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炎黄春秋》又一春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4月05日 转载)
    
    来源:明镜月刊四月号 作者:雨蒙
    

    又到了“寒辞去冬雪,暖带入春风”的时节,号称中共“党内民主派”的大本营,著名政史月刊《炎黄春秋》一年一度的新春联谊会,2月18日在中国科技会堂举行。今年是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编者、作者、读者济济一堂,超过二百人,比较去年令内外舆论击节喝彩的那场新春联谊会,规模扩大了三分之一。
    
    皇姐习乾平莅会
    
    91岁的老社长杜导正由大女儿杜凌陪同抵达会堂,正好与一位胖胖的老年女士相遇,她是受邀一人来的。三人一同步入会场,不断有人向杜导正问候,但是对陌生女士,来宾多数尚未识荆。直到联谊会之后,不少与会者才听说“习近平的姐姐”来了,每个人都翻找手机和照相机,新华社大牌摄影师唐师曾在抢先发的长微博上,竟然在她的照片上错打为“齐平平”,她正是习近平唯一尚在人世的同父异母的姐姐习乾平。
    
    杜导正大炮改放礼花弹
    
    杜导正的新春致辞,从来都是是联谊会的灵魂节目。去年,他率先向习近平新南巡和1月5日党校研讨班的两个讲话开炮,进行了直言不讳地批评。他说:“我认为主要是新领导人有两次内部的大政方针的长篇讲话,基本的思路,基本的评价我个人认为不好,有的地方我认为很不好。如果紧急事件再一件一件起来,结果就不要说了,肯定完蛋!”曾经带动全场饱学之士群情激昂,以致发言结束不了,全场共同合唱了一曲荡气回肠的“正气歌”。
    
    但是今年杜导正的讲话,颇出乎众多来宾的意外,他说:“”我,杜导正,拥护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习近平同志对《决定》的说明几个部分,其中的结论部分三条,本人精读了十次以上,结论部分的第二条,我认为特地别正确、特别地精彩,我读以后拍案叫绝,很好。“
    
    在座的《炎黄春秋》的作者读者难免一愣,杜导正与去年的发言比较,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说真话,习近平并没有这样一个大转弯。2013年4月22日中共中央办公厅下发的9号文件,被舆论评论为当年最坏的文件,也是中共历史上最坏的文件之一。此后又下发“8?19讲话”,提出“正确舆论导向和舆论斗争”,命令对网络和大V亮剑。坚决打击“一小撮与党离心离德的反动知识分子。”。这些严格管理网络,封杀言论的政策一直贯彻到《决定》第三十八条:"健全坚持正确舆论导向的体制机制。健全基础管理、内容管理、行业管理以及网络违法犯罪防范和打击等工作联动机制,健全网络突发事件处置机制,形成正面引导和依法管理相结合的网络舆论工作格局。“
    
    从“8.19讲话”到《决定》发表,微博用户减少70%,,以致“小秘书们”相继被裁员。
    
    《炎黄春秋》去年的新年献词《宪法是政治体制改革的共识》提出“执政党必须改变宪法失信”,受到读者极为热烈的赞誉。“落实82宪法”是2013年的编辑方针,一年中不断受到打压,2013年新春联谊会17个正式发言,大会一结束,录像、录音就直报中南海。《炎黄春秋》4月号,极为简约地刊登了新春联谊会发言摘要。遭到“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会长许嘉璐的训话,他对杂志进行了创刊以来最严厉的批评,还明确告知批评来自最顶层。一年之中必须送审的稿件不断增多,拿下的重要稿件也越来越多。
    
    老社长杜导正去年几次提醒全社“有停刊的可能”。去年一年都是不断协调过来的。今年的新春联谊会也正是协调的结果。有关方面向杂志社领导不停地打招呼,提出不容逾越的多条底线,杂志社严格挑选了正式发言人,也保证大会遵守底线要求。
    
    亮点大逊去年,微信引发争论
    
    杜导正提出“换位思考”,他说“在座哪一位坐在总书记的位置上你怎么办?你有什么办法?真是难!”没有被安排发言的曹思源自称不自量力,午餐时间,做了唯一自由发言,刚提及六四,吴思便放下筷子,大步扑到曹思源跟前,先用手捂住话筒,再耳语种种。成为大会一景。姚监复会前就被告知不安排发言,自由发言也不行。
    
    今年大会,增加官方发言,最突出的是有人归纳了“新一届党中央,中央纪委,特别是习近平总书记整个思想里有三个点:第一是底线思维。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点。第二是防止颠覆性错误。第三是问题导向。”相当于对与会者宣布三条政治思想戒律。
    
    与会者的感触当然非比去年,会议刚结束,杂志社就搜到一位颇有修养的老朋友,著名学者用微信发的对大会的三句评论:“《炎黄春秋》转态;为销量放弃立场;这样的会不开也罢。”
    
    18日当天,左派教授孔庆东借北大新学期开始,开讲《金庸小说研究》第一课,竟然盛况空前,500人阶梯教室座无虚席,学生提前40分钟竟然占不到座位,有人发微博形容“像挤北京地铁一样火爆,去晚的挤不进去,挤进去的别想出来。”微博把孔庆东讲课与《炎黄春秋》大会联系起来“@格瓦拉的思想:孔老师,您的老师钱理群参加炎黄春秋新春聚会是啥意思呀?”“@孔庆东:因为钱老师不上网,他们总想利用钱老师。”
    
    更尖刻的竟是独立学者莫之许发的微信“《炎黄春秋》就是一群既爱党又爱民主,但爱党胜于爱民主的一群老头组成的俱乐部吧。顺便说一句,没有党给的特供医疗等待遇,这俱乐部的老头估计早死了一半了。所以指望用这帮老头推进民主也是病。”莫之许的微信在各群转发神速,公知群引发了激烈争论。
    
    X:“政治就是数人头,必须最大限度争取体制内的人头,《炎黄春秋》最大的意义正在于此。”
    
    ZH:“只要是反专制的都是同道,你管他花的谁的医药费,是谁开的工资?”
    
    x:“有人排他意识太强,骨子里全是斗争哲学,唯我独尊,根本不要合力。不断地敌我识别,不断地撕裂,不断地内耗,总之是打倒一切,把不跟自己站队的人都扁死,不把赞成普世价值的人搞到少少的不罢休,越来越起反作用。”
    
    C:“看了争论,深感这个社会已经不是话语体系分裂,而是观念已经势不两立,对共产党内已经不是反对极左,连任何良性的改变都否定了。如果连炎黄都这样评价,改革就不用呼吁了,对抗成了唯一的道路,我们真希望中国走到这一步吗?炎黄目前为止,代表了中共里最愿意清算历史,大胆政改,转型民主法制,走向普世价值的最有良知的群体,是党内有利于国家民族的最宝贵的力量,党内各利益集团必灭种而后快。口头革命党也要参加围殴吗?
    
    L:在根本目标一致的前提下,进步力量可以选择不同策略、不同角色、不同姿态。因此中国的进步需要多层次的努力,包括学理的探讨,历史的爬梳。出于救党动机主张改革者,是中国进步的合力,而不是阻力。
    
    W:莫之许虽然刻薄,,但是他提出的问题是成立的。谈不上围殴、质疑,争论而已。如果角色分裂,意愿良好,也不会带来相应效果。选择保党,还是民主,党内开明派迟早得做出选择,两者不能兼得。假装没有对抗,沉浸在虚幻的合作互动,社会会更加混乱,转型就缺乏动力。在习阿斗眼里,我们是谁?我们存在吗?有什么资格和他互动?我们不要被自己的善意感动了吧。
    
    S:其实只要不内耗,不互相攻击,有基本的共识,有一百种立场也没有关系。
    
    W:林子大了,各种口水难免,也谈不上内耗。体制内健康力量是一种分裂角色,在极化情景中,到底是反体制,还是维护体制,这个信号不清晰。
    
    ZH:对抗也很重要,正是有维权律师存在,我们这些良心派律师(姑且自吹为良心派)的日子还好过些一样,但是没有我们这些桥梁,司法系统内会更妖魔化维权律师。所以,要有耐心,等习斗的三板斧耍过之后,看他还怎么玩。
    
    M:看了上面的辩论,我更赞同W的。我能理解现实处境的险恶,也知道没有多少可腾挪的空间,也能理解基于险恶和困难之上正中变通的逻辑,但对这样一个罪恶累累、无道德、无底线,而又无任何改变意愿的政权,“实在没有必要待之以”言之谆谆,色之愠愠。“不能因为体制内有较为开明清醒之士就断定体制有良性基因,更不能因此而断定体制受我影响,因我而改变。
    
    闪烁在雾霾之中的星光
    
    一条对炎黄老人毫不客气的批评,就引发一场如此激烈的思想观点的碰撞,可见炎黄群体的影响依然可观。只有互联网时代,,才能有会场内和会场外如此精彩的交流,碰撞和裂变出来的思想力量,不知要比孔庆东的课堂强大多少倍。
    
    炎黄的编者、作者和读者依然是今日中国可贵、可敬的政治思想群体,2014年,他们穿透PM2.5的毒霾,依然闪烁出明亮耀眼的星光,读者尽可从会议发言中去寻找。 (博讯 boxun.com)
1219252222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炎黄春秋新春团拜
·「炎黄春秋」杂志新春联谊会李锐唱诗呼唤宪政 (图)
·悼赵紫阳妻子 《炎黄春秋》社长书平反六四
·炎黄春秋副社长胆子大,痛批习近平3个自信
·炎黄春秋副社杨继绳痛批习近平三个自信
·毛新宇被揭人工制造惹怒毛家 炎黄春秋要倒霉?
· 胡德华在《炎黄春秋》聚会时的发言
·无视党刊官媒主旋律 新一期炎黄春秋刊文力挺宪政
·喉舌报刊歼灭宪政 剩炎黄春秋一家在呐喊
·炎黄春秋杂志再挺政改 悼念耀邦倡导开明民主
·副主编徐庆全讲述《炎黄春秋》遭遇,司马南带领左派闹场搅局/视频
·《炎黄春秋》网站重开引网民热论
·炎黄春秋网备案申请获通过 已正式恢复开通
·《炎黄春秋》社长:我们《炎黄春秋》,一个标点符号都不后退
·炎黄春秋副社长杨继绳:维宪与违宪之争
·炎黄春秋网着手办理网站恢复事宜
·炎黄春秋,临时恢复上线
·炎黄春秋临时恢复上线
·吁中共维护宪法 敢言《炎黄春秋》网站被封
·张英:曹思源在《炎黄春秋》新春团拜会上发言
·北京观察:《炎黄春秋》头上又悬刀了吗? (图)
·宋晓丽 姚齐源;三年困难时期干部们在做什么?——评《炎黄春秋》杨继绳的《墓碑》
·北京的《炎黄春秋》杂志劝当局停止国庆阅兵/RFA
·《炎黄春秋》执行主编吴思专访:中国社会的血酬与潜规则
·《炎黄春秋》杂志风波和中国言论自由底线
·萧克:党内民主缺失的教训/炎黄春秋
·《炎黄春秋》第七期封面要目头条文章批评政治改革滞后/吴 敏
·田纪云《炎黄春秋》文中不提胡趙 扭曲歷史真相/秦勝
·于成玉:《炎黄春秋》的又一道闪光
·呼吁民主未受惩处《炎黄春秋》越来越大胆
·《炎黄春秋》打了个漂亮的擦边球/冼岩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