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设南京大屠杀公祭日及抗战胜利纪念日
请看博讯热点:日本侵华遗留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2月26日 转载)

[人大代表:希望领导人出席公祭][9月3日拟定为抗战胜利纪念日][专家:提升至国家法律层面更严肃]

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拟定为12月13日
    
    来源: 新京报
    
    中国设南京大屠杀公祭日及抗战胜利纪念日

昨日,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游客在看南京大屠杀的历史资料。
    
    中国设南京大屠杀公祭日及抗战胜利纪念日

4月4日,部分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和遇难者遗属向遇难者默哀。
    
    据新华社电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昨日下午审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确定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的决定草案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设立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的决定草案。受委员长会议委托,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主任李适时就这两个决定草案向会议作了说明。

9月3日

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
    
    关于确定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的决定草案的说明指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是中国人民抵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正义战争,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近代以来中国反抗外敌入侵第一次取得完全胜利的民族解放战争。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专门作出决定,以立法形式确定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集中反映中国人民的意志,使我们牢记历史,不忘过去,珍爱和平,开创未来,是十分必要的。
    
    关于纪念日日期的确定,草案延续了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和国务院关于抗战胜利纪念日的规定,将9月3日确定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

12月13日

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
    
    关于设立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的决定草案的说明指出,1937年12月13日,侵华日军在中国南京开始对我同胞实施长达四十多天惨绝人寰的大屠杀,三十多万人惨遭杀戮,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南京大屠杀惨案。这一公然违反国际法的残暴行径,铁证如山,经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设立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和南京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审判,早有历史结论和法律定论。设立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在国家层面举行公祭活动和相关纪念活动,是十分必要的。
    
    说明强调,制定本决定是为了悼念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和所有在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战争期间惨遭日本侵略者杀戮的死难同胞,揭露日本侵略者的战争罪行,牢记侵略战争给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造成的深重灾难,表明中国人民反对侵略战争、捍卫人类尊严、维护世界和平的坚定立场。
    
    决定草案将12月13日设立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

释疑

【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
    
    为何设定抗战胜利纪念日?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副馆长李宗远表示,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举动,表明了国家意志和人民意愿。抗日战争在中国近代史上占有很重要的历史地位,在那个时代,中华民族所体现出的爱国主义精神得到了最集中的爆发,这种精神应该继承和弘扬。
    
    设立纪念日,一是对先烈和死难同胞表示哀悼,二是要向国际社会传递中国人民爱好和平、捍卫和平的决心和信念。从国内和国际两个方面来看,设立这两个日子很必要,其历史和现实意义十分重大。明年是抗战胜利70周年,以国家立法形式通过,有助于国家、地方举办各种纪念活动。

为何选9月3日未选8月15日?
    
    昨天,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相关草案中,拟将9月3日确定为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投降。9月2日,日本政府代表正式签署投降书。9月3日,中国举国欢庆,庆祝抗战胜利。
    
    1949年12月,政务院公布了全国年节及纪念日放假办法,规定8月15日为抗战胜利纪念日。
    
    1951年8月,政务院发布通告称,查日本实行投降,系在1945年9月2日日本政府签字于投降条约以后,故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应改定为9月3日。
    
    这一认定,在1999年再一次得到确认。1999年9月18日,国务院修订全国年节及纪念日放假办法,仍将9月3日定为抗战胜利纪念日。

之前怎么纪念抗日战争胜利?
    
    李宗远表示,这次把两个重要纪念日以国家立法的形式确定下来,这比之前的行政规定要高,使之成为一个法制化的纪念日。
    
    中国政府此前对9月3日这一天就十分重视。1995年9月3日,抗战胜利50周年,江泽民等到人民英雄纪念碑敬献花圈,人民大会堂举行纪念大会。2005年9月3日,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大会举行,胡锦涛到会并发表讲话。2010年9月3日,党和国家领导人集体到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参加纪念抗战胜利65周年活动。
    
    全国各地在这一天也会举行各种纪念活动。

【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

为何设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公祭日?
    
    南京大屠杀史研究会会长张宪文表示,国家公祭日是国家为了纪念曾经发生过的重大民族灾难而设立的国家祭日,按照国际惯例会选择本国重大民族灾难的代表性事件来公祭。
    
    张宪文说,南京大屠杀是我国历史上最有代表性的重大民族灾难事件,因此设立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非常有必要。众所周知,南京大屠杀事件中,我国死难同胞人数最多,日本侵略者违反国际法,违反人类基本道义,犯下了惨绝人寰的罪行。设立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可以纪念在南京大屠杀事件中的死难同胞,唤醒国民不忘国耻、开创未来的精神。

公祭日为何拟定12月13日?
    
    决定草案拟将12月13日定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
    
    这一天,是南京大屠杀开始的日子。1937年12月13日,日本军队侵占南京,开始了长达40多天的大屠杀,30多万人遭杀戮。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设立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南京审判战犯军事法庭,都对上述历史作出认定。
    
    张宪文表示,选择这一天作为公祭日,既符合历史史实,还可以让民众对南京大屠杀的日期有更深刻的印象和了解。
    
    此前,12月13日,也有地方性的纪念活动。如南京拉响警报纪念。张宪文说,和国家公祭日相比,这些纪念活动还没有上升到法律层面,设立国家公祭日是从法律层面提高了纪念等级,这意味着全国都将举行公祭活动。

为何由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
    
    武汉大学宪法学教授秦前红表示,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决定”是一种立法形式,其“决定”与法律具有同等效力,体现国家意志,具有国家性、统一性和约束性。
    
    此前,政务院、国务院都确定了抗战胜利纪念日,各地也举行纪念活动。秦前红认为,之前的规定,层次相对比较低,没有经过立法确认,不能完全体现国家意志。
    
    秦前红表示,国家公祭日是以国家的名义对死难者进行公共哀悼和纪念,是国家行为。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以立法的形式,确定抗战胜利纪念日和设立国家公祭日,可以体现民众的意志,也容易获得国际上的认可。

链接

人大代表:希望至少一位国家领导人出席国家公祭
    
    来源: 新京报
    
    中国设南京大屠杀公祭日及抗战胜利纪念日

2013年12月13日,江苏南京,武警在集会上为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敬献花圈。
    
    昨日,全国人大审议关于确定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决定草案和关于设立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决定草案,引发强烈关注。得知这一消息,全国人大代表邹建平和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赵龙都感到非常高兴。
    
    之所以高兴是因为他们多年的呼吁关注的话题终于有了实质性进展。
    
    2012年3月,在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南京市政协副主席、南京艺术学院院长邹建平,第三次递交与南京大屠杀有关的议案:在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祭日举行国家公祭。
    
    昨天,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邹建平说,对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进行国家公祭,代表着一个国家的声音,同时也是对民众的警醒,体现全国上下对逝去生命的尊重,同时又是加强民族凝聚力的精神力量。
    
    赵龙早在2005年就提交同样的提案,呼吁每年12月13日举行国家公祭,由国家领导人参与公祭活动,同时还建议把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升格为国家级纪念馆,并申报“世界文化遗产”。
    
    2012年两会,赵龙再次提交了一份提案,建议将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升格为国家级纪念馆,并申报世界警示性文化遗产。
    
    昨天,赵龙对记者表示,虽然时隔九年,但相对于公祭日所具有的深远历史意义,九年并不算长。

“地方行为升级为国家行为”
    
    新京报:全国人大审议决定草案,有可能将以立法形式来确定公祭日,你听到这个消息有什么感受?
    
    邹建平:我内心非常欣慰,这个应该要变成国家公祭。现在既然国家已经在做了,我觉得是一件有益的事情。
    
    新京报:有益体现在哪些方面?
    
    邹建平:之前就有很多南京大屠杀纪念活动,但更多的仅仅是南京市的一种地方行为。现在把这种纪念升级成一种国家的行为,发出的等于是国家的声音,对公民来说,是一种警醒,让大家牢记那段悲惨岁月不仅是南京一个城市的灾难,更是中华民族的悲剧和灾难。
    
    此外,一直以来,我们都是以“耻辱日”来称呼这个日子,现在把它改掉,情感上大家不会再那么压抑。以前都认为南京是一个悲情城市,原来的纪念活动是一种比较纯粹的哀悼,整个气氛是比较悲伤的。我认为现在的公祭除了怀念那些死难者,还可以借此向世界表明中国人民牢记历史、捍卫和平的决心。
    
    还有就是对生命的敬畏,无论是对活着的人还是对死去的人。这种活动能让大家感到一个民族对生命的珍重和敬畏,以及不忘却死者的情怀。

“希望至少一位国家领导人出席”
    
    新京报:我们注意到你很早之前就有这方面的呼吁,为什么提议设置南京大屠杀公祭日?
    
    邹建平:一方面,我是南京市人,而大屠杀就发生在南京,每年的纪念活动也都在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办,纪念馆馆长朱成山也认为这些活动层次还不够高,所以他也希望我能够把这个议案带到人大上去。我跟他一拍即合,便做出了这个呼吁。因为这种活动确定为国家公祭之后,它意味着对生命的敬畏,这对一个民族来说是一种很重要的价值观。
    
    每年有一次活动来纪念这些死难者对一个曾经饱受侵略苦难的国家是很重要的。
    
    另外,我在高校工作,每年都会通知和安排一部分人去参加大屠杀纪念活动,有的时候我也参加。但是每年汽笛和警报拉响的时候,我都会听到,所有的南京人都会听到。
    
    我想很多普通群众每年到那个时候,感觉都一致,那就是历史不该被忘记,作为人大代表我有这个义务来传达民众的声音。
    
    新京报:当时你在议案里对出席领导的级别也做了说明?
    
    邹建平:是的,国家领导人各方面工作很繁忙,不是非常有把握他们能不能出席,所以我当时建议至少能够有一位国家副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或全国政协副主席出席。因为既然是国家公祭,希望至少要有一位国家领导人出席。

“原本今年还要提,现在不用了”
    
    新京报:议案提交后,得到了怎样的反馈?
    
    邹建平:全国人大一直没有完全采纳,但是认为我的这个想法很好,会认真地研究,看看有没有可行性。
    
    新京报:何时得知提议会有实质性进展?
    
    邹建平:议案没有收到明确的答复,只是江苏省人大传递给我一个信息说,可能被采纳。
    
    新京报:接下来您还会为纪念南京大屠杀做些什么?
    
    邹建平:年前我和朱成山馆长商量会在今年两会期间再提一个议案,即把9月3日确立为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举办一些纪念活动。
    
    我原打算今年两会上将提交这个议案,材料都已经全部准备好了。
    
    这个消息出来后,我和朱馆长都非常高兴,同时也觉得非常巧,这样今年就不用提这个议案了。

国外一些二战纪念馆是“国家级”
    
    新京报:和世界其他国家相比,我们好像还不够快?
    
    邹建平:是这样的,像一些和二战有关的惨案,比如奥斯维辛集中营大屠杀等,它们的纪念馆不但是国家级的,而且已经申报了世界记忆遗产,并且每年举行国家公祭。
    
    南京大屠杀国际社会早有定论,所以这次全国人大审议决定草案是个信号,进一步明确历史真相,在更深的层面表达对死难者的哀悼。
    
    新京报: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那边会有哪些进一步动作?
    
    邹建平:我注意到这几年一直在扩大面积,今年上半年有一些新的地方会完工。如果作为公祭的场所,我想还会有进一步的计划。只要国家公祭确定下来了,扩充、改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我认为是不成问题的。现在他们已经有这样的想法了,而且已经在做了。 新京报记者 林野
    
    我要将这个好消息告诉我那苦命的爸爸,告慰他的在天之灵。(侵华日军)根本不是人,往父亲身上戳了好多刀。如今国家将设立国家公祭日,这样的决定太好了,这对我们这些经历了那场灾难的幸存者来说,是个重大的安慰,我们非常拥护。
    
    —83岁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王津
    
    这是国家强大的表现,举行国家公祭,就是要告诉所有的人,那段地狱般的历史是不容忘却的。4个亲人被侵华日军残忍杀害,这种心灵上的创伤伴随了我一生。每当这个日子,我都会想念亲人,痛恨日本兵。这样苦难的历史一定不能重演。
    
    —90岁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杨翠英
    
    设立国家公祭日,表明国家对这段历史的重视,既是对死难者的尊重,也是对世人的警示。多年来,我一直坚持与否定历史的日本右翼势力做斗争,为维护历史公正而努力。尽管我现在年龄大了,但只要身体允许,我依然会坚持下去!
    
    —85岁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夏淑琴
    
    据新华社

链接

中国拟设立抗战胜利纪念日及南京大屠杀公祭日
    
    来源: 中国新闻网
    
    中国设南京大屠杀公祭日及抗战胜利纪念日


    2月25日,民众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内参观。当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审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设立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的决定草案。中新社发 泱波 摄
    
    中新网北京2月26日电 中国将通过立法的形式,从国家层面确定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并设立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分析称,这一体现国家意志的举动,兼具国内国际双重意义,既是明辨是非、防止历史悲剧重演之需,更是维护地区稳定、争取国际和平之迫。

国家层面确立两个纪念日:兼具国内国际意义
    
    25日下午,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在北京举行。会议审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确定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的决定草案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设立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的决定草案。
    
    根据决定草案,中国拟将9月3日确定为中国人民抗战胜利纪念日,将12月13日设立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
    
    今年是南京大屠杀77周年,其实从1994年起,江苏省和南京市每年12月13日都举行各界人士参加的悼念仪式,至今已连续举行20年。而早在2005年和2012年的全国两会上,就有代表委员提出,希望将每年12月13日设为国家公祭日。
    
    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周永生向中新网记者表示:“在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中,30多万中国同胞惨遭屠戮,因此,祭奠仅局限在南京市、江苏省显然是不够的,全中国乃至全世界都应记住并祭奠这个日子”。
    
    周永生指出,以国家立法的形式设立公祭日,表明中国对南京大屠杀30万死难同胞的尊重,同时也表明中华民族没有忘却自己的历史,“我们深知,国家弱小就可能受到外来欺凌,中华民族需要发展壮大。”
    
    “抗战是中华民族全面觉醒、奋起抗争并最终赢得胜利的一个过程,其中有不堪回首的血泪历史,也有赢得胜利的扬眉吐气。应该说,抗战历史是今天中华儿女实现中国梦的一个背景底色,也是中华民族的一个新起点。”在周永生看来,对于中华民族而言,上述两个纪念日的设立有着深远意义。
    
    在周永生看来,确定上述两个纪念日的意义并不局限于对国人的警示和教育方面。他说,这是对日本部分政界人士近期不断触及中日关系底线的有力回击,警告历史不允歪曲。此外,还旨在提醒国际社会不要忘记第二次世界大战这段刻骨铭心的历史,彰显二战胜利成果不容否认、战后国际秩序不容挑战。

系现实之迫:警告一些国家不允歪曲历史
    
    中国以国家立法形式将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提升至国家层面,并设立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引发各界关注。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高洪看来,这其实是现实所迫。
    
    “一个国家立法,一定是具有制定某项法案并以此来规范和约束某项社会事务的必要性”,高洪进一步指出,日本一些政客歪曲、篡改历史,这种外部环境的变化,迫使中国将其提升到国家立法层面。
    
    回望过去几十年的中日关系,无论是战后初期,还是中日邦交正常化的前半段,当时日本社会和平进步力量强大,加之两国从1972年起先后缔结的4个政治文件的作用,中日关系基本稳定向好。但近年来,日本政治明显右倾化,安倍晋三第二次组阁以后大开历史倒车,恶意混淆是非,一再美化侵略战争历史。
    
    值得注意的是,日本政治集团首领的做法,也使得日本社会一些歪曲侵略历史、颠倒是非、怀揣侵略战争旧梦的言行变得更加肆无忌惮。不久前,日本放送协会(NHK)高管悍然否认南京大屠杀事件,引世界哗然。
    
    在高洪看来,为了明辨是非,从根本上杜绝歪曲、篡改历史行为的发生,并向国际社会表明中国人民维护正义、坚持还历史本来面目、防止历史悲剧重演的决心,中国有必要把两个纪念日提升到国家法律的层面。
    
    “对于我们这样一个经历过侵略战争切肤之痛的民族,我们绝不允许日本的倒行逆施。”高洪说,这两个纪念日的确立,是要通过国家立法的形式,把抗战的正义性、对死难英烈的纪念和缅怀永久性地固定下来。
    
    周永生也指出,目前,一些国家的右翼势力妄图歪曲侵略历史、美化侵略意图。在此环境下,中国此举,是对那些意图美化侵略历史的人的有力回击,警告他们不要忘记历史,更不能歪曲历史。
    
    高洪还认为,把这两个纪念日提升到国家法律层面,比原来地方政府层面的纪念安排更为长久、严肃,将受到国内民众的普遍支持和理解,也会得到国际社会的良好回应。

系历史之需:防悲剧重演 诉求世界和平
    
    设立国家公祭日,这并非中国的首创,而是国际上通行的惯例:波兰通过国家立法,将奥斯维辛等5个集中营列为国家博物馆,每年的1月27日,人们都会赶到奥斯维辛集中营及华沙等全国各地举行国家公祭仪式;珍珠港事件次日,美国总统罗斯福将其设为美国的“国耻日”,每年12月7日,美国会举办珍珠港事件纪念日。
    
    “从国际层面来说,南京大屠杀和奥斯维辛集中营等德国法西斯对犹太人的杀害一样,都是人类历史上的重大灾难。”周永生说。
    
    “但侵略战争受害国和非侵略战争受害国的历史记忆与感受是不同的,就算同样是侵略战争受害国,由于抗战惨烈程度和受害程度的不同,战后反映也会不同。”高洪说,比如东北亚的战争受害国对历史问题的认识就高度一致。
    
    高洪进一步指出,不管怎样,对整个国际社会来说,我们还是要讲清历史是非的大道理,“这既是出于中华民族自己历史记忆的需要,也是对全世界人类文明历史负责任的做法。”
    
    “我们要把原原本本的历史真相呈现给国际社会,让世人清楚了解这段历史,使各国都能从法律的高度去认识这类历史问题。”高洪说,中国今天通过两个纪念日的国家层面的立法,旨在向国际社会发声,传达其中之义。
    
    对这一盼望已久的事情,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朱成山对中新网记者表示,设立国家公祭日,不仅是对其日本的反击和鞭笞,更是对和平的诉求。
    
    “历史是非必须分明,决不能篡改,这既是明辨是非、防止悲剧重演的需要,也是中日关系走出阴霾的前提,同时也是维护地区稳定、争取国际和平的需要。”高洪说。(完)
    
    (原标题:专家析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公祭日:警告历史不允歪曲)
     (博讯 boxun.com)
4522319094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12月13日 中国拟定为南京大屠杀国家公祭日
·南京大屠杀史档案第三次申报“世界记忆遗产”
·两名年过八旬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赴日参加证言集会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与韩国慰安妇相拥而泣
·帮游客“爬进”南京大屠杀纪念馆 黄牛日收万元
·全市杀尽家禽家畜:网友惊呼“南京大屠杀”啊!
·鸠山今访南京大屠杀纪念馆 日舆论指其对华屈服
·南京大屠杀75周年纪念日 江苏各界人士举行悼念活动
·日记者南京大屠杀纪念仪式后遇袭
·日团体吟唱和平之歌悼南京大屠杀75周年
·400余封日军家书铁证南京大屠杀
·南京拉响警报悼念南京大屠杀30万遇难同胞
·纪念南京大屠杀30万同胞遇难75周年.
·纪念南京大屠杀30万同胞遇难75周年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在世人数减至100余人
·两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将赴日参加集会讲述历史
·南京大屠杀历史又添新证
·南京大屠杀申请入世遗
·日本老汉在南通偷戳近百车胎 否认南京大屠杀
·南京大屠杀, 中共玩自虐?/王思想
·傅芮岚:孙中山的日本顾问是南京大屠杀主犯
·毛泽东为什么隐瞒南京大屠杀?/姜凤林
·“南京大屠杀”风波:欲盖弥彰,越描越黑/高桥隆一
·介绍拉贝-一位救许多中国人幸免日军南京大屠杀的德国商人/史东
·解龙将军:英国是南京大屠杀的先行者
·南京大屠杀与南京大爆炸 / 陈维健
·为何日本民众不愿承认南京大屠杀
·南京大屠杀纪念馆长:记住历史但不要记住仇恨 (图)
·乱世奸雄毛泽东岂有王者风范——纪念南京大屠杀70周年/解龙将军
·朱学勤:我們該如何紀念南京大屠杀
·读懂了计划生育国策,我不再为南京大屠杀难过!
·不堪提起的沉重——纪念南京大屠杀两题/郁申树
·天涯冉云飞:民族的多重耻辱:纪念南京大屠杀七十周年
·《产经新闻》公开否认南京大屠杀(图)
·南京大屠杀,我们的悲愤从何而来?/杨恒均
·紀念南京大屠杀70周年 日本罪行鐵証如山/林偉棠(图)
·寒山:南京大屠杀为什么曾经被忽视?
·杨恒均: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1、2、3)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