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文革中清华是“民主政治的试验场”吗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2月17日 来稿)
    周邦园
    2014年第2期 炎黄春秋杂志
    

    
    韩爱晶先生在《炎黄春秋》2013年第11期发表《毛主席召见五个半小时谈话记》,将自己“非凡岁月”的“非凡经历”详细写出来,作为历史资料留传给后人,是很有价值的。但本人读到最后几段文字中“关于清华是中华民主政治的试验场”的话就觉得违背基本常识。
    
    文章说:“清华园付出惨痛代价的两年,其政治生态实属罕见,可谓绝版!这里成了中华民族民主政治最典型、最生动的试验场。”
    
    客观事实是,无论从哪个角度讲,文化大革命都与民主政治沾不上边,说那惨痛两年的清华是中华民主政治的“试验场”,而且还是“最典型”、“最生动”的试验场,是违背基本民主政治常识的大错特错!
    
    我们简要了解一下“民主政治的基本含义”:作为一种国家政治制度,民主即主权在民,应有三个基本要求:一是人民通过选举产生国家主要领导者,并能够对他们进行有效监督,当领导者严重违法乱纪时,可以罢免更换,并追究相关领导者的法律责任;二是权力得到制衡、制约,不存在不受限制的绝对权力,即用现在流行的说法是“把权力关进笼子里”;三是国民的思想言论自由有充分保障,可以对任何国家领导者提出批评而不至受到打击迫害。
    
    韩爱晶先生讲的清华两年的中国,民主政治的三个基本要求均未有,毛泽东拥有绝对的权力,他的话“句句是真理”,即使朝令夕改,也丝毫不容置疑。清华大学虽然是社会中的小小一块,但无论是清华学生的行为,还是北京针织总厂、新华印刷厂等工厂工人们的行为,无论是井冈山派的行为,还是红旗飘派的行为,都是在毛泽东号召支持下发生的,而不是群众自发行使或争取什么民主权利。这些大大小小的学生、工人帮派无一不是打着拥护毛泽东的旗帜,否则一经发现就会立即诛灭。包括清华在内的整个中华大地,丝毫不允许有公开反对毛泽东绝对权力(即使是实事求是的批评)的言行出现,这哪里有民主政治的影子?
    
    毛泽东为了达到个人目的,号召“踢开党委闹革命”,“砸烂公检法”,广泛发动学生、工人造反,乱中夺权,——帮派头头们都希望掌握一隅之地的控制权,但这种动棍、动刀、动枪的打斗又怎么能说是民主政治?
    
    实现民主政治,是近现代中华民族的梦想之一,但这个目标至今还是梦想。几千年专制极权的积毒太深重,正如毛泽东所说:“百代皆行秦政制。”因而通往民主的道路异常艰险曲折。一代代的既得利益势力,总是找各种理由诋毁民主,拒绝民主。谈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社会灾难,至今还有人把“大鸣、大放、大字报”(连毛泽东本人也承认是引蛇出洞的“阳谋”),把学生、工人造反,说成是“大民主”,——不仅是民主,而且还是“大”民主。将个人迷信、个人崇拜导致的个人极权酿造的盆盆祸水泼到民主政治的头上。韩爱晶先生将“清华园两年的惨剧”,定为“中华民族民主政治最典型、最生动的试验场”就是再典型不过的一例。
    
    (作者为中共瑞金市委党校高级讲师)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1022865024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文革遗毒 习近平其实是在走薄熙来的路线?
·宋彬彬为文革恶行道歉新动态:遗属声明斥“虚伪”
·文革被打死教师丈夫:不接受虚伪道歉
·毛泽东文革中回湖南衡山拜见道士对白
·红二代道歉 文革错在哪,自己又错在哪?
·法广专访陈小鲁谈文革与红二代
·王容芬:宋彬彬等的文革道歉其实是个政治风向标
·校长怎样死的 宋彬彬参与的文革8.5事件综述
·徐友渔:国家更应该为文革道歉
·魅惑天下的道歉秀 媒体:对文革死难者的侮辱
·红卫兵宋彬彬公开道歉 打开文革罪恶潘多拉
·“文革之恶,光有个人道歉远远不够”
·美籍宋彬彬为文革道歉 实际是想给自己洗白?
·宋任穷之女为文革道歉 当年造反得力现为美籍
·红二代宋彬彬曾打死9个人? 道歉引爆文革话题
·宋彬彬向文革受伤害老师同学道歉 数度落泪
·法广专访王友琴:不反省文革历史,如何规划未来?
·历史虚无主义——庆毛诞避谈大跃进和文革
·广州现唐伯虎真迹 文革中裹雨衣掩埋幸存
·武汉”文革“受害者夏幼华给武汉中院院长的信 (图)
·宁波政府坚守文革错误,仍在非法关押被冤老人
·再次请求发还我家“文革产”房屋/李诗蓉 (图)
·台属、中菲混血归侨张振强“文革”遭害致死
·文革在山东机床附件厂的重演
·武汉经租房文革产2011年最后一天
·文革10年的成就空前绝后!
·资产阶级自由化——一个沿用至今的“文革”概念
·否定"文革"的摘桃派就是中共第三代领导人(一)/上海郑恩宠
·文革给我造成一生的惨痛/毋秀玲
·甘肃庆阳:重演“文革”闹剧——主管处长的舅舅秘密优先拿到国有资产?/肖石
·“文革”闹剧还在上演-甘肃庆阳大搞“人人过关”
·我从文革中得到什么?
·对宋彬彬道歉一些小思议:文革草菅人命/伏生
·金鐘:就宋彬彬對文革作出道歉訪問文革研究者王友琴
·俞正声,毛泽东发动文革的动机无可厚非吗? (图)
·文革道歉之我见/桑潮流
·被害教师孙历生之女于小康: 呼吁北京女三中文革真相
·萧瀚:善待“文革人”道歉
·徐贲:文革忏悔“政治责任”
·对文革,永久追责
·改革领导小组:“中央文革”47年后重现?
·对文革的道歉不要变成自己的漂白剂/一地秋白
·红二代的文革忏悔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图)
·叶匡政:“文革”更需公共政治层面的反思
·史平:反省文革,自今日始!
·河南商报温江桦:“文革道歉”是面向未来的一面镜子
·冯敬兰:老三届同学会反思文革 拒绝遗忘 (图)
·习总的新年礼物:习版『中央文革小组』/何岸泉 (图)
·习总的新年礼物:习版“中央文革小组”/何岸泉 (图)
·高西庆:希望文革能够得到正确的关注
·推荐阅读寻访实录《文革受难者》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