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传日本驻华外交官中美人计 泄露情报上吊自杀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3月16日 转载)
    
    来源:网络
       

    解说:中日关系正陷入二战之后最危险的时刻,两国之间的谍报疯狂战也愈演愈烈,中国的迅速崛起,令日本焦虑不安,中国的战略意图更让日本疑心重重,为准确了解中国的国家实力和战略动向,近年来,日本大幅调整对华战略,全面提升和强化对中国的谍战能力,精密部署,主动出击,使东亚成为全球谍战最激烈的地区,这一轮的中日谍报战,出现了哪些新特征?会否成为中日再次爆发战争的序幕,日本采取什么样的战略和战术,美国发挥着什么作用?
      
    持久对华谍报:樱花下难以察觉的“毒针”
      
    邱震海:我们知道,随着中国综合国家实力的崛起,中国与世界上一些大国的谍报与反谍报的工作正在如火如荼的展开,所以不久以前,我们做了一期节目,探讨美国对华谍报,当时我们用了一个比喻说,美国对华谍报,某种程度上似乎像一把尖刀,正在悄悄的刺向中国的心脏,然而你知道吗?刺向中国心脏的除了一把尖刀之外,还有一些毒针,往往是在美丽的鲜花下,在我们看不见,摸不着的情况下,正在慢慢的渗透到中国的心脏,如果说美国对华谍报是一把尖刀,日本对华的谍报,无论是从历史,也许从现实和未来,正向樱花之下的某种难以察觉的毒针,正在慢慢的渗透到中国的心脏,所以今天我们来探讨一下樱花下的毒针,他已经渗透到中国心脏的哪个部位了?他用什么方式来进行渗透?中国的心脏到底如何来保卫?所以也是专程从台湾赶来的,台湾的谍报专家,台湾国安局第一处国际处的前副处长萧台福先生,同时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前陆军中校,清华大学教授吴大辉先生。萧先生,台日谍报,素来有很多密切的合作,从第三只眼睛看日本对华谍报,你觉得,我用的这个比喻说,毒针正在慢慢的渗透到中国大陆的心脏,您觉得这个毒针渗透到哪一步了?进入到心房、心室,哪个部位了?
      
    日本正在朝情报大国迈进
      
    萧台福:他渗透到哪个部位,这个东西我倒是不好说,但是你说他铺天盖地做下来的话,应该差不多,他对中国大陆现在的一些个动作,我们可以感觉,在日本要走向政治大国跟军事大国之前,他要先成立情报大国,他如果没有情报大国的能量的话,对日本要成为政治大国,军事大国是没有办法克服的障碍。
      
    邱震海:好,萧先生已经埋下了很大的伏笔,如果说日本要成为政治大国之前,针对中国要成为一个情报大国,让我们想起历史上,两次的日本的对华战争,首先从情报战开始的,坦率来讲,作为中国的谍报专家,你认为日本的毒针正在慢慢渗透中国心脏,有像萧先生所说的那么严重吗?吴大辉:我认为日本就是一个情报猛兽,或者叫情报野兽。
      
    日本情报已经伸向了中国各个领域
      
    吴大辉:从他的情报史上来观察的话,现在日本可以说他的情报触角伸向了中国政治、科技、安全、文化,方方面面的领域,而且日本收集情报,我用一个词叫全民情报,所有人参与这种军事安全情报收集的全民化,军事安全情报收集的商业化,用各种手段,能够所使用的手段全部用上。
      
    邱震海:通过两位这么一说,我觉得似乎是一幅非常黑暗的图画展现在我面前,等于说是中国的心脏正在被日本的毒针,看不见,摸不着的在进行渗透,不管怎么样,我们先看看最新的新闻,安倍最近下令,要全面入侵中国的国力,无论是日本的外相,日本的方位相,还是日本的防卫大臣,都表示要这样做,同时日本也成立了国安会。
      
    日本防卫省,海陆空全面侦测中国大陆,包括从鹿儿岛到与那国岛,到等等各方面,无所不用其极,与此同时,我们在看看,日本的情报系统,上次我们讲了美国的情报系统非常庞大,日本虽然在战后没有系统的正规的谍报系统,但是我们就从这些部门上来看,防卫厅,防卫省他有情报部,然后监察机构,警察厅,通讯矩,我们大家比较熟知的,一个是内阁的情报调查室,一个是外务省的情报调查厅。萧先生,虽然说日本现在战后已经没有正式的谍报机关,但是所有的这些以情报冠名的这些部门,多大程度上拥有谍报的功能?
      
    萧台福:因为二次大战之后,日本被废除了发动战争的潜力的所有国家机器,因此当年他的军事机关被废除,他的情报机关被废除,一直到现在为止,日本在海外的谍报单位,我个人的理解是相当有限。
      
    邱震海:他在海外谍报部署是相当有限。
      
    萧台福:而且另外一个,就是日本最近他通过的一个叫做特定秘密保护法,这个法是加强了对于泄密行为的处罚,过去在国际情报工作里头讲了,日本是一个相对上比较安全的环境,就是因为日本没有处罚反间谍的问题,所有包括你泄露了军事机密什么的,一般人泄露的话,拿到的东西(00:05:41)。
      
    邱震海:按理说的话,日本现在在海外的谍报部署不是那么大的话,你怎么又解释,刚才您说的日本在海外几乎是全方位的在进行渗透。
      
    萧台福:这跟吴教授刚刚讲的一样,日本真正的情报搜集能量在哪里?在社团,在商社上。邱震海:好,那我们下面就来看看,坦率来讲,现在中国的学者,访问学者或者中国的很多学者,官员有没有知道,我们现在不知道,我们现在只知道是曾经担任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副所长的金熙德,在2011年被指控向日本和韩国情报机关出卖机密,以泄露国家机密罪被判处14年徒刑,金熙德犯了这个错误的最主要的根节在哪里?是他需要钱吗?还是他的信仰,还是他其他的把柄抓在日本人手里?
      
    吴大辉:我认为他是在与日本方面进行科研合作的时候,泄露了他所研究领域的国家的一些政策,也就是说,有可能是无心之过,被对方利用。
      
    邱震海:如果说金熙德泄密是如此严重的话,你又怎么解释,刚才你说日本在海外的谍报力量部署不是那么强大,不是那么完善,从金熙德的例子,我们可以看出您的说法不成立?
      
    萧台福:这点我倒是这么看,金熙德会被判那么重,如果他今天泄露的对象不是日本,可能不至于那么重,而是因为整个中国大陆反日本的情绪特别的强烈。
      
    邱震海:你这是在替日本人说话了。
      
    萧台福:我这倒不是替日本人说话,而是说当任何事情只要泄露牵涉到日本的时候,会引起中国大陆相当大的反日情绪。
      
    邱震海:但是无可否认日本的谍报的部署还是相当之强的。萧台福:也就像刚刚吴教授讲的,金熙德他很可能是无意之间泄露了什么东西,结果这个东西辗转转到了日本的情报机关手上,而这个部分却是犯了中国大陆的大忌。
      
    邱震海:中国有句话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刚才是说日本的谍报极端做中国的学者,现在我们看看,当然我们强调这是日本方面透露的,中国大陆并没有承认,日本的外交官也曾经被中国的谍报机关所利用,2004年5月,日本驻上海总领事馆杀有一名46岁的性电讯官在领事馆内上吊自杀,日本媒体称,他在卡拉OK里面中了美人计,被迫交出情报,事情真有这样吗?中国现在谍报机关也开始用美人计了吗?
      
    吴大辉:在我的了解当中,比如说暗杀,绑架,威胁,以及美色,在中国传统的情报机关。
      
    邱震海:这是我党向来是拒斥的。
      
    吴大辉:对。是不会使用这些手段的。
      
    邱震海:现在会不会有?当然是日本人这样说的。
      
    吴大辉:坊间有这种消息释放出来,肯定也会有出处。
      
    邱震海:您觉得?萧台福:以我的理解,这个案子在日本的外交系统里头,造成了很大的震撼,日本为了这个问题,更换了所有日本的外交密码系统,而且加强了驻海外人员叫做保密研修这个状况,我认为到不一定说不是设他的美人局,而是利用了这个美人逼他做一些事情。
      
    邱震海:好,不管怎么样?46岁了日本的电讯官死了也就死了,怪他自己,但是我们现在看看历史上,甲午海战之前,刚才萧先生说了,在成为一个政治大国之前首先成为一个情报大国,两次中日战争日本首先是从谍报战开始的,在1886年的时候,当时在中日甲午海战开战八年之前,日本当时的一个陆军中尉叫荒尾精,以经商卖药作为掩护,相继在北京、在长沙、在重庆,在天津、在福州等地建立了谍报机构,组成遍布中国城市的一个间谍网,并把触角伸展到中国的广大农村,与此同时,在甲午海战之前,日本的谍报网已经洒遍了大清帝国,当时日本的间谍潜伏在威海卫炮台和荣成湾附近,为日军在山东半岛登陆,选点做准备。
      
    还有日谍潜伏在北洋海军,北洋水师的军训属的内部,以侦测中国的舰队的举动,所有的这些都是当年的情况,同时还有张作霖,我们知道张作霖是北洋军阀的一个奉系的首领,拒绝与日本人合作,出卖东三省,就1928年,张作霖乘坐的火车进入皇姑屯时,被日本的关东军炸成重伤后死亡,事先是日本的军间谍川岛芳子和潜伏在张作霖身边的日本间谍,已经完全掌握了张作霖的行程。还有当然非常有名的是土肥原贤二,是日本当年策动对华战争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在情报方面的罪魁幕僚,战后被处以了绞刑,所有的这些,从情报史的角度来说说明了什么?说明日本这个国家的情报能力,您到底如何评估?
      
    萧台福:二次大战之前,日本确实他的情报工作相当的强,而且相当的细,尤其当年他的目标是对向中国,所以他对于整个中国大陆有各式各样的情报搜集活动,要培养在中国大陆的七日势力,这个是后面我们来看的话,他做的是确实相当积极,而且手段用的是可以讲无所不用其极。
      
    邱震海:同时我们再看看历史上,日本的几个所谓的,几大美女间谍,为当时侵华日军立下了所谓的汗马功劳,最有名的当然是川岛芳子,是一个满族的人,长期替日本搜集情报,是中国人最熟悉的美女间谍,当然另外两个可能是坊间传闻,见仁见智,一个是南造云子,一个是李香兰,怎么看?
      
    萧台福:李香兰这个,我们要这么讲,李香兰被逮捕的时候并不是以间谍罪逮捕的,而是以汉奸罪,但是最后又发现李香兰根本就不是中国人,他是日本人,所以他的汉奸罪也不成立,至于南造云子,以我所读过的资料,以及过去老资格的情报员来讲,没有提过这个人的名字,所以南造云子的状况我个人是存疑的。邱震海:是不是实有其人还不得而知,但是刚才只是一些历史上的一些小故事,现在我们看看关键在于日谍作业精细,往往比中国人更加了解中国人,日本抗战时期所绘制的广州市的地图,已到如此精细的地步,而且日本对华谍报作业精细的惊人,日本绘制的中国地图后来在抗战结束之后,还被国民党军队用做军用地图,如果这个属实的话,简直是中国人的耻辱。
      
    萧台福:这个倒不是说耻辱不耻辱,而是当年的中国的国力如此,而且另外一个来讲,当年中国并没有这一种军用地图精密到要什么程度的这种概念。
      
    邱震海:这跟国力好像没有关系,我觉得往往是民族性格,日本的民族性格如此精细,中国人太粗做事情。
      
    萧台福:对。
      
    邱震海:绘制地图跟国力有什么关系。
      
    萧台福:中国人过去有一句话讲叫差不多先生,我们什么时候差不多就好了,大概有这个样子就可以了,但日本人不是,日本人一分一毫他都跟你锱铢必较,所以他能够把军用地图做的那么的精细。吴大辉:日本人为什么做的这样细,因为他就要占领你这块地图,就要夺取这块地图,所以他必须要了解这块地图,他的目的就不纯,所以才会有这么后续的工作。
      
    邱震海:你像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我们再看一张,日谍作业精细,从王进喜的照片当中发现了中国的石油的线索,从他穿的衣服,从他使用的机器,甚至从他面对的一个方向,所有的这些似乎从某种程度也体现了日本谍报作业的精细,另外这是一个关键,现在我们看看从历史返回到现在,无论从历史到现在,日本的一个对华谍报似乎都是全方位总动员,而且零死角。
      
    (00:13:31)海陆空天全面的监测,人工情报是以中国海军为重点,目前渗透中国的党政军企,然后他的方式,就像萧先生所说的,是全民收集,官民结合,尤其是和同商社,学者和平民来入手,所以这一点,这可能是日本的一个谍报的一个基本的特点。
      
    萧台福:对。特别是在技术手段跟全民情报这两个方面的话,现在大概以情报委托民间来执行,最成功,而且最有名就是日本,至于像是人工情报,刚才我提供,日本现在没什么谍报,海外谍报单位,但是我可以提供一点参考的是什么?每一回台湾只要有保钓船要出海,你一定可以发现有日本人在台湾的渔港附近出现,他什么都不做,他就是看,看渔港不犯法,但是只要你渔港什么时候出海,他就能够立刻一个电话通知到日本,日本就可以拦截我们的渔船,所以这一点是相当厉害。
      
    邱震海:这种官民结合,全民收集的特点可能是日本一个特点,但这是不是某种程度,用阴谋论的思维说,我们会看到每个日本人都会有一种阴谋论的思维存在在里面,都会有怀疑的眼光。
      
    吴大辉:日本人有情报意识,每个人他认为哪些东西会对日本构成威胁,国民有这样的教育,所以他非常敏感,看到的,听到的,捕捉到的一切信息,只要跟日本联系起来,他就会向有关部门进行反馈,我觉得这是他情报意识培养,全民教育的一个结果。邱震海:好,日本对华谍报,也许我们可以总结两个特点,一个是非常精细,往往比中国人更加了解中国人,另外一个是全民收集,官民结合,但是坦率来讲,谈到现在我们还没有回答一个问题,樱花下难以察觉的毒针,他到底渗透到中国心脏的哪一部分,他到底什么方式,中国方面如何加以进行,不要走开,广告之后,马上回来。
      
    解说:日本是个非常擅长打谍战的民族,自从1894年甲午战争以来,中国人吃尽了日本谍战的苦头,为征服中国争霸亚洲,一百多年前日本就处心积虑的搜集中国的政治,军事,经济,文化,地理,以至社会风俗,民族性格都方方面面的情报,对中国国情的了解其精细程度连中国人都自叹不如,二战之后,中国和平相处的半个世纪,但是近年来,两国的战略冲突日益激化,战争的阴云越来越浓,日本人善打谍战的潜能,又再度激发出来,目前,日本对中国的新一轮情报战已经全面打响,从天上到地下,从官方到民间,几乎无孔不入,中国是否会再次尝到当年的苦头。
      
    邱震海:欢迎回来,如果说美国对华谍报是一把尖刀,他在悄悄的刺向中国的心脏,日本对华谍报无论从历史,现实,乃至以后的未来,可能相当程度他是一个毒针,是在看不见,摸不着的情况下已经渗透到你的心脏,两者也许是后者更加具有危害性,所以到底如何来进行防范,我们在现场跟两位两岸的谍报专家进行讨论,同时也有三位观察员加入我们的讨论。
      
    这个毒针,我们现在主题说樱花下难以察觉的毒针,确实很难以察觉,但刚才两位讲到有一个特点,他是全民收集,官民结合,这样的话,某种程度也会影响中日这种民间的情绪,中国人看了,每个日本人都会想到,你是不是后面承担着谍报的任务,会不会这样?吴大辉:蒋介石30年代的时候就说过这样的话,在军官团训练的时候就说过,不要小看每一个来华的日本人,无论是男人和女人,他们都有情报收集的任务,别看着笑脸相迎,很有可能反过去就用情报吃你肉,喝你血,蒋公当年的话我认为概括了日本情报部门无孔不入的这种能力。
      
    邱震海:你觉得蒋公当年这段话在今天依然适用吗?
      
    萧台福:依然适用。
      
    邱震海:换句话说,极而言之的话,我们看到每个日本人,我们首先不想到他是日本人,想到他是一个日本谍报人员,会不会是这样?
      
    萧台福:但是你不要忘记,日本人在对所有的人,其他人交往的时候,日本人是相当客气,相当卑躬屈膝的,而在这种态度底下,很多人会丧失对于日本人搜集信息的警戒心,所以无形之中很多信息就流向了他们的日方。
      
    邱震海:但他采用的这些,所谓的这些全民搜集情报的行为,从商人到学者到平民,他又不是他正式的谍报人员。
      
    萧台福:对。吴大辉:情报学界有一个词叫梳闭式(音)收集,就像木梳梳头一样来收集情报,用这个词来形容日本的情报收集能力,日本如果关注一个地区,关注一个领域,从全民的角度,所有到这个地区来的日本的观光客,日本的商人,投资商,考古的学者,都要关注这一地区的情况,每个人回来以后,分别拿回来一个马赛克,最后把他拼成一个完整的拼图,这是日本惯常使用的。
      
    邱震海:这可能也是亚洲国家一个全民的特点,民众也好。
      
    吴大辉:中国也有这种全民的收集意识。
      
    邱震海:但是学者商人比较愿意跟情报机关进行合作,美国人一般知识分子很不愿意跟情报机关合作,他要保持他内心的一种独立性,这当然是另外一个后话,但是我想说的是,面对这么一种全民搜集的情况,从中国方面怎么防范呢?过去一百年吃够了日本谍报战的,全民谍报的苦头,今天未来怎么防范?
      
    吴大辉:日本不是一个军事情报大国,但是我们发现日本是一个经济情报大国,经济猛兽,他用25亿美元来搜集全球的情报,建立了今天现代化的日本经济,这些情报的收集不是依靠于所谓的谍报部门,二战以后,他的谍报部门已经被撤掉了,被麦克阿瑟给收拾了,他靠什么?完全是靠的全民,靠商社情报,靠全民情报,他的这种情报意识是在融合到了孩童时期,中学时期,大学时期的教育当中,包括国防教育当中,所以我们如果要防止间谍的渗透,也应该在国防教育,在孩童时期教育的时候,就应该有这种情报意识。
      
    邱震海:而这块恰恰是中国现在非常缺乏的。吴大辉:这是最薄弱的一块。
      
    邱震海:从台湾方面,当然日本也是你们的朋友,但是刚才你说也是对手,从你们跟他们长期打交道的经验来看,有那些是可以值得,台湾以外的地区来参考的?
      
    萧台福:在台湾这个地方来讲,日本人他其实很方便的一个就是,我随时跟你谈话,谈话里面他就了解了很多,而且台湾有很多政治人物,在讲话的时候是没有遮拦,没有掩蔽的,你从(00:20:59英文),危机泄密里头,你就可以看到有很多政治人物谈话的时候,本来这个谈话如果他在台湾发表,一定会造成很大的政治风波,但是当他对外国人讲话的时候,他就完全没有这个警戒心,而这些个东西从情报的眼光来看,那是非常好的情报素材。 (博讯 boxun.com)
819192031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日本驻华大使发出慰问信 愿提供援助
·日本驻华大使木寺昌人:我名字是为纪念武昌起义
·日本驻华大使:日中关系比夫妻还要紧密
·日本驻华大使丹羽宇一郎将离任回国
· 日本驻华大使:“日本是小偷”已深入中国人心
·日本驻华大使馆附近日式餐厅集体歇业 一日损失超20万
·上海“新黑五类”到日本驻华使馆抗议日本政府侵占钓鱼岛
·杨洁篪就日本“购买”钓鱼岛召见日本驻华大使
·实拍:日本驻华使馆外表面看似平静,实则不然
·日本驻华大使呼吁双方加强沟通
·徐静波曝光老朋友、日本驻华大使遇袭过程
·日本驻华大使望遇袭事件尽快平息
·中国就日本驻华大使车辆遭袭道歉
·日媒:日本驻华大使所乘车辆在北京遭袭
·中方批准日本驻华大使馆新馆投入使用
·报复?中方指日本驻华新使馆是违章建筑
·日本驻华外交官自杀遗书写得怪(图)
博客最新文章:
  • 张杰博闻否定《中英联合声明》中共满盘皆输香港民众再赢一局
  • 谢选骏共产党就是租界党
  • 台湾小小妮呂說,不要太相信蔡總統、、.
  • 谢选骏建立全球政府的文化战争已经打响
  • 吴倩你们的耶稣:你们必须首先挂虑自己的灵魂,然后再为他人祈
  • 百家争鸣邓小平的祸害甚于毛泽东
  • 独往独来香港市民告大陆同胞书【我们也在为你们争自由】
  • 谢选骏第二次美西战争——英语的美国和西班牙语的美国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宇宙
  • 点滴人生港事隨筆:警察快被整治
  • 谢选骏第二次美西战争——英语的美国和西班牙语的美国
  • 中国“九九归一”论庙小妖风大,人毒是非多
  • 谢选骏南朝中国血脉相连依靠美国
  • 张杰博闻二十万网络水军集体阵亡香港民众智破中共凶猛组合拳
  • 谢选骏屯兵香港意在威吓大陆废垃
  • 刘蔚支持香港民众,全军不动令
  • 台湾小小妮天兵、、.川普(哈哈😄)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