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杨春权狱中非正常死亡,姐弟北京上访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3月1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北京是中国的首都,也是访民期待的能伸张正义的地方,但是访民们在北京遭遇的种种与他们原本的期待往往背道而驰。尽管如此,别无选择的各地访民依然坚持奔赴北京或留在北京。来自辽宁省东港市龙王庙镇沙坨子的少年杨凯元,他的姐姐杨蔚屏,也因其父杨春权在狱中的非正常死亡加入到了这个异常艰辛的“特殊”人群中。
    
     杨蔚屏对博讯记者说,她第一次和弟弟去北京上访,弟弟就在中南海附近被北京警察打了。警察连12岁的孩子都打,涉世不深的杨蔚屏这样感慨。
    
     杨春权的死,凤城公安局死亡调查结论是:正常死亡。
    
     检察院不予立案,求告无门。可诸多“非正常死亡”的证据还是让杨蔚屏及亲属决定:我们等待公平和正义,将用生命捍卫尊严。

事件相关资料
    
     杨春权 ,男,1966年9月14日生,住辽宁省东港市龙王庙镇沙坨子村西组,2012年7月16日晚,因家庭琐事与妻子汪昌丽发生口角,失手将妻子伤害致死,7月17日被凤城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关押于凤城市看守所第七号监室,同年7月30日执行逮捕,2013年2月7日被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没有及时投送执行劳改。
    
     杨春权入监后,表现良好,积极参加劳动,服从管教,团结同监室人员,体检未发现任何疾病。
    
     由于看守所管理混乱,出现“牢头、狱霸”的现象,其中第七监室郑兴因强奸入狱,别人都理发可他就可以留长发,看守的失职滋生“牢头、狱霸”现象,助长了“狱霸”的嚣张气焰。我姑姑杨华给杨春权存入两千多元的生活及伙食费用,狱霸盯上杨春权,实施勒索用群殴等手段,已达到其目的。
    
    2013年2月15日下午,凤城市看守所在放风时,“狱霸”郑兴强行将杨春权从床上拖至放风场(有监控录像为证),放风结束后杨春权回来时的动作迟缓,步履蹒跚。随后狱霸郑兴在门口望风,其他人将756号犯人按倒在监室角落实施抱压、殴打长大半小时之久。2013年2月16日23时30分值班犯人两次用手势向“狱霸”郑兴比划睡觉中的杨春权左后脑部出现4-6厘米血(水)肿。2月17日杨春权全天处于精神萎靡状态,反复揉搓左后脑部,17时58分,值班医生冯殿斌未经诊断即开出扑热息痛(乙酰氨基酚)让杨春权服用;18时05分杨春权与同室犯人交流,同监室犯人用手指压杨春权的左后脑受伤部位;2月18日3时18分,值班犯人发现杨春权脸色苍白,过去叫杨春权,没有任何反应后,按呼叫器报告总监控室民警;3时20分,值班所长王长春及值班医生冯殿斌进入监室实施抢救;3时42分120医护人员赶到进行检查、抢救;4时39分,凤城市中医院初步诊断,杨春权心脏骤停死亡。看守所人员私自将尸体送到了殡仪馆,换上了殡葬衣,并为死者化了妆后才通知家属。
    
    2013年2月21日,凤城市看守所下发《告知书》认定杨春权系突发“心脏骤停”死亡,属正常死亡。
    
    杨春权狱中的非正常死亡,姐弟北京上访
     被害人家属对此认定不服原因是:杨春权生前身体健壮无任何疾病史,从调取监控录像发现,杨春权被郑兴拖至放风场,回来后受伤的事实看守所没有作出解释和说明。看守所医生冯殿斌为何给扑热息痛,看守所发现问题却不做身体检查,死亡后看守所出具的正常死亡告知没有法律依据,死亡没有及时通知家属就送到殡仪馆并私自进行更衣化妆。看守所隐匿了放风场的录像监控,却没有对放风场发生的事情做调查说明。公安局拆除监控,就是毁灭证据。杨春权的死亡是由于看守所管理混乱,被牢头狱霸打伤,看守所没有认真对待,采取及时的救治措施,导致死亡的严重后果。死亡后公安机关极力造假企图推卸责任,是犯罪分子逃避法律制裁。杨春权的死完全是看守所的渎职造成。
    
     由于公安机关包庇犯罪的作法,令他们不相信由他们做尸检检查,申请凤城市检察院立案查处。检察院监管不力,驻监所对看守所的管理混乱负有责任,因此,检察院不作为,拒不履行职责。对被害人未成年的孩子跪求视而不见。
    
     造成凤城市看守所死亡的责任人:1、辽宁省凤城市看守所所长赵文科;2、辽宁省凤城市公安局局长王尔烈;3、辽宁省凤城市公安局主管副局长佟明德;4、辽宁省凤城市检察院检察长刑咏明
    
     辽宁省凤城市警察的渎职造成杨春权死亡,维权无人问津,未成年的孩子面临辍学,无奈求助中央习近平领导集体救命,督办此案,查清事实真相,依法惩处造成死亡人员的法律责任。
     我们等待公平和正义,将用生命捍卫尊严!
    
     求救人:杨蔚屏(被害人杨春权之女),女,满族,住:辽宁省东港市龙王庙镇沙坨子村坨西组090163,身份证号:210623199308223241,电话:18241518807,13941596661,
     杨凯元(被害人杨春权之子),2001年2月28日出生,

博讯记者对杨蔚屏的采访:
    
    问:公安局纪委康秀云打电话说“赶紧拆掉摄像头,死者家属来查看监控了”她说拆除哪里的摄像头?
    
    答:说的是放风场的摄像头,我们截图的是7监室里的视屏画面,他们不给我们提供外放风场的视屏录像,为了隐瞒说外放风场没有摄像头,把摄像头拆掉了。
    
    问:你是否认为,防风场那个摄像头记录了更直接的证据?
    
    答:是的,他们不提供外放风场的录像,毁灭证据
    
    问:上访时都去了什么部门反映情况?他们都怎么说的?
    
    答:我们去国家信访局,公安部信访局, 我们来北京正常上访 当地的接访的说回去给我们解决,结果给我们送到拘留所。
    2013年9月2日,我在北京中南海附近的邮局邮递上访信,被北京公安带到了马家楼接济分流中心,辽宁省凤城市公安局接访的毕宝庆说让我们跟他们回去,回去凤城市公安局长王尔烈接待我们,我们就跟他回去了。
    9月3日凌晨三点给我们送到东港市公安局,审问我们做笔录,当天下午就给我和姑姑送到拘留所,拘留十天,在拘留期间声称是丹东市公安局的,提审我,我让他们出示证件,他们不给,提审我长达4个小时,我哭的都不能动了,他们才走。
    
    问:申冤过程中遭遇过什么情况让你觉得很为难?
    
    答:是2013年,4月份我们去省里伸冤,省公安厅说的很好,说让我们回去,一定会调查的,省检查院直接说这个不归我们管,会到地方地方就变样了,好几各部门推来推去,去北京上访第一次公安部信访反映情况,当时连材料都没收到,直接扔出来,最高检也根本进不去。
    
    问:弟弟现在上学了吗?
    
    答:弟弟上学,但是也是三天两头请假 为了我爸的事,弟弟一天天大了,而我也没有工作,还得养活他。
    
    杨春权狱中的非正常死亡,姐弟北京上访
    杨春权狱中的非正常死亡,姐弟北京上访
    杨春权狱中的非正常死亡,姐弟北京上访

此案更為詳細的資料:
“牢头狱霸”看守所逞凶害命 辽宁凤城市公检法沆瀣一气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14/3/14) (博讯 boxun.com)
225023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四网友到省政府递交《薛福顺非正常死亡控告检举揭发书》 (图)
·山东薛福顺非正常死亡头七纪实/单丽华
·关注!今天是薜福順非正常死亡头七祭日
·曲阜薛福顺非正常死亡公民观察团呼吁书
·曲阜薛富顺非正常死亡事件公民观察团成立
·公民权利关注组部分成员就薛明凯父亲薛福顺非正常死亡的声明
·中国非正常死亡最高的行业排行:制造业第一
·南京审计学院一学生非正常死亡 警方正在处理
·温州:某网吧男子非正常死亡,已排除他杀
·湖北十堰一儿童福利院多名儿童非正常死亡
·孙志刚非正常死亡十年祭
·浙江瑞安1名13个月婴儿非正常死亡 警方介入调查
·桂林灵川县村长秦小连非正常死亡:给郭声琨部长的信
·一名女大学生的非正常死亡
·周永康:重点解决涉案人员非正常死亡等顽症
·凤凰网疑深圳市纪委书记非正常死亡
·江豚连续非正常死亡调查:官方曾要求掩埋了事
·江豚连续非正常死亡调查:官方要求掩埋了事
·公开控告信:关于曲阜市公民薛福顺的非正常死亡
·山东曲阜市公民薛福顺非正常死亡案公开控告信
·赵晓悦非正常死亡 亳州谯城区公安分局不给死亡鉴定书 (图)
·谁为五个孩子的非正常死亡负责
·赵海均:中国官员为何频频非正常死亡
·牟传珩:“非正常死亡”蔓延中国
·最新统计:中国目前每年非正常死亡人数超过800万
·刘蔚:唤醒国人之69—2000年以来共产党管区每年的非正常死亡
·今日中国的“非正常死亡” ——人们哪,请关注研究“另一种大屠杀”!/樊百华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