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三峡集团回应:对某退休老领导腐败零容忍!
请看博讯热点:三峡工程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3月25日 转载)
    来源:多维
    
       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网3月22日报道称,三峡集团近日已组建成立招投标管理整改专项工作组,对以往项目招投标情况进行全面清查,要以“零容忍”的态度,坚决惩治招投标领域的腐败行为。这是王岐山派出的中纪委巡视组曝光三峡的种种问题、点名涉及某位退休“老领导”之后,三峡集团的首度正面回应。

    
      报道称,2013年10月29日至12月30日,中纪委第九巡视组对三峡集团公司进行了巡视,明确指出包括一些领导人员亲友插手三峡工程建设,招投标暗箱操作等问题。
    
      三峡工程作为迄今中国最大规模的工程项目,是真正意义上名副其实的“大蛋糕”。能够切得其中一块,就足以赚个盆满钵满的。之前有多次参与三峡工程招标的匿名人士向媒体透露,“三峡集团每年招标的工程总规模至少在100个亿以上。2014年以前,绝大部分都没有经过正规招标,说暗箱操作是客气了,实际上全是‘明箱操作’”。而以三峡集团之规格而论,要想插手其中的工程项目,当绝非普通的“苍蝇”能够轻易得手,而非“老虎”逞凶发威不可。从三峡内部官员透露的“个别退休老领导,也继续插手工程招标”的说词中,则能够解读出这样的信息:领导从“在位”时插手工程建设开始,到现在“退位”了还依然没有歇手。成立招投标管理整改专项工作组,表面看来这是三峡集团为支持反腐痛下决心,有观点认为这是中共打虎路线图的进一步明确。而染指三峡工程的老虎是谁?也引起外界的各种猜测。
    
      有媒体称“老领导”应该是已被中共打成死老虎的周永康,也有分析认为是L姓前中共政治局常委,甚至有媒体称是J姓著名高层。各家都是言之凿凿,有理有据。有观点认为,不管是谁,既然中纪委的中央巡视组汇报内容指明了“老领导”、官媒也明确报道了出来,按照中共一贯谋定后动的风格,势必将会将这只老虎揪出来。
    
      新华网的消息称,三峡集团正对公司范围内的所有招投标资料全部进行封存备查,任何人都不得对原始资料进行修改、转移甚至销毁,要求招标办、招标公司、档案馆(室)等相关部门单位全力配合做好资料查询取证等工作。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曹广晶说,公司要对涉及的腐败行为一查到底,对相关人员进行严肃查处,决不姑息养奸,以“零容忍”的态度坚决惩治招投标领域的腐败行为。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4719203104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三峡集团董事长总经理同时易人
·三峡集团成立招投标管理整改组 称对腐败零容忍 (图)
·剖析李鹏家族与三峡集团之隐秘联系
·清查三峡腐败,集团董事长曹广晶将被调离,
·南都:个别退休老领导插手三峡工程 贪腐内幕必须公开
·三峡集团招标腐败温床:2014前几乎全内定 (图)
·三峡每年百亿招标多有猫腻 退休领导插手
·三峡集团被曝工程招标违规多:基本上是一查一大片
·三峡集团腐败严重“一查一大片” (图)
·三峡集团被曝工程招标违规多:基本一查一大片
·移民几十万 南水北调为何比三峡工程还可怕
·专家集体沉默 南水北调比三峡还可怕
·三峡巨额卖电收入 到底是谁获利了?
·三峡巨额卖电收入谁获利?
·官方顾问:三峡工程已收回全部投资成本
·三峡专家终于承认:修水坝会诱发地震
·三峡南水北调工程影响生态 长江无鱼可捕
·会否诱发大地震?新华网透视三峡工程8问题
·三峡工程八大焦点问题透视:蓄水是否诱发大地震
·苍天落泪-------三峡实验水库移民的跪地哭诉
·八百高阳三峡移民给总理的求救信
·红线错误? 三峡移民的新居要被再淹一次
·从格伦峡谷大坝的故事 看三峡大坝
·金刀:为了三峡“六万一千个阶级弟兄”
·吴希:三峡工程的「国家机密」
·农民揭发三峡工程腐败被扣泄露机密罪
·中央巡视组三峡反腐,真能动得了李鹏?
·后三峡的重庆:环境与生活的惊世之变
·范晓:巴东地震极有可能与三峡蓄水引发的高桥断层有关
·三峡大坝或许可分为两类不同的问题/杜明达
·张祖桦:破解百年难题,穿越“历史三峡”
·非法:三峡工程的真正要害所在!/屈陆民
·温家宝真是个好总理:要用三峡为赵紫阳祭魂/东晓霓裳
·解龙将军:三峡工程是长江命运的“六四大屠杀”
·中共造三峡大坝罪在当代祸在千秋/ 陈维健
·跟“三峡利益集团”算账/陆不平
·黄奇帆:三峡水位不宜大起大落 应收窄落差
·快把三峡大坝炸了吧!/作者.柳白
·三峡大坝:一群疯子战胜了一个科学家 申纪兰误国/石三生
·三峡总公司:三峡致重庆气候异常说法没根据(图)
·三峡工程让重庆更脆弱?
·解决三峡工程遗留问题还任重道远/鲁家果
·司马平邦:德国人敢在三峡头顶建巨型化工厂?
·三峡工程会否是多米诺骨牌坍塌的第一张/何必
·刘晓竹:从三峡大坝到共产大厦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