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俞正声:在政协说话要掌握边界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3月11日 转载)
    
    葛剑雄两会日记(3月10日)
    

    政协委员不代表任何人
    
    关于之前我澄清没有说过“党官要由党费来养,不能耗费纳税人的钱”。有人说,如果是对的,你为什么辟谣。说明大家对政协的制度还不是很了解,往往对它会提出一些不切实际或是不合时宜的要求。
    
    政协跟人大是不同的。人大是权力机构,特别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最高权力机关,他的代表跟我们跟委员不同,责任也更大。而且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不是直接选举的,他是由所在的省市或者中央把你分到的哪个省市去选出来的。所以从理论上讲他们不是对具体的选民负责,而是对这个省市的人代会负责。比如上海选的代表,哪怕到了北京,他不是说上海哪些人选的他,而是上海人代会选了他,所以他们每次参加代表大会有代表团的。
    
    所以人大代表要投票或者要做什么,他代表人民,代表团有集体的意志。因此,在人代会的议案不是个人好提的,个人提的必须有30个代表要复议。人大是集体才能提。所以,同样他们都是自己发言,但他是这个代表团的一员,他也不能自作主张。有记者说看你们发言都比较自由,怎么人代会的代表发言都比较拘谨。其实不是他拘谨,而是因为他不是完全代表他个人的。比如说直接选举,选民要我说什么我就说什么,他代表的是选民。集体选举的,不可能个人怎么想就怎么想,特别是开会期间。
    
    政协委员是不代表任何人的。我们之所以当政协委员,是中共跟有关部门、机构或有关的民主党派协商出来的,然后通知你你当选了政协委员。比如说我是教育界的,但并不意味着我是代表教育界或者我一定是教育界协商出来的。因为我自己在教育界,我关注教育界多一点,但是我的发言、做的事、提的提案,不代表任何人,只代表我个人。有时候有些网友指责我们,你们是人民选出来的。我会说你误解了,我不是人民选出来的,我是执政党协商出来的,我也只能代表我个人。但我作为常委政协委员,我总要尽我的力,尽量去反映一些我所知道的、或者我了解和认同的这些要求。
    
    我们比人民代表就有比较大的自由度,用不着像他们这样去征求30个人,征求不到你就不能提。政协也有联署的,也有征求意见的,但只是为了加重分量。
    
    在政协说话要掌握边界
    
    后来有人要我表态“党官要由党费来养,不能耗费纳税人的钱”这两句话到底对不对。对也好不对也好,政协不是讨论这些的,它不是一个自由学术讨论的地方。我们宝贵的时间和资源,也不是用来解释这些话的。政协也不是显示一个人是不是胆量大,敢向执政者挑战或者怎样的地方。俞正声主席讲的非常清楚,政协就是一个说话的地方,但是我们说话要争取做到不白说,要让说的话起作用,你就必须掌握这个边界,哪些话说了是有用的,哪些说了是没有用的,哪些说了反而有反作用的。如果你要支持我说有用的话,你就得宽容我不说某些话。我们只是建议政府做什么。有的事情要分批来做,要分轻重缓急,还要看我们提的建议有没有可行性。比如说修改宪法要改变,这不是我们的事,我们只是建议,所以大家看到有很多问题都嫌我提的太具体,但是具体一点的才有可能解决。
    
    在目前情况下,“党官要由党费来养,不能耗费纳税人的钱”这应该是执政党内部的事情,政协是起不到这个作用的。至于提出来,给离任的领导人要制定一个礼遇条例的提案,我认为是可以提的,而且在现阶段是有希望做到的。事实也是这样。我提了以后有关方面给我通过电话来讨论,然后我又提了意见,最后他们给了我一个比较积极的答复。我相信我提的大多数意见不久是能做到的。而且大家一定也注意到了,习近平主席在讲话中间也提到,要跟领导人定规矩。
    
    有人问你为什么提离任的,不提在任的。我认为,问题要一步步来解决。在任的大家看的到,比较容易规范,离任的,现在这几套班子的离任领导人数量已经相当多了。实际上有关部门是有规定的,只是民众不知道。这样大家就无法了解真相。这些规范公布了,大家就可以一起来看,他们到底是怎么样的。
    
    一个提案能解决的问题都很有限,你不能包罗万象。如果大家觉得有些问题更重要,不妨再提出来,我们一步步来。政协只是建议,你哪怕建议得再厉害,做不到还等于白建议。
    
    政治协商事无大小,至于有些问题是不能协商的。比如说宪法规定,又比如中共是执政党,这不是协商的范围,协商是在这个前提下面的协商。有的东西在宪法里面是作为总纲都写的很清楚的,这就是我们国家的基础,这个基础政协是没有资格去协商的。提案也是有规定的,比如学术问题不是提案的内容,因为讨论不清楚;又比如进入司法程序的案件,因为司法有自己的独立工作准则,这不是政协可以干预的。
    
    有很多问题不要一讲政治就马上是社会制度、政治体制。政治其实是广义的,跟政府有关的、管理方面的事都可以理解为政治。但问题的确这样,一个小事情,我们从政治层面跟经济层面、学术层面、社会层面的讨论还是不同的。比如谈雾霾,从政治层面讨论,应该明确这件事应该谁来管,怎么管;但学术层面要讨论雾霾怎么引起的,是煤还是油,还是什么建筑的灰尘引起的;经济层面要讨论怎么样来治理比较省钱。
    
    政治协商重点政治,这个政治不是指中国要实行什么制度,要多党制还有一党制。而是具体的问题上,政府应该承担什么责任,怎么来管理,是这个政治。
    
    一方面当然是实用的考虑,但另一方面是你要依法办事。执政党已经规定了政协的范围,你不要超越这个范围。如果不认同这一点,你首先就考虑你能不能参加政协。如果你对政协制度也不认同,那么你要发表意见,只能在政协外面发表意见。你如果对中国现在政治不认同,你要挑战这个制度,在体制内部显然是不可能的。讲到契约性质,是双方的,你接受这个契约,则可以在这里活动。你接受游戏规则才能在这里起作用。如果要修改游戏规则,也只能在体制里面进行修改,而不是你先提了你的游戏规则再参加进来。
    
    有媒体称我是“大炮”,其实政协委员中意见比我尖锐的有的是,但是你能报道吗?你也不敢。就你写了,可能这个消息也发不了。他们意见的尖锐已经超出了可以容许的范围了,所以就不行了。这样他不是自娱自乐吗?你报都不能报,更不能对社会起作用。与其这样,我还不如在边界里发表意见,我的声音可以通过你们传播出去,而且这个声音也是政府有关方面能够接受,这样才能够推动目前的社会进步。
    
    我有些提案,尽管有的人看了觉得无关宏旨,但是它最终是推动了社会的进步。比如我多年前提的高速公路在节假日要取消收费,尽管当初没有同意,过了几年他同意了。又比如我提的义务教育应该均衡发展,现在已经成为一个政府包括三中全会提出来的重要方面。如果我们真正做到这一点,对中国的教育,对我们的子孙后代还是有用的。
    
    我们委员虽然在教育界,其实都是代表个人的。所以我的提案两种,一种我基本上每年都会有关于教育的提案,但是今年我就没有提,为什么,我觉得我提的已经在做,而且下面提一点就可以,不一定都用提案的方式。那次俞主席来,我发言也是讲教育。另一方面我觉得我有一定了解的、力所能及的提案,比如这次把有关出版方面的提案讲了几点。其实有时是老问题,我是推动。一个是关于书号,有人跟我讲你不要提了,书号现在已经很松了。我说既然很松了,为什么还有人家跟你买?我讲的放开限制不仅是说数量,还应该对范围。既然中国存在书商和出版商已经是事实,为什么不能让他们直接的申领书号,而非要通过要到出版社去买呢。你不是自己增加麻烦增加寻租空间?所以我建议放开,实际上就是希望出版向出版社以外开放。
    
    我也看到有些提案提出要提高稿酬标准。我提的相反,就是要求出版总署明令废除以前提过的的出版对稿费的标准。其实现在稿费稿酬是市场化的,出版社有的骗你,说这个国家规定。其实国家没有规定,我要他明确规定,没有规定。有人担心有麻烦了,我的书什么政治上很好,卖不出去,这个你到有关部门去申请,比如让中宣部支持你他给你出版基金。有的人说我的学术很好,书卖不掉,既然你为学术献身,你那么计较稿费干什么。如果你的书特别好,那你先申请相关的出版基金。
    
    但有一点我是很认同的,就是要提高八百块稿费征税的标准。现在这个标准多少年没有改了,物价这么高,你怎么还八百块。我也提了一条,还可以参考其他国家或者地区他的做法。据我所知,台湾是稿费版税是一年算的,因为我正好有一本书,这本书其实我可能是好多年的成果,你都集中一起。如果把他一年来计算,就相对来讲可以了。
    
    我提的提案要么就是国家层面的,要么是我熟悉的。个别情况下我提的提案不是我的,这也容许的。有民众委托我提,我觉得合情合理,而且好的我也就提。
    
    两高报告有相当一部分反对票
    
    今天上午是最后一次关于政协工作的讨论。政协委员自己对政协的工作,制度范围到底应该是什么,政协协商怎么协商,大家也并非都意见一致。中国的情况比较复杂,还有大家看问题的角度也不相同。我们这里面的委员,有的是大学的校长党委书记,有的是地方上的教育厅长,有的是基层上的老师,有的是民办学校的,有的是公立学校的,也有的是育儿教育的,大家不可能意见完全一致。所以俞正声主席也强调了,其实政协内部在这种情况下,也是求同存异,特别政协,要容许不同的意见,不同的意见是好的,我们有的时候也会有争论。
    
    下午我们要到人民大会堂去列席听全国人大的两高报告,这个报告人大代表要投票的,要审查通过不通过。每年都很担心通过的比例能不能高一点。不像政府工作报告,通过的基本上都接近全票,两高报告都有相当一部分的反对票,每年在变化。
    
    我们政协委员是没有投票资格的,所以我们明天上午的讨论就是大家发表意见。发表意见的过程中,往年经常会有最高法派工作人员会来听取意见。有时候会出现讨论两高报告的时候没有什么人发言了,大家讲不出什么东西来,或者也不想讲什么,讲的也不太有用。(本文由葛剑雄口述,朱诗琦、陈清扬整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1319208113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俞正声:新疆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
·俞正声“处女秀”几次出错 掌声不热烈 (图)
·俞正声政协开幕提涉藏涉疆等问题 民间期待反腐及财产公示立法 (图)
·俞正声:鼓励尖锐而不极端的批评
·上海蒙冤老人沈继忠致信俞正声要求政改和冤案赔偿
·中共新成立两大衙门领导名单独漏俞正声和王岐山
·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 要加强宗教活动的管制
·俞正声:加强宗教界建设 为深化改革发挥积极作用
·俞正声令计划出席全国统战部长会议并讲话
·俞正声敌人姜斯宪补选为上海人大代表
·大太子党俞正声反攻上海 举行“毛泽东与上海”专题座谈会
·上周资金净流出创近期新高 哈哈哈王岐山俞正声解体
·传习近平亲任国安会主席张德江俞正声刘云山任副主席
·萧万长俞正声企业峰会见 强调峰会是两岸深化成果
·俞正声:三中全会将启空前改革 含政治等八领域
·第九届两岸经贸文化论坛开幕 俞正声称三中全会改革力度空前
·俞正声:三中全会的改革范围、力度都将是空前的
·俞正声:三中全会改革范围,力度都将空前
·习近平严打“阳奉阴违”,俞正声带头“唱黑脸”!
·法拉盛街头抗议上海俞正声、韩正
·俞正声两次接待的郑培培等仍在市政府前举牌鸣冤 (图)
·俞正声、韩正:上海访民怎么了? (图)
·俞正声凭什么劳教崔福芳!?/丁华
·上海访民郭益贵致俞正声的信/郭益贵 (图)
·上海访民陈恩娟邀请俞正声、韩正参加听证会 (图)
·俞正声书记,你的权威到底有没有?/陆芸、夏素芳 (图)
·致上海市市委书记俞正声的救命函/孙玉兰丈夫吴培民
·上海市民朱金娣致俞正声书记的一封公开信.
·俞正声致上海访民于万​劫不复的深渊/吴明思 (图)
·上海市闵行区浦江镇农民黄玉琴写给俞正声书记的信(3)
·上海访民紧急呼吁俞正声书记关注访民孙玉兰被动迁组下药谋害病危的严重事态!
·上海访民紧急呼吁俞正声书记关注病危访民孙玉兰
·上海访民颜芬兰给市委书记俞正声的公开信
·致上海“一把手”市委书记俞正声的公开信
·上海世博难民沈佳君致俞正声的公开信
·给上海市市委书记俞正声的公开信(图)
·给上海市市委书记俞正声先生的公开信/马志森
·上海静安区访民王学义致俞正声的信——私有住房被强抢、无家可归逾十年
·马云赞俞正声“坚持不打棍子不扣帽子不抓鞭子”言论
·流氓政客俞正声重祭贼酋“三不”谎言/杜阳明
·支持“官员财产公开”王岐山俞正声靠边站?/金根 (图)
·俞正声,毛泽东发动文革的动机无可厚非吗? (图)
·解龙将军:俞正声把汉奸进行到底
·习近平俞正声的“復興夢” 讓鄰國厌恶
·俞正声接受人民日报专访:民众诉求增长挑战执政能力
·俞正声书记,临上轿穿耳朵——来不及的/钱征鲁
·郑恩宠:俞正声不要阻止欧盟政要与我会见
·激进派太子党落败 俞正声蠢蠢欲动
·郑恩宠:向俞正声提出第一次抗议!
·上海闵行区浦江镇农民黄玉琴写给俞正声的信(二)
·上海特大火灾:俞正声、韩正应该鞠躬下台/淳于雁
·俞正声命运17大已定,习近平晋级是曾庆红的成果
·谁在挑战市委书记俞正声的权威/上海市民钱征鲁
·俞正声说谎脸不红/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郑恩宠:俞正声禁止我参加世博会
·上海老人孙玉兰致俞正声书记的一封信
·沈金宝:致俞正声书记的一封信(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