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丁子霖身体欠佳 尤维洁接棒代言天安门母亲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4月17日 转载)
    来源:明报
    
           距离六四事件已经过去了25年,天安门母亲发起人丁子霖年届77岁,近年身体欠佳,今年起会由61岁的尤维洁接班、担当发言人。尤维洁说:“如果有一天真的需要我第一个站出来的,我已做好了思想准备。”

    
      香港《明报》4月17日刊文写道:尤维洁仍清楚记得,丈夫杨明湖生命最后流逝的片段。1989年6月,42岁的他在国家部委工作,4日凌晨在北京南池子遭戒严部队枪击,膀胱中枪,盆骨碎裂,两天后身亡,死前向妻子说:“对不起!对不起!”然后,便说不下去。
    
      尤维洁在六四惨剧后翌年与当时组织六四死难者家属的丁子霖,一起向政府追讨镇压责任,当年她站得较后,“那时候我们这些妻子,30多岁,孩子都很小,花太多精力去做难属工作,是不太可能,而且当时确是比较胆小”。不过,多年来眼见丁子霖及其80岁丈夫蒋培坤、78岁的张先玲等年纪愈来愈大,她儿子亦已成家立室,在丁子霖的邀请下,答允站出来当发言人,“不是什么新代言人,我是很尊重丁老师她们,只是希望负担多些工作而已”。
    
      六四死难家属除承受失去亲人的伤痛,也要应付政府监控的压力。六四后尤维洁忍住哀伤投入工作,养育儿子,她本来在印染厂当技术员,1992年被“内退”(内部退休),其后考了会计师牌改行从事会计和财务工作。她没有告诉单位领导自己的难属身分,避免为他人和自己带来麻烦,但有一天,她被单位安排到检察院负责核数,未出发前派出所已知道,便派警察去阻止她,以为她会借机搞事。尤不满说自己只是上班,最后警察要求用警车送她去,她答允,但条件是不能惊动她的工作单位,警察同意。
    
      两个月后,尤维洁的上司召见她,说警察已告诉他有关她的身分,但这上司不但没有为难她,还维护她,“我老板跟那些警察说,你们这样对待她,怎么可以呢?她的孩小还小!他们就说是是是,我们也只是请你们好好对待她而已”。她斥警察的手段卑鄙,“其实他们根本想我走投无路,如果我的老板是执着的、不理解我的人,我就肯定被开除了”。
    
      尤维洁有一名儿子,1989年时只有5岁,现已30岁,尤维洁希望保护儿子,不欲透露他太多资料。她说孩子从小就了解发生过什么事,“每年六四,或者清明,或者两会期间,警察都会骚扰我家,有时早上来两个警察在家门外,晚上又派两个来看看我家,我的孩子很早就看过些”。
    
      母亲多年来争取平反六四,不求儿子全盘接受,最重要是尊重和明白。“我跟他讲,你用自己眼光,用自己的思想,去看中国近代的历史,我说我不给你传教,不会强加思想给你,你自己去看。但不论你怎样看待我做的事情,你必须尊重我。”“他理解我,他说我知道了。对我来说,这样就行了,足够了。”
    
      尤维洁强调会坚持到底,“我亲眼目睹大屠杀,不能背着良心,不能只为了生活,为了孩子便不去追讨国家。我们难属做的事情,今天看起来,诉求看似简单,但会在历史上留下一页,而且也对中国民主进程有帮助”。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4719260160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独立纪录片制作人又踩地雷 何杨采访丁子霖遭警方扣押
·丁子霖 蒋培坤:我们抗议:你们凭什么剥夺我们去木樨地祭奠亡儿的权利 (图)
·丁子霖,蒋培坤撰文:悼许良英和王来棣
·视频 赵紫阳忌日胡佳、丁子霖及在京访民、维权人士赵府悼念
·丁子霖呼吁莫言领奖时勿莫言刘晓波
·世界人权日前夕丁子霖陈光诚呼吁新领导层释放异议人士
·丁子霖呼吁立即释放刘晓波
·丁子霖:痛悼方励之先生
·葛洵探访丁子霖遭绑架殴打 天安门母亲境况堪忧
·葛洵回北京期间探望丁子霖遭国安绑架暴打
·各界悼念赵紫阳逝世7周年,丁子霖到场/视频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丁子霖: 为李思怡之死呼吁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生于多难、殇于一瞬/丁子霖 (图)
·姚监复:答丁子霖老师的《致姚监复先生的公开信》
·致姚监复先生的公开信/丁子霖
·我与天安门母亲丁子霖的交往点滴/郭保胜
·请大家再为丁子霖摆一张空椅子/张鹤慈
·寻找丁子霖夫妇--请多多少少的也在雪中送点炭/张鹤慈
·关于日本关西地区89-64捐款转送问题,给丁子霖老师的公开信
·我们与晓波的相知、相识和相交/丁子霖 蒋培坤
·痛悼谢韬先生/丁子霖 蒋培坤
·丁子霖致词华盛顿纪念“六四”二十周年集会
·丁子霖:致词华盛顿纪念“六四”二十周年集会
·余杰:那座流血的城里有几个义人呢?—读丁子霖《寻访六四受难者》
·蒋培坤 丁子霖:我们给奥运腾地儿
·丁子霖:“汶川母亲”在行动
·真相是一种力量 ——介绍甄铧先生文章“何须‘怕谈以往’?”/丁子霖
· 《六四播客采访录》序/丁子霖
·丁子霖致全美学自联:沉重的六四、寄予希望的六四
·丁子霖:“为了生者与死者的尊严”(组图)(图)
·丁子霖 蒋培坤:“这个党救不了了”—想到哪里,说到哪里之六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