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被精神病----惨不​忍睹的“六月飞雪”张共来
请看博讯热点:被精神病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2月2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有个说法是干什么事只要不轻言放弃,就能成功。这句话放在中国访民身上就是讽刺。
    
    网民“六月飞雪”维权上访就坚持了二十多年,岁月衰老了容颜,身心备受磨难,目前为止却依然毫无结果。这位“抗战”在维权前线的女人是哈尔滨人,真实名字叫张共来,今年56岁了。她给自己在网易的微博起名叫“冤”。
    
    1989年31岁的张共来通过公开考试被招聘到哈尔滨市妇联幼师学校做老师,这一年是她人生的楔子,命运就此多舛。
    
    入职时单位领导告知,人手不够,近几年不许要孩子。可第二年她怀孕了,这是第一胎,也就是说并不违反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但单位领导坚持让她转走,张共来从说好话做保证“以后加倍努力工作”到以理力争不但没有令单位领导改变主意,还因此令他们不满,厌烦,以致随后对孕期中的张共来诸多刁难。刻意安排挺着大肚子的张共来去二楼教学,天天上下楼梯十几次,除此之外,还让她替是领导心腹的某保育员干活,日复一日的高负荷工作使张共来在临产前两个月住进了医院。
    
    一个孕妇,在哈尔滨那样的寒冷天气经常用冷水做大量的清洁工作又使她后来得了下肢静脉曲张和静脉瓣膜闭合不全的疾病,不得不手术治疗。
    
    产后去上班的张共来发现她的工作已经和领导心腹保育员互相替换了,张共来不服,找单位领导理论无果,后又因报销生孩子费用问题再和单位领导发生较激烈的争执,其间还被推搡,保育员的工作因此也没了,她被指派打扫厕所,校领导还专门让一个零时工监督她扫厕所,张共来忍无可忍去找校长和书记。正赶上他们在开会,于是周书记以扰乱工作秩序,又不听从分配为由,当着众人停止了张共来的工作。
    
    张共来于是去了主管上级市妇联反映情况,妇联主席和校领导已经通过话了,于是说她作为教师,不好好工作,没完没了找领导麻烦,让她回去写深刻检查。张共来不写,自此后纠纷不断,失去工作又倍受语言侮辱的张共来开始了积极的维权,但是上访诉求最终又踢回到哈尔滨市妇联,这让校方和妇联更为恼火。当无奈又愤怒的张共来拦了当时的市领导李青林的车反映自己的问题后,妇联,信访,市人事局,幼师学校等部门,精神病院院长张聪佩(那时张共来不知道张聪佩的身份)终于行动了。依然以张共来为过错方为由给出了处理意见,妇联主席对她说“你服得服,不服还得服,这是组织决定的。你想丢我们妇联的脸,可我们妇联不怕丢脸。”
    
    倔强的张共来继续上访,去省信访多次,遭遇的只是冷落和侮辱!给省妇联主席写信,并多次前去,遭遇的同样是讥讽和挖苦!绝望中,于 1998年7月29日上午,张共来再次来到省委门前的信访办举牌请愿,不一会儿,就被叫进屋说等待下面来人解决问题。结果等到是市妇联的单芸带领市信访和学校的人带着四名壮汉,连踢带拽的把她拖入面包车里,绑架到了精神病院。藤绣芝、张瑞芳两校长在医院的接收单上以精神病监护人的名义签了字。
    
    图1为藤秀芝,现以退休、图2为当时的妇联主席张桂华,2007.01升任哈尔滨市委常委、市委统战部部长。可在网络搜索“哈尔滨张桂花”
    被精神病----惨不​忍睹的“六月飞雪”张共来


    张共来记述:我被锁在一个阴森恐怖、肮脏不堪男女共用的病区里,我的床被他们安排在一个10米左右的房间,床上没有被子,只有一个上面带有屎尿及月经血并未干的褥子,床被女精神病人围在中间。一个打扮入时的女护士手里拿着一根又粗又长的针管子,同时进来两个年轻男子,女的对我说:来,打针!我说我没病你给我打什么针?她说:快点!我说:你们怎么能给正常人打针?我是遭人陷害的!这时两个男的过来,把我的双臂反拧着按在床上说:打不打?不打就给你绑起来!再不服就给你过电。女的过来扒下我的裤子就把那满满一大针管子的药打在了我的身体里,十几分钟后我什么都不知道了....(当时正是中午的12——1点钟。他们不让我吃饭,连一口水也没给).我在昏迷两天两夜后醒来,屎尿都拉在了床上,大夫只是过来看了看,不给我饭和水。除了每天打两到三针和按时吃药(那药是看着我吃的,然后还要让我张开嘴检查一翻),仍不给饭和水.每次当我从昏迷中醒来,看到的是精神病人那一张张恐怖的脸,听到的是他们瘆人的惨叫声,还要时时的堤防着她们猛的过来把你打个好歹。护士还在打针时说“叫你们告,这回看你们还告不告了!
       我在失踪一週后,被一好心人打了电话才使家人找到我。当家人见到我时,浑身已生满了虱子、一头被精神病人抓掉抓乱的头发、沾着屎尿和被精神病人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身体,早已是人不人鬼不鬼了!来例假也不能洗,没有换的内衣,只好穿着沾满了屎尿和月经血并臭气熏天的衣服.可想我的身心是怎样遭受着掺无人道的折磨!我不仅被剥夺了人身自由,还被剥夺了我刚刚9岁孩子的监护权,造成了对一个幼小心灵的摧残!孩子每天哭着喊着要妈妈...还有我80岁的老母亲由于受惊吓使肺心病加重住院,80多岁的老父亲也在诚惶诚恐中病重身亡...我也在长期折磨中患上多种疾病:肺炎、心脏病、胃炎、胆囊炎...
    
    张共来姐姐的记述:当时抓走不通知家属,我们到处找不见人近十天,后接到一个电话,是一个护理病人的家属打的.她对我们说:快去看看她吧!她快要死了!已经昏迷三天了,什么也不给吃,大夫还总是天天给她吃药打针,那些药都是有毒的
     我坐在出租车上哭了一道,见到妹妹时我呆住了,是在铁拦窗外见到的,(象这样的上访"病人"是不允许会见的,需信访办批准才行。)好好的人怎么变成了这样?她没有力气站起来,是病房里的人将她扶到我面前的,她头发蓬乱,身上一股臭味老远都能闻到。她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姐快给我弄出去呀。
       我强忍住眼泪让她别着急一定能想出办法来的。过了一会她又说快去给我买两个裤衩和卫生纸,来例假了也没法洗,还有肥皂和洗头的...都长虱子了......
    
    张共来:四病区饮水桶顶盖烂个大洞,被精神病人投进大便。旁边是个肮脏的垃圾桶,夏季生着蛆虫,病人还到里面捡丢弃的食物吃。(图片为家属偷拍)
    被精神病----惨不​忍睹的“六月飞雪”张共来


    
      近十年梦魇一般的日子,诸多疾病缠身的张共来在精神病医院得不到医治,苦熬着,直至肺炎发作高烧不止、痰里带血,才在家属强烈要求下同意转院治疗。妇联主席张桂华曾表示“你们拿人治气,我们妇联能出得起钱,花上它三、四十万没问题.”给精神病医院钱,这位主席显然是大方的,但是对于转院真需要治病的张共来,张桂华不管了。她说可以出院了,让家属给办理出院手续,条件是签下协议,看管好病人并从此不许再上访。
    张共来家属不同意,带着她去了北京安定医院,找到该院的权威专家陈学诗教授.其诊断结果:没有发现精神异常。为讨公道,张共来趁转院治病期间到北京上访。
    2002年7月进京上访的张共来先后去了许多部门和新闻单位,无一进展。却被混在访民中的哈尔滨女人借机挑事端对张共来大打出手,张共来自卫,那女人就躺地上说被打坏了,又报警又叫救护车,后来做完全身检查没发现问题。可事隔18天后,民警朱增强把张共来叫去说你把人家打成了轻伤,要负刑事责任。张共来提出质疑,朱增强说是上头下的令让他抓人,他也没办法。当家属质问:曾经被关过精神病院的人怎么能负刑事责任时,他们又带张共来做了法鉴,法鉴的结果当然是没有精神病,有行为能力,是不是精神病全看他们的需要决定。
      张共来反映被超期拘押,提审和做笔录时采取欺骗、威胁、造假等手段。当时张共来家属一连找了九个律师都在他们的干预下退出,偌大个北京竟然没有一名律师敢接这样一个小小的“轻伤”案。后来终于允许家属花了一千多元找了个律师,条件是:只替家属见张共来一面,不谈案子,因家属已几个月没有张共来的音信了,不知她是死是活!
     开庭审理也很荒唐,庭审不公开、不许一人(包括家属)旁听。没有原告,法庭上有被告张共来,一名几乎不能讲话的律师,一个检察院起诉人、法官、书记员.整个庭审不让张共来及律师多说话,只要开口就被法官呵斥拒绝!当庭出示的录音证据被强行没收,对被告出示的证言证词和所提出的任何符合法律程序的要求都一概不于理睬。
       二审时,张共来头被黑布蒙上,双手戴上手铐,用警车拉到中级法院,北京第一中级法院的刘宇红法官审理方式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她对张共来说,这是密密庭审,并威胁张共来不许上诉否则就加刑,还要追究家属责任。为了家属安全张共来答应了她。如此,张共来被野蛮的判了八个月,关进北京西城区看守所,罪名是“故意伤害” 
    
     看守所里,张共来记录到:在屈辱和磨难中度日如年。她被看守所长抓着头发打、带过三天四夜的手铐脚撩、被受指使的犯人轮番打骂、被孤立、经常在夜里熟睡后被人突然踢醒。管教对她说“如果你再上访,再抓进来将是你的无底深渊”,其他人威胁她说“下次再把你抓进来会给你加倍判刑,因为你有前科了”。他们在她痛哭时大声的唱歌。管教故意说“大家都在唱,为什么你不唱啊?是不是精神又不好了啊?”然后几十个人一起哈哈大笑!
      熬到出狱,张共来就给北京西城区法院、检查院寄申诉书,结果原信退回。维持原判。后又给北京第一中级法院递了申诉状,同时又给叫马艾地的院长寄了材料和录音证据。结果材料退回证据不退,两次索要都不与理睬。
    
     在张共来出狱后,门上被贴了这副画。婉转的表达了:党组织是没错的,你思过思过,莫论他人非!
    被精神病----惨不​忍睹的“六月飞雪”张共来


       2005年的5月,张共来哥哥张永来去单位谈她的事情,他们答复说管不了。又去妇联,她们对张永来说:对张共来在北京的事[指被判刑]我们就不追究了。
    
       那时张永来绝对不会想到,他的生命只剩下不到六年了。
    
    2010年10月29日上午11点,张永来和妻子在一起车祸中丧生!当时他开一辆微型二手面包车,与一辆超载的中型货车在群力新区的灵江路和第五大道交口处相撞。中型货车被撞翻,其妻当场身亡,张永来在救治途中身亡!当时他是被送往哈尔滨医大二院的。(其实离事发地点还有较近的医院如:211医院,武警医院,都是较大的有名医院,不知为何要舍近求远救治?)两人随身携带的近三万现金丢失。
    
    图一,张永来夫妇。图二,张永来被撞毁的小面包车 图三,张永来夫妇的墓碑。图四,与小面包车发生车祸的中型货车受损不严重。
    被精神病----惨不​忍睹的“六月飞雪”张共来


    
    这起车祸后续的处理疑点重重。车辆鉴定结论:死者刹车失灵,负主要责任!可令警方没想到的是,在出事的前三天,张永来刚刚经过车辆检验部门进行各种性能检测:全部合格(有检验单为证)。
    
    面对哈尔滨电视台“方圆之间”记者采访,办案交警曹方顺的回答自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最后干脆沉默。
    
    其中一段访谈------曹:是这样的。第一份《认定书》认定面包车是主要责任,货车是次要责任。后来根据我们上会研究,考虑到货车超速100%,加大了损害后果的发生,本着同情两位死者的考虑,第二份《认定书》的结论变为双方同等责任。
    
      记者:既然采用了“大华”的鉴定结论,那货车在左转车道上行驶并直行,是否违章在先?
    
      曹:货车的违法行为我们可以处理,但货车的违法行为不是事故的成因。。。。。。。。。。两条人命魂归何处?哈尔滨故乡交警大队违法办案!
    
    张共来在博客记录近况:2012年上半年我们去了国家公安部,问题没有一点进展......但我们绝不会放弃!
    
    2014年2月25日博讯记者再次在网易微博联系到张共来,依然没有任何进展,情绪不佳的张共来不远多谈。
    
    另,新浪网友,“沈阳李启东”(原本也是教师),在网络发帖维权被失业被劳教被精神病。近日,刘晓原律师证实,李启东自2013年12月15日微博停止更新后,再次被送进精神病院。
    被精神病----惨不​忍睹的“六月飞雪”张共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29104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湖南“被精神病”者唐学成遭非法关押至今
·湖南被精神病者唐学成大年三十被拘留非法关押至今
·二0一三年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被精神病)年终报告 (图)
·女护士笃信天主教“被精神病”
·辽宁省凤城市迫害访民殴打刑拘再被精神病
·浙江李小萍致信各级政府揭露“被精神病”真相
·中国“被精神病者”维权面临诸多困难
·民生观察工作室吁各界关注中国“被精神病”现象
·“世界精神卫生日”关于中国被精神病现象的公开信
·江苏东台一警察被精神病人刺死 另有二人被捅伤
·北京秘密刑拘、被精神病,李文海被活着送太平间
·河南“被精神病”农妇起诉当地警方行政违法案二审
·北京秘密刑拘,被精神病迫害三年半十九天,将活人送太平间案
·上访人员两次“被精神病” 诉四部门索赔200万
·钟亚芳被驳回起诉的杭州公安局被精神病案7号开庭
·精神卫生法能根除被精神病现象?广东韶关非自愿医疗案开庭
·农妇因信访“被精神病”续:申请210万国家赔偿
·警察被精神病人用斧劈死 追授为一等功及烈士
·人权观察:中国应废止“被精神病”现象
·上海范妙珍被精神病,吴玉芬被拦截 (图)
·北京秘密刑拘,被精神病,将活人送太平间案 政法机关用无赖和残暴继续压迫被害人亲属
·浙江桐庐上访被精神病钟亚芳在警察非法押送下去开庭 (图)
·被精神病访民于艳华,北大探女失踪求关注 (图)
·再次在英国被精神病的博士生访民
·杭州:钟亚芳上访被精神病案被法院驳回 (图)
·曝京1市民遭秘拘,被精神病,活送太平间
·浙江钟亚芳上访被精神病案法院拖延不判决 (图)
·被精神病钟亚芳给浙江省司法厅赵光君厅长血泪投诉书 (图)
·被精神病钟亚芳年迈父母致杭州市上城区法院的严正声明书 (图)
·致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的控告书/被精神病钟亚芳 (图)
·刘逸明:“被精神病”能否因《精神卫生法》而终结?
·访民钟亚芳“被精神病”非法收治案12月5日开庭 (图)
·被精神病的贺伟华先生,你没被李旺阳吧?/郭永丰
·福建“被精神病”者陈孝锋-谁来维护我们的权益?
·王立军被精神病了/独臂杨过
·为何要冒死举报特大被精神病事件?/葛树春
·杜绝“被精神病”需要学术和审判独立
·中国人民有免于被精神病的权利和自由/姚小远
·为避免“被精神病”,应尽快出台《精神卫生法》
·“被精神病”别成为捂口封口新招
·林云海:今天上访的被精神病,明天抗议的也会被精神病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