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庭审摘要:胡伟星涉黑案一审· 11/王誓华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3月04日 转载)
    【疑刑讯幕后交易,看三日未能进食】
    
     时间:2014年2月24日(星期一,第十一 天)

    地点: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一审判庭
    
    【重要提示】
    
    这是根据律师工作手记整理的本案第十一天的庭审摘要。为了尽量及时,我今天把摘要发出去,前几天的我会陆续补上,因内容太多,改变了以前的一些归纳,基本就是整理的记录。因时间紧,避免不了错字,见谅。
    
    【遭刑讯吞吞吐吐、半遮半掩,背后故事可见一斑。】
    
    李庄:30多个被告人大部分都被刑讯逼供,你说不说的,也不影响…
    
    刘国山:李律师关于刑讯逼供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
    
    李庄:我们没说你的事是否成立,你认罪态度也比较好,现在是通过法庭调查,现在是排非的程序,排非就是在侦查期间被打被吊的,疲劳审讯形成的笔录,就是每个刑讯逼供的细节。
    
    公诉人:反对,请直接发问。
    
    审判长:请直接发问吧。
    
    李庄:好我直接发问,当你在被吊飞机时有没有听到没别人叫喊声?
    
    公诉人:反对,被告人已经明确拒绝回答,你问其他问题?
    
    李庄:那我问你,他在被吊时你听到了他的叫声吗?我有权力问。我再问,你有没有发出过叫喊没有?
    
    刘国山:我不回答。
    
    李庄:在你被吊飞机之前有没有笔录?
    
    刘国山:没有。
    
    李庄:所有的笔录都是吊飞机之后形成的?
    
    刘国山:都是之后形成的。
    
    李庄:吊飞机之后的恐惧时间持续了多长时间,一天两天,一月两月,现在还有吗?
    
    刘国山:都过去了,差不多都忘了,现在没有。
    
    李庄:你和其他33名被告有没有交流过吊飞机的事?
    
    刘国山:没有。
    
    李庄:你向有关的机关反映过吗?
    
    刘国山:没有。
    
    李庄:你向惠州和广州的公诉机关反映过吗?
    
    刘国山:没有。
    
    李庄:手上的伤痕可以看一下吗?
    
    审判长:可以。
    
    李庄:你是什么时间转到广州看守所的?
    
    刘国山:2013年3月19日。
    
    李庄:转到广州看守所后惠州警察来过几次?
    
    刘国山:两次。
    
    李庄:最后一次是什么时候?
    
    刘国山:2013年4月初
    
    李庄:有没有给你做什么承诺?
    
    刘国山:没有。
    
    李庄:吊飞机的警察还能认出来吗?
    
    刘国山:不知道,好像印象不深了。
    
    李庄:吊的地方还能找的到吗?
    
    刘国山:有一点点印象。
    
    李庄:你的笔录都是客观真实的吗?
    
    刘国山:是。
    
    李庄:那他们为什么要吊打你呢?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刘国山:有其他的案件的事。
    
    李庄:你和那些警察有仇恨?有恩怨吗?
    
    刘国山:没有。
    
    李庄:抓起你来就要吊打你,为什么,你能解释吗?
    
    刘国山:这个无法解释。
    
    李庄:谢谢你的诚实,审判长我的发问完毕。
    
    审判长:胡仕容的辩护人。
    
    赵晓亮:审判长,发问之前,我还是要说明一个问题,很简单,关于其他辩护人是否可以问刘国山刑讯逼供的权利,不在于刘国山是否同意,虽然刚才法庭释明,我也听得大概清楚,也就是说,刘国山自己不申请他的排非,那我是胡仕容的律师,我说刘国山被涉嫌刑讯逼供,和指认胡仕容的证据都是非法,我是有权利申请排除的,这个排除权,不光你刘国山有,我也有。
    
    审判长:这是两个问题,你可以提出,所以,现在请你直接发问。
    
    赵律师:我刚才的说明,我问你你不说,我没有权利限制你,但是我要求排除关于指控我的委托人胡仕容的非法证据,至于是哪一天,那一个页,那几个字,哪一行。鉴于你刚才对刑讯逼供的细节对那些证据有严重影响,你不回答,我尊重你,我就不问了,但我的态度很清楚。
    
    审判长:其他辩护人还有什么问题?王誓华律师,请发问。
    
    王律师:刘国山,我是胡伟星的辩护律师,上周五因特殊情况请假,关于当时的情况我也做了一些了解,刚才审判长也说了一下,刑讯逼供的事,你不想说,我也不想多问。我可能更主要的是事实方面问你,但是在我问你之前,刚才听到李庄辩护人提到,包括几天庭上,我认为你很讲义气,那么我认为你应该想透一个道理,你今天向法庭陈述的时候,应该实事求是,起码涉及到我的当事人,我希望你事实求是,不是说这个事情已经发生了,那就听之任之,这未必是认罪态度好,这只是你假定其他人都有罪的时候,你可能会认为认罪态度好,但我认为,从基本的法理上看,如果当庭不能如实陈述,不能使整个案情完全展现在法庭上,我认为未必是认罪态度好。当然我在发问的时候,重点是事实,你不愿意回答的部分,我可能让你做一些解释,我不希望公诉人打断,因为我认为公诉人也好,合议庭也好,是为了把客观的事实弄清楚,明显看到刘国山已经有心里障碍,如果不回答,我们就不问,这是我们失职,如果我们在问,公诉人就不得打断,如果打断这就是在掩盖事实,这样,我就尽量简单一些。刘国山,你尽量回忆事实的情况,好吧。我从两个方面问你,刑讯逼供方面你不想回答,我就不问了,我重点在事实方面问你。
    
    
    王誓华律师:刘国山,从我的阅卷中看到你的个人简历情况是:2002年至2003年……2004年在惠阳……这是事实吗?
    
    刘国山:是。
    
    王誓华律师:我在阅卷中发现你在2012年7月23日的讯问笔录中供述说:“我觉得应该是老海的老板胡伟星叫他去做的。”以及2012年9月14日讯问笔录中说:“老海跟我们说被砍的人与老海的一个姓胡的朋友有过结,老海受姓胡的朋友委托叫我去砍人”。而除此之外,你的其份他讯问笔录均供述说是你是听老海说他和一个姓胡的有仇,叫你们去砍这个人。那么你对自己的矛盾供述如何解释?
    
    刘国山:(沉默)
    
    王誓华律师:是老海指使你们做的吗?
    
    刘国山:是。
    
    王誓华律师:胡伟星有无指使你们?
    
    刘国山:无。我只是猜测。
    
    王誓华律师:你凭什么怀疑?
    
    刘国山:这个记不清了。
    
    王誓华律师:被告人当庭对自己的矛盾供述是否能作出合理解释,也是审查被告人供述是否真实的重要考量因素。你跟仇健、王长永明确说过是胡伟星指使你们去做的吗?
    
    刘国山:我应该说的是老海。
    
    王誓华律师:而仇建、王长永说你对他们说过。
    
    刘国山:我应该没有说过。
    
    王誓华律师:你和胡伟星认识吗?是否给他一起吃过饭?
    
    刘国山:之前我见过他,没有交往,没有在一起吃过饭。
    
    王誓华律师:但是王长永、仇健说你和胡伟星关系很好?
    
    刘国山:这个不清楚。
    
    …
    
    王誓华律师紧接着又向刘国山发问了有关其笔录的形成过程。刘国山当庭陈述,其是在2012年6月22日被抓,直至2月29日晚上才被送往看守所。在惠州警方对其非法羁押期间,其被带黑头套,手铐,并遭受了“电击”和“吊飞机”等严重刑讯逼供行为,其所有的讯问笔录都是在被刑讯逼供后形成的。
    
     在其他几位辩护人对刘国山的指控事实进行了简短发问之后,审判长宣布带被告人刘国山退庭,带第5被告人陈景强入庭接受法庭调查。
    
    【吊晕水灌醒,脚踢木棍揍,三天未进食,不得看医生,旨在胡伟星。】
    
     法官向陈景强询问了有关起诉书指控其犯罪意见,陈景强当庭表示对指控其犯有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开设赌场罪均有意见,当庭陈述其没有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并当庭提出排除警方对其刑讯逼供形成的所有口供。
    
     法官详细讯问了被刑讯逼供的经过:
    
    陈景强当庭陈述:我是于2012年6月22日在富星公司被抓,并被警察带到惠东县大润发广场开的群众大会,之后被带到惠州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办案中心,一直被非法羁押到6月28日才送往看守所关押。在6月22日当晚警察对我言语威胁说如果我不配合就出不去了!第二天晚上两个没穿警服的警察用拳头打我的头,用脚踢我的胸口和肚子,被打之后有做笔录,笔录内容主要是让其指证胡伟星有犯罪行为。过了两、三天,带我到另外一个地方,是一个四楼的办公室内,警察拿出一份书面材料,不知道是其他人的口供还是胡伟星的案件材料,警察说让我看看这份材料,然后配合他们把事情说清楚,我就说我不知道的事情不能指认,他们说领导不满意,他们看我不配合就对我吊飞机,反反复复吊我,把我的手反转铐起来,天花板上有个滑轮,上面有一个钩子,把我吊起来,吊起来时候,一头吊一头打,打我10分钟,问我配不配和,我说配合,就放我下来,我还是那句话,我说我知道就说,不知道的你打死我我也说不出来,他们说不要紧,怎么说按照我们的意思,配合就可以了,这个情况我们不能明说,我说我知道的不能说,他们就又把我吊上去,这样反反复复,直到凌晨4点钟左右,期间我被多次吊晕过去,他们就给我“灌水”把我灌醒;他们还用木棍打我的两边大腿外侧,大腿被打黑了,我的腿伤在入看守所时他们有记录,有照片。被打期间,我拼命呼喊:“公安打人了!”但是,整栋大楼没人管,我因为痛苦地无法忍受,就用头撞墙,我想用自残的方式好让警察放过我,不要再对我刑讯。但是,警察却给我带上头盔,为了防止我再撞墙。他们的目的就是让我按他们说的指证胡伟星犯罪。
    
    审判长:请陈景强的辩护人发问。
    
    袁子怀:陈景强,我是你的辩护人,现在向你发问,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是非法证据排除也就是刑讯逼供方面的;二是事实方面的。下面进行第一方面的问题发问。你是在6月22日凌晨被抓的?
    
    陈景强:对。
    
    。。。。。。。
    
    袁子怀:6月22号那天当天有没有对你进行讯问?
    
    陈景强:当天晚上有。
    
    袁子怀:第一次问你,有没有对你进行打骂威胁恐吓?
    
    陈景强:第一次没有打,但是有恐吓。
    
    袁子怀:根据你上午在法庭陈述的你一共被进行过三次刑讯逼供?
    
    陈景强:对。
    
    袁子怀:下面你详细的陈述每一次刑讯逼供的情形。第一次是被抓后的第几天?
    
    陈景强:第二天晚上的时候。
    
    袁子怀:在什么地方?
    
    陈景强:在办公中心的一楼。
    
    袁子怀:被关押的地方的一楼?
    
    陈景强:一楼的提审室里面。
    
    袁子怀:这一次对你刑讯逼供主要是打骂?
    
    陈景强:主要是拿手打我的头,拿脚踩我的胸口。
    
    袁子怀:拿脚踩你的胸口?
    
    陈景强:对。
    
    袁子怀:那他是把你摁在地上吗?
    
    陈景强:按在桌子上用脚踩我的胸口
    
    袁子怀:持续了多长时间?
    
    陈景强:这一次大概没到一个小时。
    
    袁子怀:你当时被踩的时候,被打的时候,有什么感觉?
    
    陈景强:我拿头去撞墙。
    
    。。。。。。。
    袁子怀:他是要你看一份别人的口供?
    
     陈景强:也不知道是谁的,或者是他们办案单位自己写的。打印一份出来给我看,就说按照上面的东西配合好,我看完后都不是事实,我就说这个不是事实我不能签,他们就说我的态度不好,他们就把天花板打开放下来一个滑轮,说你还不配合的话就过去了,没办法了,就把我吊上去了。
    
     袁子怀:他们是看你不配合就把天花板打开,放下来一个滑轮,滑轮是固定在什么地方?
    
    陈景强:就是在办公室的天花板上面。
    
    袁子怀:滑轮上面有钩有铁链?
    
    陈景强:对。
    
    袁子怀:天花板是可以活动的吗?
    
    陈景强:是的。
    
    袁子怀:吊了你多长时间?
    
    陈景强:反反复复大概到凌晨的4点左右,我回到那边不久就天亮了。
    
    。。。。。。。
    
    陈景强:也不是想自杀,是忍不住了想引起有人注意,他们打人的时候整栋大楼都没有人,我是想撞墙流血的时候,他们不会再打。
    
    袁子怀:你是想通过自残的方式阻止他们对你进行吊和打吗?
    
    陈景强:对。
    
    袁子怀:那你觉得撞墙不痛吗?
    
    陈景强:痛,一下子被他们按住了。
    
    袁子怀:那你是觉得撞墙的痛远远不及他们打你吊你的痛?
    
    陈景强:是。
    
    袁子怀:你现在还有伤?
    
    陈景强:现在基本上看不到了,但还是在痛,晚上睡觉的时候痛。
    
    袁子怀:走路的时候有没有受到影响?
    
    陈景强:走路时有一点点影响,最难受是睡觉的时候,是抽筋的那种痛
    
    袁子怀:这一次打你是几个人?
    
    陈景强:本来是三个人在提审,打我的是两个人。
    
    袁子怀: 他们有没有穿警服?
    
    陈景强:没有。
    
    袁子怀:这三个人如果是给你照片的话你还能辨认出来吗?
    
    陈景强:有一个可以记得住,另外两个不一定能记得住。
    
    袁子怀:审判长,在这里我要提出两个申请,一是对陈景强的腿伤的形成时间进行鉴定,因为他的腿现在还在痛,二是对陈景强的腿伤进行伤情鉴定,鉴定他的腿伤是重伤、轻伤、还是轻微伤。第三个是一个辨认申请,认为包括我的被人在内,对被告人进行刑讯逼供的警察都没有出示证件,也没有穿警服,而且刑讯逼供的警察于提审或记录的警察还不一致,所以我申请将惠州市刑警队2012年6月至11月期间的全部在岗警察的一寸免冠照片交由被告人进行辨认,一是为了查清刑讯逼供的事实,二是为了便于被告人指认和控告。那么进看守所的时候有没有对你进行体检或者拍照?
    
    陈景强:进看守所第一天晚上有检查时,当天晚上值班的管教看到我的两个大腿受伤,他们问什么回事,并签字。
    
    袁子怀:申请调取陈景强6月28日进看守所时的登记表和照片。还有谁知道你的伤情?
    
    袁子怀:你被刑讯逼供的事有没有向相关部门的人反映过?
    
    陈景强:有,惠州市检察院的人来问的时候,不仅不听,还恐吓我,所以没有帮我记录,他们说你们别想出去,如果我不配合还威胁我说认罪态度不好。
    
    袁子怀:检察院的人还威胁你?
    
    陈景强:是的。
    
    袁子怀:有没有向广州市检察院的公诉人反映过?
    
    陈景强:有。
    
    袁子怀:是在坐的哪一位公诉人?
    
    陈景强:是第一位的。
    
    袁子怀:他有没有记录下来?
    
    陈景强:有。
    
    袁子怀:我在卷宗没看到这样一份笔录,我申请调取广州市检察院对陈景强的讯问笔录。侦查机关对你进行讯问时有没有进行同步录音录像?
    
     之后是公诉人对陈景强被指控犯罪的事实进行讯问。
    
    针对公诉人的相关讯问,陈景强当庭陈述其不清楚富星公司有黑保安,也不清楚富星公司有“内保”“外保”之分。关于在富星公司十楼一房间内赌博的情况,陈景强陈述其在为做富星公司的司机之前,就已租住在富星公司十楼的一房间内。其向杨华意提出如有朋友玩牌可以到其租住的房间内玩,并陈述其主要负责帮赌博的人买宵夜,玩牌结束后,负责打扫卫生。并且谁赢了,就由谁支付玩牌的场地费。陈景强陈述在玩牌期间,其只看到过一次胡伟星玩牌。
    
    之后是辩护人向陈景强发问。首先发问的是王誓华律师。
    
    王誓华律师:我的发问分为两个方面,一方面有关刑讯逼供,一方面是有关指控事实。
    
    首先关于刑讯逼供的非法取证问题,你刚才当庭陈述说警察把你们带到大润发广场召开了群众大会?
    
     陈景强:是。但是有人拿喇叭发言。我当时心里很慌。
    
     王誓华律师:你被关押到刑警队办公室期间是否带着手铐?是前铐还是背铐?
    
    
    
    陈景强:是的,有时前,有时后,被关押期间一直是带着手铐。
    
     王誓华律师:刚才你说6月22日当天警察给你做了一份笔录之前对你威胁,如何威胁的?
    
     陈景强:他们说我如果不配合,就出不去了。
    
     王誓华律师:这份笔录是什么内容?
    
     陈景强:是让我指证胡伟星的。
    
    王誓华律师:根据我的阅卷,这份笔录中你说胡伟星心狠手辣,你害怕胡伟星打击报复等这方面的供述内容是你说的吗?
    
    陈景强:我不知道。笔录是在我受威胁下签字的。
    
    王誓华律师:也就是说笔录中出现的这些内容都是警察自己编上去的?然后逼你签字的?
    
    陈景强:是的。
    
     王誓华律师:你刚才说警察给过你一份材料, 这份材料的内容?
    
    陈景强:是让我指证胡伟星的。我忘记了是其他人的口供还是公安自己写的材料,我当时对警察说我不知道这些事情,不能指证人家。所以他们就不开心,就开始给我吊飞机,吊时我的脚不着地。我的手还有伤口。
    
     期间,王誓华律师、李庄等多名辩护人当庭查看了陈景强手部的伤情。
    
     王誓华律师:在你第一次被吊飞机后,回到关押你们的会议室,你的身体情况如何?
    
     陈景强:在会议室有3天不能吃饭,胸口疼痛难忍,头晕,但是很多看押我的警察和一起被关押的同案人都知道。看押我的警察还申请给我看医生,但是没有被允许。
    
    王誓华律师:警察在对你抓捕时,你有反抗吗?
    
    陈景强:没有反抗。
    
    王誓华律师:但是警方出具的说明中说你的腿伤是因抗拒抓捕造成的?
    
    陈景强:这不是事实,抓我后,我还帮着警察叫开别人的门。
    
    王誓华律师:你谈到你被吊飞机,曾撞墙被警察制止?
    
    陈景强:我当时只想用自残的方式让他们不要打我,因为我受不了!
    
    王誓华律师:这两次刑讯后形成的笔录签字是逼迫签字吗?
    
    陈景强:是的。并且到了看守所的所有笔录也是被逼签字的,否则他们就要带外提。
    
    王誓华律师:好的,那我对你的笔录形成过程稍作总结:2012年6月22日的笔录是你在受到威胁恐吓下签的字,吊飞机、被打之后的笔录以及进入看守所的笔录都是被迫签字的,这就是陈景强的笔录形成过程。
    
    下面我要进行事实部分的发问。在你的笔录中出现了两个矛盾供述情况,一种供述是胡伟星提出建议在富星公司十楼开设赌场,一种供述是你向杨华意提出建议在十楼开设赌场,这个矛盾你如何解释?
    
    陈景强:但是公安提审我时,一定要我说是胡伟星开设赌场的,我说房子是我租的,我当然有权提出在我的房间赌博。警察就说一定是胡伟星授意让他你开设赌场的,我说与胡伟星无关。警察又说,那你就说是杨华意建议的。总之,警察叫我要么指证是胡伟星开设赌场、要么就指证杨华意开设赌场。
    
    王誓华律师:波王是谁?
    
    陈景强:当时不知道,我进来后才知道是胡旭波。
    
    王誓华律师:在你房间玩牌的人基本固定吗?
    
    陈景强:是的,
    
    王誓华律师:你能区分赌博娱乐和赌博、以及开设赌场吗?
    
    陈景强:不能。
    
    王誓华律师:你刚才陈述收了3万元,可你的笔录中出现了收入8万,为什么?
    
    陈景强:这是因为经常说我的供述与其他人的口供不一致,为了笔录一致,让我说8万元,
    
    接着王誓华律师就起诉指控的关于胡伟星吩咐其伤害税务人员刘海泉事实向陈景强发问,而陈景强当庭陈述说根本么有这回事,是警察写上去让他签字的。
    
    王誓华律师:你提供自己租住的富星公司十楼一房间给他人赌博,在这十几次的赌博中,有没有胡伟星打电话给你说因为要赌博需租用你的房子?
    
    陈景强:没有。
    
    审判长:其他辩护人发问。
    
    李庄:我是胡伟星的辩护人,有四个方面的问题向你发问,一是公司概况,二是参加黑社会组织,四是刑讯逼供方面。
    
    ....
    
    李庄:你被抓了后多长时间送到看守所?
    
    陈景强:22号被抓,28号晚上进看守所。
    
    李庄:一直在大厅里,有两次外提吊打?
    
    陈景强:是。
    
    李庄:6天里有安排专门的睡觉时间吗?
    
    陈景强:没有。 
    
    李庄:困了怎么办?
    
    陈景强:躺在地上。
    
    李庄:有没有规定专门的睡觉时间?
    
    陈景强:没有。
    
    李庄:一直带着脚镣?
    
    陈景强:是的,和现在带的差不多。
    
    李庄:吊飞机的4楼和5楼都有滑轮?
    
    陈景强: 有。
    
    李庄:有窗户吗?
    
    陈景强:窗户外面是走廊,后面没有窗户。
    
    李庄:能带着有关机关去指认现场吗?
    
    陈景强:能。
    
    李庄:敢不敢当庭对质?
    
    陈景强:敢。
    
    李庄:你能认出来吗?
    
    陈景强:有一两个可以。
    
    李庄:你认识棒球吗,你打过棒球吗?
    
    陈景强:不知道。
    
    李庄:打你的木棒是不是棒球棒?
    
    陈景强:不知道,一头大,一头小。
    
    李庄:最长的一次审讯多长时间,什么时候进看守所?
    
    陈景强:晚上9点到凌晨4点。
    
    李庄:都是同一批人吗?
    
    陈景强:分两批。
    
    李庄:让你吃饭了吗?
    
    陈景强:没有。
    
    李庄:你提了要吃饭吗?
    
    陈景强:没有,吃不下。
    
    李庄:灌你的水是干净的还是不干净的?
    
    陈景强:不知道。
    
    李庄:他们是不是在你晕了以后用水把你泼醒?
    
    陈景强:不知道,我流了很多汗,全身都是湿的。
    
    李庄:他们给你用的什么药?
    
    陈景强:外用消肿的。
    
    李庄:打你的时候穿的是长袖还是短袖?
    
    陈景强:短袖。
    
    李庄:你在吊的时候听到其他人喊叫了吗?
    
    陈景强:听到其他人在喊救命。
    
    李庄:你喊了吗?
    
    陈景强:喊了。
    
    李庄:他们作了什么?
    
    陈景强:他们说你喊破喉咙也没用。没人听得到。
    
    李庄:打你什么部位?
    
    陈景强:什么部位都打。
    
    李庄:打你晕过去几次?
    
    陈景强:反反复复,几次记不清了。
    
    李庄:打的地方有没有打印机,是不是一边打,一边记录?
    
    陈景强:没打之前就拿了分东西给我看,我不配合,不给签就打。
    
    李庄:吊打你停了到签笔录偶多长时间
    
    陈景强:一个小时内。他们做好笔录让我签,有一次有人问提审的地点和时间要不要填上,提审不是在看守所。
    
    李庄:你被打晕有多长时间?
    
    陈景强:记不清了。
    
    李庄:你被打有与其他被告人商量过吗?
    
    陈景强:没有。
    
    李庄:你现在想起当初被吊的感觉?
    
    陈景强:很恐惧。
    
    李庄:陈景强的所有笔录都应当作废。
    
     (博讯 boxun.com)
136134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庭审摘要:胡伟星涉黑案一审· 6(下)【铁锤击港仔 被逼栽赃姨父老板】/王誓华
·涉黑案第一被告胡伟星的国籍与案情 (图)
·庭审摘要:胡伟星涉黑案一审 6(上)/王誓华 (图)
·王誓华:庭审摘要:胡伟星涉黑案一审 5
·王誓华:庭审摘要:侨领胡伟星涉黑案一审 4 (图)
·王誓华:庭审摘要:侨领胡伟星涉黑案一审 3
·纽时报道胡伟星涉黑案,美方质疑其遭逼供
·胡伟星涉黑案开庭,美方质疑其遭逼供 (图)
·王誓华律师 :美领事要胡伟星授权 (图)
·美籍华人胡伟星被控涉黑案在广州开审 (图)
·李庄:广州中院侨领胡伟星涉黑案微博纪录 (图)
·王誓华:侨领胡伟星涉嫌黑社会犯罪案件一审摘要
·从胡伟星案看中国离法治还很远/丁华
·广州法院在”胡伟星双重国籍”问题上的别有用心/丁华
论坛最新文章:
  • 江苏响水县化工厂爆炸或引发如3级地震震荡
  • 菲前官员及渔民向国际刑事法庭控习近平
  • 言论空间窄缩 上海猎奇推出流浪网红
  • 习近平访欧 于意法探温差
  • 中国数百吨可疑猪肉美国冲关事件发酵
  • 关税无休战 美国对华等钢材拟再课税
  • 习近平要求再清网 标题党女王“咪蒙”被匿影
  • 美中下周开始关税延期后的首轮高级别谈判
  • 菲外长在北京赞扬中国一党独专模式
  • 意大利缺钱 中国一带一路被指可供融资款项
  • 美舰至朝鲜半岛海域拦截破坏制裁的走私船只
  • 中国警方破获一个奢侈品牌造假集团
  • 休战梦碎? 特朗普威胁要么很伟大要不就关税
  • 2018年以来新疆关押维吾尔穆斯林行动加速
  • 北京的目标依然是“防独”重于“求统”
  • 城邦小国-摩纳哥
  • 陆对欧投资:忧虑与压力交织下的跃式增长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