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游飞翥:天河警局那点事---真假功夫1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2月16日 转载)
    来自作者微博;
    
     2014年春节假还未完就极不消停。

    
    2月6日接杨金柱在沈阳来电,火速赶往辽宁,办理袁诚家“涉黑案”。我会见顺利,杨律受阻。正陪同大战风车间,接周泽兄电话,邀参加广州“真功夫”公司蔡达标维权律师团。又于2014年2月11日赶往正处于“是非地”的东莞。
    
    开会,看卷,研讨……,一起因争夺真功夫股权及公司控制权引起的一系列刑事民事行政等纠纷。总体感觉,有一双看不见的强硬的手在控制左右着股东间的民事纠纷。其间又以公司所在地天河区公安局介入最深。蔡家男丁番数入狱,包括蔡家的一位女婿亦未幸免。不好意思,前述不太准确,蔡达标念初中的儿子相安无事,未受拘捕。蔡达标的妹妹蔡春红根据公司章程受蔡达标指派成为公司董事长。在争夺蔡家公司控制权时,有人采取了暴力与盗窃等方式。蔡春红及公司相关人员在十来天的时间里近百数报警。至今未获答复。2014年2月13日,受蔡春红委托,我与西安刘志强律师、河南张锦宏律师及蔡春红等一行十人到接警单位广州天河公安局及天河派出所,查询了解处警过程结果及回复情况,并投诉控告相关失职渎职警员。
    
    天河南派出所自称姓黄的警员接待我们,并告诉我们他会在两天内回复。两天过去后,非但我们没有接到黄警员的回复,蔡打电话询问竟说找不到这个姓黄的警员。鉴此,受托我写了寻人启事。
    
    寻人启事
    
    失踪人:
    
    男,中等身高,身材偏胖,曾着040046号警服,常出入于广州天河南派出所。
    
    事由:
    
    2011年3月18日至29日,位于广州天河的真功夫公司办公室闯入大批不明身份人,扰乱公司正常工作秩序,盗窃公司保险柜。在此期间,公司员工及股东亲属近百次拨打报警电话,要求出警处理,在警察不作为及以及某些人暗地支持下,闯入公司的歹徒胡作非为,殴打干部,驱赶员工,盗窃公章,强占资料,清洗公司。迄今,报警人至今未得到回复。
    
    2013年2月13日9点30分,真功夫公司董事长蔡春红及代理律师,西安刘志强律师,河南张锦宏律师,重庆游飞翥律师,一行十人,来到广州市天河南派出所,查询了解当时蔡春红、涂小翔等人报警的处警过程及结果,投诉控告相关违法失职渎职警员。
    
    天河南派出所前台接待着警号为040046的警服男,接受材料,看了一会问了一会,说要进一步了解情况,就上楼去了。40分钟后,即10:30分,回到派出所大厅,并把蔡春红带到大厅里的一个房间,蔡慧亭和游飞翥律师追进房间一起交涉。
    
    光头男对蔡春红说:你这件事,听说是和一个案件一并处理了的。并且说已打电话给你,你没接。
    
    蔡春红说:我没接到你们的电话。
    
    游飞翥说:你们给一个书面回复吧。
    
    光头男说:这得找到原承办人。
    
    游飞翥说:那你叫原承办人来对话。
    
    光头男说:原承办警官还未找到。
    
    游飞翥问:你什么时候能回复调查处理结果?
    
    光头男说:承办警官来回复你们。
    
    游飞翥问:你今明两天能否找到承办警员,并由你电话通知我们该警员的姓名及联系方式?
    
    光头男说:行。
    
    游飞翥问:请问怎样称呼?
    
    光头男说:我姓黄。
    
    游飞翥问:黄什么呢?
    
    光头男说:你就称黄警官吧。
    
    游飞翥问:万一你派出所不止你一人姓黄呢?还是给个全名吧。
    
    光头男说:你记住我的警号吧。
    
    游飞翥念:040046. 我们各位的电话在你手上的材料里有,你的电话呢?
    
    光头男:就是前台电话。
    
    ……
    
    2014年2月14日、15日,我们未收到光头男承诺的电话回复,蔡春红等人打派出所电话催问情况,电话说找不到那个姓黄警官,说派出所有很多个黄警官,蔡春红说警号为040046的黄警官,电话也说不知道是哪个。
    
    既如此,接待我们的自称姓黄的光头男引起了我们的如下猜想:1、连该派出所也查不到该警号人员的真实身份,该光头男有可能冒牌警官;2、同一派出所竟然不知道警号为040046的黄姓警察是谁,电话在撒谎;3、光头男警员失踪了。
    
    现受托发布寻人启事,广大群众如发现该光头男,望迅速拨打电话:110,如经查实必有酬谢,能据此破案,必将重谢!
    
     受托发布人:游飞翥律师2014年2月15日
    
     2014年2月16日上午,以上寻人启事正待发布,游飞翥律师决定再打一次派出所电话02085513598,接电话的人打太极拳,我回硬气功。
    
    我报了我的身份情况后,就开始查问。
    
    他说:“我们派出所有这个警察,是姓黄。今天不当班,要后天才当班,你要通过正规渠道解决问题。”
    
    “我现在打的派出所电话,索要已承诺的答复,找派出所警察,这难道不是正规渠道?”
    
    “你不是当事人,我不能告诉你情况。”
    
    “我是当事人委托的代理律师,依照法律规定我有权代当事人了解问询相关情况。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姓曾。”
    
    “请问你的警号是多少?”
    
    “你不必问我的警号。”
    
    “我得知道接我这个电话的人是谁?”
    
    “我叫曾志峰。”
    
    “曾志峰警官,你能否联系那个姓黄的警号为040046的警察,他说的两天内回复我们,两天过去了没有回复。我们要找他”。
    
    “好的,我告诉他。”
    
    “你多少时间能给我回复?”
    
    “你等着吧。”挂了电话。
    
    二下分钟后,曾警察打电话过来,说已联系过黄警察,原处警的警察姓古,后天上班,可以直接到派出所找他。
    
    我将情况通知了蔡春红,并建议一定要向古警察要每次报警的书面处理过程及结果。
    
    作为一个公民,报警后请求警察处理,甚至给个回复,在长达三年的时间里泥牛入海杳无音讯,报警处理很困难,报警回复也是如此的艰辛,竟也要请委托代理查询才有点滴端倪,这究竟是怎样的大手在操控左右着这一切?
    
    警方能给出怎样的答复,拭目以待!
    
     2014年2月16日游飞翥于海口 (博讯 boxun.com)
1223065163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革命就是杀人放火
  • 解析红卫兵一般荒谬的“川普热”
  • 中共国的灭亡方式
  • 新西兰反弹
  • 新西兰反弹
  • 徐文立淺談「人類正常社會秩序」——微信群第二次講話
  • 陆铿特有的“习性”是不能复制的
  • 徐文立34年前《獄中手記》由王炳章、鄭欽華發表於《中國之
  • 生命的意义
  • 2019情诗一束毕汝谐(作家纽约)
  • 我为什么热爱写作?
  • 总统套房犹如监牢
  • 美国人不知道染发致癌吗
  • 实验学校测试亡国奴受毒的极限
  • 我们这一茬人的道德标准是什么?毕汝谐(作家纽约)
  •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人不是人类
  • 博客最新文章:
  • 活着真好像雾像雨又像风
  • 李芳敏1440004願他照著你的心願賞賜你,實現你的一切計劃。
  • 移民秘笈庇护等待多年没有面谈:我们帮你!
  • 胥志义胥志义:人权进步还是经济进步——改革理念的分水岭
  • 移民秘笈庇护等待多年没有面谈:我们帮你!
  • 人生百态《人生》第二章
  • 世道沧桑“自欺欺人”的法治基金
  • 九喻虚构的朋友挽不回溃败的现实
  • 小姐日记枉费心机白费力已入穷巷难回头
  • 九喻姗姗来迟的“未卜先知”
  • 老灯人生苦短,别醒悟太晚
  • 阿钟无所忌惮戏演砸曲终人散终已定
  • 晨雷瘟鬼“闭关”后的大厦将倾
  • 伊阁缩头“瘟龟”的下坡路
  • 祷告中国陆祀寓言〈9〉智叟出家
  • 中国战略分析冯哲盈、冯晓宇:社交媒体时代的网络民族主义
  • 台湾小小妮115
    论坛最新文章:
  • 世界记忆名录——法国儿童丛书Père Castor
  • 为什么日本出现“日韩断交论”?
  • 赖清德获独派支持宣布参选总统称台湾不做第二个香港西藏
  • 中国的经济扩张主义震撼欧洲
  • 潘永忠谈中国的网络审查制度
  • 韩国认为美国筹码之大出乎韩方意料
  • 华为专利申请猛增 计划两年超过美国
  • 欧盟不再相信北京口诺市场开放 罕见要强硬限时兑现
  • 华澳关系虽冷中国富豪仍涌买豪宅
  • 5G表决 丹麦放弃华为选择了爱立信
  • 团派胡春华速被削去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引议论
  • 南非厂家特注商标非中国制造激中国爱国网民愤慨
  • 京东如治国维稳突查裙带关系
  • 赖清德“突袭”蔡英文“点名”韩国瑜 2020大选惊奇迭起
  • 德国虽接纳华为投标却拟设特别基金阻挡中国等并购
  • 华人杨安泽宣布竞选美国总统政纲:加税,发钱
  • 全球航空前所未有 波音有受司法调查危险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