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王颖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一案的举报材料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4月2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王颖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一案的举报材料
    
    吴中分局各级领导:
    
    我是吴中分局经侦大队正在办理的深圳升泽隆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王颖的家属,现就吴中分局经侦大队在侦办此案种种不合理的地方反应如下:
    
    本案侦查过程中,出现的违背常理的、明显违法的情形。
    2012年9月14日王颖被苏州市公安局吴中分局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刑事拘留。涉案公司是深圳升泽隆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苏州分公司(以下简称“苏州分公司”),负责人是王福升,其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也是王福升,由此可见,王福升是承担责任的主体。而本案犯罪嫌疑人王颖仅仅是2012年3月20日才到苏州分公司上班的,其职责是负责苏州分十几名公司员工的教育培训,根本没有参与苏州分公司的主要业务运营,也没有证据证明王颖是苏州分公司的主要负责的人员。 但吴中分局坚持只抓王颖一个人,放任真正应该承担责任的王福升和苏州分公司的其他负责人不抓,让一个普通员工来当替罪羊,明显另有隐情。无论从犯罪的主体和犯罪的内容,王颖均没有任何犯罪事实。
    
    二、苏州比河南濮阳发案早不及时立案
    
    王福升作为涉案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吴中分局为何一直不将他缉拿归案,甚至连个网上通缉都没有。从2012年9月14日王颖被刑拘后王福升一直逍遥法外,河南濮阳金玺田分公司是2012年12月案发就将王福升立案,反而最早案发地苏州要跟河南濮阳并案。
    
    三、公安内部人员通过中间人给王福升通风报信
    
    吴中经侦大队在舆论压力下,一边派人去抓王福升,一边又有内部人员通过中间人给王福升通风报信,要求王福升及两个儿子避一下,免得被抓到。(有录音为证)在这中间王福升手机一直开机,如果想抓就是手机定位也可以抓到。
    
    四、发现犯罪线索不侦查
    
    在王福升派来的公司代表陆海周因濮阳案发被在苏州网上追逃后,所住房间留下大量王福升全国各地融资客户名单及资料,这些情况王颖家属李春霞及时向宋大队反映并提交证据,被宋大队以与本案无关予以拒绝。
    
    五、权钱交易。
    
    2012年11月份,在王颖家属上网揭露王福升非法融资并让王颖做替罪羊一事,并在网上传送大量证据,王福升迫于压力和自保,主动提出全力以赴拿钱解救王颖,当时吴中分局经侦大队要求500万可以给王颖取保,谁料在王福升通过关系找到中间人丁总后,第二天500万就变成了300万,并向王福升索要60万元好处费,置苏州百姓利益于不顾,(有录音录像)此等责任该由谁付?在录音录像中,清楚显示60万好处费不但包括500万减至300万,还显示保证30万取保,50万免于起诉或无罪释放。
    
    六、发现罪犯账户不去查封。
    
    2013年年初,王颖家属李春霞发现王福升以他儿子的名义在北京开设了三家基金公司,其中神恺基金是由平安银行托管的公司,账面有资金几千万,就及时给预审乔警官打电话,告知这个情况建议查封以挽回苏州老百姓损失,乔警官听后表示做不了主要向领导汇报,汇报后再给家属回电话,过一会乔警官回电话说他已经向宋大队汇报过了,宋大队不让他管,说王福升他们一直有联系(有录音为证)。其后,王福升神恺客户黄松韬在网上看到李春霞发的帖子并与李春霞取得联系,在李春霞的建议下在北京朝阳分局报案,并找到监管银行,后王福升为了怕黄松韬与李春霞联手就主动退回黄松韬投资款120万元(有文字及录音录像为证),王颖家属李春霞为了挽回苏州百姓损失,无奈以追要欠款名义(王颖家投资款)在北京朝阳立案,有受案回执及移送案件通知书为证,但是案子移交苏州后如石沉大海。
    
    综上,种种迹象表明,王福升和吴中经侦大队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吴中分局经侦大队已经不具备办案资格,不但为罪犯通风报信,甚至可以说为罪犯保驾护航,希望有关部门予以查处,不能让无辜的王颖去为权钱交易当替罪羊。
    
    在我们向各级部门举报过程中,不排除为了避免暗箱操作向中外媒体递交举报材料及录音录像证据和文字资料。
    
    举报人:李春霞
    
    2014年4月7日
    
    

中融信集团丁冬梅来宾馆谈费用问题及500减至300万(录像)
    
    苏州市吴中区经侦大队王颖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一案
    
    人物:陆海周、丁总、丁总女儿
    
    陆:你好,丁总。
    
    丁:坐下边吧(汉庭宾馆大厅)
    
    陆:那好吧。
    
    丁:你好,你贵姓啊?
    
    陆:免贵姓陆。
    
    丁:你姓陆啊,我先生也姓陆。
    
    陆:是啊。
    
    丁:你们已经见过了。
    
    陆:见过见过。
    
    丁:我正好接我女儿,所以我特地跟你见一下,那个我想关心一下你们事情进展到哪一步了,我们的领导说事情已经差不多了。
    
    陆:你家领导?
    
    丁:不是我家领导,我是这几天比较忙,然后
    
    陆:哦,你说的,我以为是你家先生那个啥的
    
    丁:不是,然后让他去弄的,所以我就关心一下,那个事情是什么一个情况?
    
    陆:情况一来就跟你家先生见面了,他说的目前他去了解一下这个案子,他说的是很有把握,争取这个星期就让人出来,因为我们这边工作已经做好,钱已经准备好了。
    
    丁:现在准备的是300万吗?
    
    陆:现在他们是500万,要求我们出500万,然后说取保候审,但是咱们现在不是尽量是不是啊?
    
    陆:太多了,本身公司现在就困难。
    
    丁:陆总就是我先生那边谈下来要你出多少?他有把握的是多少钱啊?
    
    陆:他今天说去协调吗?
    
    丁:没说具体数字吗?
    
    陆:还没说具体数字。
    
    丁:我就是问一下,我正好这几天空下来了,就问一下这个事情,他不是跟我说已经跟你们协调过了吗?
    
    陆:他说今天去协调,他委托了一个律师,律师明天去见这个人。
    
    丁:你们关进去的那个人?
    
    陆:对,对,明天去见他。
    
    丁:律师已经见过了吗?
    
    陆:律师昨天已经办过,人家家属一块来了。
    
    丁:已经办过委托了?
    
    陆:办过委托了。
    
    丁:李律师?
    
    陆:对,李泰山。
    
    丁:他们办的就是说陆总那边,因为我见了你一会我还要跟领导去碰头,因为这边怎么说呢,我先生见了以后就没有说这个详细情况,然后我们领导跟我讲,因为我是那个吗?我是那是市里的一个常委,然后领导说到底是你的事情还是你先生的事情,因为他心里没底,然后就跟我说的这个事情,跟我说了以后我说那我去跟当事人见一面吧,我说是我的事情当时因为我没有时间,让他接了一下手,你知道吗是这个情况。
    
    陆:哎呀,这个你可得那个啥了。
    
    丁:所以我就想你不把详细情况告诉我的话,最后我要跟人家去碰头。
    
    陆:昨天我给你说,昨天那个吴中分局给他这个家属打过电话,就说可以,刚开始不吐口,就说这个案子多严重多严重,昨天主动给他打电话了,说拿500万就可以取保候审,所以说当然咱现在想通过关系看能不能少拿一点。
    
    丁:陆总呢?他说有没有把握呢?
    
    陆:陆总跟我们说的是:
    
    丁:有没有把握再少一点?因为人家领导打了招呼以后是让他自己去谈的,叫下面的局长去一起谈的。
    
    陆:你家那个跟我们说的是你就是交了500万他也不一定放人。
    
    丁:原来是这样,就是没有我们插手之前,原来他可能是这样的,500万交进去,至于放不放人还另说。
    
    陆:对对。
    
    丁:原来是这样的,现在概念是只要钱交进去绝对能放人。
    
    陆:对对。
    
    丁:是这个意思吧,那么你们的意思是还能不能少一点?那么这个500万是交到谁那边?
    
    陆:交给他们啊?
    
    丁:交给谁那边?
    
    陆:吴中分局啊!
    
    丁:吴中公安分局?
    
    陆:对,对。
    
    丁:交到吴中分局就是说交到就放人是这个意思吧?
    
    陆:而且得保证放人,因为这个钱
    
    丁:然后我先生跟我说费用他都跟你们讲过了是吧?
    
    陆:没有,没有讲。
    
    丁:没有?
    
    陆:他说昨天晚上单独找我呢,我等了一个晚上他也没跟我联系,我想着是不是太忙啊?
    
    丁:不是,昨天因为没碰上人,因为昨天具体经办的那个局长出去了,他没碰上,所以他也没好给你一个具体的答复。
    
    陆:哦,那现在有没有?
    
    丁:现在是什么情况呢,我是我这次来我就跟你开门见山,就是因为是朱阿姨托我的事情,托我我正好有事情拖不开身,然后我就因为我跟我先生工作是分开的,我说我已经跟领导打过招呼了,你帮我去一下,联系以后他就这个事情不跟我讲详细情况了,而且还在我那个领导朋友面前说尽可能的不要让我知道,那么呢我怕这个事情呢你们丢了钱事情还办不成,说实话朱阿姨是我的老乡,你知道吗我有这个担心,我不管我这个人就实话跟你实讲,案子里我托了一个人办了这么个事,这么以来我怎么说呢,因为毕竟是我先生我也不好说,所以我想你尽可能的把事情跟我讲清楚,能左右这个事情,不要到时候大家都弄的很难堪,举个例子啊,相关领导出了面,该拿的该那个的没有,对你们不利的,所以说到现在他也不肯跟我说这个事情,如果说八字还没一撇呢,但是据我知道人家招呼已经打到位了,你明白这个意思吗?
    
    陆:嗯嗯。
    
    丁:是这么个情况。
    
    陆:那你就直说吧,这个情况因为咱也不懂这个事情。
    
    丁:不是,我就是不知道他现在是怎么给你说的。
    
    陆;他没有说,昨天晚上我一直等他消息,他一直没跟我联系,我想他今天一定会给我联系,结果你给我一打电话。
    
    丁:我打电话他知道吗?
    
    陆:他不知道。
    
    丁:我跟朱阿姨说的不要让她领着来找你,我不希望你们这个事搅黄,我想帮你们这个忙,但是帮了以后就说你们该花的钱要花,对不对啊?花了以后事情要办成这是第一,第二就是说该花的钱要花到该花的人身上,要不然怕拿了钱办不成,还有一个就是事情办到一半人家该拿的钱没拿又很麻烦。既然人家领导能打了招呼让你人放出来就是这么简单,你明白我的意思吗?要人后一致,我今天找我先生谈了,因为我们已经办完离婚手续,所以我要跟你说这个事情,我感觉要不然他怎么不跟我讲呢。我比较忙,因为他认识那个领导我就让他去办一下,你明白这个意思吧?我也特别不好意思,所以我就跟朱阿姨讲了,因为今天那个领导给我打电话了,打了个电话的意思很简单,该关照的已经关照到位了,讲好的该给什么人家就要我给他答复了,所以我让陆总来跟你谈的,我今天就要问他我说事情办的怎么样了?到什么程度了?是这个概念吧?你到底开口跟人家是多少费用啊?
    
    陆:嗯。
    
    丁:那么这块我都得跟人家交待的啊?对吧?
    
    陆:对,对。
    
    丁:他说你就不要管,你明白这个意思吧?
    
    陆:明白。
    
    丁:所以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办事啊?如果这样的话他,说我会安排的,领导那边我会安排的,我说如果你会安排关键是人家不敢拿你的钱啊,你明白我的意思吧?要不人家敢拿他的钱也就不会打电话给我了,我也就不会知道这个事了,你明白这个意思吧?
    
    陆:那这样的话你就直接给办了不就完了?
    
    丁:也行,所以我知道你们的状况,我就急于来了解这个事情,如果可以的话明天就直接,但是不能让吴中公安的人感觉有什么不对,所以你这边行的话我还得回来找陆总,这个事情还得帮人家办好了,费用该给人家的还是要给人家,对不对?并且还得从我这给人家,我也不会随便跟你说。
    
    陆:你跟他说?
    
    丁:对呀!因为我的阿姨吗就是我的老乡,朱阿姨吗?其实你可以问朱阿姨呀,朱阿姨第一趟来找我,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所以我怕你把这个事情一是搞砸了,二是把我的关系给搞砸了,你明白吗?
    
    陆:明白、明白。
    
    陆:那就抓紧时间催呗,反正是你的关系。
    
    丁:要不你就这样,你就当没和我见面,他和你联系有什么事情你及时跟我说一下,我觉得如果你们的交易如果没问题我就不来坏你的事情,你知道这个意思吧?我也希望你们办成功你知道吧,但是交易我一听我就知道他在动什么脑筋,我就会告诉你有没有后遗症,这个事情不能够这样做,你明白这个意思吗?一个是预防钱交了事情办不好,还有就是事情办到一半人家领导觉得不对了,人家领导会做什么举动,你明白这个意思吧?是这个问题,你就当和我没见过,好吧?
    
    陆:好的。
    
    丁:他如果有电话你就第一时间告诉我,然后我们再联系,你可以到我公司来,如果他没有联系明天我就直接带你去办。
    
    陆:那你直接带我去办吧?人家家属催的催死了都,天天催我。
    
    丁:那你现在用了李律师,我也可以直接打电话问李律师,李律师也是我的法律顾问,明白这个意思吗?我现在可以直接问李律师。
    
    陆:其实我觉得有些话不知该不该说,其实昨天吴中分局已经打过电话了,其实交钱都可以取保候审了,但是我不知该不该走这个程序,又找了律师,光律师办理这个费都3万,说实话公司现在这么紧张。
    
    丁:已经付了3万给他了?
    
    陆:嗯。
    
    丁:还有没有其他费用给他?
    
    陆:还没有呢。
    
    丁:就是律师费给了3万?
    
    陆:对,我现在都不知道需不需律师,因为昨天人家已经打过电话了,拿钱就可以取保候审了,但是我们想着看能不能少点?看通过陆总的关系。
    
    丁:就怕你们这种情况发生,所以我就知道他在动这个脑筋,所以我感觉除了这个500万其他的还有没有要求?有没有提其他的费用?大概是多少?他跟我说30万50万有没有这个说法?
    
    陆:现在他还没跟我说呢?
    
    丁:他跟我说好像取保候审出来是30万,如果免于起诉或者无罪释放的话就50万,有没有这个说法?
    
    陆:他没说。
    
    丁:没说啊,他跟我是这么说的。
    
    陆:那他没跟我说。
    
    丁:他跟我是这么说的。
    
    陆:因为我还没见他。
    
    丁:你不是一上来就见了吗?
    
    陆:对啊,那我们人多吗,他说他单独找我,结果昨天他也没找我,也没给我联系。
    
    丁:那你们几个人住这?
    
    陆:他们家属有两个人,我们三个人在这的。
    
    丁:房间是谁给你安排的?是陆总安排的吗?
    
    陆:不是,是我们自己。
    
    陆:所以说他今天又没给我联系,我今天又给他联系了,我中午给他打了个电话,他说他已经给我们老板联系过了,给律师也打过招呼了,给那个李律师,然后我说这个星期能不能办出来,他说争取这个星期办出来,来之前他说的他说没问题。因为我不是上个星期给他联系了吗?他说下一星期给你办出来,然后又说争取这个星期给办出来,但是人家家属催的不行了,人家家属已经在这等了两个多月了,这个事拖的确实时间太长了,我们就想速战速决赶快把这个事情办了是吧?尽量用上关系少拿点钱呗。
    丁:对,这个事情钱是肯定要的,怎么个付法事情赶快结束,冤枉钱是少花,因为我找的不是一般的关系,如果一般的关系也不可能到这样的程度,所以我就是说,那你现在给他联系一下吧,你就问他今天情况怎么样了,对不对?这很简单吗。
    陆:我觉的这个事抓紧。
    丁:我今天如果不来的话明天没办法。
    陆:我觉得你们两口?
    丁:不是这个概念,因为我当时就是让他去办一下去联系一下。
    陆:也好沟通啊。
    丁:我也没想到,朱阿姨怪不得要我也跟你说说。
    陆打电话给陆总:喂,陆总啊,今天情况怎么样?明天是吧?那不是说跟检查院没关系吗?能不能快点啊?家属催的不行了,那个不在,他们现在在里面呢,我在外面呢,好,好,那别的费用还有没有?那我知道了,那好,那明天咱们就抓紧办了,好的,知道了。
    陆:他直接给我们老总已经通过话了,我都不知道,他说已经给你们王福升说过了,挺好,降到300万了。
    丁:那挺好,所以我跟你上来就说了300万吗,我知道300万啊,领导跟我说是300万,所以我为什么不说是500万?
    陆:300万王总就松口气,要不他愁死了。
    丁:那300万有什么要求呢?是不是我说的30万50万的。
    陆:那他给王总已经说过了,他都没有给我说,他说已经给你们王总说过了,你明天就把这300万到账,然后律师带着你去办手续,看来问题不大了。
    丁:不大了是吧?
    陆:听他那口气争取星期五,就是后天把人就弄出来。
    丁:你们王总的电话呢?
    陆:王总我还没给他联系呢?
    丁:你给我一个电话吧,你给他联系一下,你把情况跟你们王总说一下,免得他费用不给他们,这是蛮关键的问题,跟他打个电话,就给他说陆总是个经办的,关系在我这边,朱阿姨找的这个人,费用有没有问题?
    陆:没接电话,吃饭了没听到。
    丁:要不你把他手机给我一个,你有我的手机吗?你把我的情况跟他说一下,然后你让他打我一个电话,或者明天一早让他打给我,八九点左右吧,现在我也不方便。
    陆:行。
    丁:那我先回去,然后你跟他说一下这个情况,我就了解一下情况,牵扯到费用问题,恐怕领导那边如果说没有,心里不舒服,人家不敢人家找我就是这个意思,我呆会给陆总沟通一下。
    陆:你们可得沟通好,到时候钱
    丁:我就是让王总注意付款方式
    陆:付款方式估计是给我。
    丁:给你是最好,因为给你的话你怎么办理我跟你怎么交接。该给领导的你不能少,到时候就要有后遗症,你明白我这个意思吧?
    陆:明白
    丁:要不我怎么知道这个情况,人家找到我我还不知道他在背后这么做,我还没引起重视。
    陆:那怎么能这样,到最后事办了人家领导
    丁:所以公司给到你这边,你一定要,你可以问一个胖胖的女人,朱阿姨带到我家里找我了。
    陆:那就是家属。
    丁:那就是家属对吧?然后我这两天比较忙我让她去找陆总,然后我也不太方便我就没有去,你知道这个意思吧?但是相关领导到时会有后遗症的。
    陆:那千万不能这样,就是钱既然花了就花到地方上。
    丁:你打电话给王总,问陆总对他是怎么个要求,我就清楚了,这个事情办了,然后领导关照了,我就是告诉你,这个钱该付付,该办手续办手续,如果没有说好这个钱不好付,因为付了以后肯定会有后遗症。
    陆;还有一个问题啊,这300万是给客户返款他们这个钱不会贪污吧?
    丁:这个钱是给谁?如果给到吴中公安的账上,肯定是没有问题的,你明白这个意思吗?
    陆:是、是、是。
    丁:他要钱交进去,他这个钱是到吴中公安的账上,那么你这个300万进去时你也不能轻易进,你要等我讲好弄好,我这边的领导跟吴中一把手全都关照过,你才能进,你明白吗?我来主要是这个问题,我想既然花了就把事情办好,但是我这边也不想出问题,见你你就当不知道,反正我们明天电话联系。
    陆:好的。
    丁:那就这样,应该的,因为朱阿姨是从小看着我长大的,这两天我正好比较忙,好吧。
    陆:明天早上我让王总跟你打电话。
    

丁冬梅在办公室和陆海周谈60万的事
    
    (录像)
    
    苏州市吴中区经侦大队王颖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一案
    丁:我跟领导联系过了,然后他在上海办的话等到明天那个就什么
    陆:是吧?行。
    丁:早上我跟王总通了两个电话,然后王总让我问了一个事情,就是300进去是还给老百姓的还是做为公安的罚款,肯定不是做为罚款,300万是交到公安以后通过经侦交到法院,然后拿给老百姓,所以我刚才问完了以后我打电话给王董,王董没接我电话,要不你现在给他说一下。
    陆:不用不用,王董王福升是吧,不用。
    丁:他跟你说了是吧。
    陆:他中午要见一客人,肯定手机要那个啥。
    丁:我接一个电话。
    丁:下午等他从上海回来以后我跟他见个面,他可能说他有点事情到上海去了,王总已经知道了,没问题,300万你不用给我,到时明天去了你直接交到公安局去,不能交到律师身上,你千万不能这么做,王董说了这个要预防万一,你只要把60万变成现金,到时我和你一起去。
    陆:你说这个60万是吧?
    丁:对。
    陆:一起去?
    丁:银行,他说要我找关系去,他怕60万你拿不到现金,要预约啊什么东西的。
    陆:对,对,对,超过五十万都得预约。
    丁:他说让我帮你想办法把这现金拿出来,反正我跟王董说了,一个呢他跟朱阿姨也通过电话了,我说朱阿姨带着家属都到我家里来过,对不对?我说你这个事情办不好我一分钱都不会拿,对不对?但是我今天去跟人家,反正明天人不到我原封不动,因为这个领导不是办过一回事情,而且王总跟我说他还有个事,我说还有一个事等一样一样来吧。
    陆:对,对。
    丁:然后解决了以后那个叫什么,反正陆总那边你先拖拖,你说在筹钱,不要到时候我怕你们这个事情。
    陆:刚开始你为啥直接做就行干吗交给陆总?
    丁:哎哟那天我正好没空,然后我们公司的一个于总,他到台湾去了,然后他又认识吴中公安的那个人,我们一起吃过饭,我想这个事情让别人不合适,没想到他会这样,你明白这个意思吧?现在我才知道他弟弟在外面欠了债,他急需钱又不敢跟我讲,你明白吗?我们是今年六月办的离婚手续,就因为他弟弟在外面的一些事情弄的乱七八糟的事情到时会连累到我。所以就,但是他还是我那个公司的总经理,那个公司的股份全是我的,但是我还是让他担任我那个公司的总经理,他有20%的股份,然后我们还有一个有30%的股份,其余50%的股份是我的,是这样的一个情况,所以我没想到会这样你知道吧,但是我这边要对领导有一个交待,下次还要做事情对不对?我说王总你有机会到苏州来,我说我昨天急急忙忙跟你们小陆见了一面,我说你见到我以后你就了解,我说我是干实事的,我今天让你到我办公室来,不可能拿了钱不帮你办事,大家都是在社会上走走的人,但是陆总那边我们事情办好了明天去办好弄好以后,然后接下来我今天跟你说的我可以当着他的面说,就说明我这个人说的是实实在在的,因为我现在去质问他我现在也可以去质问他,但是我现在去质问他,怕他心里会不甘的,到时坏事你知道吗?我跟王总说先不要影响你们的事情,先把你们的事情给办了,你明白这个意思吧?最终能办不能办要看结果的,我这个人我让你们到我公司,你们家属也认识我家,是这个概念,我说朱阿姨从小看着我长大的。
    陆:关键是我怕他今天下午再给我打电话。
    丁:你放心,我会让那个领导给他打个电话,说什么呢,我会让他给他说小陆啊这个事情可能还有一点麻烦,稍微等一等,他就不会逼着你要钱了。
    陆:哦,那行。
    丁:你明白这个意思吧?我会这样做,所以你放心,因为这个领导是我的关系,又是我们朱阿姨让我来做的,我只是他插了个手而已,你明白吧?所以不能坏我的事情,以后还要做事情对不对?所以我会让那个领导马上打一个电话,然后我现在就给那个领导打电话。
    陆:这个公司挺大的。
    丁:我们这一层全买下来了,我们也是基金公司,风险也蛮大的,你先坐一会。
    

陆海周跟朱全英谈60万费用的事(电话录音)
    苏州市吴中区经侦大队王颖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一案
    朱:我早上跟丁总打电话了,你今天找宋队怎么说?
    陆:我给她打电话她没接。
    朱:跟谁打电话没接啊?
    陆:你给她打通了没有?
    朱:给丁总啊?
    陆:嗯。
    朱:丁总早上我给她打了啊。
    陆:你早上给她打了?
    朱:打了我说怎么样?王颖的家属来跟我烦,我说到底有没有?她说有希望的,现在为什么呢?叫你们,让王福升再拿500万,他不肯拿出来,不肯拿还要等那个精神病鉴定书出来啊。
    陆:哎呀,你觉得这个事有准头没有啊?
    朱:啊?
    陆:你觉得这个事有准头没有啊?
    朱:我不知道你办的什么事啊?你什么情况我也不知道啊,你跟她们联系的怎么样你应该主动联系啊?你问我我问谁啊?
    陆:她每次说的是没问题没问题,但是这已经都拖了两个星期了。
    朱:你给我讲真话,你给了她好处了没有?她们拿了没有?
    陆:哎呀,早都拿走了。
    朱:她拿走了应该没问题,应该把这个事情解决掉。
    陆:哎呀,王总都后悔死了,一下子全给她了,要是给她一半的话我想她估计比咱积极,现在一下子全给她了。
    朱:我怎么说你们呀,我对王福升也讲,跟你也讲,她们这些人胃口挺大的,你一定要你们也没给我商量,你先给一半,把人放出来以后再给全部对不对啊?
    陆;对啊。
    朱:我今天早上打电话给丁总,丁总说没问题没问题,我说没问题到现在还不出来,人家家属也要急的,我说我本来不想麻烦你,但是我想来想去还是打给你,早上我打给她的啊,她又说让王福升再拿50万王福升不肯拿出来,现在钱太少了,公安想再逼逼他们再多拿点钱出来,我说这不是理由,他钱也不会少客户的,我说你让她出来多好啊对吧?
    陆:对啊。
    朱:她说还要50万马上要放人了,还给客户,我说你这个事既然找到你了,你帮帮忙把人放出来就算了,他们是对客户的钱,他们会对客户负责的,你就不要管了,我给她讲了,你今天问她她怎么说的?我说这个月能不能解决?她说这个月应该问题不大。
    陆:她给那个谁,李春霞说的这个月一定能出来,那李春霞说这个月不是星期五吗?星期五就月底了。
    朱:对啊。
    陆:然后她说我啥时候过来啊?因为今天都星期二了,明天星期三了,说明天过来,然后她说你等我通知啊,我提前通知你,你看她又来个这,这就又没底了。
    朱:现在这个事情,所以你们呢也不给我商量商量,你那个钱不能一下子给她们的啊。她早上跟我讲还是她的理由哩,她说公安让拿500万现在要拿300万,现在让他多拿50万出来他不肯拿。王福升不肯再拿,不肯拿放人要稍微低调出来,不能高调出来,懂吧?
    陆:这个不是说。
    朱:这个道理也是对的。
    陆:这个不是王福升拿,当时丁总出的主意把钱给家属,就说家属自己家凑的,卖房子卖东西凑的这300万,不是说王福升拿的这个钱,要是王福升拿的这个钱的话都不用给家属了,这个300万早就给家属了。
    朱:那么现在你打丁总电话她不接吗?
    陆:嗯,我刚才打丁总电话她不接,我估计她一会儿是不是要给我回过来?回过来再说吧!
    朱:你这样吧,反正你也不要给她关系搞僵,你说能不能抓紧一点,你说这个事情我们也是蛮感激你的,你说把人放出来我们就那个了,不要给她弄僵知道吗?
    朱:我早上给她打了啊,真的,为了你们的事,给丁总打一个,打了以后我再给李春霞,小李再打一个,我说小李你也不要急,等到这个时间人会出来的对不对?我说你就等吧,不差那么几天,为了这个事,我说我倒是好心,好处都是她们的,我一分钱也没捞到,我还得在客户面前做英雄,在你们面前两面做工作,搞的好处都是她们的,你说说小陆我为谁?你说对不对?
    陆:确实这个事情没有办好。
    朱:你们当时也太冲动了,她既然答应你的条件,我还给王福升提醒我还跟你讲,我说这些人胃口挺大的,你要给她考虑好以后,第一你要多少好处费?第二什么时候放人?要全部说好弄好你再给钱,你怎么一下子钱到了她们口袋,她们狠啊,她一会这一会那,花头蛮多的,我还给你讲你说小陆你能不能怪朱姐,朱姐电话告诉你这个情况了对不对?
    陆:她说她已经跟王总说好了,王总把钱打到帐号上,她就马上过来。
    朱:说好了对的啊,但是你应该给王福升,我一早就打电话告诉你,我说这些是我的朋友,这些人胃口,你和王福升三思考虑,你要放人给钱啊对不对?我说你一定要考虑清楚,不能一下子给,慢慢慢慢吊啊。
    陆:那时候已经给过了,说这没用了,当时王福升给她说好以后,她当天就来提钱了,她中午自己开着车来提钱了,那就只有催催她吧,催催她她说这个月没问题哩。
    朱:这个钱在你手里给她的是不是啊?
    陆:对啊,她还找到那个,因为60万一下子是提不出来的,
    朱:她自己来拿的?
    陆:她还找了她的朋友,就是找到一个行长,然后跟着一块去弄的,一块提出来的。
    朱:她本人没拿她是叫律师去拿的是不是啊?
    陆:不是,她自己开着车过来的。
    朱:反正这样吧,你呢一会再打电话给她联系好不好?你不是说宋大?
    陆:宋大也说这个星期没有问题但是还是让李春霞凑钱,
    朱:那只能这样说啊,对不对?
    陆:李春霞说没有钱了,家里钱都已经那个啥了,
    朱:那么这个事你要跟丁总说,丁总再跟他们领导沟通啊,沟通了以后就放人啊,放了以后就了结了,对不对?
    陆:丁总说的可简单了,她说根本不用再给他钱了,意思就是给他们耗耗时间。
    朱:哎,对对对,耗耗时间。反正你一会再给她联系好不好?
    陆:好吧好吧?
    朱:你心里有数,我问一下关心一下,小李问我,我说我给你问问情况。
    陆:好的好的。
    朱:我就这样,至于50万,至于300万我都一个人没讲我都放在心里你知道吗?
    陆:哦,行。
    朱:我一个都没讲,一个也不能讲,讲了要坏事的,所以我放在心里好不好?
    陆:好的,
    朱:差不多再联系。
    陆:好的。
    

丁冬梅开车带陆海周去农行取60万
    
    苏州市吴中区经侦大队王颖涉嫌非法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录像)
    
    陆:你们怎么离的婚啊?
    丁:我们啊,就因为她弟弟在外面欠了一屁股的债,然后他要帮他弟弟,我说可以帮但是不是像你这样的一个帮法,你知道吧,然后他又不听我的,自己一个人在那瞎搞,搞吗又浪费钱又浪费精力,就像这件事情一样,他处理不好你知道吗?然后用了我也是公安的关系吗,就是他弟弟在网上被通辑了吗?然后也是公安的关系,我说你如果这样一意孤行的话我就不出面了,我就不客你了,我说这样子的话影响我做事情你知道吗?你说对不对啊?然后我说我可以把你弟弟保出来,也可以花钱,但是不是用你的这种处理方式,如果是人镕样的处理方式你去弄的话,担保啊什么我肯定不行的。
    陆:嗯
    丁:这个事情字不是乱签的,你说对不对?不能为了他把自己的风险都搭进去对吧?就因为在这个意见上分歧不统一。
    陆:这个可是个婚姻大事。
    丁:对啊,但是我们来讲虽然分开了本来相对也是比较独立的。
    陆:就是啊。
    丁:就是这个农行
    陆:哦,那我就在这办的。
    丁:对呀,就是这儿。保安不让在那停车,丁总说找你们黄行长。
    保安:黄行长的车子也不能停在这边。
    黄行长让我停到门口的啊
    丁:在这边
    丁:你好,黄行长
    黄:你好
    丁:给我说了几次了这个事情,那个我有个亲戚他想拿点现金有点急用,你看行不行?丁:要一个袋子,你们这里有袋子吧?
    黄:有的有的,要多少现金?
    丁:要60万现金
    黄:你说他的?
    丁:他的卡,拿现金出来去办事,黄行长叫了大堂经理带陆海周去取现金。
    丁:实在不行的话提50万现金也可以,
    黄行长:你本人的啊?
    丁:他本人的。
    大堂经理:你先坐一下,钱还要准备一下。
    陆:好的
    大堂经理:要稍微等一下,还没准备好,最晚十分钟吧,
    陆:那我进去等一会儿
    
    王颖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一案的举报材料


    王颖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一案的举报材料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3022959173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曝中行王永利遭情人举报 中纪委以违反党纪处分 (图)
·王永利有多个女友 曾遭情人举报 (图)
·宋林被举报“祸起萧墙” (图)
·媒体整理华润董事长宋林案举报历程 (图)
·英国去年4535名违法移民被举报 仍有3000人滞留
·华润董事长宋林被查 多人举报遇阻案件拖1年
·宋林被举报在香港还有情妇 还有更多吗? (图)
·李建军向香港廉署举报华润董事长宋林 称有爆炸性证据 (图)
·前山西晚报记者曾举报宋林 称其在香港还有情妇 (图)
·记者举报华润董事长包情妇:中央反腐给我勇气 (图)
·宋林回应举报门床上合影:多人聚会上拍摄 (图)
·华润董事长宋林回应“举报门” 亲密合影 给三点解释
·福建女教师政府楼坠亡续:遭举报区长已被双开 (图)
·华润董事长遭记者二度举报 回应称纯属捏造恶意中伤
·环保举报热线涉及大气污染问题的案件占66%
·福建女教师政府楼坠亡续:遭举报区长已被双开 (图)
·浙江绍兴农民举报企业排污被打 涉事企业停产
·举报记者称握有华润宋林贪腐证据 曾接威胁电话 (图)
·河南宜阳失地农民对国土资源(出让金)流失举报 (图)
·介休王维洲举报信用社主任被砍伤上访十年未伸冤 (图)
·举报天津市河东区建委以权谋私,非法侵占的贪腐情况
·天津访民王文艳:致天津市东丽区人民检察院实名举报信
·控告举报信:上海社保系统涉嫌集体腐败
·实名举报原河南省副省长史济春、河南省监察厅华延滥用职权 (图)
·国土资源流失举报信
·山西“全能”公安局长贪污巨额国有资产,职工长年上访举报无果
·实名举报:苏州市职业大学校长崔志明贪污受贿涉案达数亿元/顾莉
·实名举报天津市房管局领导
·曹秀琴实名举报陕西省高院长阎庆文
·银行职员举报贪腐反获刑 历经四次一审终无罪 (图)
·关于《中国联合商报》社长周家平投靠周永康的举报信
·实名举报:江西兴国县矿管局,安监局严重失职 (图)
·百余名杭州村民进京举报村干部非法中止土地承包合同、倒卖土地 (图)
·浑水自媒体门户:为什么中国记者喜欢举报小姐? (图)
·实名举报上海市卫生局信访办负责人王家军 (图)
·杭州村民节后赴京实名举报村书记贪腐
·广西河池天峨县韦亚妮举报贪官何罪之有?! (图)
·广西访民进京实名举报当地集体腐败 (图)
·南都短评:华润宋林案,从举报到落马有多难
·举报宋林,王文志只是没有输
·魏英杰:举报华润高管 隔空掐架终须落地调查
·广西南宁彭海清实名举报、控诉。 (图)
·图片:南通百姓举报南通市市长丁大卫 (图)
·致中共河北巡视组举报:河北三级公安为黑社会充当保护伞/李凤华 (图)
·浙江吕飞英实名举报地方贪官 (图)
·景山议政 :举报与造谣/视频
·广西二塘广西储备库职工实名举报领导贪污案
·廖祖笙公开举报党政和公安联合造谣
·专家称十八大后实名举报更多借助新媒体力量
· 真实举报吉林省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党委执法领导渎职失职受贿特大腐败案
· 河北访民举报省政法委司法腐败:疑国中之国
·强烈要求党中央保护依法实名举报人韦亚妮
·福建“房嫂”举报人的安全真让人担忧
·举报官员扔烟头太无聊? (图)
·实名举报:陕西龙华董事长高忠厚涉嫌侵吞几十亿国有资产
·广西爆河池因举报龙滩电站库区移民款被贪二次劳教的控诉 (图)
·给石家庄市中电第13所党委的一封举报信/甄言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