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吸毒少女拘禁杀人抛尸获刑12年 用香水掩盖尸臭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3月19日 转载)
     来源: 金羊网
    
     法官建议建立国家监护制度,让失职父母的子女有所倚靠

    
    女孩夏利(化名)坐在被告席上,她的罪名是故意杀人。法官眼前,女孩双颊尚未褪走婴儿肥,波波头、大黑眼镜框,弥漫90后的纯真味道。本应该被娇宠的年龄,但旁听席空空如也——没有一位家属来听庭审和宣判。
    
    调查资料写着:女孩父母因吸毒被抓,哥哥犯抢劫罪被判刑10年。如今,夏利作为家中唯一自由人,也注定将最美好青春耗在监狱里。一审,夏利被确认用“极其残忍”的手法,参与杀人,获刑12年。这份3万多字、60多页的判决,还原了一群涉毒青年间的尔虞我诈、匪夷所思的生存状态,她是其中最年轻一角儿。
    
    老大丢了钱,手下成为“嫌疑犯”
    
    2012年5月27日上午,环卫工人在珠江上发现一具尸体,死者为失踪多日的辛辛(化名)。法医鉴定,辛辛符合身体受钝性暴力及锐器作用造成创伤性休克死亡。这意味着,死者在生前极可能遭受悲惨的折磨。
    
    从辛辛生前的人际关系入手,公安机关很快锁定了郑某等六名犯罪嫌疑人,年仅15岁的夏利也涉嫌参与其中。
    
    案子来到广州中院少年庭。审判长黄文劲法官打开厚厚的卷宗,一份份细致供述间,满是生命与自由的漠视,他的心情不由凝重起来。
    
    杀人起于一个乌龙案。供述显示,2012年5月上旬的一天,同案人黄某龙(另案处理)醒来,发现身上的现金、冰毒等都不见了,遂怀疑小跟班谭某楠行偷,找朋友郑某帮忙逼问。
    
    郑某当下喊来辛辛等三人,扮白脸、黑脸地拷问谭某楠。被逼无奈,谭某楠承认偷钱,但无法准确说出赃款数目和下落。
    
    找网友吸毒,少女参与拘禁殴人
    
    就在郑某努力“破案”之时,夏利来了。夏利称,她从网上认识郑某,知道这有毒品可以吸,特地赶来白云区。但此时,“案子”出现了新情况。
    
    黄某龙带人亲自来盘问谭某楠,用尽各种手段,也没新结果。夏利为此使了一把“美人计”,她娇声娇气问谭某楠:“他们那样打你不痛哇?” 但美人计没奏效,她愤怒拿着塑料水管狠抽了他一顿。
    
    谭某楠被关了5日。其间,郑某一伙轮流上场,残忍殴打。而夏利,在吃饭、睡觉、吸毒、玩游戏空当,也不时来掺和两脚。
    
    谭某楠说,最后他胡乱指认一通不成,便一口咬定把装赃款的银行卡悄悄交给了辛辛。
    
    用香水掩盖臭气,珠江边抛尸
    
    种种细节巧合兼反复设局拷问下,辛辛被认定私吞赃款,遭囚禁殴打。谭某楠从被打者转为施暴者。按他的供述,为了不让大伙起疑,他打得十分卖力。
    
    许是吸过冰毒或被打得厉害,辛辛开始胡言乱语,称把钱交给了夏利,还曾与夏利发生性关系。这让夏利无比愤怒,她也加入打人。在各种招数长时的折磨下,刚满18岁的辛辛还是不堪折磨,停止了呼吸。
    
    命案发生后,一伙人想办法藏尸灭迹。其间,夏利忙着吸毒外,还拿出香水掩盖尸体的臭气。后来,她随着郑某一伙前往珠江边抛尸。
    
    认定故意杀人,少女被判刑12年
    
    资料显示,五名成年犯罪嫌疑人虽然年纪轻轻,多是无业游民,与毒品甚有牵连。归案后,被指控故意杀人罪、非法拘禁罪、运输毒品罪、贩卖毒品罪等多个罪名。
    
    夏利作为未成年,参与此案。检方指出,夏利拘禁、殴打他人事实明显存在,鉴于其未满16周岁,无法构成非法拘禁罪,故仅指控其故意杀人。
    
    去年12月底,中院一审,判夏利有期徒刑十二年。判后,夏利感觉量刑太重,提起上诉。目前,此案正在二审,其余被告案子仍在审理中。
    
    【对话夏利】
    
    “我也想和家人围在一起吃饭”
    
    新快报讯 据法官黄文劲介绍,来自广东台山乡村的夏利没有户口,没有身份证,作案时候15周岁,还是通过骨龄鉴定出来的。2004年起,夏利开始读小学,三年间换了三所学校,终以辍学告终。她曾在一个青年粤剧团打工,后又做过洗碗工、桑拿技师、酒楼咨客,参与杀人后,她在江门夜总会做陪饮酒。
    
    新快报:家人来看过你吗?你想念他们吗?
    
    夏利:没来。我很想他们,很想念爸爸妈妈,我和姑姑、爷爷相处很好,小时候没饭吃,都是姑姑给我饭吃的,他们很好,我在他们眼里是一个好孩子。
    
    新快报:从什么时候开始吸毒的?
    
    夏利:不记得了。只记得第一看别人吸毒,很兴奋。
    
    新快报:你尝试过戒毒吗?
    
    夏利:是很耗钱,当时就想戒……我现在已经戒了。
    
    新快报:广州那几天,你都在吸毒吗?
    
    夏利:是的。干那些事应该是吸毒影响的。
    
    新快报:在你心中,你向往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
    
    夏利:如果有个美好的家庭,我可以和普通人一样,我不会走上这条路。我想一家人,像别人一样,围在一起吃饭。可以普普通通、平平凡凡的生活。
    
    新快报:对于未来,有什么想法吗?
    
    夏利: 出去之后,自己已经三十岁了,不知道社会会变成什么样子,希望出去之后,能做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人,不再犯以前的错误。我会认真改过,洗心革面,希望大家给我一个机会改过。我很想和爸爸妈妈和哥哥见面。
    
    【法官看案】
    
    应为他们建立国家监护制度
    
    新快报讯 案子一审告结,法官黄文劲的心情难以平静:“一看上去,就是个聪明的孩子,可惜了。”黄法官表示:“典型特殊家庭诞生的问题少女,实际上也是毒品引发的悲剧。”
    
    困境并不是犯罪的理由
    
    新快报:在广州中院,未成年女孩犯罪的案件多吗?
    
    黄法官:未成年犯罪案件,女的还是比较少见的。这个案子的特殊性也在于此。从以往的案件看,广州很多未成年犯罪,大部分存在家庭问题,广州很大一部分是外来人口。
    
    我理解,未成年人心智尚未成熟,早早离开家外出打工,失去家庭的教育和监护,容易走上犯罪道路。这个作案女孩,她的家庭就有问题。
    
    新快报:未成年的社会调查报告,能使她量刑轻一点吗?
    
    黄法官:不行的。夏利身世确实比较可怜,我办理过很多未成年人犯罪案件,有些父母因为路途遥远或其他原因没法来,像这样一家三口都坐牢不能来的,很罕见。
    
    但得看到,困境并不是犯罪的理由。夏利触犯的故意杀人罪是极端严重的罪行,而且犯罪手法十分残忍,用各种手法长时间折磨被害人,管子打到爆裂,量刑还是从法律标准来。
    
    社会也有需要反思的地方 新快报:被告曾辩称吸毒导致其行为出格,您怎么看?
    
    黄法官:从当时案发的情形看,夏利包括那几个成年人,在那几天的基本状态就是封闭的屋子内,一帮人吃饭、睡觉、吸毒、打人,他们的对话、思维、行为让人费解。他们相互猜忌,亦敌亦友,用那些工具,简直是视生命为玩物,或许这些和吸毒有关。
    
    夏利当时也在吸毒,但吸毒显然无法成为犯罪托词。不过,从整个案子,你可以看出,这就是一个毒品衍生出来的悲剧。父母吸毒,孩子童年凄苦,在父母潜移默化下也染毒,夏利也是因为要吸毒,才来到广州卷入杀人案。他的父母是不称职的。
    
    新快报:这种连环悲剧,应该如何避免?
    
    黄法官:像夏利这样遭遇的小孩,还有不少。夏利固然不能逃脱法律的罪责,但也给我们提出一个问题,社会有没有需要反思的地方?像这样父母失职的小孩,社会能否给他提供应有的照顾和关爱?
    
    我认为,我们应该考虑建立一个切实有效的国家监护制度,由一个专职机关在父母失职时候,履行照料、保护小孩的职责。我们正在从相关案例入手,将来向有关部门提出建议。 (博讯 boxun.com)
2419200095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男子吸毒致幻持菜刀砍死母亲
·男子新婚夜在豪华KTV宴请朋友吸毒被拘
·吉林1吸毒男挟持1岁儿子当人质,抗拒调查
·安徽1"吸毒男子"冲撞警车狂奔10公里被擒
·男子戒毒前狂吸毒品,逆行驾车撞死1人
·南京饿死女童母亲曾带孩子去按摩店吸毒
·南京饿死女童母亲判无期 救助金多用于吸毒玩乐
·薄熙来庭审曝光密辛:吸毒、投毒与狙击手
·连说8个“没有”翻供 薄熙来爆妻子吸毒
·广东登记吸毒人员逾37万 部分村镇现家族式制毒窝点
·调查称广东吸毒人数逾37万人 占全国六分之一
·广西吸毒人员废弃民房内建豪华包厢设毒宴吸毒
·广州公安局:吸毒交警被双开
·龙虾店用罂粟壳提味 致四顾客吃后被查“吸毒”
·武汉女子用胸罩藏毒品 机场内公然吸毒
·山西“房媳”丈夫孙宏军吸毒20年依然被提公安局长
·南京两女童疑似饿死家中 父亲坐牢母亲吸毒失踪
·河北容城:青年孙磊和女子宾馆吸毒死,公安不作为
·厦门公交纵火案嫌犯陈水总一家:8兄妹有4人吸毒
·辽宁营口鲅鱼圈:特警大队大队长吸毒
·耒阳警花与官员老板丈夫纠集协警和吸毒人员殴打老人
·张一白吸毒?“钓鱼执法”的牺牲者?
·湖北女子公安局跳楼亡 称系吸毒等原因所致(图)
·陈破空:与腐败集团言政改,犹如与吸毒者谈登山
·六名吸毒者口述实录 毒品离我们就有多远
·关于吸毒者之死:给昆明市公安局和检察院的公开信/万延海
·明星吸血之害猛于吸毒/范子军
·刘哑玲:“中国官员的一些老婆可能患爱滋病、儿子可能吸毒、他可能超级赌鬼”
·张兰英:吸毒局长何以能隐藏至今
·真相:衙内恶少,吸毒,惯于欺负平民,意外被便装的未执勤的警察打死(供免费采用)
·对艺术家吸毒不必上纲上线/西风独自凉
·欧阳晨雨:帮助吸毒者吧,但不是送进监狱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