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纽约时报:成立跨国反腐败机构势在必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2月28日 转载)
    来源:万维读者网
    
       世界各国政府的代表们每次会面时,通常都能在许多有共同利益的方面取得进展,比如,对付气候变化、贫困、毒品贸易、伊斯兰极端主义、人口贩运和现代奴役,甚至打击网络犯罪等等,这个单子很长。这些官员们一般不考虑腐败问题。而所有国家都有这个问题;官员们一致认为腐败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毒瘤,应当切除,但他们对这个问题几乎不采取任何措施。

    
      这就奇怪了,尤其是当你认识到这个问题的规模之大。什么是腐败?《牛津英语词典》(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的定义是,“掌握权力者的不诚实或不正当行为。”我也把那些服务于企业或机构的、属于统治精英阶层的人包括在“掌握权力者”之列。
    
      根据税收正义网(Tax Justice Network)的数据,在过去15年中,在腐败官员的帮助下,奸商们累计侵吞了30万亿美元(约合182万亿元人民币),这相当于全世界年度生产总值的一半。税收正义网是一家致力于遏止避税的独立组织。
    
      2000年到2011年间,中国据认流失了近4万亿美元,其中大部分是腐败收益,这些钱流进了秘密的海外金融天堂。俄罗斯流失了接近1万亿美元。欧洲流失的总金额估计为1.2万亿美元。
    
      在西方,与高端欺诈相联的最有名人物包括伯尼·麦道夫(Bernie Madoff)、阿伦·斯坦福(Allen Stanford)、法国兴业银行(Société Générale)的耶罗迈·科尔维尔(Jér?me Kerviel)、瑞银(UBS)的奎库·阿多博利(Kweku Adoboli)。而次级贷款丑闻和违法操纵伦敦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Libor),已经尽人皆知。在我的国家俄罗斯,也有类似的欺诈:莫斯科银行(Bank of Moscow)50亿美元被窃走;图兰·阿列姆银行(BTA Bank)和AMT 银行(AMT Bank)丢了40亿美元;俄乌联合能源公司(Rosukrenergo)也是40亿美元;Globex和Sviaz银行(Globex and Sviaz Bank)30亿美元;俄罗斯农业银行(Russian Agricultural Bank)20亿美元;俄罗斯农机租赁公司(RosAgroLeasing)10亿美元;VEFK银行(VEFK Bank)10亿美元。
    
      许多这些欺诈案的作案者都已经移居国外,他们在那里利用我称之为“金融服务寡头”的国际银行、法律事务所以及会计师的专业知识,来确保他们能继续享受犯罪得来的进款。其中一些人,比如莫斯科银行的前总裁安德雷·博罗丁(Andrei Borodin)已经获得了政治庇护(博罗丁在英国)。
    
      破了产的国际工业银行(Mezhprombank)拥有者谢尔盖·普加乔夫(Sergei Pugachev)、卡萨克斯坦阿拉木图前市长维克托·赫拉普诺夫(Viktor Khrapunov)、以及莫斯科前市长尤里·卢日科夫(Yuri Luzhkov)的妻子等人都在欧盟国家或瑞士自由地生活着。他们说在自己原来的国家里,他们会因自己的政治观点而受到迫害,虽然在他们移居国外以前,人们并不太了解他们的政治;即使他们真的参与了政治,往往也是站在掌权者那边。
    
      不少国家都已经采取了反腐败的行动。但是这些行动忽略了腐败问题的国际性和超越边界性:追回流失资产不可避免地需要与他国司法部门有某种程度的合作。然而,对付反腐败努力的是致力于帮助人们在海外隐藏财富的一整套行业,让政府的调查鞭长莫及。如果各国政府希望能追回本国流失的财产的话,就必须联合起来创建一个与国际刑事警察组织(Interpol)类似的国际反腐败力量,以此来打败那些金融寡头。
    
      这个新机构应该拥有广泛的权力。但其运行经费不需很高(我估计一年在7000万美元左右)。这一机构的职责将包括提高对腐败的警觉,解释为什么反腐败很重要,以及跨国抓捕嫌疑人 、收回资产。
    
      我会任命一位在全球享有信誉和声望的人来领导这个机构。(英国前首相戈登·布朗[Gordon Brown]会是个不错的选择。)这个领导人的使命十分简单:打击腐败,让那些策划欺骗本国人民、盗窃大笔资金的人打消邪念。
    
      没有这样一个机构,很难看出反腐败的努力怎样才能成功。与国内警察和调查者抗衡的是一大批专业咨询公司,他们精通如何帮助那些想转移财富的人,使其财富逃避本国政府的管辖。协助和怂恿这些犯有诈骗罪者的,是那些海外避税天堂,这些地方的法律是为帮助寻求绝对保密和安全的人制定的。只有各国政府一起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才能打败这个金融服务寡头,这就需要成立一个不惧怕任何人、也不与任何一个国家结盟的齐全的调查机构。
    
      与联合国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European Bank for Reconstruction and Development)不同,国际反腐败机构应能快速行动,并具有一定的灵活性。在目前的情况下,如果有人偷走10亿美元逃往一个海外避税天堂的话,基本上不可能对此人采取任何法律措施。追回资金的可能性就更小了,而且需要很长的时间,成本极高。
    
      我们必须与这些罪犯,以及他们收入颇丰、人脉甚广的帮手们进行斗争。每当曝出腐败丑闻,可想而知民众会怒不可遏。但请问问自己:有多少作恶者最终被抓获,又有多少利润最终被追回?
    
      近几年来我们看到了很多类似的案件。随着资金转移和通讯变得更快、更容易,毫无疑问这种不法行为是在增加。涉及资金的总金额也同样在快速增长。
    
      我们应当改变这种局面。世界各国政府都在举步维艰地筹措资金,以对抗全球经济下行,但他们肯定不能总是对中等收入或高收入阶层增税,而是要在任何可能的地方索回资金,其中一个来源就是腐败的赃款。(毕竟在很多情况下,被窃取的从一开始就是政府的钱。)
    
      我为全世界最紧迫的问题,提出一个相对廉价、高效的解决方案:建立一个惩治腐败的国际机构。我们当下就需要这样的机构,不能等到遥远未来的某一天。那都是我们的钱,我们想把钱拿回来。
    
      作者亚历山大·列别捷夫(Alexander Lebedev)是一位商人和克格勃(KGB)前高级官员。他是莫斯科报纸《新报》的所有者和《伦敦旗帜晚报》和《独立报》的出版人。  翻译:张亮亮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1319200130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国人悲哀:禁烟比反腐还要困难
·在华美国企业害怕中国反腐
·反腐潜规则:官二代和老虎不能同时打
·社科院报告:反腐高压下贪官外逃现象或将加剧
·王石:反腐是对房地产最有效的调控 (图)
·中国反腐败调查或已触及国安系统
·习李政权可考虑让薄熙来出狱反腐 (图)
·中国情妇肉身反腐 创出SOP模式
·中国反腐官员日子难过 请客改吃路边摊
·广州反腐将实行“一案双查”追究领导责任
·媒体:东莞扫黄箭指反腐,官场大地震刚开始
·新京报社论:冀文林落马,反腐斗争走向纵深
·中央重拳反腐马年加马力:粤鄂成重灾区 (图)
·习近平反腐 引发中国“红二代”金融危机?
·中央政法部门反腐不护短 首曝家丑向内部开刀
·媒体:东莞扫黄目的在于反腐 官场大地震刚开始
·中国情妇们反腐自保 创建SOP模式 (图)
·安徽反腐人士任克明被行政拘留10日
·流星雨TC:习近平反腐注定虎头蛇尾是体制的宿命
·天津访民元宵节前,急党中央所急声援反腐 (图)
·国内网络反腐前途暗淡 (图)
·中共若不反腐应让武器私有 (图)
·反腐者是人民救星 (图)
·在反腐败的风口浪尖 百姓有冤依然无处申   
·上海访民严燕文坚持冬泳反腐维权 (图)
·黑龙江张宝珠开“反腐”新闻发布会 (图)
·终身追责举措与反腐强态形式下,人民终于看曙光了吗?
·上海严燕文冬泳反腐维权 (图)
·郑州皇帝黄保卫受“反腐压力大” (图)
·博讯镜头:湖北法官反腐被关监狱/视频
·探王歧山反腐诚意二十特例第(3)案 (图)
·探王岐山反腐诚意20特例第(2)案 (图)
·探王岐山反腐诚意20特例首案 (图)
·寻二十特案探王岐山反腐神话
·王岐山反腐神话两月或即破灭
·上海访民坚持实名实话上街上网诉冤反腐 (图)
·河南督查工作何时能真正反腐败? (图)
·治“谣言”为何不反腐?
·赵义:全面改革时代的反腐败
·章立凡:“蝴蝶效应”与反腐前景
·孙立平:关于当前反腐及改革的10点看法
·阿里反腐需要一次“遵义会议”
·习近平“反腐”两面开战焦头烂额/陈维健
·习近平的反腐难题/梁京
·秦伟平:从薄熙来唱红打黑到习近平反腐扫黄
·习近平反腐 壮士难断腕 (图)
·资中筠:没有法治的反腐难言乐观
·何清涟:政府垄断反腐凸显中国制度落后 (图)
·习近平姐夫曝光 反腐可能没法再反下去了
·掩盖血债的反腐,骨子里依然是狗咬狗的集权杜阳明2014年2月4日
·中纪委没权威反腐成儿戏
·习近平反腐败?别傻了!/王丹
·曹长青:中共喊反腐 官员更暴富
·陈维健:中共反腐拒绝民主自身如何刮骨疗毒
·解放日报李永忠:真正转向制度反腐
·反腐能否真正做到刮骨疗毒、壮士断腕?/杨恒均
·刘逸明:反腐肃贪更需制度之剑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