多次刑讯逼供
·浙江5人疑坐冤狱17年调查:不排除刑讯逼供
·冤狱结束 成都建筑专家蒋宗林仍被劫持到洗脑班逾两月
·黑龙江森林工业总局枉法判决陷害张国峰八年冤狱 (图)
·苏州:1活着“陈水总”,冤狱13年再遭强拆
·12年冤狱改变人生,2800多次申诉难得公正 (图)
·我儿身陷冤狱罪犯却逍遥法外,因此上访却多次被拘/贾俊仁 (图)
·河北蒙冤狱警无罪释放失声痛哭 40岁已头发花白
·武汉冤狱还是腐败:是“民间借贷”还是“非法经营”?
·七年冤狱三十年申诉 未获国家赔偿
·冤狱,酷刑,无处伸冤, 请求帮助
·我的冤狱 - 监狱强制精神测试?
·逼供酿惨剧辽宁工人历14年冤狱
·解决刘晓波冤狱的三大理由/鲍彤
·我被“以言治罪”,两次重复起诉——公检法合伙制造政治冤狱/牟传珩
·三朝经时艰,两国尝冤狱,三代连罪坐,一朝死“文革”/ 巴雅古特
·牟传珩:“用白色表达来反对黑色操作”——揭秘谭作人政治冤狱
·北京律师与浙江官商沆瀣一气,制造冤狱侵吞资产千万元!
·侯金亮:女大学生被关10月冤狱岂能赔偿了事?
·孑木(孙林)对过去冤狱的“上诉书”
·和谐社会与污水冤狱/冷月寒星
·作家柳萌:中国共产党如何创立反右冤狱?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